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童。

    高城沙耶盯着浮世绘上的河童。河童的由来众说纷纭,一家之言难以服众。高城沙耶听到过一则关于河童的故事。

    相传,百鬼赴宴,盛筵琳琅,觥筹交错之余,酒吞童子起身,道:“山梨河清,未尝孕育精怪。吾有戏言,愿博诸君一笑。”

    涂佛起身,手持骷髅串珠,道:“诸事无常,吾观山梨河灵气滋生,必有强鬼出世。”

    百目鬼闭合六十眸,四十眸开,烟光灼灼,大放异彩。“愿赌愿赌。”

    天狗笑道:“酒吞童子,你又想捉弄谁?”

    酒吞童子拍手道:“豆山有一小国,有一公主美艳动人,吾化形为俊俏武士,勾她入桃林。数度春风,潇洒离去。公主之夫,乃一小儿,腿间之物尚幼,难以融化公主雪溪。小儿见公主日夜啼泣,身形消瘦,百般讨好,获知因由。立下誓言:若遇酒吞童子,必切其腹。”

    涂佛曰:“稚子之言,言过即忘。不足当真。”

    酒吞童子道:“我已削去他顶上之发,倒挂其于山梨河中,至今十五日耶。”

    犬神曰:“死了死了。酒吞童子,将他的尸身取来,剔肉取骨,分食。”

    天狗曰:“怪,怪,怪。今日吾飞过山梨河,见一妇人怀抱一王九减一,投于水中。王九减一浮于水面,张嘴一吸,吸来岸上的妇人,从头吞下,只余双足在嘴外。”

    酒吞童子曰:“怪哉,王九减一为何吞食妇人?”

    天狗曰:“妇人以衩刺王九减一之头也。”

    酒吞童子曰:“水中浸泡的小儿何在?”

    天狗挥翅一拍,送出一团清光,光散,蹦出一鬼。脑袋凹陷,像是顶着一碟。背负王九减一甲,佝偻身腰。

    “吾立下誓言,若遇酒吞童子,必斩之。”

    “河中丑童。”

    酒吞童子大笑离去。

    天狗拦下童子,“止步,百鬼之筵,有你之名。吾以河童呼你,可愿。”

    河童曰:“只愿斩酒吞童子。”

    涂佛曰:“酒吞,豪雄也。小儿何敢言斩。”

    百目鬼曰:“酒吞貌美,汝甚丑。迪奥大乎?”

    河童曰:“”

    筵席之后,河童居于山梨河。遇人,拖入水中,拔其月工门珠,藏于河底。问其:“迪奥大乎?”

    高城沙耶回忆完毕那则河童的传说,愤怒地拔刀,砍向身后的丧尸,“二比,敢不敢不要噜噜不停。我斩了你的那玩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丧尸跳起。表示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在模拟噜噜的动作,他的擀面杖还在裤子中。

    高城沙耶实在是受不了跟着她的丧尸。更让高城沙耶惊恐的是那只丧尸不是公的,是母的,她裤子的那根擀面杖只是一根肉瘤。

    月匈部相当平坦的女丧尸,脸上全是玻璃渣,脖子上斜插了一根木刺。实在是有够衰样。赶又赶不走,高城沙耶的心情几乎是崩溃的。她外出寻找小室孝,已有数天,小室孝的踪迹全无。其间,高城沙耶也回到她们原本居住的地方,留下纸条,希望小室孝看到后会留下。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高城沙耶不知道她能否找到小室孝。“你k,能不能不要跟着我。我和你有什么仇啊。还有,你既然是女的,像个女丧尸一样行吗?不要做出公丧尸的不纯洁动作。”高城沙耶追不上那只跟着她的丧尸。

    外出的几天,全凭女丧尸保护着高城沙耶,不至于成为丧尸们的腹中之物。高城沙耶本应感激身后的女丧尸,可她做不到,抱歉,真的做不到。

    “姑娘,我来鸟。”

    一只狗出现了。是灰机·鸟布斯。鸟布斯找到了高城沙耶,并且混到她的队伍当中。比起那只母丧尸,这只会讲人话的狗鸟或者鸟狗更让少女心烦。心好累,不开心。高城沙耶不想和灰机说话。

    灰机·鸟布斯不以为意,矗在高城沙耶脚下。“姑娘,为何不鸟我?我那么萌,用你们的话来说我那么咔哇姨。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啊。”

    不满的地方太多,高城沙耶罗列不出。

    女丧尸凑趣,挪了过来。

    灰机·鸟布斯警告女丧尸远离高城沙耶。“姑娘不鸟我,我正在和她交流感情,你不要过来。”吐出一团灰气,喷向女丧尸。

    女丧尸当即躲开那团灰机,避如蛇蝎。

    高城沙耶继续向前走去,灰机·鸟布斯、女丧尸跟了上去。“啊啊,我身上究竟有什么吸引了两只变河虾态跟着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像去死,死之前我会杀了那狗还有那只母丧尸。”高城沙耶不用回头就知道它们跟着她。

    安全系数挺高的,有一只女丧尸一只灰机跟着。

    “姑娘,看在我卖萌的份上,跟我离开吧。”

    “不要。我还在找人。”

    “找谁?”

    “我为什么要告诉一只狗我在找谁。”

    有没有搞错!

    高城沙耶抱头快速向前跑去。

    灰机·鸟布斯、女丧尸也加快了速度,火速跟上高城沙耶。女丧尸还是那么的高冷,用她一贯的看傻比似的眼神看着灰机·鸟布斯,看着高城沙耶。“真想弄死这只女丧尸。”鸟布斯心想。女丧尸应该也琢磨着相同的事情,真想弄死那个会讲人话的狗。

    总有不长眼的丧尸出现。而且还是一群。一群丧尸出现在高城沙耶前方,他们呈扇形围堵而来,速度很慢。似乎在狩猎。高城沙耶却注意到扇形包围圈之后有两只丧尸骑着自行车。“我去,丧尸还会骑自行车。”高城沙耶嘀咕道。

    看到高城沙耶后,那群丧尸依旧不急不缓,满满前行。两只骑着自行车的丧尸和前面的丧尸略有不同,他们面上无肉,只是颅骨。

    “怎么就像是后面骑着车的两只丧尸驱赶前面的丧尸群?”高城沙耶越看越像。“丧尸中出现了领导?”好像很棘手。这个时候高城沙耶不自觉地想要依靠她的两个跟班,一只犬,一只女丧尸。

    灰机·鸟布斯、女丧尸上前,挡着高城沙耶。

    “姑娘,注视着我英俊的身姿,你会萌上我。”灰机·鸟布斯说。

    “”女丧尸。

    “”高城沙耶。

    暴躁的女丧尸冲了上去,她挥动着一把刀,是真刀,她变为丧尸之前的藏品。灰机·鸟布斯站在原地不动,注定母丧尸奔向丧尸群。“真是热血上头的奇怪女丧尸。明明是丧尸,却帮助人类。搞不懂她在想什么。她若不是变河虾态,我和她也许会成为朋友。”鸟布斯有些遗憾。

    高城沙耶将刀交给母丧尸,代表她已经信任那只丧尸。“小室孝那家伙到底去哪里了!”高城沙耶生闷气道。

    “小室孝?似乎在哪里听过那个名字。”灰机·鸟布斯暗道。“啊,想起来了,不就是大乃冴子的那个学弟吗,被丧尸犬吃掉的汉子。”灰机忆起在哪听说过的“小室孝”三个字。

    “高城沙耶一直在找的人就是小室孝?”灰机·鸟布斯回头,觑了几眼高城沙耶。“我要不要告诉她那啥玩意,小室孝大概成了丧尸犬排出的大粪。”灰机的狗脸难得有为难之色。

    “看什么看!”高城沙耶没好气道。“这狗怎回事,老是莫名其妙地盯着我看。”高城沙耶避开灰机·鸟布斯的视线。

    “主人就在附近。”灰机·鸟布斯忽道。

    “什么主人?”高城沙耶奇怪地问道。她不知灰机·鸟布斯还有一个契约主人,上官小红。倒是上官小红身边的毒岛冴子是她的熟人。因为小室孝很崇拜他的学姐,所以高城沙耶才会去关注毒岛冴子。

    “主人就是主人。”灰机·鸟布斯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