飕!飕!飕!

    三口大锅忽地飞向绿宝真人,“我说要吃了它们,就会吃掉它们。谁都拦不住我,你这厮,不知好歹,我若不使些非常手段,你真以为我无能也。”

    “爱之光。”绿宝真人喝道。

    嗤嗤嗤,嗤嗤嗤!绿色的光芒从真人的脑袋中迸旋而出,切割空间,斩碎有形之物。“你是儒门之人,拿出真正的实力来,否则你会死的。”

    百分之一个刹那,绿宝真人已将三口大锅摄了过来,骤然间,他张口,像是虫洞一般,将大锅都给吞噬了。咔嚓,咔嚓,咔嚓!绿宝真人直接嚼食,像是在吃锅巴,而非铁锅。

    山锅冷笑不已。砰!他与山蒹葭对了一掌,而且不落下风。“剑人永远是剑人,而且你还是小剑人,哪里知道我的手段。”说罢,山锅左掌向前一划,哧啦,空间裂开,一卷草书飞了出来,登时,日天的气息传递了出去。

    草!

    空中忽然凝聚出一个巨大的草字,这个字赫然是从草书中迸涌出来的恐怖气息衍化而成。“这是我儒门先贤留下的真迹,小剑人,看你如何应付。”山锅冷笑道。

    就是山蒹葭,觑到山锅祭出的草书,也心神一敛,“是司马草留下的真迹。”他失声道。“山锅,你师傅究竟是谁,你怎会得到司马草的手写本。”

    “哈哈哈,我师傅是谁,你管得着吗。山蒹葭,你得罪了誊文阁,又得罪了儒门,谁也救不了你。而且你在山舞族也无立身之地,死有余辜,你这样的过街老鼠,谁都喊打。”

    轰隆!

    空中,巨大的草字从天降下,镇向绿宝真人,刷刷刷,一道道日天的气息,扫向真人。

    绿宝真人哼道:“我若是吃掉了山蒹葭的千山珠、万水珠,再吃掉山河基图与污山论剑图,在场之人,还有谁是我的对手。”

    铿锵。

    绿宝真人的三千丈秀发,忽地结成束,而且变成一柄长剑,剑吟铮铮,响彻碧霄。

    “绿剑叩巷堂。”只听绿宝真人喝道。咔嚓一声,他的秀发断了,即是说他长发所化的绿剑自由了,可以飞出去了。

    而真人施展的神通,绿剑叩巷堂,亦是斗碧一族的神通。

    “毕方佛,真的没问题吗,那个小剑人,他一再的使用你们斗碧一族的神通。”木须龙笑着问道。

    毕方佛目空无物,也未理睬木须龙。倒是柳神开口了,“木须龙,难道你还没发现吗,主人他长出头发来了!”

    “长出头发?”木须龙惊诧道。

    刷刷!刷刷!刷刷!不止是木须龙,蜂青羊、凤九霄等人也望向毕方佛,但见这尊大佛的头皮竟然有头发,虽然短,可真的有了。而且他的头发闪烁着碧油油的光泽,都是希望的颜色。

    头发,原本是光头的毕方佛,遽然间,已经有头发了。就在几人极其震惊之际,哧哧哧,哧哧哧!红色的佛气,绿色的污气,都从毕方佛的头颅迸出,刹那间,这尊大佛的头发全都出来了,而且都是绿色的,他的眼睛颜色也变了,红色的。

    红眼绿发的大佛。

    木须龙这才赞叹道:“好个斗碧方,你终于肯正视自己的身份了吗,不再隐瞒。”

    柳神奇怪道:“他长出头发了,你为何开心。佛国还会收留他吗,三都灵山真能重新接纳他?木须龙,你如果不怀好意,我虽然杀不掉你,可也会和你拼命的。”

    言之凿凿,信誓旦旦,柳神怒视木须龙。他现在彻底成了毕方佛的小迷弟,相当崇拜他。谁要对毕方佛不利,柳神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柳神的转变,连他自己都感到惊奇。

    “哈哈哈。”木须龙笑道,“你一个器灵,懂得什么,我与斗碧一族认识很久了,哪有你说话的份。斗碧一族,他们是污界王族之中最擅长战斗的一族,没有之一。在他们的血脉并未觉醒之际,头发的颜色五颜六色,只有先祖的血脉恢复了,他们的头发才会变成绿色的。”

    “木须龙,你是说主人的身体里的斗碧之血已经觉醒了,他将会无敌于污界。”柳神喜道。

    “不,斗碧方的血脉之力很久之前就已苏醒,是他自己封印了,或者是他的师尊三都佛王将其封印了。不管是哪种原因,都不重要了。”木须龙道,“因为斗碧方既是毕方佛,又是污族之中的王族。他这是见真我,回归本身。你不用在意,因为他让你吃惊的地方还有更多。哈哈哈,你没和斗碧一族战斗过,所以不如我了解他们。如今,斗碧一族只剩下斗碧方一人了,先祖的血脉之力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强盛,而且还会催促他……”

    “催促他怎样。”一直没说话的凤九霄不悦道。

    “你们山舞一族人多势众,自然不必担心后继无人,可斗碧一族就不同了。”木须龙道。

    “你是说,他体内的斗碧之血,会慢慢封印他的基油油田,让他与正常的女子结为夫妻,诞下后代。”凤九霄的脸都快扭曲了,而且声音很冷漠,他盯得木须龙都有些发憷。

    “我只是道出我了解的斗碧一族,你若不信,那就不信罢。斗碧方既然接受了先祖的血脉之力,那就代表他有义务将血统传承下去,否则,他就是罪人,斗碧一族天大的罪人,死后也无颜面对列祖列宗,还会污界其它的王族所瞧不起。凤九霄,这就是你愿意见到的吗,让所有的污修都对斗碧方指指点点,让他抬不起头来。”木须龙冷笑道。

    “我,我。”凤九霄竟然讲不出话来了,因为他也知道木须龙说的都是真的。“污族之中,似乎有好几门神通,修炼之后,汉子也能成为女人,为了毕方佛,我该不该修炼。”凤九霄的心思已经飘远了,他对毕方佛动了真基情,否则也不会将山鬼楼与东来塔都交给对方了。

    刷刷。

    蓦地,凤九霄望向毕方佛,此时,他心仪的汉子拥有一头碧绿的秀发,要比绿宝真人还绿。“他的佛头散发着原谅的气息,为何我感到很不安。”凤九霄心慌道。

    啪!

    柳神拍了一下凤九霄的肩膀,“别担心,主人是有大气运的污族王者,他和女人结为夫妇,只是为了让斗碧一族得以传承下去。放心吧,他最终还是基老,还会有无数基友。”

    听完柳神的解释,凤九霄更加不安了,心道,马币的,你还不如不说呢。现在更加担忧了,万一毕方佛不但喜欢姑娘,又喜欢汉子,那问题可就严重了。“我的情敌岂不是遍天下。”凤九霄恨恨地瞪了一眼柳神,似乎在说,滚吧。

    柳神也察觉到凤九霄眼神不善,刷,他当即退后,与之保持数丈的距离,才觉安全。“多情者不寿,凤九霄,你早晚会明白这个道理的。我现在讲与你听,你可能不在意,等你在意时,什么都晚了。”柳神虽说是器灵,可他的见识要比凤九霄的高明。

    “你若再开口,我会用方寸山神通吃掉你。”凤九霄冷冷道。

    “哈哈哈。”柳神大笑不已,也没继续。因为人家都觉得他烦了,何苦来哉,为何还要好言相劝。反正吃亏的不是自己。

    就在柳神等人讨论毕方佛拥有头发这件事时,远处,山锅与绿宝真人的撕比快有结果了,很明显,山锅更胜一筹。他祭出的那卷草书,赫然是儒门的司马草的真迹。

    哧啦。

    绿宝真人将手抖开,一团剑气飚射而出,斩向落下来的一个个“草”字。这些笆斗大的字,异常沉重。剑气扫在上面,也只是将它们撞偏了,并没能斩碎它们。而且“草”字散发的日天气息,相当恐怖。

    “儒门,又是儒门。”绿宝真人怒道。“儒门的人,为何非要寻上我,誊文阁的人为何还不现身。我就不相信儒门与誊文阁是铁板一块。”

    铿锵!

    绿宝真人的右臂向上挥去,登时,长臂化剑,将几十个“草”字都给劈碎了,可绿宝真人的右臂也裂开了,像是碎裂的瓷器。

    “哈哈哈。”山锅大笑,“小剑人,你的路到头了,毕方佛都舍弃你了,为何你还不肯去死,莫非对这世界还有什么留恋。不如将你的遗愿讲出来,我帮你实现。”

    “哼。”山蒹葭忽地怒道,“司马草的真迹,被你拿着,完全是在掉价。还不拿过来。”轰隆一声,这位从誊文阁逃出来的基老,再次祭出九污之印。只是这次,九污之印的目标不再是山锅,而是司马草的真迹,也就是那卷草书。

    砰!砰!砰!砰!九污之印遽地飞起,将一个个“草”字都给撞成齑粉,飘扬而去。

    “中计了,此人中计了。”山锅心道。

    司马草的这卷草书就是吸引山蒹葭的饵,为了杀他,山锅也是下了血本的。

    “这卷草书与春秋卷相比,真的不算什么。”山锅暗道,“快些拿走草书,然后你就会明白我给你准备的这份礼物有多夸张。”

    成千上万的“草”字都被九污之印给撞碎了,而草书近在咫尺,可山蒹葭却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停了下来,并且还将九污之印都给收回了。

    “啊,他收回了九污之印,难道看出端倪来了。”山锅不悦想道,“从誊文阁里走出来的人真是讨厌,我果然不喜欢他们。可恩师还让我与誊文阁的小鲜肉打好关系,我就不明白了,以师尊在儒门的地位,哪里需要讨好誊文阁的人。”山锅对于他师尊临行前的吩咐很不满,可他又不敢背叛师门。得罪了儒门,他真的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不敢取,我敢。”忽地,一道声音响起,不是周公还能是谁。

    面对儒门先贤司马草的真迹,山蒹葭避开了,可周公不然,他直接飞遁而至,大手如山,向下镇去。轰隆隆,他的五指将那卷草书给轰开了,并且在空中摊开,像是在烙煎饼。

    砰砰砰,一个个“草”字还未升起,就已炸开。“你认为我还会给你们机会。”周公冷笑道,“我虽然不是儒门之人,可也是知书达理之辈。平生最喜欢收集小鲜肉以及古玩字画,所以在污界才有雅人的名号。”周公笑道。

    “就你,还雅人呢。”当众拆穿周公的不是别人,正是污山论剑图的器灵,五绝子。

    五绝子一脸鄙夷,距离周公有百丈之遥,“主人啊,我姑且叫你一声主人,你拿到了司马草的真迹,还不将它扔到污山论剑图之中,让论剑图吃了它。”催促,五绝子还在催促周公。

    刷!

    空中,一画轴从天而至,画卷还未摊开,画轴却是砸向周公。

    山河基图。

    从天上砸下来的是山河基图,此图的器灵也想得到司马草的手写稿,“交出来,可饶你不死。”山河基图的器灵嚣张道。

    “你哪来的勇气啊。”五绝子吼道,“污山论剑图要比山河基图高明很多倍,而你与我一般,也是器灵,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躲躲藏藏,难道是因为长得太丑,站在我面前会有压力。如果真是这样,你还有些可爱。”五绝子奚落道。

    “你想要,拿去。”周公笑道,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周公竟然没有收起草书,而是将它扔向从天而降的画轴。

    “周公,你这是做什么。”五绝子怒道,他早已将司马草的手写稿当成是私有物,可周公却将它送给了山河基图。“不要忘了,我才是你的器灵,如果没有我,你能有今天的地位与成就?”五绝子的声音陡地尖锐起来,凄厉异常。

    “不好。”山锅心道,“周公这老东西,他一定是察觉到什么了,所以才将草书给扔出去了,他这是在试探我。”

    飕!

    司马草的手写稿遽地飞向山河基图,“老东西怎么变聪明了。”山河基图的器灵郁闷道,“不像是他的作风,难道他真的怕我了。不应该的,周公是什么人,我比谁都清楚。”

    有问题,里面有问题,而且问题就出现在司马草的手稿之中。“退!”山河基图的器灵,躲在古图之中,大声吼道。

    刷!

    山河基图所化的画轴,陡地生出一对翅膀来,呼呼,拍动几次,已向高空逃遁。

    随后可怕的一幕发生了,司马草的手稿追着山河基图不放,像是要吃掉它。哧啦,哧啦,哧啦!几万道儒气从草书中迸飞而出,斩向前面的画轴。

    “难怪山蒹葭不肯拿走草书,原来还有这回事。”五绝子心道。可他仍没原谅周公。

    “就你这点算计,能杀掉谁。”刷刷,周公瞥向山锅,“让你师傅来,还差不多,你不够看的。”

    “周公,我也是山舞族之人,而山舞族也属于污族,我自然听过你的名字。”山锅冷笑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