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小红的房间。

    “你不能这样对你的小姑!”

    上官丫丫大声道。她试图引来她哥哥上官青。怎奈,上官青故作无事之人,两耳不闻女儿房间传出的惨叫声。

    上官小红房间外,双马尾紫毛大汉小声对身边的黄毛大汉说:“黄毛呀,你说大小姐还有咱们主子的妹妹在里面玩什么高级的游戏?”

    黄毛摆手道:“可不敢往里面乱瞄。大小姐饲养的那只会讲人话的犬相当机警。它简直就是大小姐的狗腿子!”

    白毛哥哥亦道:“灰机实在是可恶。它那么一丁点的小东西,咱们青府饲养的那条凶残的獒犬都被灰机搞趴下了。难以相信,难以置信!”

    忧伤的绿毛一扯树叶裙子,“灰机的品味很独特。大小姐不是说它还没成熟吗!”

    扒开一条门缝,贱萌贱萌的犬钻了出来,它似乎是逃出来的。一跑出上官小红的房间,灰机狗眼遂绽放出无尽的光芒。“姑娘之间的撕比大战太可怕了。城门失火殃及萌犬。”灰机心有戚戚焉道。

    可不是吗,灰机潇洒酷毙了它自认为的毛发乱蓬蓬。

    黄毛向灰机招手道:“灰机,里面怎么就安静下来了?”

    双马尾紫毛壮汉同样问道:“是呀,大小姐还有丫丫大人怎么安静下来了。”

    白毛、绿毛也支起耳朵,想听听里面发生了什么。

    犬的舌头露在唇外,它贼兮兮地向四大杀马特摇晃它的爪子。“话不传六耳,噢豆豆们哟,附耳过来。”

    黄毛、紫毛、白毛、绿毛蹑手蹑脚围了上去,将灰机围在中间。

    “我跟你们讲啊,我的主人和她的小姑在床上大战四百回合,然后滚到床下混战五百回合。其间,我好说歹说充当她们的和事老。可咱只是一条萌犬,俺犬微言轻,主人还有她的小姑不听咱的劝说,还狠狠地揍了我一顿。我它吗容易吗,我只想做个好人。你猜主人怎么说的。”

    “她说‘对不起,你实在超级碍眼的说。’于是她踢开了我。这也没啥,狗不嫌家贫,我不会嫌弃小红。小红的姑姑那个叫做上官丫丫的小丫头,她比我还像狗,咬着我的耳朵不放,疼死我啦。”

    “我愚蠢的噢豆豆们哟,你们的尼桑很强壮,very强壮。咱不怕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红来了我就跑呗。”

    灰机还在得意地向黄毛、紫毛、绿毛、白毛介绍上官小红房间内发生了什么。

    “你想跑到哪里去?”

    上官小红大刺刺地站在灰机的面前。她俯视着她的犬。

    “呵呵哒。”

    灰机马上滚到小红的脚下,狂摇着狗尾巴。“主人啊,你一出现,我顿感生命充满了颜色,狗生看到了希望。你是我的偶像。”灰机不断磨蹭着上官小红的鞋面。

    上官小红弯腰提起了犬。抱着它。“你跟我离开。”

    “好的,主人。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走走走,咱们一起去泡妞。”灰机开心道。

    “砰。”

    上官小红弹了一下灰机的脑袋。

    “我是去上学啊。”

    上官小红万万没想到她穿越到的唐腊国也有类似学校的存在。她似乎缺课很久了,是时候露个面,和那一群盛京贵胄汉子、姑娘交流交流感情。

    “为何丫丫大人不讲话?”

    紫毛壮汉小心翼翼问道。

    “你可以进去看看。”上官小红说。“不过。”她话锋一转,“我那年轻气盛的小姑也许羞于见人,你若撞见她的窘态,也许会被砍。”

    双马尾紫毛壮汉摇了摇手,“8会8会。不敢进去。”

    呵呵!鬼知道大小姐如何对待她小姑。她们家的事不该看的事不去看就是了。

    绿毛、白毛去马厩牵来上官小红的“宝马”。

    “白毛、紫毛、黄毛、绿毛。”

    上官小红打了一响指。

    “也骑上你们的宝马,跟着姐一起出发。”

    上官小红跨上宝马。

    “噎死麦德姆。”

    “噎死麦德姆。”

    “噎死麦德姆。”

    “麦德姆是谁啊,为什么要噎死他?超级想知道!”

    yes,madam。

    于是上官小红带着四大非主流汉子风一样奔出青府。青府的老管家自书房走出,在上官青的授意下他向上官小红的房间走去。里面的上官丫丫似乎太安静了些。

    “她是我妹妹。父亲对她母亲还放不下吗,死了那么多年。”上官青放下手中的书。一条小拇指粗细的蛇悄无声息地接近上官青。

    上官青拈起一枚白色的棋子,“呼!”地一下掷出白子。

    白色的棋子叩入那条蛇的蛇头,将其脑袋砸烂,而棋子状如原貌,并未崩坏。

    一红衣女子自暗门走出,她俯身,以两根手指夹着悬立在蛇头中的白色棋子。“主人,唤我何事?”红衣女子向上官青走去。

    她手指一扣,稳稳地将那颗白色的棋子压在棋盘边缘。

    上官青看也不看来人。

    红衣女子跪了下来,屈膝于上官青左侧。她向书桌下跪着而行。

    上官青换了一种姿势,双腿不再紧绷。

    红衣女子知道如何做。

    她螓首低垂了下去。

    要说盛京最近风头最盛的几人,非玛尼曹、清守、上官金莫属。玛尼曹被人扒了衣服、某处毛发染色、双蛋颜色不一,倒悬在第三街道广场将近一个小时。

    “辣么爽”书坊的签约写手“哥有大鸟”写到:某公子哥因和另一公子哥争风吃醋,不幸落于下风。他之麦芽色的昂贵裤叉被塞入樱桃大口中。据说取下裤叉后公子哥嘴边还有几根不怎么直的神秘毛发。‘哥有大鸟’会继续跟进故事的后续发展。请您关注小生的专栏。”

    另有草根画手呕心沥血,历经十五分钟完成一副旷世大作:流汗的汉子。小道消息:流汗的汉子原型出自第#街道倒悬挂着的##家族的##曹。

    玛尼曹成了名人,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那双色蛋以及七彩什么毛已成了盛京的汉子、姑娘的谈话馅料。众人甚至忽视了玛尼曹雀儿很精致那件事。

    玛尼家,清家,上官家,同为盛京六大豪门。玛尼家的玛尼曹风头无俩,清家的少爷清守也很出色。他之所以出名还要归功于青府上官小红的一封休书。

    上官小红休了清守。还给愿他安息永远活在她心中。

    自那休书一出,满大街的发放。清守连门都不敢出,但凡见到他的朋友,对方都会说:“安息吧清守,你永远活在我心中。”

    麻麻的,清守只好躲在清家不出门。

    上官金远游邻国归来,号称荒唐小丸子、不要脸之王的上官金甫一出现在盛京,引起了一阵阵狂风骤雨。

    “生命何其短暂,何不跳舞。”

    上官金从邻国学来了优雅的舞蹈,其名曰:花儿子圆舞曲。他还整出一个团队,整天在外跳来跳去。好多家族的家主严令自家姑娘出门,就防上官金勾搭。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