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王子飞快地弹了一下手指,叮的一声,弯刀轻轻颤鸣,刀刃上的黑色火焰分出一团,涌向下方跪着的梅琳身上。

    黑色的火团在梅琳的衣服上滚了滚,不多时,梅琳置身于火焰之中。奇怪的是她并未觉得疼痛,黑色的火焰并未给她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你放心,只是烧掉了你那碍事的衣服。”黑王子的声音幽幽传来,穿过火焰,直接挤入梅琳的耳中。梅琳双手抱在月匈前,好像被毒蜂刺过一般。

    她看着贯穿她脚背脚心的细剑销熔,销蚀于黑色的焰火之中。未娘女仆站在一旁,他戴着白色的手套,看不出材质。

    “你不觉得身体有多余的部位?”黑王子再次道。

    梅琳如遭电殛,眸子里第一次有了害怕之色。

    弯刀斩过,削去了梅琳的一层黑发。

    “啊。”

    梅琳忍不住叫出声来。

    她以为黑王子要割掉她的……

    “梅琳,你为何待在我妹妹身边。”

    黑王子再问。

    他以刀身贴着梅琳的额头。虽有火焰,却没烧灼她的肌肤。

    “看久了,你的眼睛会瞎。”

    黑王子好心提醒道。

    梅琳当即闭上眼睛,不再盯着刀身上窜动的火焰。

    “阿瑟是个好孩子。”

    黑王子说。

    “而你。”

    黑王子俯身,在她耳边低语,“你是她的养料。”

    “算了,说出来你也不懂。”

    黑王子嘲笑般地直起身来。

    他的手扣在梅琳的后背上,少女紧致的肌肤被他凝成一团。疼得梅琳忍不住想要流泪。

    “眼见为实。你不是想要闯进去吗。”

    那就随我来。

    黑王子拖着梅琳向紧闭的房门走去。未娘女仆并未跟上。他站在原地,“养料本不需那么聪明的。”未娘女仆暗道。

    嗡,浮出一面黑色的门,挡在黑王子身前。黑王子左手抓着梅琳的后背,右手握着弯刀。唰,他执刀斩下,刀刃切入紧阖的门缝之中,右手再一挽,弯刀横了起来,撑开了那道门。

    恍若火炉!门内金光灿灿,热气蒸腾。披头散发的阿瑟王置于烧红的金属柜中,只有脑袋露在外面,金色的长发飘动着,像是有生命的触须。

    黑王子扯着梅琳走了进去。黑色的门自动阖上。一隐而蓦。再看不到踪迹。房中还有一人,置于金属柜左侧,她裹在金袍之下,周身光华耀溢。

    “老师,阿瑟她……”

    “她很好。”

    金袍女子道。

    声音喑哑,像是砂砾摩擦。

    黑王子像是扔死物般将梅琳扔了过去,梅琳的身体在烫人的地板上擦拭而过,贴着地板的皮肉几被蒸熟。

    “梅,梅琳……”

    阿瑟王的眼睛像是冰冻的绿水,凝实而又幽邃,不再流淌。

    梅琳被那双眼睛所吸引,伸出手,想要触碰她。

    金袍女子踩了下去,将梅琳的手踩在地板上。嘶嘶,黑烟升起,梅琳咬着牙并未发声。

    “哦。”

    金袍女子道。

    “老师,饲养的雪鹰不听话了。”

    黑王子说。

    “摘掉她的双翅。剁去她的尖喙,拔掉她的爪钩。”

    金袍女子手一扬,梅琳被一股异力托了起来,陈在空中。“阿瑟,你的决定。”金袍女子问道。

    阿瑟王凝成冰的眸子化开了,“不、不要让她看到丑陋的我”

    飘舞着的金发散落下来,盖住了金发少女的面庞,掩去她的表情。“不要看我,不要!”阿瑟王尖声道。金色的鳞粉“蓬然”爆舞,四炸开来,充斥着整座房间。

    黑王子划动弯刀,荡开扑面而来的金色鳞粉。他向前走去,每一步迈出,黑光卷舞,充斥开热浪、鳞粉。走至金属柜前,吉尔抚摸着阿瑟王的头发。“乖,安静。”他掸去阿瑟王头发上飘落的鳞粉。

    眼神一凛。黑王子扭头望向空中陈放着的梅琳。他竖起手中的弯刀,剖了过去。

    铛!

    金袍女子弹开黑王子的刀。

    “啊。”

    黑王子看着他的刀飞出,随之,叮地插在地上,颤颤而鸣。

    “老师?”

    “留着她,还用用。她比你有用多了。”

    金袍女子说。

    “是吗。”

    黑王子也不着恼脑,懒得去辩解。

    金袍女子的手掌覆盖在梅琳的面上,向下抹去,拂过她的下颚、脖颈一直到脚底。“我擦去了她的部分记忆。带她出去。还不到时候。”女子道。

    “嗯。”

    黑王子扣着梅琳的脖子,向后走去。路过那柄插在地上的刀子时,右腿踢出,锵嗤!弯刀破开地板,一直向前撞去,地面像是松软的面包渣,难以阻挡弯刀。

    铛!弯刀劈在黑色的门上,切开一道裂口。黑王子急掠而去。

    “废物就是废物。”

    金袍女子一敛袍袖,金色的光浪席卷而去,轰在出现裂口的门上,蓬!黑色的门炸开,化为齑粉。又有新的门出现,代替了原本的门。

    “阿瑟。碍事的废物离开了。”

    金袍女子柔声道。

    她分开盖在阿瑟王脸上的乱发。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女子道。

    “我知道。”

    阿瑟·潘多拉贡淡声道。

    “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哦,你急着想要离开?”

    “我是贫乃联盟的贫乃王。”

    “”

    那是什么东西!金袍女子心怒道。听都没听说过。贫乃联盟?贫乃?金袍女子忽觉阿瑟的视线在她月匈前扫视。

    “!!”

    金袍女子激起两团哈密过大小的气浪,撑起了她的袍子。

    “阿瑟。”

    “啊,您也是贫乃啊!!”

    “够了!”

    “不必掩饰。回归原始吧。做回自己,导师,加入到我们贫乃联盟吧,我封你为大贫乃王!”

    “别再说。”

    “导师,不要害羞,不要掩饰你真正的想法。我们都是贫乃。”

    “不,我。”

    “导师。放我出去,我带你去报名。盟主会答应你的入盟请求。”

    阿瑟王略兴奋道。

    金袍女子哼了一声,任凭阿瑟·潘多拉贡的金发再次遮盖她那长着叽叽喳喳嘴巴的面庞。怎回事,阿瑟怎么变得那么啰嗦?那个可爱的不喜欢说话的阿瑟哪里去了?贫乃联盟是什么玩意?金袍女子心有疑惑。

    “我要去把吉尔那个废物抓来问一问。”金袍女子拂怒道。

    “大贫乃王,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去和盟主、副盟主回合。我们还要发起改革,疏导盛京的萌大乃风气,贫乃才是王道!”

    “”

    金袍女子衣袖掩面,面色不悦。已是忍无可忍。

    “大贫乃王,等等我啊,不要离开,我们一起装比一起飞啊!”

    “”

    金袍女子真的想敲晕她心爱的徒弟。

    装比?飞?那是什么意思?

    当然,那是上官小红的犬“灰机”教给阿瑟王的词汇量。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