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R眼镜娘高城沙耶向窗外不住张望,“小室孝那家伙怎么还不回来。出去那么久了。明明想和他一起去的,他偏偏不让,说外面很危险,我一个女汉子应该待在安全的地方。那个笨蛋,笨蛋,大笨蛋。他根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床主市已不再是过去的床主市,丧尸横行,很多熟人、朋友也被游荡的丧尸咬中了,成为了他们的同伴。高城沙耶、小室孝他们一起逃离了,小室孝却在担心宫本丽,那个甩了他的女人。“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她的月匈没我的大,脑袋没我聪明,也没戴眼镜。全身上下毫无萌点,巨如双马尾眼镜娘才是王道嘛。”高城沙耶趴在窗口,向外看去,搜寻着小室孝的身影。

    小室孝离开这幢建筑物三个多小时了,现在正是丧尸喜欢的时间点,他若遇到危险,我,我……高城沙耶不敢想下去。她不是那种喜欢依赖别人的人,自尊心极强的她生性好强,却对小室孝产生了情愫。遗憾的是小室孝脑袋里只装着宫本丽。“只要他愿意,我什么都愿为他做,包括那种事情。”高城沙耶将头埋在手臂里,忧心忡忡,还没下定决心是否要离开此地,去寻找小室孝。

    “我若出去,小室孝那个笨蛋回来却找不到我,他岂不是很担心。”啊啊啊,好烦啊。高城沙耶混乱地想道。“这种担心受怕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受够了,我受够这种生活了。我想躺在柔软的床上,我想泡在温暖的浴缸里,我想和小室孝无忧无虑地生活在一起,而不是这种整天担惊受怕地躲来躲去,而他还在找寻宫本丽,不在意身边的我。哼。那个笨蛋,就不能稍稍注意到我的存在吗。”

    吱啦,吱啦,吱啦,木板上传来走动之音。谁,有谁在外面走动!高城沙耶心神一凛,悄然而起,抓过放在窗边的扳手。扳手的冰冷触感带给她莫名的安心之感。轻手轻脚,高城沙耶向门那边走去。

    梆,梆,梆!是拍门的声音。在这空寂无人的建筑楼层中异常刺耳。高城沙耶的心揪了起来,死死盯着门。咔啦!一双肉伸了进来,正是那双手划破了厚重的木门,在那里拨动着,制造出更大的裂缝。

    “是死体!”

    是丧尸啊,一只丧尸推动破坏着门,急于闯进。“他什么时候进来的?”高城沙耶惊道。其实,她和小室孝才是侵入者,在他们住进这里之前,那只丧尸已经待在此地,只是被困,出不去。他今日终于获得自由,且嗅到了美味的活人的气息。

    咔,咔,嘭!门被撞开了,碎裂的木屑、木块飞了一地。高城沙耶攥紧扳手,惊惧地盯着闯进来的丧尸的两条腿、一双手臂,他的身体还在外面,尚未完全进入。

    啪!丧尸的左手扒着门框,身体向前一倾,已然进入房间。他的脸膛上扎满破碎的玻璃,脖子上插了一根尖尖的木刺,毛刺棱棱,高城沙耶看着都觉得很疼。

    口中哼哼唧唧着,男性丧尸冲着高城沙耶笑了。是的,他在笑。高城沙耶见到过的丧尸中还没有会笑的,他们都是那种一脸呆呆遇到活人时才会疯狂扑上去。

    房中光线昏暗,也许是我多心了吧。高城沙耶自我安慰道。他怎可能会笑,已经死了嘛。握着扳手,似乎那冰冷之物能给她无尽的安全感。遇到危险时,高城沙耶第一个想到的人却不是小室孝,而是一个胖子,穿着比基尼的胖子,“哟。”那胖子左手做剪刀状,横在眼前。

    什么跟什么啊。高城沙耶挥去脑海中的那只比基尼胖子,那胖胖的汉子也是高城沙耶认识的人。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闯进来的丧尸扒着门框,只是盯着高城沙耶看个不停,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高城沙耶紧张的话都讲不上来。还是第一次,她和丧尸单打独斗。同小室孝待在一起之时,为了耍帅或者热血过头,小室孝冲在高城沙耶前面,“我原来一直都被保护着呀。”高城沙耶忽然明白了。

    咕,咕。丧尸的喉咙像是在挤牙膏,制造出可怕的声响。“喂喂,别开玩笑了,他可千万不是肚饿。”高城沙耶紧张地注视着丧尸。

    嗯哼?高城沙耶很快注意到有哪里不对经。丧尸的左手扒着门框,右臂却放了下去,放在他的两腿中间。借着月光,高城沙耶终于看到丧尸在干什么。他在上下那啥,那是一根干巴巴的玩意!

    “”

    高城沙耶整个少女都不好了。斯巴达,少女愤怒异常。原来那只站在门外的男性丧尸正在安慰他的小伙伴,用手指姑娘即可解决。“丧尸还能干那事!”高城沙耶大声。

    咕?男性丧尸白了一眼高城沙耶,似在嘲弄她傻比,少见多怪。颤抖,颤抖。高城沙耶的身体簌簌发抖,不是畏惧,而是愤怒。真是活得久了什么事情都能见到。少女以扳手指着噜啊噜的男性丧尸,“特么的活该啊,活该你变成丧尸还是单身!”

    咕?!男性丧尸的右手停止了当前的动作,似乎对高城沙耶的那句话起了反应。他凶神恶煞地瞪着高城沙耶,咔嚓一声,强壮的左手扒掉一块门框,他将木块抓在手中,手掌攥紧,攥爆了木块。扬手一撒,木屑飞舞,落了一地。

    然而丧尸的右手又开始了活动小伙伴的动作,噜噜。高城沙耶敢怒不敢言,可不敢再大声讲话,万一对面的那只丧尸不再满足他的手指姑娘,事情将会变得很糟糕。

    高城沙耶很聪明,心思百转,短时间内却找不到逃生的路线,从窗户上跳下去?不不不,那么高,跳下去铁定摔成肉饼。她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才不要那种结局。和噜噜的丧尸拼了?傻了吗,他那么强壮,一定会弄死我的。高城沙耶马上放弃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她很怀疑手中的扳手能够砸死那只丧尸吗?看看他脸上的玻璃渣还有脖子上插着的木刺,能那么容易死吗?

    烦死了烦死了,我为什么要看着一只丧尸在那里噜噜。高城沙耶欲哭无泪,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高城沙耶举着扳手,忽觉手很累。。于是放了下来。因为害怕丧尸看到扳手,她将扳手藏在身后。

    “那个。”高城沙耶试着和那只丧尸交流。看您老人家怪忙滴,万望您手忙之中抽出一点空暇回答我的问题,你可以保持沉默,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作为呈堂供录。开玩笑的啦。啊哈哈,高城沙耶尴尬地笑着。脑门直冒冷汗。“我在想什么啊,我疯了吗,他能有思想?能听懂我说的话?”高城沙耶责怪自己道。

    “怪干燥的,您老不想用什么湿润湿润。”高城沙耶试着建议道。您的那啥玩意都磨出血来了。

    丧尸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只是用看傻比的眼神看着高城沙耶。从头到尾都是那般高傲与邪魅狂狷。他是一个有品位的丧尸,不是高城沙耶所能想象的高洁之士。床主市的丧尸皆吃肉唯他吃素。丧尸白了一眼高城沙耶,噜噜。

    高城沙耶彻底无语。fu*k,语言不通吗?果然不能交流吗。神啊,快来拯救我。高城沙耶在心里呼唤道。霓虹有八百万神明,奈何大家都很忙,无有人回应高城沙耶的祈愿。少女也挺悲催的。眼巴巴地瞅着天花板,“小室孝,你怎么还不回来。”高城沙耶还不知道小室孝被丧尸犬吃掉了。说不定已经被排出体外,肥沃了大地,来年长出旺盛的草木。

    腾,腾,腾!有谁的脚步很急,也向高城沙耶所在的房间奔来。“是小室孝吗!”高城沙耶喜道。她既开心又紧张,开心的是小室孝回来了,紧张的是有只丧尸堵在门口噜噜。小室孝若是碰到丧尸,他们大概会大打出手。

    嘭!来人顶撞了一下门口的丧尸,将他撞倒在地。“小室孝!”高城沙耶大声道。她很快就失望了,来人不是小室孝,而是丧尸。他的体格要比门口噜噜的丧尸强壮太多,难怪能将那只比较弱的丧尸撞到在地。

    新来的丧尸跨过地上躺着的丧尸,向着高城沙耶抓去。有肉不吃岂不是傻比。新来的丧尸对高城沙耶的那双巨如很满意,脂肪很多,很美味。他已经食用了很多大月匈姑娘。不介意多食用一只。

    啪的一下,地上躺着的丧尸抓住了新来的丧尸的大腿,五指扣在他的腿肚子上,硬生生将其拽了回来。新来的丧尸栽倒在地,口中吼吼有声,很不满意噜噜的那只丧尸,这哥们太不够意思了,有肉不吃却在噜,还打扰别人进食。

    丧尸的大腿一蹬,想要踹开噜噜的那只丧尸。却不能摆脱那黏皮膏药似的蠢物。噜噜的丧尸还在噜噜。是的,他只用一只手就搞定了新来的丧尸,分分钟教会他如何做有品位的丧尸。既有手指姑娘,一切都不是问题。嗬嗬,噜噜的丧尸口中挤出兴奋的声音。

    新来的强壮丧尸不乐意了,他奋力蹬腿,挣开了。他的大腿获得了自由,不受那只噜噜丧尸的抓扯。噗,噗!不长眼的丧尸的手指忽然刺进新来丧尸的腿肉中,在里面搅动。拉扯出一团团的肉。

    高城沙耶捂着嘴,没能尖叫出声。场面不要太血腥。高城沙耶不明白为何两只丧尸撕比在一起。

    新来的丧尸愣了愣,马上反应过来,他抡起拳头。嘭,嘭,嘭,一拳又一拳地砸在地上噜噜的丧尸的肚子上。可是右手还在不停上下动的那只丧尸毫不介意,他甚至用鄙夷的眼神瞄了一眼新来的丧尸,似在嘲弄他没品位,简直和房间里的那只巨如眼镜娘一样傻比。良辰美景,正是噜噜的时节!

    高城沙耶对两只丧尸都没甚好感,希望他们一起死掉算了。“我还是做些什么自救……”高城沙耶这般想着。她抓紧身后藏着的扳手,趁着两只丧尸撕比在一起,轻手轻脚跑了过去,她想要逃离此地。

    可高城沙耶经过两只撕比大战的丧尸之时,新来的那只丧尸倏然扭过头,用吃人的眼神瞪着高城沙耶,同时裂开嘴,吐出一口腥气。高城沙耶差点背过气去,太臭了!

    不知道从哪里鼓起的勇气,也许是急着出去寻找小室孝。高城沙耶抡起扳手,撞向新来的丧尸的脑袋,梆!扳手击打在他的面门上,砸出一个血坑。一击得手,高城沙耶顿生自信,梆,梆,梆,梆!她一下又一下地击打着丧尸的脑袋,直至将其轰砸的稀烂,骨渣森森。

    那只有品位的丧尸也不再噜噜。有些畏惧地瞄着高城沙耶,高城沙耶攥着扳手,猛地一瞪他,后者缩了缩身子,以手掩面,似乎不想让高城沙耶打他的脸。

    “哈啊?”高城沙耶注定缩在那里的丧尸,“难道他胆小?害怕我?”高城沙耶踢了踢新来的那只丧尸的身体,将他推到一边。因为脑袋爆掉了,也没什么威胁。高城沙耶俯视着蜷缩在一处的丧尸。“他真的在怕我!”高城沙耶确定道。

    更让高城沙耶无语的是,那只丧尸甚至将他的那啥玩意放进了裤子里,并且拉上了拉链。其间,他还在偷偷观察高城沙耶。

    “”高城沙耶不知道如何处理他。用扳手砸死他?还是带着他去找寻小室孝?一脸的玻璃渣,脖子上还插着一根木刺,肚子也开膛,他还能站起来?高城沙耶暗道。

    地上躺着的丧尸站了起来,他开膛的肚子却在愈合!像是一根蚯蚓似的,裂口出现了疤痕。他的伤口合上了!高城沙耶难以置信地盯着他。“如何做到的,他,他还是丧尸?”

    这只丧尸恢复了他的高傲,依旧用看傻比的眼神盯着高城沙耶,自觉高人一等。

    “超让人火大!”高城沙耶怒道,作势欲打丧尸。

    丧尸向高城沙耶摊摊手,并且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好像在说:“你丫弱爆了,别在我面前装比。”

    “”高城沙耶没研究过丧尸,突然出现了一只很人性化的丧尸,她很是不知所措。果然,我该弄死他!少女心想着。

    做不到,这只丧尸的力量还有智慧远比高城沙耶想象的还要复杂。还有,高城沙耶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做个小跟班。

    “够了,别再跟着我。no,不要follow-me!”

    高城沙耶叱道。

    她丢掉扳手,上面都是丧尸的脑浆、血液,看着就很恶心,不要了。是刀啊,高城沙耶、丧尸翻找这幢建筑物时在一处暗房的墙壁上找到了两把日本刀,挂在墙上,好像是装饰品。

    高城沙耶摘下墙上的两把刀,一把跨在腰上,另外一把较长的拿走手中。锵,她向外抽出一段刀身,寒意深深。对刀也没多少研究,“看样子挺锋利的,要不要拿他试试。”高城沙耶斜睨了一眼跟着的丧尸。

    丧尸白了一眼高城沙耶,一拳打在墙上,咔啦啦,木质结构的墙轰然瘫倒。丧尸向高城沙耶炫耀了他的肌肉,告诫她“我很强壮,不要傻比了。”

    高城沙耶处处吃瘪,无处可法,抽出刀,当,当,当,对着摆在那里的石质茶几一通猛砍,石屑乱蹦,刀刃毫无顺坏。

    啪啪啪啪,丧尸鼓掌,似乎在鼓励高城沙耶。

    高城沙耶这才觉得自己真的像个傻比,不再砍茶几,略一检查刀刃,将其收入刀鞘。“嗯?”高城沙耶发现丧尸在盯着她的两把刀。很想抓在手中。“你想要?”高城沙耶问他。

    丧尸点头,郑重地点头。

    “不给。”高城沙耶一甩头,离开了。丧尸跟了上去,并且抓了抓头发。高城沙耶取走的两把刀本来就是他的藏品,就连此地也是他的宅邸。他莫名其妙被咬,莫名其妙被成了丧尸,莫名其妙被困住,莫名其妙地还能思考问题,虽然思维不是很清晰。

    “啊,不好,好想噜噜。”丧尸涌起一个念头,就地一躺,他就要劳累他的手指姑娘。

    高城沙耶抽刀,气势汹汹而来,呼,一刀劈在他脚边。“哦,不能噜噜。”他的思维再度旋转。

    “你想怎样啊!”高城沙耶问他。丧尸继续用看傻比的眼神蔑视高城沙耶。他就是那么狂傲迪奥炸天。

    高城沙耶怀疑她用手中的刀砍不死他,还是放弃了。“这家伙的伤口能自我愈合。砍了没用。不过他为什么不拔掉脸上的玻璃渣,脖子上还插着木片,真够另类的。”高城沙耶不想再和这只丧尸怄气,到头来生气的还是她,丧尸还很大爷!

    真想张口就带妈啊,高城沙耶心想道。

    “呵呵。”

    丧尸开口了。

    高城沙耶怀疑她是否听错了。

    “呵呵。”

    丧尸又呵呵了一脸高城沙耶。

    锵嗤!高城沙耶再度抽刀,“我跟你拼了!”

    丧尸躲了过去,继续呵呵高城沙耶一脸。高城沙耶追着丧尸满屋子跑,砍来砍去,就是砍不中他。他异常灵活,身形矫健,像个灵猿跳上跳下,戏弄高城沙耶。

    十几分钟后。

    “我,我……”

    高城沙耶真是怕了他。

    丧尸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平静地盯着高城沙耶。姑娘,怕了吧,我是那么的迪奥,你算毛线啊。

    我受够他了!我讨厌丧尸。高城沙耶气急道。

    丧尸冲着高城沙耶摇了摇手指。你丫不行。

    “”高城沙耶。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