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粒蛋。

    抹搭,怎么本姑娘老是和蛋结缘。上官小红的悲愤无从化解。何以解忧,唯有蛋!

    手向袖中缩了缩,指尖触碰了一下那颗会释放剑气的蛋。手指所触,陡觉暖意,上官小红已和袖中的蛋建立了某种联系。

    食指一疼,渗出血来,血流成线,汇入那蛋之中。吸食了上官小红鲜血的蛋“噗通”、“噗通”跃动着,似有活物孕育其中。

    该不会又是一只灰机!上官小红忧伤地想道。灰机,上官小红的犬,一只极为推崇悲风大帝的狗,它也是出自一颗蛋,上官小红孵化出了它。贱萌贱萌的灰机已经搞得青府鸡飞狗跳,若是再孵化出一只灰机,天知道青府会乱成什么样。“也许我的父亲会劈了它。”上官小红引出一念。

    倏然,袖中之蛋蹭了蹭上官小红的掌心,好像是在抱怨,蛋壳中飘出一丝剑气,缠在上官小红的手指上,亲昵地磨蹭着手指上的纹脉。仿佛是在讨好上官小红。

    “这颗蛋比孵化出灰机的那颗蛋小多了。里面有什么?”上官小红无限遐思,却不得而知。

    不再跃动,蛋定了下来,且向里钻了钻,生怕掉出来似的。

    “蛋啊蛋。”

    上官小红抽出她的手,对着阳光比了比,那伤口已然不见。“怪也。”小红也不怎么在意。

    而小红体内坚如磐石的生命之海,颤了颤,轰隆隆,雷云摇晃,翠霞盈舞,而那根魔弦亦随着生命之海的异变再起异象。魔弦长出的细细触角,发芽冒头,沐浴着霞云,轻轻摇舞,像是在接纳生命之海释放的氤氲霞气,吞吐银芒。

    一抹剑意自生命之海上方划来,剑光纷呈,化雨飘零,点点红梅也似。“噗噗噗!”剑光所化的殷红雨点飘洒在固封的生命之海表层,击出一点点圆坑。“咝咝”红烟陡生,旋绕摇曳。

    好似沉寂百年的火山,遽然爆发,上官小红再度沉寂的生命之海迸发出森冷的寒意,雪光灿颤,初如白露,爆散间,已遍照四方,亮如白昼,锽锽之威,压迫那一点点圆坑向外弹起,光滑如水,复了原状。

    那抹鲜红的剑意倏然收敛,衍生为一片彤云,浮在那根魔弦之下,浮浮沉沉,托着魔弦。魔弦伸出的触角甫一碰到彤云,呀呀细语,宛若蚊蚋,一齐退去,收于魔弦之内。

    魔弦,剑意所化的彤云,倒也相安无事。绽放银芒的生命之海冲刷着天穹,洗练着那片彤云,洗刷刷数次,似觉其并无恶意,恹恹而回,颇生挫败之感。

    上官小红内视体内的生命之海,也是热寒交加,气息紊乱。直至袖中的那粒蛋释出的剑意不再闹腾,她才稳了心神。

    其间,灰机趴在主人的右肩上,不让任何人靠近上官小红。待小红安静了下来,灰机仍是盯着主人的袖子。呜呜低啸,发出示威之声,像是在威胁那粒蛋,勿生恶意,否则让它蛋碎而亡,死无葬身之地,不,葬于它灰机大爷的狗嘴之中。

    上官小红抚摸着灰机的脑袋。同它直接精神交流道:“灰机,你就不怕吃了这颗蛋,蛋中释出的剑气剖开你的身体。”

    “汪,它敢!我有几百种弄熟它的法子。”灰机强辩道。

    “我已无事。”

    “我会盯着这粒蛋!”

    灰机骄傲地摇晃着狗尾巴。还真盯着上官小红的袖子不放。小红也没制止灰机,随它去。

    贫乃联盟、大乃之军的征战还在继续。联盟的吉祥物阿瑟·潘多拉贡果然拉的一手好仇恨,六个大乃姑娘联袂而来,携手攻击阿瑟王。

    联盟的阿瑟王使着一柄木剑,密不透风,左突右刺,靠近贫乃王的大乃姑娘都会被她刺中,不得近身。

    阿瑟王还在那里嘚瑟:“月匈大无脑之女,怎是我之对手。你们就这些能耐吗。收起你们晃动的脂肪,同我一决雌雄。我的剑,寂寞了!”

    刷,贫乃王一剑抖开,光华耀耀,“啪”地一下,打在一位大乃姑娘的腿外侧上。那妹子眼泪婆娑,几乎留下眼泪来。“为什么打我啊,我只是来凑人数的!”

    阿瑟王道:“都说了你月匈大无脑!还真是如此!谁让你最弱,捏柿子自是挑软的来。先除去废物,再干翻精英。这般浅显的道理,你这宏乃之女,想来也不会明白。可怜的小东西。”

    话语甫落,贫乃王冷漠地拍出一掌,轰!拍在那姑娘的香肩上,被拍中的大乃姑娘向后飞退而出,已是失去了战斗力,退出战场。

    “想靠近再摸到我?”

    阿瑟王滑开,撩起木剑,劈向暗袭之人。

    金光一顿,化光屑飞舞。

    上官小红运掌月匈前,沉稳一掌,拍散了那道金光。掌心发麻,五指颤了颤,旋即恢复。“阿瑟,是我啊!”

    “盟主,大局为重,切勿贪图我的美色。”

    阿瑟王正经道。

    “是呀,不要随便就去抓阿瑟王的贫乃!”

    梅琳在一旁大声道。很不满上官小红的做法,何等的让人,让人羡慕啊!她梅琳从来不敢那么光明正大的去抓去摸阿瑟·潘多拉贡的那啥。

    “闺蜜,你这喜新厌旧的无情少女哟。”

    李小仙咬着手绢,踩着玄步,负剑而来。

    上官霸、药美人、鱼锅学园的园长、唐士比亚等大人物共同决定道:“姑娘们,乃们可以使用木剑、木刀、木枪等,不能使用真家伙。放心地干吧!”

    所以才会发生上面的情况,好像鱼锅学园园长的定位还是很模糊,既没向大乃上官霸那一方示好,也没向贫乃药美人那一方投诚。模棱两可,两边皆可。鱼锅学园的园长走的是墙头草路线,很是圆滑。“真想被露西亚抽打啊。”那位大人物寂寞道。

    鱼锅学园园长身后的大学者唐士比亚听到了园长的话,表情很“突突突”,心中有张口带妈的冲动。

    “西一欧CEO,接剑!”

    青府的紫毛大汉抛给上官小红一口木剑。

    上官小红张手一抓,握住了剑柄。剑指李小仙,上官小红道:“闺蜜,来吧。”

    李小仙捂着心口,踏踏踏,向后退出几步。眼泪模糊了她的脸。小仙伤心道:“小红,你这冷酷的小东西,我要收了你,将你带到我家,捆在我床头,我心方能安定下来。”

    “”

    上官小红沉默了,卧槽,小仙,你想对你的闺蜜做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多么糟糕的姑娘。上官小仙虽然知道李小仙貌似很糟糕的样子,没想到已经那么糟糕了。

    还能说什么,不服就干!

    上官小红的爹上官青本是剑术高手,小红没少学他爹。

    咔哧!

    两柄木剑交撞在一起。李小仙、上官小红以目视目。

    “闺蜜,束手就擒即可,我不会弄疼你。”

    “太可怕了!”

    两位姑娘的木剑“咔”、“咔”、“咔”击撞在一起,她们又快速分开。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