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的沧井兽极其狡猾,它没手脚,身体、脖颈、尾巴连在一起,每一次搅动都会荡起大片的水花。毒岛冴子涉水不深,仅在外围攻击沧井兽。

    水里才是沧井兽的世界,它体内水分很多,离不开水,一旦离开水的湿润,它的皮肉会糙裂,精神不振,食欲萎靡,渐渐走向死亡。

    “呀呀,咩咩,呀,碟。”

    沧井兽撒欢吼叫着。掀起更多的水浪。

    啪轰!

    一幢水柱轰向毒岛冴子。学姐双刀同时劈向那幢水柱,噗!噗!大太刀、小太刀切过水柱,水柱澎然盖在学姐的脑袋上。

    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激灵,长发湿漉漉的,贴着头皮。毒岛冴子猛甩头发,水珠四溅,离心脱出。

    岸上的高城沙耶道:“学姐,学姐!看到你在水中甩头发的姿势,我想到了一则新闻,很多高僧前去*河沐浴净身,有个记者刊登了一幅照片,照片中高僧的头发很长,从水面甩向空中,相当犀利,很酷。现在的学姐带给我相同的感受呐。”

    “”毒岛冴子。

    锵!学姐右臂一挥,大太刀砍向沧井兽的脖颈。咕噜噜,沧井兽喷出一道清水,水疾似箭,陡地射向毒岛冴子的大太刀。

    嘭嗤!水箭撞在学姐的大太刀上,刀身扬颤,学姐手腕倏地一疼,沧井兽吐出的那道水箭,劲道很大。又是正面射击,毒岛冴子承接了下来,也是不俗。

    “这样打地鼠很无聊。”

    上官小红乏了,不愿继续敲下去。一个丧尸从水面冒头,她敲。再冒头,再敲。还有完没完。女汉子的气量岂是丧尸所能测量。

    砰!上官小红右脚一蹬契约方石,方石涌出滚滚黑烟,喷向一只冒头的丧尸,黑烟聚在丧尸湿漉漉的脑袋上,噌噌,黑色的火焰窜起,烧烤着丧尸之头。

    潜下,丧尸想要潜下去。上官小红抡动两公尺长的苦瓜,呼!红色的苦瓜扫在丧尸的头颅上,向上弹起,丧尸的头颅弹向空中,黑色的火焰还在继续灼烧。咕嘟,咕嘟,断颈的丧尸向上喷血,染红一片水域。

    驱驰着契约方石,上官小红来至第二只丧尸上方,不是砸,是捅,她双手握着苦瓜的这一头,向下捅去。

    嗵!丧尸的颅顶炸裂,苦瓜刺穿丧尸的颅顶,向下刺去。双手搓着苦瓜,呼啦,苦瓜开始旋转。丧尸的颅骨也插着苦瓜,自然随着整根苦瓜旋转,苦瓜表层的尖锐颗粒在其脑颅内搅拌,红红白白,和稀泥也似,丧尸的颅腔空了。

    向上提起苦瓜,上官小红单手握着两公尺长的苦瓜,在水中清洗苦瓜上沾着的血肉、骨渣。洗刷完毕,她注定第三只丧尸。

    噗,第三只丧尸迅速潜下。可她跟上官小红对上眼睛。

    “我们既然看对眼了,何不聊一聊。”

    咻噌!上官小红投出苦瓜,破水而行,咚,苦瓜斜插中下潜女丧尸的左肋,前后通刺,已然贯穿了她的身体。

    契约方石一旋而起,载着上官小红驰向水面上晃荡的那根苦瓜。

    上官小红俯身,抄手一抓,握住苦瓜的一头。她甫一用力,提起了苦瓜,顺带着提起苦瓜洞穿的丧尸。女丧尸还在苦瓜的瓜身上挣扎。

    丧尸倏地向下方的上官小红抓来。碧芒乍现,上官小红左眼旋出一瓣翠绿色的花朵,砰地撞在丧尸月匈前。丧尸的身体陡地爆裂,肉块四撒,徒留下上身的骨架。

    嗤啦一声,苦瓜忽地在上官小红手中旋转,红烟蓬舞,那半具骷髅丧尸散了架,迸飞飚射而出。

    纤腰一拧,上官小红扭转脚下的契约方石。她向岸上瞄去。“想跳下来就下来,我又没拦你。”她是对母丧尸讲的。

    母丧尸在岸上跃跃欲试,很想跳到水中撕比丧尸。得到上官小红的首肯,母丧尸“砰砰”捶打了两下右边的月匈大肌,像个强壮的大猩猩那样跃起,跌入水中,溅起凶猛的浪花。

    涉水而去,母丧尸扑向距她最近的光头丧尸,因为那个丧尸的脑瓢上扎满了玻璃渣,母丧尸顿觉那是一只有品位的丧尸。她就喜欢屠掉有品位有个性的丧尸。

    双手拨动水面,母丧尸淌水而行,速度极快。啪,啪!水下,有一双手抓住了母丧尸的大毛腿。是水底潜行的丧尸。

    水底的丧尸拉扯着母丧尸的大毛腿,要将她拉倒,溺死水中。敢动你姑娘的大毛腿,活腻了是不。母丧尸猛地绷紧毛腿,屹立水中,岿然不动。任那水下的丧尸如何使劲,也动她不能。

    “滚犊子吧,力气那么小。你行不。”母丧尸陡地一蹬腿,哗啦!水底的丧尸被她踢甩出水面,轰向空中。

    噗啦,噗啦,母丧尸撞击着水面,向跌落的那个弱鸡丧尸奔去。她的麒麟双臂举高,接住了坠下的丧尸。噗咔!她双臂拉扯,撕开了那丧尸的身体,血溅了她一脸,血珠“仆仆”弹跳着,渗入到她的面皮下。母丧尸微闭上半白不白的眼瞳,很是享受。

    母丧尸撕掉一只丧尸,震住了水中的丧尸,再没丧尸向她靠近。

    上官小红左手抓着一撮头发,头发下连带着一颗丧尸妹子的脑袋,她的颈部断裂的不是很齐整,并不影响她的美貌。她是上官小红见到过的最漂亮的丧尸,美得让人不禁怀疑她是否真实存在。

    沧井兽忽然舍弃了毒岛冴子,它向上官小红这边游弋而来,水浪两分,从它颈身甩出。“呀,呀,咩,咩,咩,蝶!”沧井兽张口吼道。

    音浪迸爆,推涌着水面叠高,哗哗!最顶处的水花扑在照明灯灯罩上,滋啦、滋啦,两盏照明灯窜起蓝色的电弧,随后爆掉了。

    上官小红的身体倾斜,倾斜,倾斜,几乎和水面平行,她的脚底涌出璨光,吸附着契约方石,牢若生根。腾!契约方石电掣而驰,刮擦着叠高的水面横切了出去,避过那层水墙,上官小红方甫立起身子。

    沧井兽近在眼前!

    上官小红凝盯着沧井兽湿润而又多情的眸子,沧井兽像看着暌违多年的情人似的盯着小红,目光流转,飘出淡淡的粉色水雾,扑荡向上官小红。

    左臂举起,上官小红让她抓着的那颗魅力惊人的丧尸的脑袋承受扑荡而来的粉色水雾。哧哧哧!丧尸萌妹子光滑的脸皮上鼓起一颗颗水泡,弹丸大小,水泡内流转着粉光,滴滴打转。

    “啊,你弄坏了我收集的萌妹子丧尸的脑袋。”

    上官小红丢出那颗满脸是水泡的丧尸的脑袋,掼摔向沧井兽。

    咻!沧井兽口中喷出两道水箭,径向萌妹子丧尸的脑袋扎去,噗噗两声,扎烂了她的脸庞。

    沧井兽昂扬睥睨,靠近脑袋的脖颈处覆盖着一圈细鳞,数千片细鳞一张一合,闪烁着绚芒,刺人眼眸。

    沧井兽凭着颈项上张合的细鳞迷惑了很多对手的眼睛,趁机宰杀掉敌人。可她碰到的人是上官小红,小红左右眸子中飘旋着瓣瓣花朵,恍若天女散花,耀耀而舞,灿若媚霞。

    噼啪,噼啪,噼啪!沧井兽颈项处生长的细鳞陡然炸起,脱离它的脖颈,片片旋舞,流光溢彩,成百片一齐绽放光芒,像是迸爆的焰火。

    咻!咻!咻!咻!破空之音绵密迭爆,纷沓而至,轰刺向上官小红的面庞。

    纤腰后折,上官小红的身体向后折去,悬浮着的契约方石蓦地竖起,当当当当!爆密的金石交叠之音响起,飚射奔荡而来的细鳞悉数冲撞在竖起的契约方石表层,一只黑狗的图案蓦然浮出,它凶焰骁狂,犬牙森然,长舌一甩,啪的一声闷雷也似的裂空之音响起,黑狗吐出的长舌劈头盖脸抡向沧井兽流血的脖颈。

    沧井兽如水似的瞳孔骤然缩起,咔嗤!一大蓬细鳞爆舞,撕离了沧井兽的脖颈。原是黑狗的长舌抡荡而致。

    沧井兽拧摆着身体,疯狂咆哮。长尾在水底搅拌,搅起隐匿在水底的丧尸,砰,砰,嘭!沧井兽的尾巴劈爆一个又一个的丧尸,状若癫狂。

    红霞乍现,上官小红一抖苦瓜,苦瓜化伞而出,艳丽的红纸油伞,全无江南女子的婉约柔情,红艳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左手撑伞,上官小红驱策脚下的契约方石向暴怒的沧井兽旋去,黑烟浓滚,泼墨一般,涂黑了水面。

    观即敌人驰来,沧井兽缩起身子,咔咔咔咔!它的环状骨头一节节扣合。身体短了三分之二。腾!沧井兽爆射窜起,扑撞向上官小红。

    冷眼一睨,方石一旋。锵的一声剑鸣,上官小红自伞柄拔出一柄细剑,红霞腾涌,剑芒吞吐。

    雷霆斩削,一剑平削。咔嗤!沧井兽受伤的脖颈再次炸开,一蓬红雾怒舞,其内包裹着百数片细鳞。

    “呀!咩”

    沧井兽哀鸣不已。其状甚惨,哀鸿中透着颤悸的抖音。

    上官小红左手撑伞,右手持剑。剑尖抵着沧井兽的左目。“你没选择的机会。过往不究,匍匐在我脚下。”

    “蝶。”

    沧井兽颤抖着吐出最后一个音节。

    蜷缩着身体,浮在水面上,脑袋贴着上官小红脚下的契约方石。

    上官小红一抖右腕,挽出三个剑花。锵的一声,她收剑入鞘。细剑归于伞柄,扣合紧密,原是一体。

    沧井兽驮载着契约方石,向岸上游去,它小心翼翼,不再触怒方石上站着的上官小红。其间,它遇到了几只漂浮的丧尸,还没死透,沧井兽怒不可遏,长尾一扫,劈碎了他们的身体。

    毒岛冴子、高城沙耶看着上官小红,还有她脚下的沧井兽。

    “你为收服它而来?”高城沙耶问道。她向上推了推眼镜,小心打量着蜷缩在岸边的沧井兽。近看之下,果然恐怖!

    “小红是如何做到的。”高城沙耶理智上难以理解,潜意识却又接受了。

    毒岛冴子几步纵出,来至沧井兽身前,抬起手中小太刀,她的小太刀不能再使用,折了。

    沧井兽低鸣,好像在哀求上官小红。

    当,契约方石挡住了毒岛冴子砸下去的断刀。

    “你当我是你的什么人?”毒岛冴子盯着上官小红的眼睛,目有怒意。

    “对对,你当我,当我们是你的什么人!”高城沙耶也抢声道。

    上官小红摇着伞柄,红纸油伞在她上方旋飞,泼洒着红霞,映照的她有些不真切。一转身,上官小红向沧井兽走去,她并起两指,朝着契约方石一指,仆仆,两道银线射向契约石。

    契约方石共有六面,每一面浮出一头黑犬,黑犬齐齐张嘴,向沧井兽喷出黑烟,裹吞了它的身体。沧井兽闷哼了几声,不敢再吟。

    黑烟一荡,冲进契约方石。

    方石没入上官小红的生命之海,投于江山美人图之内。

    “女王大人,你要的沧井兽抓来了!”

    “不要叫得那么大声,吵到我,你担当的起?”雨桐抱怨道。她素手一张,撷来黑烟包裹着的沧井兽。

    “小红她下手挺狠。”雨桐眼眸一动,分出一缕水光,涌向沧井兽受伤的脖颈,水光铺在伤口处,融入鳞下,新鳞徐徐挤了出来,像是雨后春笋,生机盎然。

    沧井兽讶异之余,不敢有二念。趴在雨桐身边。

    契约方石刚想逃出,“灰机,哪里去?”雨桐冷漠道。

    “汪汪,哪里也不去呀!”契约方石强作欢颜。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