春天我种下一颗变态的种子,秋天我就能收获一群变态。

    人偶师埋在地下,把她自己埋在地下。她当然不用亲手挖坑,向她那样高贵的人自有仆人帮她。“大地带给我厚重而又雄浑的感觉。我就喜欢埋在土里。上面在竖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我那骄傲的生平过往以及我的名字。”

    在女汉子系统的帮助下,上官小红找到了一土丘,土丘前面竖着一个木牌。“不管怎样看,这都是一个……”小红话还没讲完。

    高城沙耶接口道:“这是坟头啊坟头!小红,你确定那什么人偶师就埋在坟头里面。她是死人吗,是死人吧!你确定她是活人?正常吗,正常的人会将自己埋在坟头里,还光明正大的树立墓碑!”

    闻言,上官小红忽然想到初次遇到人偶师操控的那个人偶,好像就和坟头有关,人偶挖出来她的姬友,姬友坟头五丈草。

    毒岛冴子拎着大太刀向土丘走去。“是吗,下面有不纯洁的人。既是不纯洁之物,予当净化。”握着大太刀的刀柄,徐徐向上抬高。倏地,一刀捅下!

    噗!大太刀捅进土丘中。直没刀柄。

    高城沙耶紧张地捂着眼睛。“哎哎哎,见血了吗,学姐,你弄死人偶师了吗?那么一刀下去,还不插死她!”

    学妹这样想,母丧尸也抱有相同的想法。母丧尸和学姐的关系不善,并不影响她对毒岛冴子的看法,那是一个冷酷的妞。

    沧井兽驮着契约方石,上官小红站在方石之上。“冴子,你先将刀拔出来。”

    毒岛冴子没理会上官小红,接着捅了几下,末了,还踢了一下土丘。将竖着的木牌踢翻在地。

    这还了得!

    士可杀不可辱。

    是可忍孰不可忍。

    土丘里埋着的人偶师怒了,轰!泥沙俱下,黄泥迸爆,一只裹着泥巴的少女出现了。

    人偶师,玩泥巴的姑娘正是人偶师!

    “为什么要毁了我的门牌!”

    人偶师怒道。

    她向毒岛冴子扔泥巴。

    咻,咻,咻!一块接一块的泥巴飞向学姐。学姐也呆了。敢不敢不要那么污,好歹拼刀子。自觉智商受到侮辱的毒岛冴子挥动大太刀,劈向那一块块的泥巴。

    “啊打,打,打,打,打打打打!”

    人偶师手脚并用,像个狗狗似的在那里刨土,一时间,泥土飞扬,少女同样心飞扬。“哈哈哈哈,你怕了吗,我刨土的速度,你跟得上吗!”人偶师叫嚣道。

    学姐的眼里容不下沙子。挥刀劈砍,扫开那密集射来的土块、石头。

    上官小红、高城沙耶很无语。这都是什么事啊。别玩了!姑娘们,认真的撕比,不要玩泥巴。高城沙耶撺掇灰机·鸟布斯。“鸟布斯先生,快去刨土,你是专业的,速度肯定比人偶师快!”

    灰机·鸟布斯一愣,汪呀!还真是这么一回事。“我可是神奇而又伟大的犬,我名灰机·鸟布斯!让开,让专业的来!”鸟布斯现场挖坑、刨土。

    一狗一少女互相刨坑,互相投掷土块、石块。

    毒岛冴子立即闪人。不和她们一般见识。

    “奥拉,奥拉,奥拉拉拉拉拉”

    灰机·鸟布斯嚎叫道。

    “啊打,打,打,打,打打打打!”

    人偶师同样不甘示弱。

    一少女一狗就是那么任性。就问你怕不怕。反正毒岛冴子是怕了,“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学姐掩面道。

    始作俑者高城沙耶也好不到哪里去,飞扬的尘土很呛人。心情愉悦的也只有刨坑的灰机·鸟布斯还有人偶师。

    沧井兽驮着上官小红升起,远离地面上的沙尘暴。看着下方黄尘滚滚的风暴,上官小红兀自吟道:“哎,玩泥巴的少女伤不起。”

    嗤,嗤!两根银线陡然迸出,贯穿沙尘暴,刺向沧井兽的下腹。水汽翻滚,沧井兽腾啸着冲下,一个鲤鱼摆尾,蓬的一声,长尾甩在那两根迸射的银线上。

    折断、皲裂,两根银线断掉了,像是银色的粉屑那般撒扬。

    “是时候给那个少女一根苦瓜。”

    上官小红轻声道。

    她摊开右手,掌中旋起一粒红蛋,“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话语既落,红蛋衍化为一根苦瓜。长有二十几公分。“去吧,我的瓜。”上官小红遥指下方的沙尘暴。

    呼!苦瓜流星般划过天空,向下方冲去。下面还在刨土的人偶师、灰机·鸟布斯同时感受到来自上空的压迫。让人窒息的蛋蛋的忧伤的气息!

    鸟布斯、人偶师当即停止他们的刨土动作。沙尘暴本由他们两个制造出来的。毒岛冴子横刀身前,威风凛凛,学姐的气场很大。高城沙耶躲在学姐的背后。母丧尸双臂抱在月匈前,抬头望向沙尘暴的上方。

    有蛋鸣之响!

    蛋一响,十方皆动。

    轰隆!日月摇光,天地同晃,笼罩着鸟布斯、人偶师、学姐、学妹等人的沙尘暴轰然爆舞,散开了,风沙掩息,学姐等人终于又能见到苍蓝色的天穹。

    天空之上,沧井兽昂然睥睨,女汉子凌空而立。一条十公尺长的苦瓜像一根烧红的柱子,矗立在半空。

    灰机·鸟布斯人力而起,狗说人话道:“啊哈,赞美女汉子。赞美主人,赞美又粗又红的棒紫!主人为我照亮了狗生的方向,主人为我竖起一根好长的棒紫!”

    人偶师妙目一扫,凝视半空中的那根很长很长的红色柱子,“我擦,谁受得了,那么长一根柱子。别说是我和这狗制造出来的沙尘暴受不了,泰坦巨人来了也禁不住那一棒紫。是谁讲的越长越好,也不考虑考虑姑娘的感受。”

    毒岛冴子马上听懂了人偶师在讲什么,可学姐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学姐正在接受上官小红的净化疗程,身体和思想以及灵魂应该很纯洁才是。“为何,为何我能听懂人偶师在讲什么,难道我的思想偏离了清纯的方向,向着yellow那一边发展。”不可,不行,不能这样,毒岛冴子一摇头,攥紧了刀柄。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摇头晃脑,托着上官小红向那根红色的柱子游去。

    梆!上官小红一掌拍在红色的柱子上。蛋鸣之声再起。“人偶师,可愿接受我的棒紫。”

    “你在开什么joke啊!”

    人偶师张口吼道。气浪迸爆,弹开她身体上的泥土。姑娘焕然一新,不再脏兮兮。“你真的以为我只有一个人吗,错错错!”

    人偶师发丝舞动,一道道银亮的光线陡然升起。噗噗噗!地皮炸裂,地下钻出一个个人偶,数量超过七十。

    地下钻出的人偶皆由人偶师的头发散发出的银线操控,她们散布在人偶师四周。

    要说她们的相似点,乃比较大。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