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小红、林带鱼、棒球帽少女三方撕比大战也已结束。撕比总是来得那么突然,撕衣更健康。上官小红撕掉了林带鱼的衣服,不,是用剑切的一条一条的。

    “真不愧是我。”上官小红围着林带鱼转了一圈。林带鱼以枪撑地,有苦讲不出。棒球帽少女已经不再。她的心愿应该达成了,她千般万愿,希望能和她的姐姐大人林带鱼融为一体,不分彼此。她临死之前,抓扯下来林带鱼的头发,连头皮一起扯下。

    带着林带鱼的头皮,棒球帽少女身赴烈焰,心愿已了,和怀里的头皮头发一道化为灰烬,人死如灯灭,空空寂寂,有何念头可想。

    女汉子系统告诉上官小红:“寄体,林带鱼和你一样是寄体。她又和你不同,她既是寄体也是容器。山河美人图寄存在她的身体中。照我所说的去做,你将得到山河美人图。”

    奖励,山河美人图即是上官小红穿越到床主市的奖励之一。如何取到手上,上官小红还需花费心力。小红已将林妹妹的衣服切割的一条一条,可妹子还很倔强,她道:“你这样做就能折辱于我?哈,不可能!我心坚如铁,志不可灭。”

    林带鱼失了头皮,疼痛难忍,头发也没了,对她的打击也不小。她非避世看破红尘之女,还想保留一头秀发。秀发有了,棒球帽少女真狠啊,死就死了吧,非要留给林妹妹无尽的痛。

    女汉子系统讲给上官小红听:“江山美人图的寄体只要情绪不稳,美人图即会浮出体表。”

    那时,上官小红只需挥剑斩去江山美人图和林带鱼之间的牵绊,即可入手美人图。

    毒岛冴子因为小室孝的死去,陷入了自责之中。正义感越强,自负越强,真相越是残酷,所受打击越难以承受。上官小红放任毒岛冴子抱膝坐在地上,有灰机看护着她,安全无虞。

    右手撑着枪身,左手按在额上。林带鱼左手食指叩打额骨,咚,咚,咚,一声比一声响,极有韵律。音波一圈圈飚射而出,拂扫四方。她失去皮的脑门渐渐结疤,暗红色的疤飞快地覆盖了她的整张头顶,好像是脑壳生锈了似的。

    上官小红一剑递出,剑尖挑开林带鱼叩打额骨的食指。“我有说你可乱动?”剑锋一划,削掉林带鱼的上半截手指。掉落在地的手指还在跳动,显得有些苍白。一瓣花旋了下去,裹住了林带鱼的那截断指,花瓣一颤,急于飘旋而出。

    嗤的一声,上官小红一剑斩下,斩在裹着那截残指的花瓣上,花瓣登时炸裂,晶粉迸舞,而那截断指也随之碎裂,化为一团血雾。

    林带鱼的眉骨不自觉地挑了挑,心生寒意。她同上官小红、棒球帽少女撕比,互有伤害。林带鱼一枪捅进上官小红的左肋附近,枪头都陷进去了。上官小红也刺瞎她的一只眼。林带鱼左眼眼窝已空。眼球再无。

    林带鱼本已结疤的头顶开始渗血,尚未完全愈合。断指处冒出一朵花,像是本来就长在那里,那朵花以她的血液作为养料,迅速生长,颜色愈发的红艳,几能滴出血来。

    上官小红不以为意,就算林带鱼嘴里能吐出几枝花,她也不为所动。大可取来一瓶,盛满清水,撷取花枝,插置在瓶中清水里,养花悦心。

    江山美人图在哪里?上官小红再一挥剑,剑芒劈罩的林带鱼面如红叶,红嫩欲滴。“我揭去你颅顶所结之疤,你会痛吗?”上官小红问她。她的剑停在林带鱼疤茄处,贴着疤茄向下一压,血丝迅速扩散开来,泅散她的整张头壳。

    林带鱼眯缝着右眼,哼也不哼,心静如无物,仿佛上官小红所做的一切和她无关。实际上也和她无关,是江山美人图在超控着名为“林带鱼”的驱壳。

    上官小红左手撑开林带鱼的右眼,以目视目。两人靠的那么近,面贴面。对方的呼吸可闻。

    “你想作为我的新容器?”

    林带鱼的口中说出和先前不一样的话语,音调不同,像是换了一个人。比之上官小红一开始认识的那个林带鱼,这个林妹妹更冷漠。

    “容器?”

    上官小红的面庞离开林带鱼。她左手两指按在林带鱼的眼眶处。

    “我和她不同。”

    上官小红说。

    “她是你的傀儡,我不做你的提线木偶。”

    “你真自信。我遇到的每一具驱壳的原主都会向你这般骄傲。”淡漠的声音自林带鱼口中、腹中、眼中、耳中传出,从她的身体每一个毛孔飘出,轰然大作,如雷霆劈闪。

    上官小红左手两指并未离开林带鱼的右眼,嗤嗤,她那两指皮肤刮出一道道血痕,一指深可见骨。

    右手提剑,上官小红向林带鱼的颅顶刺下,她手中的剑随她的心念化变,或长或短,凭她心意。

    当!上官小红的剑刺在林带鱼的头顶,像是顶在一块铁石上,再难前进分毫,只是刮擦出一缕血痕。

    “在找到下一个容器之前,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现任寄体,哪怕是我心仪的新容器。”

    “哦。”上官小红应了一声。“即是说,你对我很满意,急于占据我的身体。”

    “你只是我的选择之一,在你未出现前我还有很多选项。比如说那边蹲在地上的毒岛冴子。”

    “难怪你一遇到我就要和我困觉困。你是想和我的身体待在一处,而非我的内里。”

    “死掉的那个棒球帽少女,她叫什么来着。算了,我记不起她的本名。她也是我的容器选项之一。只是她太另类了,我不喜她。”

    “所以你毁灭了她。”

    “我只选取最合适的容器,同一批次的容器备胎自然毁掉。我不需要的,自然毁掉。”

    “我若成了你的容器。”

    上官小红剑指毒岛冴子,“你就会毁了她。”

    “是。”

    林带鱼口中传出一字。江山美人图的意志。

    “是吗。”

    上官小红的两指离开林带鱼的右眼,啪的一下,按在她的脑壳上。五指张开,扣住她的颅顶。拖着林带鱼,上官小红向毒岛冴子走去。林带鱼并未反抗,是江山美人图的意志不允许林带鱼反抗。

    来到毒岛冴子身前,上官小红挥剑斩去罩定毒岛冴子、灰机·鸟布斯的灰色气罩。

    “主人,何事?”

    灰机·鸟布斯诧异道。

    “你若选择她作为你的容器。”上官小红剑指毒岛冴子,“就会毁灭我。”

    “是。”

    林带鱼冷漠地回道。

    “如是。”

    上官小红甩出她左掌扣着的林带鱼。纳剑袖中,扶起地上的毒岛冴子。

    “死,活。你的选择。”

    上官小红问毒岛冴子。

    毒岛冴子挣开上官小红,拾起地上的那柄枪,林带鱼丢掉的枪,她的手甫一触及枪身,碧光如泓,映射的她眉发澄绿。

    “怎会?!”

    林带鱼惊道,这是不是江山美人图的意志作祟,而是林带鱼本人。“我的枪怎会接受你这卑微的存在!”林带鱼尖声道。

    “因为我比你更适合它……”

    毒岛冴子笑了。

    长枪掷出,凄风啸鸣。径向林带鱼的喉咙掷去。

    散开,林带鱼唤来的透明花瓣遽然散开,难以聚在她喉咙前。是江山美人图,它撤去林带鱼招来的花瓣。

    “你”

    林带鱼凄声道,声如鬼母泣子,悲声哀啭。

    噗的一声,那柄枪贯穿了林带鱼的喉咙,血洒长枪,微颤不已。林带鱼双手握着枪身,想要拔出。她的手是按在上面了,却动弹不得。江山美人图制止了她的进一步动作。滴答,滴答,林带鱼的血滴溅在枪身上,碧泓森寒,饱饮美人血。

    毒岛冴子保持投掷的姿势,对林带鱼也没多少感情。一如上官小红所言:“死,还是活。”她只是做出了选择。

    上官小红向垂垂死矣的林带鱼走去,不,她向江山美人图走去。

    林带鱼的脸上浮起一张图,大不过她的一张脸,却气象万千,山河壮丽,瑞气喷涌,似要吸纳床主市的满天星辰,收于画中。

    女汉子系统:“寄体,它虽是残图,却不可小觑。”

    上官小红:“你我一体,我亡你亡。”

    女汉子系统:“残图已是你我之物……”

    毒岛冴子、灰机·鸟布斯目视上官小红靠近林带鱼,林带鱼的右眼瞥向上官小红。“我会看着你毁灭,一如我今日这般下场。”林带鱼的声音透过江山美人图传出。

    “是吗。”

    上官小红一振袖,袖中之剑飞出,急电似的射向林带鱼的右眼。噗的一声,直入她的眼球。

    伸出右手,上官小红向林带鱼脸上浮起的那张图抓去。“何以虚张声势至此,等待之人,等待之残图。”

    山还是那山,河还是那河。

    美人不再。

    千山戟开,万河奔腾,咆哮着冲进上官小红的右掌,隆隆而鸣,山河颠覆,悬于生命之海上方。彤云放光,化剑而出,聚在江山美人图四方。两根魔弦压下,轰隆隆,轰隆隆,宛若山岳击卵,撞向残图。

    江山美人图虚虚一晃,向下旋去。飞向固若金汤的生命之海。上官小红的生命之海显得风平浪静,不起波澜,接纳飞来的江山美图。

    轰的一声巨响,江山美人图撞在生命之海上。一角嵌入了封闭的生命之海,拔,江山美人图向上拔,却离不开生命之海。无边无尽的宏力吸着残图的一角,不让其离开。

    咻,咻咻!咻咻咻!红色的光剑缤纷而下,穿射向挣扎的江山美人图。残图余下的三角一抖,画卷摊开,其大不知几何,辽阔壮美,古意深远,泫然画上。

    噗噗噗噗,红色的光剑撞在展开的江山美人图上,画卷一扬,像是平静的海面忽起狂澜,海面颠簸,浊浪拍空,势若吞天。数不清的光剑陡折而回,和那些攒射而来的光剑撞击在一起,叮叮当当,恍若金戈交击,裂音不绝。

    可那被吸入的一角却是挣脱不开,置于上官小红的生命之海的裂缝中。

    “裂缝?生命之海出现了一道裂缝?!”

    上官小红喜道。她分出一念,附在第二根魔弦内,遍视生命之海的运转情况。“终于要开了吗,我的生命之海!”驭使魔弦,疾驰而下,斫砍向生命之海出现的那道微不可见的裂纹。

    第一根魔弦紧随第二根魔弦一道斩下,雷霆一击,锵!两根魔弦同时斩在生命之海表层的那道裂纹上。

    咔啦一声,一块缺口迸开,银光喷涌,自那块缺口向上喷涌,呼冲而上的银光推开两根魔弦,让其复归原位。“啊!”上官小红附在第二根魔弦上的那缕念识惊道。

    江山美人图得以脱逃,它迅速缩小,鹞翻于空,急掠电掣,很是狼狈。附在第二根魔弦上的上官小红的念识一动,魔弦急冲而下,截住江山美人图的去势。

    呼,呼!剑云翻滚,遮天蔽日,随着魔弦一起行动,堵截江山美人图。

    “真要如此?”

    一素袍女子自江山美人图中跳出,玉手一扬,洒下一片水光,冲向追来的第二根魔弦。

    魔弦一折,首尾不在一线。尾部横甩而上,涌向那片水光。蓬!水花四溢,泫然散去,魔弦再度冲进。急追江山美人图。

    刷,刷,刷,刷!空中,剑云分出一柄柄光剑,扑射而下,袭向江山美人图以及那个素袍女子。

    轰的一声山崩地裂之响传开,江山美人图被一道银色的光柱击中,摇摇欲坠,几乎不稳。素袍女子玉颜失色,将身一纵,投进江山美人图中。

    像是被什么东西定住了,江山美人图再难移动分毫。急扑扑地乱跳。

    原是上官小红生命之海出现的那道缺口喷涌而出的银光钉住了残图,上官小红的那缕念识驭使魔弦碾压而来,带给江山美人图莫大的压力。

    剑云奔涌,齐齐流转,也向残图聚拢,大有一言不合咱就撕比的架势。素袍女子再次从残图中跳出,恭声道:“主人,留下我有大用!”

    “前倨后恭,何以?”

    “主人,我已臣服,你我荣辱共担……”

    “是吗,你先脱了那身素袍。”

    “”

    素袍女子沉默了。

    活久见。活动时间久了,什么样的奇葩都能见到。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让她脱衣的主人。素袍女子自不甘愿,仙眉颦蹙,欲语还休。

    “你我荣辱共担,你是我的,你的衣服就是我的衣服。让你脱你就脱,哪来那么多废话。还是说你不愿遂我愿?”

    上官小红的那缕念识咄咄逼人道。不愿让步。双方僵持不下。江山美人图摇曳着,水光潋滟,拍打着碧空。层层叠叠的红色剑云作势欲扑,山雨欲来。

    素袍女子贝齿微启,为难道:“实不相瞒,主人,我外表上看是一绝色美人,其实不然。”

    “难道你是cos美人的伪娘?还是基佬?难道是怪蜀黍!”

    上官小红真的震惊了。

    素袍女子脸若涂霜,寒了寒,道:“主人,你想多了。我只是江山美人图的意志的具现化。脱衣与否,不算什么。”

    “那还废话什么。我看着呢。”

    “”

    磨磨蹭蹭,素袍女子就是不脱。

    “我也非不通情理之人。这样吧,你把你的B-R-A交给我就好。”

    “”

    素袍女子表示她想哭。

    因为她从不戴那玩意啊。

    即是说

    蓦地,上官小红的生命之海崩现的缺口产生一股吸力,扯着江山美人图向下坠去,“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素袍女子尖声叫道,也被吸入残图。

    堵住了,江山美人图堵在上官小红的生命之海出现的缺口处,动弹不得。像是打了一补丁似的。“主人,放开我,放开我!”素袍女子的声音从残图中飘出。

    “怎回事?我还没看到她脱衣。”上官小红的念识一闪而逝,回归本体。

    毒岛冴子、灰机·鸟布斯还在紧张地盯着上官小红。

    小红倏地挣开眼睛,注定失去生机的林带鱼,被遗弃的容器,确是没用了。右掌摊开,刷,直入林带鱼右眼的红剑倒飞而回,红芒飙舞,入手化为一粒蛋。

    “结束了?”

    毒岛冴子忽道。

    “你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上官小红说。

    她拔出插在林带鱼喉咙里的那杆碧枪。毒岛冴子疑道:“她也能碰这杆枪,貌似它也没多少异处。”

    “你想要?”

    上官小红问毒岛冴子。

    毒岛冴子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大乃啊大乃。”

    上官小红抛起手中的那杆长枪,碧光散溢,波荡开来。长枪竟然消失了,消失在毒岛冴子眼前。

    “哦。”毒岛冴子轻声道。

    “鸟布斯,随我离开。”

    上官小红招来她的犬灰机·鸟布斯。

    “yes,madam。”

    鸟布斯答道。

    上官小红带着灰机·鸟布斯就要离开。毒岛冴子先是愣了愣,目视她们离开。“她就这样走了?”毒岛冴子难以置信道。

    附近的丧尸、丧尸犬已经退去,毒岛冴子暂时不会受到他们的攻击。“我该做什么?”毒岛冴子自问。

    “先跟上去再说。”

    抱定主意,毒岛冴子跟了上去,因为只有一只木屐完好,她干脆脱掉木屐,丢掉。

    “主人,你在想什么?”

    灰机·鸟布斯问上官小红。

    “不可说。”

    上官小红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