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小红、灰机·鸟布斯之间的契约方石被素袍女子抓在手中,在外觅食的灰机犬躯一震,狗眼流露迷茫的神色。“为何我心中浮起淡淡的忧伤。”

    “呜,呜”

    一只丧尸猪咆哮着。它在啃食一只活人,不,已经是死人了。丧尸猪啃掉了那人的双乳,它尖长的牙齿剖开男人鼓胀的肚子,脑袋在里面拱了拱,挑拣鲜美的肺叶、心脏嚼食。

    灰机·鸟布斯出现的不是时候。灰机看着丧尸猪吃掉了男人的一对大乃。“汪草。男人的米米怎能那么大。”灰机还在惊叹。

    丧尸猪终于注意到灰机·鸟布斯的存在,冲着它咆哮。前蹄扒地,目露凶光。丧尸猪的脑门上鼓起一块尖锥形的骨刺,白森森的。

    “哟,猪,你好。喔呀斯密。”

    掉头就要离开。

    “我怎能和猪一般见识。”

    灰机·鸟布斯四条狗腿一颠一颠的。

    丧尸猪不乐意了,它两条后腿着地,前蹄抬起,蓬,蓬,蓬!丧尸猪的前蹄不断地轰砸着那个死掉的男人的身体,直至轰成一滩烂肉它才停歇。

    “汪汪,汪汪。”

    灰机·鸟布斯狗腿撒欢似的颠步行走。丧尸猪脑袋一拱,忽觉它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呜嗷!”丧尸猪窜了出去,脑门上的那根尖锥骨刺顶向灰机·鸟布斯。

    “有杀气。”

    灰机·鸟布斯狗眼一眯,脖子向后转去。平静地看着丧尸猪。

    学着上官小红的口气,灰机大声道:“我的蛋,寂寞了!”

    一声寂寞,那犬倏地跳起,乘着月光,挥洒属于狗的激情。丧尸猪来势汹汹,速度也很快,却没撞到灰机·鸟布斯。

    “如何,妹子。看我帅气不。”

    在空中浮空的犬向某处望去,那里躲着一只妞,她在观望,紧张地观望。

    毒岛冴子的住处。

    上官小红终于可以澄清心思,全神贯注地净化学姐的身体。

    “小、小红啊,你手里拿着的毛刷是怎回事?”

    毒岛冴子虚弱地问道。

    “啊,你说这个啊。毛刷是用来扫除你身上的怨气。不值一哂。”

    语气笃定,神态端庄。上官小红放下毛刷,又取来一物,是眼罩。“冴子,你最好戴上眼罩。这是为了你好。”

    毒岛冴子的声音有些轻颤,“接下来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很可怕吗,你担心我受不了会晕厥过去?放心,我已见过一只彩虫,不会被它们吓到。因为它们待在我的脑袋里,我才会变得不纯洁,思想一邪恶,我的身体也变得很奇怪。拜托了,你一定要除掉我脑袋里的彩虫。”

    目光澄净,眼睫毛扑闪,毒岛冴子信任着上官小红。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会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净化你的身体,之后,你的思想将会无比纯洁,你的身体会很健康,你的灵魂将得以升华。”

    上官小红弯下腰,为毒岛冴子戴上眼罩。她的手肘无意间碰到了学姐的右肩。“啊。”学姐小声道。

    “如是。”

    上官小红直起身子,盯着学姐。

    撒花撒花。

    上官小红右手一扬,花瓣旋舞,冲出她的双眼,沿着她的手臂、手掌、指尖飞向毒岛冴子。

    “有什么东西飘落在我,我,那里……”

    几日后。

    上官小红、毒岛冴子一起去寻找学姐的家人、朋友。

    每天净化学姐的身体两个小时,情况允许的话还会加班加点。上双方官小红、毒岛冴子双方均很满意。

    毒岛冴子的脑袋里确实盘踞着三条彩虫,上官小红取出两条,还有一条暂时不能动。因为它几乎融入了毒岛冴子的左眼。

    “大乃,你的思想纯洁了吗。”

    “似乎纯洁了。”

    毒岛冴子模棱两可地回答道。

    太奇怪了,上官小红净化学姐的那几天,密度之强,持续时间之久,毒岛冴子刚开始时还有些抗拒与畏缩,不知不觉,对净化的过程有些依赖,而结果似乎不重要。

    “嗯,很好。”上官小红点头道。“我们不能松懈,持之以恒的净化才会让你迈上新的道路,走向圣洁的殿堂。主疗程结束了,辅助疗程也要抓紧。我会安排好后续进度。”

    “是、是吗。”毒岛冴子听到上官小红那句“主疗程结束”,心中很是失落,小红接下来的那句“还有辅助疗程”点亮了她的心情,眸光再绽,身体洋溢着午后阳光的热度。

    “小红,你的狗呢,那个会讲人话的狗怎么不见了。”毒岛冴子只和灰机·鸟布斯见了一面,之后再没见到它。

    “它不会有事。”上官小红笑道。“它和我之间有某红奇特的联系,我知道它的方位,随时可唤它回到我身边。”

    “这样啊。”毒岛冴子也不再追问。

    上官小红、毒岛冴子向冴子原来的家前进。也许能找到他们,学姐自我安慰道。

    “我会站在你这边。”上官小红说。

    “我知道。”毒岛冴子说。

    “不要去!”

    上官小红拉住了毒岛冴子。

    “为什么啊,那里站着一个小孩,很危险的。他就一个人。”毒岛冴子急道。

    推车旁站着一个小孩,他穿戴整齐,头发湿漉漉的,背对着上官小红、毒岛冴子。双手按在推车的车把上。

    “小弟弟,你没事吧!”

    毒岛冴子挣脱上官小红,向推车旁的小孩跑去。

    “人心不是很容易被染缸染得杂色斑斑吗?”

    上官小红右手大拇指、食指捏着一粒红蛋。“粗,长。”她轻声道。

    红蛋陡然伸长,再无蛋形。

    是苦瓜,红色的苦瓜,苦瓜表层有颗粒物。

    上官小红抓着红色的苦瓜也向毒岛冴子、推车旁不急不缓走去。

    毒岛冴子的手已经放在那个小孩的脑袋上,抚摸着他。“好热!”毒岛冴子收回她的手。“小弟弟,你怎么就一个人。”毒岛冴子关切道。

    小孩默不作声。依旧背对着毒岛冴子。推车上盖着一层保鲜膜,遮掩的很严实,看不到保鲜膜下放着什么。“食物吗?”毒岛冴子心道。

    咔嚓,咔嚓,小孩的颈椎转动,向身后的毒岛冴子望来。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毒岛冴子向后跌退。

    小孩的面庞无肉,是骨头啊。颅骨上包着头皮以及湿漉漉的头发。电池,小孩的左眼窝里斜插着一节电池。

    咔哒,咔哒,小孩的上下颚咬合。

    “都说了不让你过去。”

    上官小红说。

    她扶起毒岛冴子。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