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之蛋不是你蛋。”

    上官小红手一抛,掌心里的那粒红蛋抛在空中,沉浮不定,绽放光华。

    林带鱼注视着那粒蛋。“多么神奇的蛋。我要取得它。”林带鱼下定决心。面色愉悦,林妹妹道:“虽然不知道你是谁,可你的蛋已入我的法眼。我势在必得。”

    林带鱼驾驭皇带鱼巡守床主市上空,从未发现过上官小红的存在,今晚是第一次。陌生人,外来者?还是什么?林带鱼不得而知。

    上官小红张口吐出一道白气,喷在那粒红蛋的蛋壳上,叮,蛋鸣不已,红芒大作,染红方圆两公尺之地。小红置于红芒的中心,似笑非笑地注定林带鱼。

    林妹妹啊林妹妹,天上掉下的林妹妹。

    飘在林带鱼前方的玉尺停止摇动,化花而去,围聚在林带鱼身畔,保护着她。手掐兰花指,林带鱼对着上官小红一指,咻嗤,一道气劲凌空激射,异香再起,凝聚不散。

    上官小红脚踩玄步,女汉子的气息外放,汹汹滚滚,若汪洋恣意。

    随心而定,浮在上官小红身前的那粒红蛋陡然一振,空气掀涌,再观时,那粒蛋停止了蛋鸣,化剑而生,剑长三尺两寸,锵然震颤。

    林带鱼瞳孔微缩,好蛋,好蛋,不,是好剑。

    上官小红抓着那剑,随意一挽,挽出两朵剑花。再向前掠出一步,提剑上撩,当的一声,破开林带鱼射来的那道气劲。

    看着地上横躺着的丧尸还有撕比的热火朝天的棒球帽少女、毒岛冴子,上官小红心潮起伏,体内的两根魔弦急速旋转,掀起万丈风云。

    呼,呼,林带鱼脚下生风。托着她漂浮在空中。

    上官小红也不再呼唤她的女汉子系统,能靠得住的还是自己。自力更生才是王道。

    “且看我的躺尸剑法。”

    上官小红吟道。

    一剑开,光寒九尺。噗嗤一声,一只女性丧尸的头颅冒出一串血光,上官小红经过她之时,剑指丧尸,破颅而过。

    地上不躺着丧尸,何谓躺尸?

    捡尸貌似是男情女愿,你插我愿什么的。

    林带鱼背后张开光翼,左右延展,华丽异常。她张开的光翼皆由透明的花瓣聚合而成,交织黏合在她肩胛骨附近。

    脚底的风漩散去,林带鱼拍动双翼,俯视着上官小红。“交出你的蛋。”

    上官小红道:“我若不同意呢。”

    林带鱼道:“砍掉你的四肢,将你盛放在圆盘中,置于我的卧室。我大可随时欣赏你的丑态。那时节,我的心情当是何等的愉悦。”

    话语甫落,林带鱼两臂举起,手心朝上,像是在托着什么东西。她口唇翕动,默念着什么。亮光骤起,照射的她雪颜清曼,璧人一般。

    气流晃动,香雾喷薄。呼哧一声,一柄长枪渐渐成形,出现在林带鱼的向上摊着的双手间。她神情端丽,承接长枪。

    眼波流动,笑语嫣然。林带鱼半跪着,双手承接那柄长枪,枪身通体玉亮,质地晶莹,散发着杀戮之气。

    屈膝,那柄枪值得林带鱼屈膝。双翼拍动,林带鱼支起双膝,缓缓站起。

    撕比中的毒岛冴子、棒球帽少女停止了战斗,观望着空中的林带鱼。黑发泼墨似的滑下,流畅滑腻,眸若点漆,深邃寒冷。

    “姐姐大人要来真的了!”棒球帽少女心有余悸,目光有些不自然。她曾挑衅过林带鱼,林带鱼揍得她脑袋蒙蒙哒、四肢变形,她饲养的丧尸犬都认不出她。那时,林带鱼也没唤出她的长枪。

    棒球帽少女抱着的皇带鱼也安静了下来,不再活泼好战。畏惧于天空中的少女。林带鱼发起狂来,异常凶残,杀的海中鱼族大气不敢出,血染碧海。

    毒岛冴子很担心上官小红。

    却见上官小红剑指长空,剑芒恢弘。一个个奇怪的符号亮起,忽然,开了一个狗洞,“唔汪。”一只狗跳了出来。

    8错,是一只犬,一只犬从狗洞里跳了出来,随即狗洞封闭,空气再次流动。

    “主人啊,我来了!”

    灰机奔向上官小红。是小红饲养的犬,从第一颗蛋中孵化出来的玩意,贱萌贱萌的。灰机摇着尾巴,磨蹭着上官小红的脚踝。

    “嗯?”灰机狗头一愣,“主人生命之海上方起了变化!”灰机同上官小红缔结契约,一损俱损。

    再盯着上官小红手中的剑,灰机狗颜失色道:“抹搭,第二粒蛋怎么变成这副德行了?”

    嗤的一下,一道剑芒劈向灰机,斩断几根狗毛。灰机缩了缩狗头。“你灰机大爷岂是那么容易吓到的。”

    直立而起,灰机抱着两条前爪,凶狠地注定那柄剑。

    唐腊国,灰机正在接受上官青的诘问,哔咻一下,消失了。上官小红将灰机唤到这个世界来了。“主人啊,你老豆很担心你。你知道的,他养你那么大,你突然就没了,他又不想再生几个娃。”

    “住嘴。”上官小红命令道。

    灰机乖乖闭嘴。它也觉察到这个陌生之地有什么不对劲。“主人啊,天上为什么有一个会发光的鸟人在飞?”

    “”林带鱼。

    多讨厌的犬,你是鸟人,你全家都是鸟人。

    林带鱼长枪一抖,气流翻荡,凝成一道螺旋形状的气柱射向灰机。

    “狗眼看人低的世界啊。”

    嗖!

    灰机急电似的窜了出去。狗嘴一张,吐人话道:“鸟人姑娘。我来了。”

    上官小红挥剑斩向那道气柱,蓬嗤,气柱爆裂,散了开来。上官小红冷眼凝视她的犬和林带鱼撕比。

    腾挪间,灰机尽得悲风大帝的风采。

    避开一朵朵旋斩而来的透明花瓣,灰机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林带鱼不想和灰机瞎比比。翅膀一扇,拍起两排气浪,涌向那恼人的犬。林妹妹不想听那犬的胡言乱语。“同样是犬,差别怎么就那么大。”林带鱼还是比较喜欢棒球帽剥掉皮毛的丧尸犬。

    “何不擒下它,交给棒球帽。抽剥它的皮,将它改造成丧尸犬。”

    林带鱼持枪而去,长枪一扫,气漩荡开,撕裂天空,斩向灰机。灰机总能避开林带鱼的攻击,继续在言语上挑衅林带鱼。

    此时,毒岛冴子发现她越发的搞不懂上官小红的身份,她究竟是什么人?那会讲人话的犬又是什么品种的犬?

    “扠死你!”

    棒球帽丢掉皇带鱼,她的指甲锋利如刀刃,攒聚在一处,捣向毒岛冴子的心窝。“呵呵,既然姐姐大人喜欢你不喜欢我,我只好除掉她喜欢的女孩子才能独占她的爱。”

    地上蹦跶的皇带鱼向外一滚,远离撕比的姑娘。打吧打吧,最后都死掉,皇带鱼不敢逃走,林带鱼还在天上飞着呢。

    毒岛冴子一拨橡木刀,挡住了棒球帽少女的五根攒聚的指甲,“不要反抗我。”棒球帽少女说。

    “放心,我不会弄花你的脸。我是节俭的人,也很爱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像你这样强壮而又漂亮的美人,可作蜡像,收于地下室。”

    用力一劈,毒岛冴子劈开棒球帽少女。

    床主市的异变严重到这种程度了吗,人心,人心何以扭曲至此。“让我来净化你的心灵还有身体。”

    毒岛冴子神色微凛,散发着圣洁的气息。不容人置喙。

    “和服姐姐,你想怎样净化我的身体?”

    棒球帽少女舔舐着她的指甲,舌头在指甲表面滑过,留下湿润的痕迹。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