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检查学姐身体,仔仔细细地检查,那可是精细的活。“大乃,浴室太窄了,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方面你我。”

    上官小红从毒岛冴子的脑袋里吸出一只彩虫,学姐吓坏了。不管小红说什么她都会点头。“是的!”换地方,必须换。毒岛冴子、上官小红离开浴室,向空间更宽敞的卧室走去。

    “冴子,你太心急了。这样不好。”上官小红道。

    “我怎能不急!”学姐一手抓着上官小红的手,另外一手抓扯着她的面庞,不知为何,她总觉得面皮下有虫子在蠕蠕而动,啃噬着她的血肉。

    是了。几日来我的思想变得不纯洁,灵魂之光也受到了污染,一定和这些虫子有关。可恶的虫子,它们然我变得邪恶与不纯。毒岛冴子像是找到了症结所在,将问题的源头归咎于入侵她脑袋的彩虫。

    上官小红的犬灰机·鸟布斯不在,灰机出去寻找食物,顺便和床主市的雌犬交流感情,能交换身体里的液体也不错。

    进入卧室,毒岛冴子仰面朝上,躺在床上。学姐用热忱与信任的眼光望向上官小红,纤细的手脚摊开,身体却有些紧张。“还、还是闭上眼睛。”毒岛冴子对自己说道。她也那样做了,睫毛轻颤,玉容明艳。

    上官小红想了想,暗道:“冴子坦诚待我,我不可负了她的心意。”

    小红还没检查学姐的身体,毒岛冴子有些不耐,左眼睁开一条缝,装作无意地扫瞄了一下上官小红。

    “哎哎哎?!”

    毒岛冴子震惊了。

    “小红,你为什么不穿上衣服!!是你检查我的身体,而不是我检查你的身体。”

    学姐讲出她心中的不解。

    上官小红除了伤口上缠着纱布,已如学姐那般回归原始状态。

    “请不要在意细节。”

    “是、是吗!”

    毒岛冴子有些不镇定,超在意的好不好!

    “小红,你,你要来了吗!”

    “是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我会取出你身体里的不洁之物。向你保证,我满怀着真诚与热情,你的身体由我来净化。”

    信誓旦旦,语气坚定。上官小红向毒岛冴子走去。

    “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

    毒岛冴子轻声道。

    有种微妙的感觉,学姐也讲不上来。

    “你空着手检查吗?花呢,你眼睛里射出来的花哪里去了?”

    毒岛冴子疑惑道。

    小红第一次取出学姐脑袋中的彩虫,她眼中飞出的那瓣花很神奇,贴着学姐的前额,吸出肉下的双头彩虫。这次,小红空着手,神情还有些,有些**啊。毒岛冴子心旌一摇,左手攥紧了床单。

    啊啊,真是不能大意。上官小红左眼一阖,右眼微凛。突突直跳,她阖上的左眼皮跳了跳,而后撑开,一瓣晶莹玉透的花朵飞旋而出,初如绿豆大小,旋了几圈后,大如猫爪,颜色也变了,不再透明,红艳艳,香气陡生,迥然回卷,满室生香。

    “好棒!”

    毒岛冴子美目含情,情不自禁地鼓掌。好神奇!

    上官小红唇齿一启,轻呼一口气,喷在那瓣红花的花萼上。沉沉浮浮,那瓣花向毒岛冴子飘去。

    倏然一紧,毒岛冴子的心弦绷紧,很是紧张,又有些期待。她也说不上来那种浑浑噩噩却又清凉舒畅的感觉源自何方。

    花自飘零。那瓣花清曼飘舞,辗转一番,却不落下。毒岛冴子的视线随着那瓣花上上下下,也没着落。

    美颈转的有些发酸,然而那花还在飘舞。

    “为啥还不落下!”

    毒岛冴子终于发问。

    “好问题。”

    上官小红讪讪道。

    不是她不想让那瓣花落在毒岛冴子身上,而是不能!那瓣红色的花不受上官小红的控制了。江山美人图,堵住小红生命之海缺口的江山美人图在牵引着那瓣花的走势。

    因为江山美人图的入驻,上官小红的生命之海终于露出一丝端倪,两根魔弦雷霆一劈,生命之海崩了一缺口。

    可江山美人图被上官小红的生命之海吸住了,强行拉了下来,堵在缺口上。像是一块补丁,异常刺眼。向上膨胀,图面如凸鼓,挣扎无用,江山美人图不能逃脱。

    一条玉藕似的手臂破图而出,食指轻轻旋动,牵引着上官小红左眼释出的那瓣花朵飘来飘去。“主人啊,你不让我好过,我也要给你添堵。”

    “”

    上官小红右眼含煞,念识一分,径自生命之海而去。那缕念识盘在第二根魔弦突起的芽粒上。

    “啊哈,主人,你肯来见我了吗?”

    脑袋冒了出来,江山美人图的图表冒出一颗脑袋。不急不慢,她的身体缓缓而出,赤足。水汽氤氲,托着她浮了起来。

    “主人,我唤你一声主人。尊你为主,你为何这般待我。”

    愠怒道。

    却还知收敛,眉眼间的祈求多余傲气。

    堵着上官小红的生命之海的缺口可不是一件易事,还要承受来自生命之海内部的撞击。

    “你有意见啊。”

    “……有那么一点点。”

    赤足女子努力挤出微笑,不管怎样看,还是很凶!

    也难为她了。

    上官小红入手的江山美人图虽是残图,杀戾之气却很重。

    飘飘荡荡,一块方石疾纵而过。上官小红的念识一动,拘来那块方石。“是我是我。”方石传音道。原来是灰机·鸟布斯的声音。

    细观那块方石,石面光滑如镜,似玉非玉,通体芜杂。光滑无物的石面起了涟漪,一团黑墨泅开,像是有一支看不见的画笔在作画,以石作画布。

    是狗!

    石面上出现了一只狗的图案。黑狗的图案,然而那贱贱的模样和灰机·鸟布斯几乎二致。

    石面上的黑狗图睁开它的狗眼,汪汪道:“主人,抓我干甚。”

    上官小红和灰机·鸟布斯缔结契约,这块方石就是她还有它的契约证明。

    “这狗挺萌的。”

    素袍女子道。

    她素手翻扬,水光涌动,奔吼着冲出,卷住了方石。

    “汪?”

    方石上的黑狗图一愣,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汪有不好的预感。

    素袍女子五指戟张,啪的一声,扣住水中的方石,抓了回来。方石倏然一震,变小了,好似一块方砚。

    “主人,她抓着我的狗脑袋。”

    方石上的黑狗说。

    “灰机,她挺无聊的,你陪她说说话。”

    上官小红的那缕念识轻轻一摇,几若透明,泅散消失。

    “汪?!”

    方石上的黑狗还没搞清状况。

    “嗨,灰机。”

    “你知道我?”

    “叫我女王大人!”

    “”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