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陷入滞空状态的上官荣穿着萌萌哒的花裤衩。他感到自己和他那裤衩上的印花喵一样萌。

    “不好。我那黑得发亮的哥哥陷入了窘态之中。我当助他摆脱目前的困境。”

    上官小红念头通达,马上有了数种想法。关于一个汉子在很多汉子面前掉了裤子这件事,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下。

    “我需要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啊,这样我那哥哥才能不会太难看。”

    上官小红以一己之力排除万难,自数种念头中选出最合适的方案。“那边的花裤衩哥哥。你妹妹来帮你了。”

    古道热肠的上官小红掠过上官金,从他手中取走了原本属于清花瓷的精细短剑。上官金还没反应过来,他妹妹上官小红窜到落地的上官荣面前。

    上官小红向上举臂,长袖向下滑落。

    “唰!”

    学堂中的汉子、姑娘目视着上官小红举起的右臂,以及她握着的那短剑。

    “她想干甚?”

    “小红姑娘搞咩?”

    “妹妹拿着短剑冲到哥哥面前。哥哥穿着花裤衩。这是怎样的神开展?”

    “快看啊,上官荣吓得两眼发呆。”

    “瞎几把扯蛋。荣哥岂是那种胆小之人。”

    汉子们、姑娘们各抒己见。

    “很好。很好。”

    上官小红心道。她已经成功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我的裤衩欧巴欧尼酱。”上官小红严肃道。

    “啊?”上官荣支吾了一声,完全搞不懂他们上官家的妹子在想什么。

    “昔有关公刮骨。今有小红刮毛。”

    上官小红手腕一抖,挽出一个剑花。

    上官荣眼睛微眯。下意识地想要护住月匈大肌。他似乎知道了他妹妹想干甚。总之很可怕就是了。

    上官小红凝神敛息,仗剑而来,持剑刮毛。

    “刷”、“刷”、“刷”

    吹毛过刃。

    上官荣那性.感的月匈毛在上官小红的剑下一丛丛脱落,簌簌落下。古语有云“润物细无声,月匈毛遍地开花。”

    此情此景方能彰显小红刮他哥月匈毛的场景。

    但觉凉飕飕。上官荣眼神呆滞,月匈膛发寒。不由双蛋陡生寒意。上官荣再垂首凝望,不由“窝草”一声。

    他那精心打理的修长月匈毛光精精,没了。全都没了。

    地下一层毛,皆出自上官荣。

    上官小红的犬“灰机”大声质问道:“除毛不除尽,春风吹又生。主人呀,何不彻底为那呆掉了的汉子去毛。”

    “是了。灰机讲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上官小红道:“欧巴,双臂上举。”

    上官荣尚未回过神,大脑呈空白状态。他照着上官小红说的去做。

    “嗯,就是现在!”

    上官小红持剑而起,冷森森的剑光拂过他哥的胳肢窝。腋毛自行脱落。上官荣的嘴角抽了抽。然而上官小红看透了一切,她那望穿虚空的眼神是那么的专注,让人情不自禁地心神摇曳。

    围着上官荣转了一会,上官小红再次挥剑而上。剑光飘逸上舞,刮尽上官荣另外一侧咯吱窝的腋毛。

    至此,上官小红成功的为他那荣哥哥去掉了茂密的毛发。

    学堂中的年轻汉子、姑娘们呆若木鸡。怔怔无语。

    就连熊娘怀中那小鸟依人的汉子孔甲也失神地笑了。“呵呵哒。上官荣,你可曾想到有今日?“孔甲很爽,上官荣弃他不顾,马上就遭报应了。先是被一位妹子扒掉了裤子,然后他们上官家的小红仗剑褪毛,除了他上身茂密的毛发。

    叫你嘚瑟,你再嘚瑟啊。整天嘚瑟自己的毛发如何浓密。孔甲咧嘴一笑,然后就笑不出来了。一条生命玩意伸进了孔甲张开的嘴中。

    是熊娘啊,熊娘终于得到了孔甲的芳吻。

    也不知道是谁带头鼓掌。

    啪。

    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学堂里响起热烈的掌声。震得上方一颤一颤。也不知道大家是为上官小红鼓掌还是为一对诞生的新人鼓掌。用力拍手就是。啪啪啪。

    上官小红冲着他的欧巴上官荣微微一笑,事了拂衣去,少女深藏功与名。

    向上一抛。“刷!”地一下,上官小红手中的短剑掷了出去,没入穹顶,只露剑柄在外。看得清花瓷眼神微凛。

    上官小红纵身跳上一桌子,接受来自四方的掌声。她捏着裙角向大家行了一回礼。

    上官荣被大家遗忘在那里。没人去管他穿什么,“裤衩又何妨。蛋不亮何以照亮四方。”灰机跳到上官荣的头上,用它的爪子安慰着上官小红的欧巴。“失落的汉子哟。你要想从新赢得大家的尊重其实也不难。只需”

    驱除身体的最后遮掩布料。

    果之奔跑在哪个世界都能引起轰动啦。

    奔跑吧,汉子!

    清守鼓掌鼓得很用力,他姐姐清花瓷一个眼神就让他讪讪而立,双手也不再可劲地拍动。清花瓷再观上官小红,“这事没完。”

    “堂内何事喧闹,何人喧哗。”

    威严的声音穿过厚重的木门透了进来。

    学堂内的汉子们、姑娘们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门被推开了。

    盛京有名的大才子走了进来。

    他既是大才子,也是雄辩家,更是话剧家。他名:唐士比亚。是的,唐士比亚出自皇室。

    唐士比亚充满智慧而又锐利的眼神扫遍学堂,他看到了站在那里的穿着花裤衩的汉子上官荣。哦,上官家的公子何以这般清凉?唐士比亚的目光在上官荣的上身逡巡。“嗯哼?他的月匈毛为何没了?再仔细看的话我会发现他的腋毛也没了。”唐士比亚说出显而易见的事实。

    上官荣的双臂举过头顶,明眼人都可看出来他的变化。

    唐士比亚的目光从上官荣那里收回,落到了上官小红身上。原因无它,上官小红坐在讲桌上,和他面对面。唐士比亚站着,上官小红抱膝坐在讲桌上。

    “小红同学,你因何坐在这里?”

    “这边风景独好。”

    “小红同学,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唐士比亚老师。”

    “小红同学,你食饭了吗?”

    “已食。唐士比亚老师吃过了吗?”

    “还没。最近减肥中。”

    “难怪,我观您气色虚弱,脚步蹒跚。原是肚内饥饿。”

    “小红同学,你难道没发现我在吹胡子瞪眼吗?”

    “对不起,马上滚粗。”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