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花瓷发誓她这辈子都恨死蛋了。少女的左右鼻孔均被上官小红手中的红色蛋填塞过。那蛋很奇特,可以拉长为细棍形状,通体幽红,还有温度。

    药美人对那蛋更为满意。上官霸不乐意,他孙女的所有物怎能让开眼前的老不死的女人,没人知道她活了多少岁,那张艳丽皮囊下的内里应该腐朽了吧,何不入土为安。上官霸运掌间,气流啸动。琵琶一催,铮铮铮,锋锐的音波似柔却刚,抽向药美人。

    “上官霸,你忘了你年轻时的糗事?我可是弹你的叽叽好几百下。”药美人巧笑倩兮,齿如瓠犀。张口就伤人。

    上官霸长啸,声浪盖过了药美人适才的话语。不让下方之人听到。上官老爷子血气方刚之时惹过红颜劫数,那汉子的霸道玩意差点废掉。上官霸他爹花重资请来药美人,医治年轻的上官霸。手到病除也不是妄谈,真的是手到病除!必须用手啊,那时节的药美人,屈指轻弹上官霸的小霸霸,弹了数百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经药美人提起当年陈旧不堪的往事,上官霸怒从中来。“药美人,你当年故意的吧!故意弹我的那啥!”须发皆张,难掩曾经的痛。念识既起,老爷子忽觉小小霸又疼了!

    “嗬嗬。”药美人掷起篮子,右手一拍,香气腾腾,摧开三尺华光。医者,德艺双馨方不负患者所托。药美人不认为她当年做错了,弹了上官霸的叽叽好几百下,也挺痛苦。现在想想,手指犹在发酸。“好想再弹几百下!”药美人吟道。

    “母鸡的啦!”上官霸痛斥道。琵琶一转,指疾拨弹,铮铮铮,叠音爆起,音浪冲涌,将军行,一将成名万古枯,怒意凛然,挥斥方遒,直指药美人。

    药美人十指弹跃,交织出一朵由虚幻凝实的奇葩,花开一瞬,芳香馥郁。药篮中升起一方绣帕,四四方方,边角连着红色的穗子,绣帕浮在那朵盛开的奇葩之下,两相交映。

    噗噗噗,叠爆而来的音浪轰撞在异香淀淀的奇葩之上,卷起数百道红色气柱,小指粗细,长及数丈。

    药美人起指一划,立有芒彩射出,一闪即没,融入奇葩中。奇葩旋动,风声鸣啸,直如百鸟啾啾,呼朋引伴。奇葩之下的红色方帕,荡起一抹霞雾,蒸腾跳动。

    冲滚而去,奇葩连同下方的绣帕一齐冲向上官霸。药美人跟着奇葩,站在其后。右手食指作出弹某物的姿势,跃跃欲试,不,是几欲一试!

    上官霸再难忍受。一拍琵琶,锵的一声,艳光缱绻,琵琶显出原形,本是一苍耳刀。手握苍耳刀,上官霸力劈一记,气流涌宕,破开奇异的香雾,直攻药美人释出的那朵奇葩。

    那方绣帕旋绽出红色的烟霞,涌向上官霸劈来的刀芒,四方围堵,缭绕一缠,碾碎了刀芒。奇葩声势浩荡,再放光华。

    “上官霸,忘了那边的痛苦了吗?我会帮你忆起昔时的伤痛,以成全我的手指,宽慰我之济世之心。我才艺双芬,医德高尚,你就从了我吧。”

    药美人拧身而上,踏在奇葩的中心。倾时间,奇葩释放出和谐的气息。

    上官霸脚踩禹步,蹑空而来。手起刀落,电掣也似,刀光俯拾而上,砍向奇葩中心站立的药美人。

    “我乃上官霸,霸者之名,锽锽浩世。”

    人若蛟龙,翻腾而出,双手握刀,斗气源源不绝地注入刀中,刀华璀璨,熏人眼眸难以睁启。

    药美人秀发飞扬,拈印月匈前,噗的一声,发出一白光,如那彗星拖曳着长尾,绽放皓光。嘭,雪亮的刀光撞在药美人发出的那条白光上,一声巨响,光屑迸飞如雨,嗤嗤嗤,穿空散射。

    雄浑的刀气临身,上官霸已然欺近。药美人徐徐一指,奇葩下的那方绣帕飞至她手中。右手覆帕,破空一拍,轰!绣帕、苍耳刀猛撞在一处,光浪迸炸,能量涟漪掀涌四溢,吹皱了气流。

    药美人凭着一方绣帕抵住了上官霸劈来的苍耳刀。苍耳之后,上官霸那双澄清的眸子目不斜视,似乎想要看穿药美人。

    奈何不了她。

    “你真是一个奇葩的女人。”

    上官霸忽道。

    “爷爷啊,你的那啥玩意被药美人弹了!”

    上官小红在下方大声提醒道。小红已经搞定了清花瓷,清花瓷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下,沮丧羞愤气赧,无一不是,无一又是。种种情绪加身,大乃少女终于昏厥了过去。

    上官小红一扬手中的红色长条形状的蛋,蛋鸣再起,其音也哀。蛋蛋的忧伤是也。

    一线红光,细若游丝,奔啸而上,绕向药美人的那只玉手。

    药美人本欲弹一弹上官霸的那啥,无奈啊,上官小红末了来了一击,打乱了药美人的弹唧大计。

    那线红光发自上官小红手握的那粒长条形状的蛋。药美人看在眼中,很是中意。忖道:“这般好蛋,我势必得到手。漫漫长夜,我以后若是睡不着,却又不中意盛京的那些个不软不硬的汉子,唯有那长条形状的蛋才能慰我。”

    心念一转,雷霆手段尽出。药美人驱动脚下奇葩,飞向下方的上官小红,急于抢走小红手中的那粒蛋。

    蛋既认主,不容第二人抢夺。

    红丝抽出,缠住了上官小红的手,手不离蛋,多了层防护。

    长条之蛋削去棍形,再化一粒蛋,摊在上官小红掌心,蛋壳之外抽芽般发散出的红丝依旧捆着小红的手。两相不离。

    “”

    药美人抓空了,没抓到上官小红的那粒神奇的蛋。

    我擦,不是吧。药美人紧盯着上官小红。

    刺啦,上官霸一刀斩下,从药美人背后斩出。惊鸿电掣,径直药美人的后心。

    香气陡然喷涌,盘绕在药美人四畔。噗的一声,上官霸的那刀又劈空了,没能伤害到药美人。

    “嗯?”药美人识念一动,她的护体香气实则裂开一缝,上官霸的刀气劈入其中,斩裂了她的裙带一角。

    “你要吗。”

    上官小红向药美人展示那粒蛋。

    药美人伸手,上官小红却阖上了手掌。

    “你真的想要。”

    上官小红摊开手。

    药美人再去抓取。

    上官小红再阖上手掌。

    “你难道真的想要,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你想要。想要就说出来啊。”

    “”

    药美人若有所思地盯着上官小红。

    “孙女,别再逗她玩。”

    上官霸在药美人上面传音道。

    “你我本是贫乃一派,何必相争。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我的仍是我的,你的都是我的。”

    “哦。”

    “你不是了不起的医师吗,为何不给自己做一个丰河虾月匈手术。”

    “嗯?”

    那是什么玩意?药美人一愣。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