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机·鸟布斯扑打着那对肉翅,围着上官小红飞舞。它是一只快乐的鸟,它自认为是一只好鸟。其实是狗。“主人啊,我还在成长中。终有一天,我会成熟,我将变得强壮无比。那时,我载着你飞到天上,你带着我一起装比一起飞。你走向人生巅峰,我迈上大鸟之道。都言高处不胜寒,真到那一天,你我该是多么的寂寞。我大鸟无敌,只求一败呐。”

    上官小红无视那只鸟,也许是犬。灰机长了翅膀后,狗也变得很哆嗦。狗嘴里有吐不完的人话。毒岛冴子很想问:“那个,为什么一只狗会讲人话。为什么它还会飞。你们从哪里来的,还要去哪里?”很多问题不知如何开口。

    初来乍到,上官小红对床主市并不熟悉。毒岛冴子是原著居民,还是那种挺不幸的原著居民。“大乃,就你一个人吗?”上官小红忽道。

    听到“大乃”二字,毒岛冴子很是抵触。“可以的话请叫我冴子。”再次强调。大乃又不是我的错,我也不想她们张那么大,练习剑道之际,拥有一对大乃很辛苦的。毒岛冴子不想跟上官小红解释,担心那贫乃姑娘受到刺激。

    食肉者不知喝粥人的感受。大乃不语贫乃说。

    “我和家人、朋友、同学失散了。”毒岛冴子说。“我一直在找寻他们。相信他们还在床主市的某处好好的活着。”提及家人朋友,学姐的神色明亮许多。眼中的阴霾消逝了小片。她的学弟小室孝在她面前被丧尸犬分而吞之,让她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人总要有目标。”上官小红说。“相信你很快会和家人团聚。”

    灰机·鸟布斯扑闪扑闪着肉翼,飞向毒岛冴子。

    “做、做什么?”毒岛冴子问道。

    灰机·鸟布斯围着学姐旋转,不说话。搞得毒岛冴子很迷茫。

    “你暂时住在哪里?”

    上官小红问道。

    “你要去我住的地方?”毒岛冴子反问。

    “是的。我们顺便交流交流感情,一起泡个澡什么的。你懂的。”

    “我不懂。”

    “算了,到时你就会懂。”

    上官小红、毒岛冴子并肩而行。向毒岛冴子的临时住处前进。

    毒岛冴子带着上官小红来到她暂住的地方。住宿条件说不上简陋,在丧尸横行的床主市能找到一处水电供应正常且略显小温馨的狭小之地,已是奢侈。

    毒岛冴子为上官小红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抱歉,我这里没有多少药品。”学姐歉然道。

    “没事。我死不了。”上官小红笑道。

    话说,学姐的身材真不是盖的。上官小红啧啧赞道。

    乳白色的光线充溢着小小的浴室,毒岛冴子裹着白色的浴巾,秀发盘起,包在粉色的毛巾中。

    上官小红坐在方椅上,上身倾起,方面毒岛冴子为她包扎。

    “为什么盯着我看?你这样很没礼貌。”

    毒岛冴子右手抓着一卷纱布,缠遮住上官小红的眼睛。

    “我是病人,你就这样对待病人?”

    “哈,你是病人?那么生猛的病人谁信。”

    忽觉有些失言,毒岛冴子尴尬地笑着,左右而言它。

    “小红,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床主市?”

    若是不说出心中的疑问,毒岛冴子难以静下心来。强壮而又贫乃的少女,带着一只会讲人话的犬与鸟的结合体,不管从哪方面看都很可疑。

    小红的女汉子之眼被纱布遮住,毒岛冴子看不透纱布后那人的目光。

    “冴子,我问你。若有一天你远离平凡而又单调的生活,换了身份换了生存环境,你会做什么?”

    是适应呢还是……

    毒岛冴子闭目,小红是在说我么,现在的我还能平凡而又简单地活下去吗?床主市不再是过去的床主市,被遗弃城市,被遗弃的我们,等待我们的是新生,亦或是毁灭。毒岛冴子的手僵了僵,仅供一人的浴室却塞进了两个姑娘,本该很暖暖才是。一想到前途未卜,生死不可探,沮丧,气馁,惶然,恐惧,种种情绪一起涌了上来。

    是茫然啊,堆砌的自信坍塌,再难重拾过往的信念。

    微不可闻,有个声音告诉毒岛冴子:“你在追寻什么,你在等待什么,你又想拯救谁,你拯救的了谁。希望与你缘悭一面,深渊万丈,一步踏空,万劫不复。家人,他们已不再,不要再麻痹自己,朋友,你在找寻他们,他们可有为你着想。可笑不过一厢情愿,悲哀绕指难成钢。”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毒岛冴子摇头。

    “嗯?”

    上官小红解开眼上缠着的纱布,凝视着毒岛冴子。

    眸子一启,碧光流淌。上官小红注定毒岛冴子,左眸飘出一瓣花,无色无味,印在毒岛冴子的前额上。

    吱,吱吱!!暴躁的尖嘶声传出,贴着毒岛冴子前额的那瓣吸扯出一条虫子,色彩斑斓,小拇指大小,首尾两端分别长了一个脑袋。彩虫的两个脑袋一齐嘶叫,声音尖细,像是在刮擦人的骨头。

    上官小红起手一指,那粒红蛋放出一抹芒彩,裹住彩虫,悬在毒岛冴子面前。

    “这是?”

    上官小红也不知从毒岛冴子脑袋里吸出来的彩虫是什么东西。

    学姐本人也惊呆了。美目露出讶异、骇然。“它,它怎么待在我的……”毒岛冴子以指敲着额骨。

    彩虫作势欲扑,口器蠕动,腹下两排触须似的爪子齐齐扫动。

    上官小红手中的红蛋化为一根钢针,捏着钢针,小红向彩虫刺去。噗唧一声,钢针刺入彩虫的一颗脑袋。“吱咝,咝!”彩虫的另外一颗头尖叫着。

    “你想将它做成标本吗?”

    上官小红以钢针挑起彩虫。

    “不要!”

    毒岛冴子道。

    学姐怀疑她脑袋里是不是还有其它这样的虫子。想想都觉得恶寒。它吃什么,为什么待在我的脑袋里,在里面生下虫卵了吗?还会孵化吗?

    “是吗。”

    上官小红回道。她眼睛微阖,那瓣吸附着彩虫的花朵倏地炸开,汁液横喷,恶臭难闻。蓬散的汁液被红芒卷住,不至扩散。

    毒岛冴子解下包头的毛巾,包住那团红芒,裹作一团,向外丢了出去。

    “还有吗,我脑袋里还有这样的虫子?!”

    毒岛冴子摇晃着上官小红。

    “不好说,我需要全面检查你的身体,每一寸皮肤都不能放过,唯有这样我才能保证你不受彩虫的撕咬。”

    “现在就检查。”

    毒岛冴子激动道。她扯掉裹着的浴巾。

    “啊,大乃,你不要那么心急。”

    “我怎么能不心急!”

    毒岛冴子紧张地抓着上官小红的手,向她身上放去。“小红,快点检查我的身体!”

    “哦,哦哦!”

    上官小红认真点头。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