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小红伸手去碰那颗蛋。“哗!”华光漾溢,瞬化为一缕纯白色的光流,流入蛋中。

    EGG定了下来。

    是的,是EGG定。蛋不再暴躁,安定了下来。

    上官金将蛋交给上官小红,他似乎感觉到蛋还有少女之间产生了某种联系。他讲不上来就是了。

    青府的紫毛、白毛、绿毛大汉也赶了下来。他们将上官小红围在中间。玛尼曹则带着玛尼府的护卫们冲了下来,跟在他们身后的是雪姨。雪姨并不介入上官金、玛尼曹之间的蛋EGG之争。

    都是些淡疼的事情。

    二楼,名为“红蛇”的女子穿戴整齐,她立在横栏后面,向下扫来。她也看到了上官小红还有那颗蛋。

    上官小红陷入某种奇怪的状态,她既不说话未有任何动作。静默以待,像是在等待什么,又像是在和某种生物无声交流。

    玛尼曹分开人群,向上官小红这边走来。“那边的,放开我的蛋。它是我重金购得。岂容它易主。”玛尼曹虽不知那蛋有甚奇异之处,却也不愿丢弃。

    那蛋也不是玛尼曹买来的,而是它主动找寻上玛尼曹,分分钟跟着他一起来到了红颜阁。按照玛尼曹的想法:蛋内蕴育着一颗很银的玩意。

    玛尼曹想要靠近上官小红,却被一股无形之力推了出去。他一个趔踞,差点栽倒在地。还好,玛尼府的护卫挡了一下,不使其倒地。

    上官小红还有她带来的紫毛、白毛、绿毛汉子忽然被柔和的光团包裹着,上官金用手触碰,“咝咝”光团爆散出炽热的白烟,灼烧得上官金皮肤红烫。

    “有古怪。”

    上官金小声道。

    玛尼曹对身边的护卫小声说着什么,那汉子神色庄肃,快速离开红颜阁。

    一切都发生在上官金的眼皮之下,他也没去阻止玛尼曹。当是时,上官金想着如何将他妹妹上官小红从那光团中弄出来,否则青府的主人上官青会亲临,事情就变得难办了。

    二楼的“红蛇”向上官金摇手道:“你好,我的撞友。”

    “撞友?”

    上官金一怔。他随即抓过玛尼府的一只护卫,将那只护卫的整条手臂按入包裹着上官小红还有蛋的光团中。

    “啊啊”

    玛尼府的护卫发出惊戾的嚎叫声。他的右臂以肉眼可看见的速度消融,肉、骨头化成一滩脓液。

    “要你何用。”

    上官金推了一下失去右臂的玛尼府的护卫,他整个人趴在了那茧状的光团上。因为面部朝下,他尚未来得及发出声响,脸膛已化成汁液。不消多时,玛尼府的护卫已经不复存在,死体化成的液体并未在光团表面驻留,流到了地上,围着光团洒了一圈。

    光团散发着清圣的光,然则在围观之人看来却显得诡谲莫名。

    上官金并未退后,他还想着再抓来一人。环顾四周,却无一人。玛尼府的护卫们围着玛尼曹,离得越来越远。他们可不想被上官金抓来按入那危险的光团上。

    上官金向玛尼曹走去。

    “做、做什么!”

    玛尼曹故作镇定道。

    玛尼府的护卫们一圈圈围着玛尼曹,不让上官金靠近。

    “你从哪里购得那颗奇怪的蛋?”

    “我有必要向你解释?”

    被围在中心的玛尼曹淡定了许多。

    红颜阁第十三阁的主人走了出来,她以面纱遮脸,不以真容示人。红颜阁,共有七楼十五阁,七楼之主统辖十五阁阁主。

    红颜阁之主司空燕,地位超然尘外。她是真正的“红颜阁”主人的独生女。没人见过司空燕的母亲容貌如何。红颜阁七楼十五阁皆在她的掌控中。唐腊国之都,盛京。各方势力皆不愿得罪红颜阁之主,即便是那手握众生生杀权柄的帝王。

    上官金,正是司空燕的好友之一。司空燕的侍女“红蛇”也被上官金搬到了床上。

    “十三阁之主,你意何为?”

    上官金问道。

    十三阁之主的目光越过上官金,刺向那团柔和的光团。

    “红蛇”则捧着香脸,没有任何表示。她是司空燕的侍女,还要加两个字“之一”。如何在少主面前争宠也是一件颇费心力之事。

    就在众人沉默之际,包裹着上官小红的光团散开了,像是柳枝抽动般,一条条光束向上抛卷。风卷云舒,神华消散。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上官小红出来了。她带来的三个杀马特汉子也出来了。紫毛、白毛、绿毛都在。可那颗蛋没有了。

    只有一个狗!

    是的,上官小红怀里抱着一只狗。

    那狗环顾四周,油汪汪的眼睛一亮,旋即黯然。

    那狗大声道:“全世界都散发着情侣的酸臭味,唯有我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呐。”

    此言一出,众人皆沉默。

    不错,上官小红怀里抱着的那只狗正是从蛋里面孵化出来的玩意。它一孵化出来就会讲话。还是那么的小清新。

    “我名灰机。我将铸造不朽的传说。”

    上官小红怀里抱着的狗继续讲人话道。

    它还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灰机。

    “啊,那边的汉子。”

    “灰机”从上官小红的怀里挣脱出来,它向玛尼曹扑了过去。

    “兀那汉子,你的唧唧虽然短小,可不要紧。汉子的持久度也很重要。来来来,汉子,我们握个手。毕竟,是你带我来到繁荣之地。你是我的启蒙老师,你是我的太木老师啊。”

    名为“灰机”的犬说着意味不明的话。它认准的目标自然是玛尼曹。是玛尼曹带着还藏在蛋里面的“灰机”来到了红颜阁。

    狗虽在蛋中,却可一览蛋外的世界。换种说法,“灰机”看到了脱了裤子的玛尼曹。

    “小样,甭以为你穿上了裤叉我就不认识你啦。”

    那犬愈发地觉着玛尼曹还是脱了裤叉比较顺眼。

    “喂喂,你们听到了吗,玛尼曹的那玩意比较短小。”

    有人小声道。

    马上有人站出来反驳,同样很小声:“是精细,精细懂不?”

    “一个意思嘛。想不到玛尼曹真的不行啊。”

    “嘘,小点声。玛尼曹毕竟是玛尼家族的公子。他的那个地方真好那啥。玛尼家族威武霸气,家里的汉子个顶个的英伟。”

    “五个手指还不一般长哩。”

    “难道说玛尼曹用手指满足红颜阁的姑娘?!”

    “这位兄台,我震惊了!你可别乱讲。”

    众人的议论声传入玛尼曹耳中。玛尼曹反驳也不是,不反驳也不是。“我他码的总不能脱了裤叉向这些汉子们验货吧。”玛尼曹怒火攻心。他一使眼色,最外围的护卫们冲了上去。

    玛尼家族的护卫要弄死那只会讲人话的犬。

    “灰机”聚精会神地和身边的汉子们、姑娘们聊着玛尼曹的裤叉之类的,时不时地向玛尼曹那边瞄上几眼。视线甭提多犀利。

    “噗啊”

    玛尼曹一口汉子之血喷将出来。

    “上上上,搞死那只恶犬!”

    “为了公子,必须弄死它啊。”

    “哪来的野狗。嘴里不干不净。我家玛尼公子有一杆长枪。”

    “喂喂,你怎么知道玛尼公子有长枪?难道你们俩提着长枪相互对撞?卧槽,想一想就觉得画面好震撼。不要告诉我你们真的那样玩过?”也不知道是哪只汉子在人群中那么叫了一声。

    反正围观的不怕事情闹大。

    玛尼曹再次喷血。面色惨璜,身体一抖一抖的,满身的白肉也在晃悠。“搞死那只恶犬,快,快啊!撕烂它的狗嘴。我要你们现在就劈了它!”

    玛尼曹满口喷血,血中混合着白色的唾沫。他神情相当之激动,相当之不能淡定。

    玛尼家的护卫空手向“灰机”围去,他们并未佩戴兵器。要想进入红颜阁必须解下所配的兵器,这是红颜阁的规矩之一。

    “灰机”向上官小红那边望了望,大声对她讲道:“主人啊,你放心,我不会轻易狗带。”

    “”

    上官小红无语中。

    面对围拢而来的玛尼家的护卫,“灰机”人立而起,呲牙咧嘴道:“噢豆豆们哟,安心洗铁路!我会对你们很温柔。”

    啊打!

    “灰机”一昂头,向前窜了出去,迅捷如电。

    “嘭”地一声,那犬撞飞了一只护卫。“妈妈哟,我淡疼!”护卫飞出去的时候叽喳喳叫道。

    “我乃灰机是也!”

    上官小红孵化出来的犬在天空中叫嚣道。

    “快看,天上有灰机!”

    “是灰机!”

    “天上有灰机!”

    “老婆啊,快点来看灰机!”

    “我擦,不是吧,天上真有灰机哎!”

    “快来看灰机。”

    一时间,红颜阁的围观之人纷纷抬头看向天空中飘着的犬。那犬摇头晃脑,好不快活。

    “打灰机!”

    “将它击打下来。”

    “必须的啊,必须打灰机。”

    “你们还不快点打灰机!”

    玛尼曹也急了,瞎指挥玛尼府的护卫击打天上飘着的“灰机”。

    于是,这一天载入了唐腊国的坊间传说。“天上有灰机”、“打灰机!”、“快打灰机!”流出红颜阁,正式走向大街小巷,成了盛京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走夫贩卒的饭后谈资。

    至于那名裤叉汉子玛尼曹则成了众人取笑的对象。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