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无息。

    两柄剑一前一后刺向金袍女子。

    “所以说我讨厌这个地方。”金袍女子两掌摊开,“仆仆”两声,两柄剑没入她的掌心,剑柄也被吞没。

    想要撒手却不能。两名试探金袍女子的死士进退维谷。宏大的吸力出自金袍女子的双掌,攫住了两位死士的身体,三人维持着平衡。

    皮肉涌动,摩擦着骨头。

    剥离。

    两位死士的皮肉剥离了骨骼,吸入金袍女子的掌心。只剩下两具骨骼散了一地,骨骼也不是正常的颜色,表面泛着灰白色,左边的那具骨骼损坏更为严重,整具骨架子遍生裂纹。金袍女子张口,“呼”地喷了一口气,金色的气浪冲卷而下,拂在破破烂烂的骨架表层,一如烈风磨砺乱石,化沙遍撒。

    金袍女子手掌上扬,五指并拢,掌面旋起金色的气团,“呼呼”旋转,第二具骨架“吱嘎吱嘎”裂响,旋向那团金色的气漩,由大变小,靠近气漩时却缩小了很多,甫一没入气漩,再无声息,化整为零。

    金色的气漩幽幽散开,细粉似的骨头渣子簌簌洒下,铺在金袍女子脚下。

    “叮。”

    是风吹动耳环的声音。

    风中传来鱼腥味。

    金袍女子素手翻扬间,掬来一指风漩,置于鼻下。

    “叮。”

    那人弹了一下耳环,蓝色的圆形耳环。

    “大地作床,苍天为被,醉卧天地一野人。”

    身披渔网,手持鱼叉,赤脚而立。乱发翻动,唯有一双深蓝色的眼睛透着阴霾。

    “”

    金袍女子沉默了。

    原因无它,那披着渔网的野生的汉子全身再无它物,除了那件泡的发白的渔网,他那根黑色的玩意很有精神。

    披着渔网的汉子弹了一下他的那啥玩意,随后挪了挪手中的鱼叉,随口问道:“那边的女人,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说吧说吧,我尽量满足你死前的最后一个要求。纵使你渴慕着我强壮的身体,我也会为你献上我的伟岸之躯。我是好人啊。”

    抖抖抖,渔网汉子的那啥玩意上下抖动。直刺向金袍女子那个方向。

    “”

    金袍女子再次沉默。

    所以说她不喜欢盛京!

    还是先割了那汉子的那啥玩意。金袍女子心道。她手指虚划,金色的沙尘陡然飙舞而起,覆拢向她,将她围在中心。

    赤身披着渔网的汉子脚趾丫抓地。同时扬起右手抓着的鱼叉,鱼叉本有三叉,然而中间的那根叉子却断了小半截。

    “是一尾金鱼,我喜欢。”

    渔网汉子大步一纵,扯开两条大毛腿。

    “看叉!”

    渔网汉子右臂绷直,喷涌的斗气拂罩的鱼叉亮晃晃,像是涂了一层亮粉。

    金色的沙尘卷荡向前,直向鱼叉汉子而来。

    蓬!

    鱼叉劈在金色的沙尘风暴外围,陡然激起数百粒沙尘,仆仆仆,破空而去。渔网汉子仰着脖子,目眦尽裂。红青两色斗气笼罩全身,荡开那一粒粒电射而来的沙尘。

    金色的沙尘风暴旋刮着斗气覆身的渔网汉子,红青两色斗气蹭蹭窜舞,拂荡开刮擦而来的沙粒。遽闻,铛地一声,渔网汉子将鱼叉掷于地上,三叉入地,那汉子单脚立在鱼叉的顶端,双臂平展开来,左臂笼上一层红色的斗气,右臂笼着青色的斗气。

    “喝!”渔网汉子悍然一喝。双臂环抱而去,青红两色斗气延展数公尺,合拢而围,将金色的沙尘暴勒住。

    仆仆仆仆,数不清的锋锐细砂擦拭着渔网汉子的斗气护壁,发出让人胆寒心悸的摩擦之音。渔网汉子不为所动,他那啥玩意反而长然而起,不住动摇。好在他还算明智,小伙伴上也笼罩了一层厚厚的青光,想来格外在意传播汉子精华的玩意。

    渔网汉子总算见到了成果,金色的沙尘风暴中.央被他勒的越发的纤细,几乎是贴着风暴中心站着的金袍女子的衣袍。

    “野蛮的粗人。”

    金袍女子黛眉一蹙,两指一并,锵然划开,金色的光刀破开沙尘暴,向前延展,咔噗一声,剖开渔网汉子的护体斗气,刀芒吞吐,散溢的金光割切着渔网汉子披着的渔网,镗镗,渔网像是某种金属制品,金色的光刀并未切割开渔网。

    “嗯?”渔网汉子的那啥玩意跳动几下,而他的双手伸进金色的沙尘暴中,喀拉拉,他扯开了一道裂口,直视沙尘暴中悬在那里的金袍女子。

    “从来都是我扠姑娘,岂能被姑娘扠!”渔网汉子双腮帮内凹,上下唇前突,月匈腹同时内缩,那覆身的渔网随着他身体的收缩而收缩。

    “呼!”渔网汉子努着的嘴呼啸出一道气浪,气浪分两层,上红下青。无往不前,炽热的气浪咆哮着冲进沙尘暴出现的裂口,荡向金袍女子的美颈,上层气浪斩她的下颚,下层气浪断她颈项。

    金袍女子的斗篷鼓荡着,兜帽向后掀开,露出她那张略显病靥的面庞,白中透着淡金色,不是涂粉,而是她的本来的肌肤颜色。

    刷,一柄软剑游蛇似的上腾而起,挡在金袍女子的脖颈前,软剑卷成圆环,“腾”地弹开,震碎了咆哮而来的气浪。

    沙尘暴的后方开裂一缝,金袍女子倏然退出,离开了风暴。她甫一离开,金色的沙尘暴再次聚合,上下款摆,肆虐冲荡,轰嗵一声,荡爆开来,吹开了渔网汉子。

    渔网汉子双腿盘着他的鱼叉向后倒飞而出,“铛”地一声,鱼叉钉在一石像上。金霞晃眼,杀机再临。

    金袍女子一剑横扫而出,软剑陡折,斜切向渔网汉子的面庞,自下颚向鼻子切去。渔网汉子嘴角抽了抽。刷,他面部覆上了一层红色的面罩,均由斗气凝结。金袍女子的软剑撕开一层红色的斗气,并未削掉渔网汉子的面部皮肉。

    咔铛,渔网汉子双腿发力,拔出钉在石像中的鱼叉,鱼叉的顶端向前撞出,轰砸向金袍女子。

    “再美的金鱼也需养在鱼缸里。”

    渔网汉子嘿嘿笑道。

    金袍女子裙摆一拂,激起灿烂金光,“锵”地一声,轰开撞过来的鱼叉。

    几在同时,那柄软剑绷直,金霓璀璨,刺得渔网汉子难以睁目。金袍女子蹑空而起,忽而,肘臂下放,握着的绷直的软剑刺向渔网汉子张开的大嘴。金袍女子欲捣烂他的嘴,软剑破喉而出。

    咔铛!渔网汉子咬住了刺下来的软剑,剑尖再难前进分毫。

    又是鱼腥味。金袍女子嗅到了渔网汉子身上散发着的鱼腥味,叮,他的耳环再响。

    冲她一挤眼,渔网汉子的左手抓住了金袍女子的小腿。

    他咬着剑尖,一昂头,顿生一股宏力,荡开金袍女子,她再难紧握利兵。

    刷,渔网汉子甩出软剑。

    “还不倒地?”

    他抓着金袍女子向地下掼摔而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