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砖就上,不服就干啊。

    高城沙耶很想这样说,却不好意思讲出来。一则少女的高傲不允许她那般轻贱自己,二则她对毒岛冴子、上官小红有些畏惧。她们好像比丧尸还可怕。比之学姐、女汉子,高城沙耶心生一念:“保护的母丧尸更可靠。”

    不不不!高城沙耶摇晃着脑袋,晃去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丧尸就是丧尸,人是人,不可等同。粉红双马尾辫眼镜娘却也不希望母丧尸死掉。“加油啊,你不是自愈能力超强。”

    你的自愈能力哪去了!

    母丧尸的一条手臂碳化,黑炭条似的臂骨上闪烁着点点荧光,湛蓝色的荧光,出自骷髅丧尸眼窝里燃烧的蓝火。母丧尸嘴唇颤抖着,很想扑灭那些荧光,却不知如何动手。任其点缀在她的臂骨上,痛苦不堪。久违的痛苦。

    两只骷髅丧尸不介意上官小红、毒岛冴子观战,从一开始就不介意。穿着秋裤的丧尸忽然抬起手臂,手指夹着一根香烟,塞到眼窝中点燃了!

    “我擦,他眼中的蓝色火焰这么方面。”高城沙耶忍不住吐槽。明明是骷髅头,抽什么烟!最讨厌抽烟的汉子啦,高城沙耶厌恶之情更甚。

    一只骷髅头丧尸悠闲地抽烟,另外一只骷髅头丧尸继续同母丧尸撕比,是戏弄啊,单方面的戏弄。母丧尸难以靠近骷髅头丧尸,畏惧他眼窝中燃烧的火焰,触碰即会烧灼。就像她的左臂,已经碳化。

    上官小红一弹长剑,噗!剑身飞出一朵红色的火苗,腾跃着旋向母丧尸,呼啦!红色的火苗大涨,湮没了母丧尸。

    母丧尸本想嚎叫来着,以示痛苦,制造恐怖的气氛,博得高城沙耶的尖叫。可一点也不痛,红色的火焰反而很清凉,像是甘霖滋润着她干燥的裂开的皮肤。母丧尸忍不住发出舒爽的吟声。碳化左臂上的那些蓝色荧光一扑而灭,不再发光。

    当是时,母丧尸左肩一抖,咔啦,齐根抖断碳化的左肢。留之无用,弃掉。“她为什么要帮我?”母丧尸疑惑地向上官小红那边瞥去。后者朝她笑笑,“继续,你们继续啊。”上官小红说。

    母丧尸无语。强壮的麒麟右臂一挥,轰!周身缭绕的红色火焰陡然散开。焕发生机的母丧尸向后扑去,一拳砸烂一只妹子丧尸的月匈膛,扯下她的左臂,安置在自家的断肢处。生根发芽,融合生机。

    活动了一下左手臂,和麒麟右臂相比,纤弱多了,妹子的左臂。

    骷髅丧尸也多看了两眼上官小红,眼窝中跳动的火焰“噗噗”劈炸,似在不爽。上官小红懒于理会。

    “拍上去,一砖头拍上去。弄死他!”高城沙耶暗暗为上官小红加油。同时念叨着:“穿着秋裤的丧尸哟,你倒是加把劲,激怒拿着砖头牵着狗的乃贫女,你们不撕比,母丧尸怎能化解危机,解除厄运。”

    高城沙耶有些动情,手肘不小心碰到了毒岛冴子。全身戒备的学姐一刀横了过来,小太刀抵在高城沙耶的前颈,刀光亮起,映的高城沙耶一脸惊悚,不知所措。

    “啊!”毒岛冴子低呼一声,收起她的小太刀。“抱歉,我,我不是有意的……沙耶,你不要乱摸我。”毒岛冴子口齿不清。若是出刀再快些,她学妹的脖子已经被她切开。

    高城沙耶以最快的速度远离毒岛冴子。跑到上官小红那边。站在女汉子身后。毒岛冴子并未责怪她,反而满面羞愧,目有痛苦、自责之色。“我这是怎么了。”毒岛冴子自问。

    “哟,你过来了。我热情邀请你,你弃之不顾。何以自己跑来?”灰机·鸟布斯笑道。

    高城沙耶懒理会那狗。不要乱讲话。做个安静的狗狗不好吗。

    上官小红也没去管身后的高城沙耶。

    换上左臂的母丧尸举起地上的残尸向骷髅丧尸砸去。

    骷髅丧尸手肘一捅,向残尸捣去。啪叽!那块面积挺大的残尸裂分数十段,溅撒了一地。骷髅丧尸的秋裤上沾染了很多血迹,点点梅花一般,挺风雅的。

    抽烟的骷髅丧尸倏地掐灭烟头,蹬蹬走来,加入到他的同伴,一同撕比母丧尸。呼哧!他右眼窝中的火焰流淌而出,化为一柄蓝色的火刀。

    抓着火刀,骷髅丧尸睨视母丧尸。上下颌“嘎巴嘎巴”颤动着,似在和同伴交流。第二只骷髅丧尸右手一拍,捂着他的左眼窝,蓬嗤!一蓬蓬的蓝色火花迸溅,流出他的指缝。他一用力,拉扯出一条蓝色的火带,脱离眼窝。

    两只骷髅丧尸不想温温吞吞的和母丧尸撕比,激烈些,热情些,也该结束。母丧尸身形一挫,生机顿馁。

    她向高城沙耶望来。满眼急切之色,好似不想和那两只骷髅丧尸撕比。高城沙耶同样关切地看着母丧尸,奈何粉色双马尾眼镜娘的战斗力不足挂齿,帮不上母丧尸,她若冲上去,命运将会很悲惨,香消玉损什么的,完全就是在形容她。

    上官小红没表示,毒岛冴子也没表示。毒岛冴子在等,等待两只骷髅丧尸杀死母丧尸,她方会出手,料理那两只身穿秋裤的汉子丧尸。还不到穿秋裤的季节,不要乱穿衣服。“哼,床主市本来就是喜欢暴河虾露大腿的城市。你们为何护的结结实实。”

    母丧尸失望了,失望之余开始奔跑。

    抓着蓝色火刀的丧尸一冲而上,迅速跟进。而那攥着蓝色火带的丧尸走向上官小红,火带“噼啵、噼啵”地窜出一朵朵蓝色火星,颇为壮观。

    “主人,他想和你撕比。”灰机·鸟布斯道。

    “我什么也没做啊。”上官小红站了起来。左手抛着契约方石,右手握着长剑。

    “哦哦哦,终于要用砖头拍死秋裤丧尸了吗!”高城沙耶再次激动道。

    上官小红则向高城沙耶身后走去,主动让出位置,使得高城沙耶面对秋裤丧尸。

    “”高城沙耶。

    “请问你现在的心理阴影有多大。”灰机·鸟布斯适时地问道。

    飕!蓝色的火带倏然劈出,绕过高城沙耶,折射向上官小红。咔嚓!高城沙耶的眼镜镜片碎裂,现出密集的细纹。眼镜娘一惊,担心眼睛被碎片刺瞎,急忙取下眼镜,视线登时模糊。

    没了眼镜就是不方面。

    毒岛冴子拉走了高城沙耶,远离撕比中的女汉子、秋裤丧尸。

    “是血的味道。”

    高城沙耶视线模糊,却嗅到了学姐身上释放的血的浓郁气味。全身的毛孔紧缩,高城沙耶不寒而栗。有些发抖的想要打开毒岛冴子的手。

    毒岛冴子眼神锐利地扫量了一眼她的学妹,后者虽看不真切,却胆寒心悸,不再乱动。接受来自学姐的保护。

    轰!

    蓝色的火带喷在废弃的商用汽车上。熊熊烈火升腾而起,烤炙着大地。嘭轰!更加震耳的爆炸声传出,火河喷泄,热浪飙舞。秋裤丧尸置身于蓝色的火罩内,身形稳定。火罩流光攒动,交相辉映,疾驰奔下,向着上官小红驰去。

    背对着奔驰而来的火罩以及罩中的秋裤丧尸,上官小红纤腰一拧,转过身来。足下的契约方石扩大了数倍。灰机·鸟布斯也跳到了方石上。一狗一女汉子注定赶来的秋裤丧尸。

    嗤啦!秋裤丧尸甩出手中的蓝色火带,蓝光爆绽,气芒炸裂,恍若燃烧的蓝色火云汹汹荡来。

    上官小红右臂一挥,银光鼓胀,冲出她的右臂,裹着红色的芒彩,两相缠绕,扑涌向蓝色的火带。

    嘭!气浪奔爆,散溢的能量风暴登时飚射窜出,四下轰扫。噗的一声闷响,一只疾奔的妹子丧尸月匈口砸出一个血洞,内脏烧灼一空。大概是误伤吧。

    腾!契约方石怒飞而起,冲向火罩中的秋裤丧尸。灰机·鸟布斯张口喷出一团灰气,顶撞向蓝色的火带,嗤滋!嗤滋!蓝色的火带暴跳而起,沾染着败坏的灰色气焰,极是暴躁。

    右足一顿,上官小红止住奔旋的契约方石。“粗。”上官小红吟道。红色的长剑蓦地暴涨,化为前粗后细的苦瓜。

    “我的苦瓜,寂寞了……”

    上官小红道。

    轰隆!长长的苦瓜砸将下去,轰摔在秋裤丧尸的火罩上方。蓝色的火罩顿时压缩,像是晒干的柿子干。“颗粒何在?”上官小红再道。咔啦啦,苦瓜较粗的那头陡然长出钢针似的突起锋刺,刺入压缩的火罩。

    嘭轰!火罩爆裂,炽热的蓝色气漩冲荡而起,撩烧苍穹。地面上横躺着的活着的死了的丧尸全都融化了,逃之不及。一只边缘的汉子丧尸也被波及,他全身窜起蓝色的火舌,腾腾灼烧,“啊,啊,啊……”他抓扯着喉咙,跌倒在地,燃为灰烬。

    上官小红、契约方石、灰机·鸟布斯置于红色的大蘑菇之下,内部温度如常。

    “蛋鸣吧。”

    上官小红轻声道。

    手指点了一下蘑菇内壁。嗡!蛋鸣之声大作。红剑、苦瓜、蘑菇等皆由一粒蛋衍化而成。

    蛋一鸣,漫天肃穆。唯有忧伤的气息徘徊在床主市上空。

    红蘑菇的伞状蘑菇头散开,上官小红脚踩着契约方石飞了出来。空气还是有些微热,吸入鼻内,极是辛辣。

    毒岛冴子、高城沙耶远远地站在那里。安然无恙。

    一颗骷髅脑袋撞了过来,他的眼窝中的蓝色火焰不是那么嚣张,几乎熄灭。

    “去。”

    上官小红道。

    脚下的契约方石旋斩而出。蓬,方石一角撞在那颗骷髅脑袋上。咔嚓!骷髅脑袋炸裂,蓝色的余烬也消散在碎骨中。

    “哦,还活着。”

    上官小红看到了母丧尸,她的身体碳化,半张脸烧焦。不人不鬼不丧尸。

    “这个母丧尸有些怪。”灰机·鸟布斯道。

    “地上没材料了,她如何收集零件换掉她的身体。”上官小红道。

    “床主市的丧尸那么多,想要收集肢体躯干内脏,易事一桩。我能做到。”灰机·鸟布斯跳了下去,肉翅钻出体外,飞向摇摇晃晃的碳化的母丧尸。

    御驾着契约方石,掠过爆炸的上空,上官小红向毒岛冴子、高城沙耶那边驰去。

    “毒岛学姐,你弄疼我了。放开,放开我。”

    高城沙耶终于甩开了毒岛冴子。

    眼镜是不能用了,还需再寻一副。“虽然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总觉得好可怕。”高城沙耶心有余悸。

    “冴子。”

    “何事。”

    “你的这个眼镜娘学妹,她的身体不纯洁,需要净化。”

    “什么什么?净化?不纯洁?啥意思?人家哪里不纯洁啦,你、你想对我做什么!我要去找小室孝!才不要和你们待在一起!”

    踉踉跄跄,摸索前进,高城沙耶想要跑掉。

    “沙耶酱,你的身体确实不纯洁,思想也是。接受小红的净化疗程……”

    毒岛冴子一步掠出,拦腰抱住了高城沙耶。

    “冴子,你的净化疗程很有效。相信对你的学妹也很适用。”

    “沙耶酱,你哪里都不能去,直至你身心纯洁。”

    “疯了,学姐你疯了吗!”

    “不,我没疯,疯的是这个世界。你的身体、思想不纯洁,错的也不是你,是这个世界。”

    毒岛冴子的语气坚定,且略显冰冷,而又不容置疑。她像是虔诚的信徒,又像是圣洁的神女。

    “冴子,带上你的学妹,随我找到一处洁净所在地,我们一起净化她的身心。”

    “时不我待,我们马上出发。”

    “哎哎哎哎哎?你们在说什么,你们想干什么。让我走,让我离开!我不要被你们净化,你们净化个大头鬼啊!”

    “冴子,你看,你的学妹愈发的污秽了。”

    “净化疗程要加重吗?”

    “视情况而定。我月匈有主张。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

    “我相信你。”

    “很好。”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