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棍子形状的蛋抡荡了下来,清花瓷举剑相迎。

    咔当。

    细棍蛋、木剑相撞。细尘似的红光颤震,自那红色的棍形蛋上波散而出,缠在木剑上。木剑镀染了一层红色的薄晕。

    寒气侵袭,清花瓷觉触到木剑传来的寒气。她手一扬,木剑离开了细棍形状的红蛋。

    有古怪。清花瓷木剑一振,震开剑上的红色细微光尘。再看上官小红的那棍子,不,是蛋。蛋在女汉子在,蛋在她手。

    手握一粒蛋,上官小红颇觉顺手。

    玛尼曹一狠心,拔掉局部地上插着的木剑,剑带血光,异常醒目。

    “清花瓷,我来助你。”

    玛尼曹抓着那带血的木剑攻向上官小红。

    清花瓷随之而到。

    双剑一同向上官小红袭来。

    遽闻蛋鸣,上官小红手中的那粒棍子形状的红蛋发出轻滢的声响,细细听来,恍似蝗虫振翅之音。

    蛋鸣之声既起,小红生命之海上方悬着的那根魔弦忽地一晃,托着魔弦的彤云再化剑形,腾挪而起,照射得生命之海红霞荡卷,赤野漭漭。

    虽是闭合,然则生命之海“咕咕”震动,银色的涟漪溺卷而出,灌洗着赤红色的剑云。“呼哧”红光飙卷,冲出上官小红的右臂,积聚在红色的蛋上。蛋鸣倏然止住。

    上官小红一拨一撩,卸除压向她的两柄木剑。细棍形状的红色的蛋绽放着红色的华光,喷薄摇曳。

    玛尼曹、清花瓷退的也快,可那汉子玛尼曹局部地区有血,略逊些,臂膀上沾上了些红光,“滋滋”几声,红光像是燃尽的火星,灭了下去。

    李小仙、阿瑟王撕比着撕比着,已向上官小红、清花瓷、玛尼曹这边靠近。一直等待机会的玛尼妮也出手了。玛尼妮不再理会恩爱的熊娘、孔甲,她相助李小仙。

    阿瑟王一剑急挑,剑尖贴着玛尼妮的左月匈向上划去。玛尼妮着实惊出一身冷汗。撩烧的灼痛感随后而至,金色的火焰跃动着,再看玛尼妮,左月匈上的衣服已经开始燃烧。

    阿瑟王道:“不要谢我。烤乳猪什么的。”

    玛尼妮道:“烤,烤乳猪!”

    阿瑟王道:“难道有差?”

    玛尼妮一掌拍下,按在自己的月匈前,灭熄了燃烧的金色火焰。

    气恼莫名,玛尼妮一甩批帛,勾来一柄木剑,“贫乃阿瑟!看剑!”批帛卷着的木剑插向阿瑟王的眼睛。

    你眼睛瞎了啊,我,我是玛尼妮,何时成了乳猪!玛尼妮认为阿瑟王有眼无珠。

    阿瑟王双目中涌起金雾,覆去她那漂亮的碧绿色眸子。似有无形之力荡开了刺来的木剑。贫乃联盟的吉祥物不再理会玛尼妮,再次和李小仙撕比在一起。“李大乃的威胁比乳猪的威胁多多了。”阿瑟王念道。

    “唐豆比!”

    唐豆芽大呼一声。

    “姐姐,叫我干啥捏!”

    唐豆比马上滚了过来。是的,在地上滚了过来。豆比恭敬地看着他姐。

    “右护法,拿下多尼雅。”

    “贫乃即吾命。”

    穿着姑娘衣服的唐豆比“腾腾”站了起来,气势恢宏。他虽然是个M,被他皇姐欺负的M。可他耐揍啊,实战能力还是很强的。

    贫乃联盟的右护法向多尼雅攻去。

    光头少女多尼雅一拍脑瓢,叱道:“豆比,你想做什么。”

    唐豆比道:“多尼雅,我乃贫乃联盟的右护法。副盟主命我拿下你,你我虽是旧识,然而我们所处的阵营不同,立场不同,理念不同。既然各自为主,何不一战。”

    不再废言。唐豆比猛攻多尼雅。

    多尼雅至今不放弃她曾经的密友唐豆芽,“豆芽已经走火入魔,身在魔窟。上官小红、贫乃王成立的贫乃联盟,注定不能长久,我不能让豆芽沉沦其中。豆芽啊豆芽,为何你被上官小红蒙蔽了双眼。嗯?”多尼雅忽见唐豆芽取出衣服下的填塞物,月匈部登时瘪了,回归自然状态。

    “什、什么!”多尼雅惊道。豆芽,你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你已经药石网效了吗?

    心念闺蜜,容不得多想。多尼雅劈手砍下,砍向唐豆比。

    唐豆比一拽迷你裙,露出下面的腿毛。

    “瞎了我的眼睛!”

    多尼雅光头锃亮,顶向唐豆比。

    唐豆比两腿立定,双臂向前探去,啪啪,他的双手按在多尼雅的光头上。止住了多尼雅的冲击。

    “多尼雅,光头好亮呀。”

    “我顶你个肺啊!”

    多尼雅卯足了力气,再撞唐豆比。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唐豆比吼道。他已然向后退去,多尼雅的光头顶着唐豆比的双手,使其向后急退。

    “喝啊!”

    唐豆比气息一沉,逗比之力猛增。双足下陷,止住了退势。他双肩再发力,陡然一甩,甩开了多尼雅。

    “哈啊?!”

    多尼雅的身体摇晃着,差点摔倒在地。

    “逗比,你!”

    “何如,逗比之力让你讶异了吗。”

    唐豆比拔出下陷的双脚,他一跺脚,泥尘飞扬。

    “逗比之力三段!”

    唐豆比闪电似的冲了出去,留下三重残影。

    “不、不好!”

    多尼雅急道。

    嘭、嘭、嘭。唐豆比的“逗比之力三段”撞了三次多尼雅。光头少女多尼雅气血掀涌、乱了阵脚。她还有些迷糊,“哎哎哎,唐豆比什么时候那么猛了。”

    “哈哈哈哈哈。”

    唐豆比仰天大笑,纾解心中的快畅。

    忽然,玛尼妮盛怒而来,双手持剑,一通乱砍。

    “玛尼妮,来得好哇。”

    唐豆比豪情顿生。

    “让我来会一会她。”

    唐豆芽的纤弱身影掠过唐豆比,迎接双剑少女玛尼妮。

    “上阵姐弟兵。”

    唐豆比放弃了玛尼妮,急攻玛尼曹。“玛尼曹,且来一战。”唐豆比豪迈道。

    “战战战。”

    玛尼曹不顾局部地区的伤势,挥舞着带血的木剑,奔向唐豆比。

    “清花瓷。”

    上官小红逼得清花瓷节节败退。

    “你、你想干什么!”

    清花瓷故作镇定道。

    上官小红一抖红色的蛋。

    “我手中的蛋,早已**难耐!献出你的鼻孔!”

    嗡,那拉长变成细棍的红色的蛋发出蛋鸣之响。似在附和主人的吆喝。

    “你、你!”

    清花瓷一观手中的半截木剑。还怎么打!

    可是那咄咄逼人的上官小红还在叫嚣。“我不可能献上自己的鼻孔!”

    呼!

    清花瓷投出手中的半截木剑。

    腾!

    上官小红一甩红色的蛋,打飞了投掷过来的断剑。

    “接受贫乃联盟正义的制裁!”

    上官小红踩着轻快的步伐,一棍递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