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望台上做实时讲解的上官家老爷子更是唯恐天下不乱。上官霸体内的生命之海涌起千百道斗气凝成的波浪,翻涌间,气吞云梦,势若汪洋。

    老爷子声音雄沉而又极具穿透力,剖开鱼锅学园上方的气流,一圈圈回荡。“我的孙女哟,像个爷们一样按到唐豆芽!孙女,女孩月匈部小那都不是事,只要你的心足够大,这个世界任你遨游。天高任鸟飞,汉子能力强,他的鸟才能在更广阔的天空中飞翔。同样的,女孩子足够强大足够独立,她们才能将汉子的鸟斩下,或者收鸟入笼。”

    正在同黑化的唐豆芽撕比大战的上官小红幡然醒悟,她道:“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红手里虽然没有剑,却也能斩豆芽!

    一念既起,战意盎然。上官小红右臂一扫,“蓬”地撞开挥之不散的唐豆芽。黄豆芽,白豆芽,黑豆芽,“让我看看你的真正的豆芽!”

    上官小红一脚点地,身子一旋,若陀螺般旋扫四方。搅起漫漫尘土,遮掩住了唐豆芽的视线。“夺月匈之仇,愚弄少女之恨,两恨交叠,我心愤愤。上官小红。”唐豆芽踢出皮球,皮球呼啸着冲向旋转中的女汉子。

    小红闭合的生命之海上空悬着的魔弦,嗡嗡颤动,漩起数十道银芒,交织缠绕,遍布生命之海上空。“锵嗤”一道银芒力斩而下,斩在生命之海之上,“当啷”一声鸣响,固若金石的生命之海刮擦出电芒绚光,照耀得那根魔弦潾潾生辉,抖开层层光浪,洗刷着上官小红的五脏六腑。

    而唐豆芽踢来的那一球,尚未接触上官小红,“哧哧”冒着白烟,竟然烧灼起来。

    上官小红左足点地,跃然而上,右腿抡扫而出。“呼!”腿风冲啸荡出,旋刮着燃烧的皮球。橘红色的焰火霎时大作,轰然炸开。灰烬爆散荡漾,热浪袭人。

    黑化的唐豆芽陡觉面庞炽烫若火燎,“蹬蹬蹬!”她蹬地向后暴退而出,避过冲爆的热浪灰烬。

    “取我珍藏的琵琶!”

    上官霸仰天一啸,斗气沸滚,冲扫四方。

    老爷子带来的新欢抱着一琵琶挪步而来。然则上官霸悬浮在空中,那姑娘不知如何将琵琶递给上官霸。

    上官青招手取来他爹的小妾抱着的琵琶。一声“接住”,上官青投出他爹的琵琶。

    “犹抱琵琶半遮面!”

    上官霸左手揽着琵琶,右手撕开长袖,遮住了半张脸。

    “这种感觉,这种想要玩音乐的感觉!”

    上官霸身体里暗淡下来的艺术气质陡然攀升,以山呼海啸之势卷爆全场。

    上官小红、上官金、上官荣同时向他们的爷爷那边望来。上官丫丫也抬头仰望她的父亲。“不知为何,总觉得那个老头帅气的变河虾态!”丫丫心道。萝莉不知他爹为何抱琵琶浮在空中。

    上官小红道:“我爷爷好威风,我岂能被他老人家瞧不起。”

    福至心灵,上官小红迅疾跨出一步,“唐豆芽,看我的抓乃手。”双手一分,左手右抓,右手左抓,甫一错开,“噗噗”连声,上官小红的女汉子之手抓在黑化的唐豆芽的左右之乃上。“如何如何,你这比我还要贫瘠的维酸如!”

    让我这只白富女汉子帮你活血化瘀!小红念头通达,气息顺畅,体内的魔弦安静了下来,不再调动银芒劈砍下方的生命之海。

    唐豆芽眼神微凛,右臂抡起,砸将出去,黑色的气浪包裹着豆芽的白色小拳头砸向上官小红的面颊。

    “取走我之伪造大乃之物,且抓我乃,当我是布娃娃没脾气吗?”

    唐豆芽左右开弓,疯狂地挥拳砸向上官小红。

    “噢,多么愉悦的心情。还有乃子比我还要小的同龄姑娘。我们为何不能惺惺相惜。”

    上官小红翩若蛟龙,精确地避开了疯狂的豆芽的拳头。

    “不够啊不够。豆芽,你的愤怒不够。就只有这种程度吗?”

    “什、什么!”

    唐豆芽怒发冲冠,黑气滋生出怨气。恍若年轻的怨妇般,一拳比一拳快,她已经出了二十七拳。“女装山。脉升龙霸!”唐豆芽搅起黑色的气息,化作张牙舞爪的大蜥蜴似的飞龙。

    “嗷吼”

    黑龙胤胤哑哑,恍若奔腾的黑色洪流,惊涛拍岸,吞掩日光。

    天空中传来上官霸魔性的琵琶声。断断续续的还有老爷子的歌声:“少年不识精珍贵,噜啊噜,噜啊噜。青年不知手指姑娘善解人意,摩擦,摩擦,摩擦……”

    青府的四大杀马特,黄毛大汉、紫毛大汉、白毛大汉、绿毛大汉,他们搬来四面鼓。

    “咚!”

    “咚!”

    “咚!”

    “咚!”

    四大杀马特擂鼓附和上官霸老爷子的琵琶之声以及那萧魂哉的苍老歌声。

    “少年不识精珍贵,噜啊噜,啊麦嗨,啊麦嗨。咚里那个咚”

    上官霸的歌声传遍鱼锅学园。

    鱼锅学园的园长心情激荡,取来两根彩带。“只闻君高歌,不见佳人舞。”鱼锅学园的园长一个翻空,人已劈大叉飞了出去。两条彩带一甩,“刷”、“刷”彩带左右迸开,煞是好看。

    “好好好!”

    上官霸周身气浪涌动,他人在那里,下方之人看他却有些不真切,朦胧美啊!

    朦胧的老爷子。

    上官霸感到自己萌萌哒。

    清守他爹清谷“啪!”地一声,合上才子扇。翩然站起,他才子扇一指,那些妖挠的基老顿时围了过来,清谷带着基老们伴随着鱼锅学园的园长一起跳舞。

    在场的诸人无不侧目而视那一干不羁的汉子们。

    上官青坐在原位上,置若网闻,毫不在意他爹还有那些基老们。上官青雄眉冷峻,关注着他女儿上官小红的一举一动。

    “好感动,我爷爷真是太了不起了!”

    上官小红平息心潮,步步紧逼唐豆芽。

    皇室小分队的其他成员们亦和第三小分队的队员们火热PK互撕。人不运动会长胖。

    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的目光挪不开,汇聚在那些跳舞的基老身上,“那个领舞的汉子好潇洒。我当拜会他,西窗红烛下,我和他把酒言欢。人生快事,人生快事!”

    未娘女仆道:“吉尔大人,注意您的形象,阿瑟王大人会不高兴的。”

    黑王子道:“****何事。我是我,我妹妹是我妹妹。她是阿瑟王,我就不是王了麽。”

    “乱了,全乱了!”

    主裁判唐士比亚不知如何是好。那些年轻的姑娘、汉子各个身强力壮,你揍我我揍你,他不好插手。边裁们也不愿得罪那些二代们。

    应邀而来的书坊们的前线写手,各个喜笑颜开。笔名唤作“哥有太鸟”的汉子简直停不下来。“这酸爽,好味道!”

    盛宴啊!

    视听盛宴。

    “少年不知精珍贵”

    上官霸的声音幽幽传来。

    “阿瑟王。你就那么想见你的那个废材哥哥。”

    少女开玩笑道。

    “梅琳,请不要侮辱我哥哥。他不是废材。”

    英格鲁王国的帝国之花阿瑟·潘多拉贡无表情道。

    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的妹妹,阿瑟王。比任何皇女都要耀耀的存在。侍奉阿瑟王的少女梅琳不以为意。她一向看不起阿瑟王的哥哥黑王子。再加上黑王子是基老,对她梅琳爱理不理,梅琳更为恼火。

    梅琳虽然被阿瑟王的光环遮掩,可她也是天才。

    “生活在王的光环下,对我来讲是幸事还是不幸呢?”梅琳扪心自问。

    “我要想到达更高的高度,获得更多的权力,却离不开阿瑟王。如是,我将拭目以待,阿瑟王,有一天你若被我超越,我会将你那漂亮的头颅斩下,封在水晶杯中,悬于我的卧室之中。”

    梅琳病靥般地笑了。黑暗的种子唯有历经扭曲的冰水的浇灌方能结出美味的花朵。

    “我哥哥在做什么?他先我一步来到唐腊国。”阿瑟王望向车外。

    “阿瑟王。最好不要有任何期待。你的废……你的哥哥还能做什么。他在和英俊的小伙子调。情。”

    “梅琳。”

    “何事?”

    “你最近很喜欢讲话。”

    “因为在您身边啊。”

    “哈。”

    “……”

    金发的少女阿瑟王默不作声。她取下手上套着的薄手套,梅琳接了过来,放在脸颊上,感受着王的温度。

    “梅琳。你的心有多大?”

    阿瑟王清潾潾的声音像是冷泉激撞玉石,干净而又透着清冽。

    梅琳将阿瑟王的手套放置在软垫上。“我是你的翅膀。”梅琳答道。你是那么的耀眼,宛若骄阳。蜡油衔接的翅膀终将被融化,那些接近你的废物被我清理掉了,我一一折断她们的翅膀,她们怎能靠近你,我的阿瑟王。梅琳伸手,接过一缕王的金发,灼痛了她的手指。“和她们不一样,我生于蓝顶宝石山,我拥有雪鹰的翅膀。唯有我能扶摇而上,无限接近你的脚踝。”

    金发的王遥望远方,她禁。欲,只为拥抱更大的欲望,大到现在的她的身体容器难以承受。咚,咚,阿瑟王的生命之海,卷起金色的浪潮,乱石穿空,金戈铁马般的嘶吼声陡然大作,似有千万人在前方等待着王。

    “嗯?”

    阿瑟王辨识不出生命之海卷荡不安的原因。云层之下,浪涛之上,罩着万道金霞,有数根魔弦隐匿其中,明灭不定。

    “安静。”

    阿瑟王无声道。

    金霞飙舞,沸滚的生命之海安静了下来,水平如镜,镜中花,水中月。可望不可即。

    “盛京,有什么人在等待我?”

    阿瑟王轻声道。

    “王,你在说什么。”

    梅琳故作漫不经心道。很在意。

    “无事。”

    阿瑟王阖上眸子,掩去她的气息。车内仿佛找不到她存在的证明。

    “”

    梅琳的目光瞟向远方。有趣,王在期待什么呢。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