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姑娘之间的感情和她们牵手的次数以及互相揉对方的月匈部的熟练程度有关。

    “怪我咯!”

    上官小红一脸无辜。

    “”

    高城沙耶瞪着上官小红。难道还怪我不成,咱们是文明人,要讲道理,不要动手动脚,好伐!高城沙耶邀请上官小红去外面交流感情,小红也很爽快的答应。交流着交流着,偏了!已经发展到互相瞪眼的地步。

    上官小红穿着不合身的睡衣,显得她贫瘠的身材更加一马平川。高城沙耶左手撑在脸庞上,掩面而叹。“可以理解,可以理解。上官小红的乃那么的贫,见到我这样的超乃妹子,情不自禁,触景伤情,只好亲手感受我大月匈的冲击力。”

    高城沙耶没有戴眼镜,她和小红蹑手蹑脚地离开房间,来到屋顶。夜风徐徐,满天星斗。城里的月亮圆又圆,月下的女汉子开始丢节操。

    “禁止滑稽!”

    高城沙耶努力维持着严肃的表情。

    上官小红试图逗乐学妹,高城沙耶紧绷着笑意,不外放。很辛苦。

    “看,那里有丧尸在撕比。”

    上官小红趴在护栏上,手指着自动贩卖机旁边干架的几只丧尸。他们在哄抢食物,食物是一只垂垂待死的丧尸犬。

    “他们的口味变了,丧尸犬也吃?”

    “你若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肯定会选择你。姑娘,欢呼吧,你魅力大。”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请你告诉我!”

    高城沙耶的表情很认真。

    上官小红依着护栏,仰面向天。

    “告诉你什么?你想知道什么,我的三围是……”

    “NO,NO!我不想知道!”

    高城沙耶双手比划出一个斜叉。

    “那我的性趣,你想知?不是不可以告诉你。”

    “stop!我更不想听。”

    “没办法,我实话跟你说,昨天晚上你和冴子熟睡之后,我醒了。醒来无事,月光皎洁,床前明月光,我又是那么的思乡。我一思乡,悲从中来,不禁想做些什么,于是我。”

    “于是你干了什么,你对我干了什么!”

    高城沙耶惊道。

    “你真的想知道!我对睡着的你做的事情很多,半个小时讲不完。”

    “我们还是聊聊下面撕比的丧尸。”

    高城沙耶放弃了。

    上官小红盯着夜空,忽道: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是想问我,冴子她眼中有什么不干净之物。看不出你对学姐挺关心的。你暗恋的汉子小室孝明明刚死没多久,你就移情别恋,真是轻浮的女人。”

    “你有喜欢的男孩子吗?”

    “我为什么要喜欢汉子?”

    “难道你不喜欢?!”

    “我喜欢米米大的可爱女孩子。”

    “就像我这样的?”

    “沙耶,你还真是厚颜,我有说你可爱?”

    “”

    高城沙耶白了一眼上官小红,装作没听到。我哪里不可爱了,双马尾,米米大,眼镜娘,各种萌的属性都具备了!这样都不可爱,那还真没天理。

    “啊,地上的丧尸犬在装死,它咬断了一个少河虾妇丧尸的脖子!”

    高城沙耶忽然尖声道。声音在空旷的楼顶显得格外清脆。

    “是吗。”

    上官小红不关心。

    “母丧尸也加入到他们的撕比队伍中去了。她不是睡着了吗,怎么又醒了。还是那么凶残。搞不懂她的身体构造。随便扯下别的丧尸的胳膊、腿、手掌什么的,都能安在自己身上,身体也无排斥现象。”

    高城沙耶趴在护栏上,向下望去。

    母丧尸和丧尸犬拉扯着一个壮汉丧尸。丧尸犬衔着壮汉丧尸的右腿,母丧尸胳肢窝夹着壮汉丧尸的脖子,她们谁也不让谁。壮汉丧尸懵逼了,根本就是提线木偶,谁都能拉扯他。

    母丧尸相中了壮汉丧尸的月匈大肌,挖下来,必须挖下来,填塞在她的月匈膛中。丧尸犬满口狗牙嵌入壮汉丧尸的腿肉,鸡肉味,嘎嘣脆。

    拔河比赛陷入胶着状态。母丧尸不退让,丧尸犬也不畏缩。母丧尸如临深渊,不敢制造出太大的噪音,若是床上睡着的毒岛冴子醒来,她铁定抄起大太刀,腾的窜起,一刀劈了这只壮汉丧尸。

    “这是我的月匈大肌,不能让那个刀妹毁了。”母丧尸一使劲,咔嚓!胳肢窝夹断了壮汉丧尸的颈骨。

    “”母丧尸。

    “”丧尸犬。

    艾玛,太生脆了!骨头很有嚼头,丧尸犬愈发的兴奋。扯着壮汉丧尸的右腿急速后退,它后肢扒地,脑袋向外猛拽。

    咻!一道亮芒乍现,划破夜空。长及十丈的尾光凝而不散,箭头裹着一团紫芒,“咝咝”吞吐戾啸。

    “我这么受欢迎?”

    上官小红说。

    荡扫而下的紫气拂开她的长发。

    发丝散舞之际,一粒红蛋自上官小红手中浮起,蛋鸣骤起,嗡!一轮鲜红色的圆弧以上官小红、高城沙耶为中心,抡荡扫出。

    迸炸的紫光溺卷抛舞,撩起一蓬蓬光雨。像是蟾宫中的仙子轻摇小扇,吹散了聚拢而来的萤火虫。

    锵锒,一声裂金穿石之音倏地响起。上官小红的左眼旋出一株花,花开一瞬,挡住了那支紫色的箭头。

    一道银线自高空向下抛下,银线的一头拴着紫色的箭头。

    “那个素未谋面的人偶师,她又想我了?”

    上官小红食指一弹,嗵!弹在那株花茎上,裹着紫色箭头的花瓣向上折去,扯动着那道银线,一路急窜。

    “哈哈哈,是我,是我!”

    一只特大号的布偶娃娃飘在空中,她的四肢被银线牵扯着,银线的另外一头却隐去了。

    “你想做什么?”上官小红问。

    “我来看你啊。”

    布偶娃娃中传出人偶师的声音。

    “啊,学姐,你怎么上来了……”

    高城沙耶话还没说完。毒岛冴子一跃而起,大太刀劈出,刷,刀光耀耀,径向布偶娃娃砍去。

    叮!

    铃音响起。一根银线挡住了毒岛冴子劈来的大太刀。

    大太刀的刃口刮拭着那根银线,激崩出一溜紫光。布偶娃娃冲着毒岛冴子咧了咧嘴,口中喷出一道紫烟。

    当月匈激射。咻的一声,紫烟刺向学姐的左月匈。

    毒岛冴子身体一偏,避了过去。却开始下坠。“冴子,我来接你了。”上官小红右手一抖,掷出那粒红蛋。蛋光红郁,忧伤的气氛顿生。滑板鞋,小红掷出的红蛋变成了滑板鞋。

    毒岛冴子下身已稳,双足立在滑板鞋之上。滑板鞋在空中旋了一圈,拖曳着红光。毒岛冴子努力保持平衡,不至于摔下去。

    “摩擦,摩擦,那就是我的滑板鞋,是魔鬼的步伐啊,摩擦,摩擦,duang”

    上官小红忍不住唱道。

    讲真的,毒岛冴子想要一刀劈了上官小红。别让你的滑板鞋再摩擦了,我都要掉下去啦。

    “见鬼!”

    毒岛冴子趁着滑板鞋飞得不是那么高,直接跳下。

    “冴子,你真是无趣。”

    上官小红向她挥手。

    “”

    给她一刀吧,毒岛冴子犹豫着。

    “这是我的滑板鞋。”

    上官小红向前滑了一步,脚上穿着的凉拖鞋忽地飞了出去,刷嗤!空中飞着的滑板鞋倒飞而回,冲至上官小红身前。

    上官小红站了上去。

    “摩擦,摩擦,在这美丽的月光下摩擦。”

    滑板鞋斜冲而起,陡然射向空中的布偶娃娃。“人偶师,让我来会一会你。”

    拈花月匈前,嫣然一笑。

    “长夜漫漫,大家都睡不着觉,为什么不都要撕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城沙耶忍不住长叹。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