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说法,和服下面什么都不能穿。上官小红很想验证那种说法,至于为什么,毒岛冴子就走在她前面啊。

    念头一起,再难浇熄。上官小红刺果果地盯着前面走着的毒岛冴子。和服少女的身体很敏感,背后如有芒刺。奇怪,为何那位手握红色棍子的少女热情地盯着我的后背。不能含蓄些吗,外国人都是这样的?也许文化不同,我原谅她了。毒岛冴子一心两分,半分心扫量四周,以防突然出现的会行走的尸体,另外半分心留在身后的上官小红身上。

    “我倒地该不该掀开她的和服,不,是必须掀开她的和服。”

    上官小红天人交战,善意的天使小红说:“小红啊,不要那样做,你是好孩子。好孩子怎能掀别的姑娘的裙子。”

    恶魔小红一剑射出,黑色的翎箭贯穿天使小红的脑袋,箭头自喉咙钻出,有些可怖。“你个傻比,卫道士。小红做什么需要你管。小红,去做吧,掀起她的和服,探索她和服下面的风光。我为你感到骄傲。”

    上官小红挥动看不到的手,抹去幻象中的天使、恶魔小红。

    棍子一出,谁与争锋。

    走在后面的上官小红对毒岛冴子使出了她的棍子,不,是细棍形状的蛋。

    啪。毒岛冴子转身拨开上官小红伸过去的棍子。她以木刀拨动小红的棍子。“你做什么?”毒岛冴子讶异道。

    “我饿了,你下面给我吃啊。”

    “”

    毒岛冴子沉默中。

    好冷。

    一棍在手,女汉子当关,万夫莫开。

    上官小红棍条形状的红蛋下扫而去,红影重重。“毒岛冴子,你勾起我的兴趣了,不,是你和服之下的风景引起我的探索之心。”

    起风吧,来一阵猛烈的风,或者我给她打一针?上官小红涌起莫名的感觉。哎呀,我是女孩子,毒岛冴子也是女孩子,我有没有汉子才有的那根棒,如何才能给毒岛冴子打针。呀,我怎会有和谐的念头,还是对着一个女孩子!上官小红手中的红色蛋没能扫中毒岛冴子的木刀。

    保持拔刀的姿势,毒岛冴子凝神以待。像是盯着猎物似的盯着上官小红。“她手中的棍子是什么材料打造出来的?那是”

    呼哧,上官小红上提红色的细棍蛋,红色的残影蜿蜒一折,迅疾无焘。

    俏眼寒煞,出刀!

    毒岛冴子斩出一刀,嘭的一声响,细棍蛋、橡木刀交撞在一起,红色的光尘跳动,两位少女各自肃穆。

    出生于剑术世家,自小浸淫在剑术之中,毒岛冴子可谓剑道痴.女。难得遇到好对手,毒岛冴子慎重以待。尊重你的敌人才能变得比她强大,成为凌驾于她对手的存在。

    上官小红收回细棍蛋,弹,弹。细棍形状的红蛋弹了弹,又归于棍状物。

    “既是软的又能硬,还能小幅度的自行弹动。外国人真会玩,我对面的强壮的姑娘拿着的棍子好别致。”毒岛冴子睨了一眼上官小红手中的红蛋。

    嗡,那细棍蛋低鸣一声,气流颤动。像是破土的窸窣之响,又像是昆虫薄翅摩擦体表的微闻。毒岛冴子注定上官小红的细棍蛋,蛋的表层忽如一夜春风来,冒出很多颗粒状的芽体。

    哎哎?为什么又变得颗颗粒粒,我没那不纯洁的想法。上官小红收敛心神,然则细棍蛋的前端向下二十公分长的部位遍布柔软的颗粒。

    嗡,细棍蛋再次颤动。毒岛冴子再难平静,不能做个安静的关注敌人的美.少女。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对面的姑娘手中握着的那玩意都需要打上马赛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了不起的女孩子,竟能迷惑我的意志。我打败你的想法更猛烈了。”

    毒岛冴子弃掉手中之伞,她本打算用一只手一柄木刀同上官小红切磋一番,现在她主意了。双手握住刀柄,毒岛冴子威风凛凛,战意高升。

    “不不,姑娘你误会我了。”

    上官小红向毒岛冴子解释。不是我想让这棍子形状的蛋长出颗粒物,不知怎地,它自行变化。啊哦,青春不是事,不长痘的青春不完美,这些颗粒物是红色蛋的青春痘呀。上官小红心道。

    嗡,嗡,嗡。有颗粒物的细棍蛋还在气劲的弹动。月光如水,照耀的那些疏密有致的颗粒物泛着晶莹的光泽。啪!上官小红一巴掌拍在细棍蛋的前端部分,棍子不再弹动,改为上下抽与动。

    上官小红:“”

    毒岛冴子:“”

    似乎,大概,也许变得更难解释了。

    坑姐啊!上官小红泪流满面,不带这样玩人的。你敢不敢不要再抽与动了。上官小红攥紧细棍蛋的前端部分。使劲攥,使劲。上官小红卖力,那红色的蛋也耀武扬威似的挥动。

    污,太污了!

    毒岛冴子难以直视上官小红。

    彪悍的外国姑娘不需要解释,歪果仁当真会玩。毒岛冴子的战意瞬间崩塌,我真傻,真的。毒岛冴子收起木刀,似乎理解又好像不理解,总之,和服少女安静地瞅着上官小红还有她的那粒蛋。

    “我散布的时候好像捡到了不得了的姑娘。”毒岛冴子没来由地产生了这种想法。算啦,她孤身一人,嗯?毒岛冴子稍稍瞥了一眼上官小红的月匈部,哎呀,好贫!

    “喂喂,那边的姑娘,我们才刚认识耶,你怎能用激情的目光关注我傲人的雪峰。”

    上官小红放弃和细棍蛋做斗争,随蛋去。

    啊,傲人的峰部?哪里傲人。毒岛冴子忖道。是了,我月匈部那么大,和她一比好像更大了。听说像她那样贫乃的少女皆在意自己的贫乃。是我失礼,不该看她“傲人的”贫乃。

    毒岛冴子收回目光,和上官小红双目相视。

    “傲人的大乃,你叫什么名字,what-is-your-name?”

    毒岛冴子彬彬有礼问道。

    “”

    上官小红拒绝回答毒岛冴子的问题,明显是在揶揄她。

    哎哎,我的幽默难道太冷,冷场了呢!毒岛冴子沮丧地低下头。

    也是,一上来是毒岛冴子向上官小红介绍她自己,而小红还没自我介绍。

    “上官小红,我的名字。很高兴认识你,大月匈。”

    “叫我冴子。”

    “晚上好,大月匈。”

    “……叫我冴子。”

    “大月匈,你傲人的雪峰真刺眼呐。”

    “”

    毒岛冴子真想和上官小红干一架再说。

    就在这时,废弃的宠物店中传来一声巨响,旋转玻璃门迸开了,数不清的玻璃渣密集攒射,点点光亮骤然射来。

    上官小红、毒岛冴子,几在同时,躲到路边的巨幅广告牌后,当当当当,玻璃渣喷打在广告牌上,广告牌的荧光灯瞬间炸掉,光线为之一暗。还好广告牌的质量很好,也够坚硬,上官小红、毒岛冴子才没被玻璃渣扎死。

    滋啦,滋啦,广告牌冒着黑烟。

    毒岛冴子脸色哗变。巨大的噪音自然会引起丧尸的注意,她们危险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