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耶,欧耶~~~~”

    “欧耶,欧耶耶哎!”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呀嘛碟呀嘛碟!”

    呀嘛碟出自李小仙之口,是她唱的。上官小红告诉小仙:“闺蜜,‘呀嘛碟’是形容一个女子情到深处难以忘怀,是褒义词,相当犀利的词语。记住啦,闺蜜。叫一个给我听听。”是的,以上是小红、小仙排练时候的事情。

    上官小红唱道:“我种下一颗种子,终于长出了果实。”

    李小仙唱道:“今天是个伟大的日子,呀嘛碟,呀嘛碟~~~~~~”

    小仙隐隐觉得“呀嘛碟”很有问题,因为她每次唱到这里她的闺蜜都会用相当不纯洁的视线扫瞄她。话说,呀嘛碟究竟是啥啊啊啊啊。李小仙完全搞不懂。

    手持一片树叶挡住身体重要的地方的上官金摆着月要唱到:“你是我的小丫小苹果。”

    同样用树叶挡着俩个腿之间的那啥玩意的孔甲接唱道:“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他们身后的啦啦队萌男们唱道:“红红的小脸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

    众人合唱道:“火火火火!”

    上官霸不知道何时出现了,分明是挂着树杈上的老爷子嘛。和上官霸一起出现的还有鱼锅学园的园长。花兰西王国曾经的第一美人走在园长左边,她面有愠色,眼神不善。

    上官霸威严而又霸道,不再敞汹显怀。十数分钟前,上官霸、鱼锅学园的园长还是战友呢,一起挂在树杈上的战友。

    鱼锅学园的园长一看到面若金纸的唐士比亚,心中“哎呀”一声。为何俺们鱼锅学园的大学者这般脆弱。

    上官霸则拍了拍他儿子。“老三,小红登场了没!”

    上官青心道不好!他分明知道他爹和他女儿很合得来,举止都很诡异。小红今天的表现一定会引起老爷子的兴趣!

    上官霸一坐下来,登时两眼放光。手指着舞台上的上官小红、上官金道:“那,那,那”

    上官青严肃道:“父亲,你没看错,台上的是你孙紫还有孙女。”

    按了下去。上官青将他爹按了下去,如若不这样做,中年汉子很担心他爹会跳到舞台上,爆掉衣服,抄起一片树叶挡住俩个腿之间之物,和上官金一起跳啊跳什么的。

    还真别说,是他爹真可能这么干!

    “我他吗的肯定不能放手!”上官青坚定了他的信念。

    舞台上,上官小红拍手道:“汉子们,换舞姿。”

    就连音乐也跟着变了!

    乡土中混进了时尚的元素,小清新中混入了重金属!

    音乐响起。

    上官小红指导的璜毛大汉、紫毛大汉、白毛大汉、绿毛大汉走向前来。上官金、孔甲则换了一身衣服。

    白毛大汉唱道:“牙套妹,奈何没舌。”

    双马尾紫毛大汉唱道:“妹妹有这样强大美丽的腿!”

    璜毛大汉唱道:“呀怪兽,奈何没舌~~~~~”

    上官小红马上传语给身后的啦啦队萌男们,“汉子们,抬东西过来!”

    “黑呦,黑呦!”

    “黑呦,黑呦!”

    俩个萌男抬着一张床走了过来,他们将床摆放在舞台中之间。

    上官小红对她哥上官金道:“哥哥哟,你已经换上女装,快点躺在床上。”

    上官金面显难色道:“我妹妹啊,真的要这么做!”

    清花瓷一脚揣在上官金屯部上。“哪来那么多废话,快快躺在床上,你现在是故事中的女主。白毛萌男、紫毛萌男都喜欢你。三角恋啊,你们是三角恋。”

    “”上官金。

    没办法,上官金躺在了床上,卧倒。

    众人散开。

    白毛萌男走来,边走边唱道:“你呱大的鸟,毛都突了。”

    双马尾紫毛大汉在一旁动情唱道:“飞走,华丽地飞走~~~~~”

    璜毛大汉唱道:“为永远的爱,放摁到。”

    忧伤的绿毛大汉唱道:“你的手,我拉了没有。”

    白毛大汉走到了床前,床上卧着伪装成美人的上官金。白毛大汉看到“美人”的被子没盖上。他为“她”盖上被子,并且唱道:“牙套妹,奈何没舌。妹妹有这样强大的腿!”

    床上躺着的“美人”上官金挣开眼睛,冻人而又幸福,朦胧中带着几点迷茫,“美人”一踢腿,踹开被子,显出“她”的大毛腿。

    白毛大汉的手抚抹着“美人”上官金的美丽的腿,欢快地唱道:“呀怪兽,奈何没舌~~~~~”

    离开。

    白毛萌男离开了床。

    上官小红吩咐道:“取道具来!”

    马上有俩个萌男抬着婴儿床走了过来。而孔甲则换上了婴儿服,嘴里衔着乃嘴。上官小红道:“孔甲,快快跳到婴儿车里,你要cos婴儿。”

    嘴里叼着乃嘴的孔甲:“%@#&*##E%”

    姐姐喂,不带这样玩的。上官小红,咱们还能愉快地玩耍吗!

    上官小红向熊娘使了一眼色。熊娘心领神会,提着cos婴儿的孔甲扔到特大号婴儿车里。

    “啪啪啪啪啪!”

    熊娘在孔甲的脸上来来回回扇了几巴掌。“孔甲欧巴,快点哭泣。你扮演的是哭泣的婴儿!”

    “我,我太阳啊!”

    孔甲带着泪而哭。硬是挤不出泪水。

    那边,璜毛萌男唱道:“我的妞马上到手,GOOD,good,gooood!”

    白毛大汉借酒消愁,唱道:“找了每国妞,空抱着咧蛇。”

    璜毛大汉登场,爬到了床上,床上躺着“美人”上官金。

    上官金:“”

    璜毛大汉心道:“上官金少爷,甭怪我,是大小姐让我这么干的!”

    作死地要啃“美人”上官金的脸。

    白毛大汉登场!

    他唱道:“对着你叹道,无边的爱,太没人到。”

    白毛大汉发现了床上待在一起的璜毛大汉还有“美人”上官金。

    白毛大汉一脸惊骇,满眼都是泪水,蹬蹬蹬,他向后倒退几步,跌倒在地。唱道:“飞走,华丽地飞走!”

    绿毛大汉唱道:“对着你瘫到,无边的爱,太没人到!”

    双马尾紫毛大汉唱道:“呀怪兽,奈何没舌。”

    然后婴儿车里的大号“婴儿”哭了起来。“嘛米呀,我要饮用乃。”

    上官小红对床上的“美人”上官金道:“喂他milk!”

    上官金:“什么情况啊”

    妹妹,你干脆杀了我算了。上官金无力吐槽。

    李小仙、清花瓷、熊娘还有啦啦队萌男们无比兴奋,精彩啊,真精彩。狗血中洒满了激情,激情中夹杂着热血,热血中全是狗血!

    给个赞!!

    “牙套妹,奈何没舌!”

    “妹妹有强大美丽的腿。”

    “亚怪兽,奈何没舌!”

    “太木人到。”

    “啊~啊~啊~”

    “啊~啊~啊~”

    “啊~太木人到。”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