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白富女汉子,怎能被困于此。”

    上官小红蓄力,准备踹开房间的门。女汉子自当如此。不服就干。一双手按住了蠢蠢欲动的上官小红。

    “你是上官金的妹妹?”

    那双手的主人这般问道。

    她是红颜阁的女人之一。在这里,只要你姿色上乘且懂得如何同那些贵族子弟从床下滚到床上,你自可占有一席之位。如若脑袋和年轻的身体同样好使,你可呼风唤雨。锦衣玉裘,艳冠红颜。

    被那双手按住,上官小红微微诧异。她抬头望向那人。

    她披着一件薄纱,光着脚。笑吟吟地注视着上官小红。

    面容慵懒,榴齿含香。屋中之人毫不掩饰她的婀娜身段。比起上官小红不该平偏偏很平的身材,屋中之人可谓明艳动人。

    上官小红略略一瞥,瞅到那人右肩上纹着一条蟠曲在一起的红蛇。她披着的那件薄纱似乎太薄了些,近乎透明。

    “为何不说话?”

    屋中之人问道。

    她挡住了上官小红。随意地倚在门上。上官小红若要出门,必先推开她。她向前微微倾斜着身体,含笑斜倚着门栓。

    “你就是上官金那家伙的撞友?”

    上官小红搜肠刮肚,总算想出一个极为恰当的词语。是哒,撞友!

    屋中之人黛眉微蹙,显然不知“撞友”何意。

    上官小红向她解释道:“撞友嘛,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身体相互碰撞的意思。你懂的。”

    “”

    屋中之人眸中滑过一抹烟色,不觉莞尔。

    “你比上官金说的还要有趣。”

    “上官金是如何向你形容我的?”

    上官小红也很好奇。

    “他说你是养在花盆中的小红花,不能经受风吹日晒。易折。”

    屋中之人直言道。

    朝露昙花,美虽美,花期短暂,徒做文人骚客笔下的风情之物。

    “上官金的撞友,你让开!”

    上官小红忽道。

    “你可真是不可爱的孩子。”

    屋中之人笑道。

    “是吗?”

    上官小红右臂一挥,化拳为掌,劈向那人的面庞。爱美人之心人皆有之,何况红颜阁的女人。

    那人动也不动,明眸绽烁着一湾清水。

    “呼!”上官小红的右掌停在那人的额前,分开她的长发,一根根青丝舞扬,继而滑落。垂落在上官小红的手指上。

    “红颜不老,美人入画。入阁入阁,尽舍前尘。只身而入红颜阁的女人,不管你过去的身份如何,在这里你只是戏子。舍了过往的一切,包括名字。你可唤我‘红蛇’,你看,我这里纹着一条会吃人的小小的红蛇。”

    名为“红蛇”的女人取下她披着的那层轻纱。她向上官小红展示她右肩上纹着的红色小蛇,惟妙惟肖,危险而又神秘。

    戏子无情,上官小红莫名地想到了这个词语。还有下文:女表子无义。

    “你知道吗,来红颜阁找姑娘的不知是汉子。”

    “红蛇”在上官小红耳边接着道。

    “难道还有姑娘来找姑娘?”

    上官小红问道。

    小红穿越之前,也曾听闻地球上有姑娘喜欢姑娘什么的。她想不到穿越到异世,还是有姑娘喜欢姑娘!当然,汉子喜欢汉子什么的她也见到了。向那只清守的老爹清谷,他就是一只很有魅力的基老。是女汉子系统告诉上官小红的。

    “女汉子系统。”

    上官小红本想让女汉子系统观测一下“红蛇”的属性,看她是不是喜欢女人什么的。“寄体,寄体。快快去抓住那颗蛋。它要跑了。”女汉子系统冰冷的声音在上官小红的脑海里响起。

    上官小红不再犹豫,她强壮的右手按在“红蛇”的肩膀上,向屋内一掰,轻松地将她扯到后面去了。本想抬起姑娘的腿踹开房门,可一想到身后还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在盯着自己,上官小红颇感怪异,还是安静地拉开门。

    一出门,顿感视线一亮。还真有一颗蛋呐!

    一颗充满生命力的白色的蛋从三楼的窗口飞了出去,“寄体,就是那蛋。抓出它。”女汉子系统的声音响起。

    “那是我的蛋,本少爷花大价钱买来的蛋。抓出它,不能让它跑掉。”

    一只白白胖胖的年轻汉子抓着横栏,右手激动地指着那颗飞出去的蛋。嘴里嚷嚷不已。可他的手下正和青府的三大高手撕比大战中。

    “玛尼曹。”

    光着脚丫子的上官金拍了拍玛尼曹的后背。

    “我的蛋飞走了,飞走了!”

    玛尼曹大声道。

    “你们这些废物在做什么,还不快去将我的蛋取回来!”

    玛尼曹一手指着飞出去的蛋,一手胡乱地指挥着身后撕比大战中的玛尼家的护卫。

    “啪!”

    上官金打开手中的折扇,他为玛尼曹扇风。

    “玛尼兄,你在焦躁什么?你的蛋不是在下面长着吗?怎会飞出?”上官金笑道。

    “哦哦,是金兄。好久不见。”玛尼曹这才注意到上官金的存在。

    上官小红带来的忧伤的绿毛,愤怒的紫毛,盛怒的白毛。三位非主流汉子热情而又奔放地和玛尼家族的护卫斗在一起。

    一脸伤感的绿毛大汉下手一点也不留情。他左臂向下一挥,五指伸开,抓住了一只玛尼家族护卫的蛋。“噗唧”一声,绿毛用力一抓。只闻那只碎蛋的护卫一声惨呼,人已昏死过去。

    愤怒的双马尾紫毛大汉也是龙行虎步,他叱喝一声:“猛虎下山。”业已扑了过去,跳离地面两公尺多高。他半屈着手指做爪状,“呼呼!”连响,掌风炽烈。

    那只被双马尾紫毛大汉抓到月匈大肌的玛尼府的护卫痛喝一声:“痛杀我也。”他的月匈膛皮肉翻开,紫毛大汉的爪状手指撕开了对方的月匈膛。

    白毛大汉也是越战越勇,他一个左侧踢,“嘭”地一声,撞翻一个大汉。“大胆放肆无礼,你竟敢拦住我家大小姐!”白毛大汉双臂平展,忽而勒过两只大汉,任凭他们多大力气,也难睁开白毛大汉铁箍似的双臂。

    “向我家大小姐谢罪。”

    白毛大汉勒着两位玛尼府的护卫的脖子,向下一压。那两位壮汉应声而倒。

    玛尼曹气得讲不上话来。“你们,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玛尼家族的玛尼曹!你们竟敢动我的护卫。”

    “玛尼兄。消消气。”

    上官小红的哥哥上官金阖上折扇,啪啪啪,他以折扇拍打玛尼曹的脸。

    玛尼家族、上官家族,他们同为唐腊国的大家族,即便在盛京也是名动一方。啪,啪,啪。上官金继续用折扇拍打玛尼曹的左脸。拍完左脸拍右脸。

    上官金、玛尼曹同样敞着怀,同样一身很白的肉。

    玛尼家的护卫们,青府的紫毛、白毛、绿毛们,还有红颜阁赶过来的看家护院的壮汉们,一干汉子眼睁睁地看着上官金拍打玛尼曹的脸。

    他们还真不敢上前做些什么。

    盛京的公子哥中流传着一句话:做人不要太荒唐,再荒唐也比不得上官金。

    再观下面抢蛋的上官小红,她从二楼横栏一跃而下,右腿尽力向前探去,鞋尖一勾,勾住了那颗蛋。

    “接住蛋。”

    上官小红一个倒挂金钩,极为巧妙地踢出了那颗蛋。蛋飞向了三楼,飞向上官金。

    “你在做什么!!”

    上官金冲着掉下去的上官小红急吼吼道。

    因为有女汉子系统的帮助,且上官小红现在的身轻如燕,她洞悉附近的建筑物,因势利导,攀形附势,轻飘飘地落了下来。三楼的上官金惊出一声冷汗。

    敞着衣襟的上官金胁下夹着那颗蛋,急匆匆地跳了下去。直接从三楼跳下,他一手夹着蛋,一手攀着栏杆、檐角之类的可下手之处,去势如电。

    甫一落地,上官金道:“你没事吗?你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吗?”

    “啊,抱歉。”

    上官小红下意识地回道。

    “嗯?”

    上官金觉察到他夹着的那颗蛋想要逃走。

    “金兄,那是我的蛋!”

    三楼的玛尼曹向下叫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