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养的蚂蚱炸了。

    整个草原的蚂蚱都炸了!

    上官丫丫、上官小红公开争辩:“你妈是贫乃,你是贫乃,你爸是贫乃,你爷爷是贫乃,你哥是贫乃。特么的你全家都是贫乃!”

    上官青、上官霸、上官金三个汉子脸色不好看。

    “你贫乃!”

    “你贫乃!”

    “你爸贫乃!”

    “你爸才贫乃呢!”

    “你全家贫乃!”

    “你全家才贫乃!”

    上官丫丫、上官小红还在互喷。

    三个“贫乃”的汉子拉开了上官丫丫、上官小红。

    上官金撑爆刚刚穿好的衣服。“看呐,我的月匈部很大!不贫,真的不贫。”

    受到孙子的启发,上官霸也要爆衣。上官青抓住了他爹蠢蠢欲动的老爷子之手。够了,别再闹了。一大把年纪啦!

    上官小红孵化出来的犬津津有味地看着自己的主人和她的小姑对喷。“啊啊,最喜欢看妹子们撕比大战。继续,乃们继续。”灰机抱着两条前爪子,安静地人立而起,别提有多欠揍了。

    “滚粗。”

    上官小红命令道。

    “主人啊。荣耀即吾命。我跟定你了。”

    那犬正色道。

    上官霸这才注意到他孙女带来的会讲人话的犬。上官金抖擞着一身精肉在老爷子耳边小声道:“我亲爱的爷爷。告诉你一件事,你可不要生气。”上官金一五一十的将红颜阁发生的那些事告诉了上官霸此处略去上官小红也在红颜阁。

    不消上官金讲,上官霸已经得知了他孙子、孙女做出的事。

    干人事,何错之有。上官霸自不会责备他的孙子、孙女。“小红怎会去红颜阁?”上官霸琢磨着。“小红难道不喜欢汉子?她只喜欢姑娘?”上官霸心念一转,不经意地瞥了一眼上官青。“我儿,你懂个卵啊。好好教育我孙女!”老爷子以眼神示意上官青。

    上官青无视他爹。只要他爹不爆衣就好。

    上官丫丫蹲了下来,想要去抱那贱萌贱萌的“灰机”。上官小红的犬伸出左爪子,大声道:“男女授受不亲,姑娘,不要非礼我!”

    上官丫丫愣了愣,随后问道:“那为啥她能抱你?”丫丫指的是上官小红。

    灰机笑了。犬道:“我主人是女汉子啊。女汉子懂不!”

    是生猛的女汉子啊,汉子哟。灰机更加卖力地汪汪着。

    上官小红一言不发地捞起来地上怪叫连连的犬。丫的,想死是不,本姑娘炖了你啊。大补。小红拎着她的犬。

    灰机乖巧地闭嘴。心里却不大服气。“主人,释放你的女汉子气息,震一震你的小姑。让她知道什么是尊老爱犬。”

    上官小红、上官丫丫一见面就已经是这幅德行。岳阳很担心。上官霸则吩咐下人带岳阳去他原来居住的一等护卫房间。

    “此事一了。老奴也算放下心了。”

    岳阳躬身控背,退下。

    此间只剩下上官家的汉子、姑娘。

    “父亲,你看我作甚?”

    上官青被他爹看得有些发毛。

    上官霸忽道:“老三,你妹妹暂时住在青府。”

    “好的,我就喜欢和月匈部小的姑娘住在一起。”上官丫丫马上同意了。

    上官小红还想反对来着,上官青制止了他女儿。

    “管家呢,我要和管家待在一起。他虽然很呆板,可他心疼我。”上官丫丫说道。比起陌生的父亲、有魅力的哥哥,上官丫丫更习惯和她的管家待在一起。

    “他可以去青府看你。却不能待在青府。”

    上官霸皱眉道。

    上官金也是知进退之人,不再为难他的爷爷。关于如何在肚子上纹上美少女图案,以后有的是机会。“不必急于一时。”上官金安慰自己道。

    “突然出现的姑姑。”

    上官金、上官小红同样犯愁。

    上官丫丫和上官霸之间好像没什么共同语言。上官霸站在丫丫旁边很是激动,可他女儿无动于衷。心有芥蒂,关于她母亲死了那件事,无论如何和上官霸摆脱不了关系。

    人的感情很奇怪,说浓也淡。时间会冲荡一切,十三年,再亲近之人也模糊了。

    上官丫丫对她的哥哥上官青有些畏惧,远甚于她父亲上官霸。

    上官青还是一手抓着一人。

    “如是,我们离开了。”上官青说。

    “啊。”上官霸落寞地回道。

    他的寂寞没能懂,纵然是他最喜欢的儿子也不懂他。

    “让我抱一抱你的犬。”

    “它咬人。”

    “没关系,我会揍它直到它不咬我。”

    “”

    上官小红将“灰机”递给了上官丫丫。某些方面来说,她和她蛮像的。

    “他一直都关注着你。”

    走出上官府,上官青说着。他是对上官丫丫说的。

    “谁知道呢。”

    上官丫丫摆弄着“灰机”的耳朵。

    “老爷。”

    “大小姐。”

    上官小红的四个杀马特保镖跟在上官青他们身后。

    上官青还是不怎么习惯黄毛、白毛、紫毛、绿毛的出格装扮。“算了,小红喜欢就好。”上官青叹道。

    他们没走多远,迎面走来两位年轻的女子。青衣女子撑着伞,为她家少主撑伞。

    “上官大人。”

    那油纸伞下的女子开口道。

    她名司空燕。红颜阁的阁主。亦是七楼十三阁真正主人的独生女。

    “何事?”

    上官青不冷不热问道。

    两人相视而望。

    司空燕以手指挽着一缕青丝,拨弄着。

    “闲来无事。”

    她回道。

    青衣侍女随司空燕一起离开。

    “没事不要和她扯上关系。”上官青对上官小红说道。

    上官小红并不知她父亲的意图。“难道那个年轻的姑娘会成为我的后妈!”上官小红直言道。

    “不要乱想。”上官青没有正面回答上官小红的问题。

    上官丫丫一边捏着“灰机”的狗嘴,一边心道:“上官家真他吗的狗血。这又是闹哪一出?尚未过门的小妾遇到了情人的爱女?”关我什么事呢,上官丫丫倒提着犬的后腿。

    “小姑娘,别闹。我的唧唧已经显露在太阳底下。”犬说道。

    “你还没去势吧。”上官丫丫冷不丁开口道。

    “尼玛!”灰机当时就怒了。小丫头还想yan了你灰机大爷啊。犬的眼珠子转动着,已然有了数种狗生大计,每一策计谋都可坑了上官丫丫。

    一中年汉子、两少女、一犬、四大杀马特。一行人各怀心思。

    “主人啊。”

    灰机重新跳到上官小红怀里。

    “啥?”

    上官小红问它。

    “青府的雌犬多吗?”

    灰机兴奋问道。

    上官小红白了一眼她孵化出来的犬,“你还没成熟呢,不能那啥行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