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基图之中,与器灵相谈的是画界的女人,而且是女神,画界的大神。此女曾经喜欢过山河基图的器灵。

    “河图子,我爱过你。”女人道,“可惜,你不知道珍惜,错过了我。而我又等了你很多年,你始终没正眼看过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长得那么漂亮,气质又好,哪点配不上你,你说,你说啊。”忽地,女人的声音响起,而且极是愤怒。

    当是时,河图子正在冲击封印之墙,当然,他也听到了画界女神在说什么,不由冷笑,“你喜欢我?你哪里喜欢我了。不过是相中了我的绝世容颜,想要我的大姬姬而已。女人啊,从始至终,你爱的只有自己,而且你将我封印在山河基图之中,这算哪门子示爱,说出去,会有人信吗。焰灵霁,你为何不肯放过我。”

    “放过你,我早就放过你了啊,所以我现在的意中人是毕方佛,斗碧一族仅剩的王者。我焰灵霁的名字,也是你能直接叫的吗。”

    呼!

    一道火河迸卷而来,绕住封印之墙,烤炙墙内的河图子。

    可河图子全然不顾,他双掌化为长刀,锵!锵!劈向高墙,“焰灵霁,待我出去,我第一个杀了你。你这疯女人,根本不会有人喜欢你的。而且你喜欢的汉子,绝不会稀罕你。哈哈哈,焰灵霁,你等着我,等着我出去杀了你。”河图子怒极,蓦地,他引动山河基图内的灵力,登时,画卷内的世界一变,空间颠倒了。

    刷!

    焰灵霁的一道分身终于降临了,“河图子,我既能封印你数十次,就能杀了你。可我还是很大度的,对你仍存有一点希望。”

    “希望,杀你的希望吗。”高墙内,河图子冷笑道,“你知道吗,焰灵霁,我无时无刻都想着亲手杀掉你,你是魔,是我的心魔。只要杀掉你,我才能将山河基图提升到更高的境界,什么污山论剑图,碧血葫芦剑,山鬼楼,东来塔,遇到我,都得被吞噬。山河基图才是污界唯一的至宝。”河图子大笑不已。

    蓦然间,河图子双掌一分,两柄长刀再次斩向高墙,当!当!寒光迸舞,咔嚓咔嚓,墙体炸开,封印河图子的南面的一堵墙有了裂痕。

    见状,河图子大喜,“哈哈哈,终于能出去了,等待多年,为的就是今天!”

    将心一横,河图子再次挥动,锵的一声,近乎万丈长的刀芒,冲天飚射,仍旧是斩在南面的这堵墙上。崩的一声,墙体遽然裂开,尘屑飞舞,碎石抛撒开来。

    “走。”

    河图子吼道。

    飕!

    河图子化为一道水光,电射而去,刹那之间,飞出迸舞的废墟,“焰灵霁,你看到了吗,我出来了,出来了。”河图子大笑不已。轰隆隆,山河基图内,每一寸空间都回响着器灵的咆哮声。

    当是时,焰灵霁的分身并不为所动,她只是冷冷地盯着河图子,“你很得意吗,我用来圈养你的墙,相当平常,可你过了这么久,才打破高墙,而且还因此洋洋得意,我都在怀疑,自己饲养的是不是猪。”

    “啊。”

    河图子震惊不已,同时恼了。因为焰灵霁说他是猪,还是那种没脑子的猪。“女人,你又一次惹怒我了。看来不杀了你的分身,你大约不知道我的手段。”

    腾!

    河图子一招手,一道长河在他上方显化而出,并且河水之中有无数刀剑叉戟棍等,寒光闪烁。“浮在河水里的都是我杀掉人的武器,当然,在河水下还有他们的尸骨。焰灵霁,你马上就会加入他们。”

    就在河图子念头兴起之时,长河迸卷而出,落日的余晖与刀剑辉映,杀气滚滚。

    “出息,你也就这点出息了。”焰灵霁的分身不屑道,“我还想给你一次机会,可惜,你自己没出息啊,还能怨我。”

    “当然不能怪你。”

    刷!

    一道红色的佛光从高空降下,落在焰灵霁的分身左边,化为一僧人。分身,毕方佛的分身降临了。

    如今,毕方佛已经长出头发来了,可他的分身还是僧人模样。“女人,贫僧在外面也听到了,你要与吾消声配。是吗。”毕方佛的分身冷漠道,而且直接问出。

    雾草。远处,河图子怒道,你们好歹矜持些啊,要不要那么直白,当我是空气,当我不存在?

    焰灵霁的分身还未答话,毕方佛的分身已经出手了,啪,他用手拍了一下脑袋,登时,一道红色的污气迸腾而起,斩向河图子放出的那道长河。

    轰隆!

    污气甫一遇到长河,刹那间,河中的无数兵器全都被震碎了,崩!崩!崩!崩!寒铁迸飞,飚射而去。与此同时,河底的尸骨也都成了齑粉,亡灵也被轰散了。

    刷。

    又有一道红色的佛光飞至,落在长河的上空,佛光遽地洒落,化为光雨。然而光雨所落之处,方圆数百丈内的河水都被蒸发一空。不消须臾,整条成河都消失了。“贫僧主动出手,你当知道是什么意思。”毕方佛的分身道,“开始时,吾在压制体内的血脉之力,时到今日,一切都不是贫僧能说了算的。”他再道,“吾斗碧一族,战斗力虽强,在污界也有王族之称。可我们的人数太少了,吾族,男的多是基老,女的多是腐女。根本不愿意待在一起。你甚至能形容他们是老死不相往来,吾愿意改变这种状况。”

    “哼。”焰灵霁的分身不悦道,毕方佛虽然出手了,可他别有用心。焰灵霁已经听出来了,“你无非是想告诉我,你可以暂时舍弃基老的身份,与我消声配,等到诞下子嗣,你再带走我们的孩子。而我再没有利用价值,该做什么做什么去。是与不是。”

    “大体上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毕方佛的分身笑道,“贫僧能做到这样,你该知足了。吾是基老,生来就是,谁也改变不了吾的取向。如今,贫僧愿意牺牲小我,你也该有所牺牲,再说,贫僧会补偿你的。”

    “补偿,你拿什么补偿。用你的虚情假意吗。”焰灵霁的分身不屑道,“我亦是画界的大神,人称女神,粉丝无数,想要什么样的汉子得不到,不管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只有我动一下手指头,他们都像是苍蝇似的飞过来,我赶都赶不走。而你却这样对我,当我不要面子吗。”

    哧啦!

    焰灵霁的分身素手扬起,一道烈焰斩出,扫向毕方佛的分身。“话不投机,相杀吧。你与山河基图的器灵一样让我讨厌,你们都该死。”

    “你们俩闹够了没,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它可是山河基图的内部世界,而我是器灵,此地我说了算。你们倒好,反客为主,而且还当着我的面秀恩爱,不知道这样死得更快吗。”

    河图子,本来是很讨厌焰灵霁的,可焰灵霁与毕方佛在一起,郎才女貌,极是般配,河图子见了很不舒服,只想拆散他们,或者杀掉其中的一人。

    “不,不会的,我绝不会喜欢焰灵霁。”河图子对自己说道。

    嗡!

    遽然间,一团碧光炸开。

    “你,你想做什么。”焰灵霁的分身吓了一跳,并且飞遁而出。而毕方佛的分身早已斩去她释放的烈焰。“女人啊,是你将吾唤来的,如今想赶贫僧走,难了。你难道不知道它是什么吗。”

    “爷爷!你这么快就要给我找一个奶奶。”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响起,却是发自剑胎,小葫芦里的剑胎。

    原来,毕方佛的分身将那枚小葫芦也带到了山河基图的内部世界。目的再简单不过了,为了从里面吃掉山河基图。

    刷刷,河图子瞥向绿色的小葫芦。“碧血葫芦剑,斗碧一族的至宝,与东来塔一同守护着你们一族。”山河基图的器灵怒道,“斗碧方,你将它带来里面来,什么意思。”

    轰隆隆,山河基图内的世界,开始迸荡,山不再是山,河也不再是河。而灵气都向河图子涌去,他则像是长鲸吸百川,将混乱的灵气都汲取一空,用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喀啦啦,河图子的骨骼都碎了,而后重组。他的身高超过千丈,而且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有两千丈长,挥动之间,天地为之失色,风云齐动。

    焰灵霁的分身明显的被河图子那杆两千丈长的大姬姬吸引了,不由赞叹道:“噢,那是我曾经钟意的汉子,真有本事啊。”

    毕方佛的分身听到了,不由大怒,可他的涵养很好,并未直接表明态度。“碧血葫芦剑,你该动手了。”

    “爷爷啊,就算见到了情敌,你也不能失了风度,再说,不就是两千丈长的大消声巴,你若运转佛国神通,也能做到的。快啊,不要停下来,当着焰灵霁的面,表演给她看,让这个女人动心,然后你就能拿下她了。”小葫芦里的剑胎认真分析道。

    砰!

    毕方佛的分身一掌劈出,击中小葫芦。里面的剑胎也受到了殃及,锵!锵!锵!数千道剑吟迸滚而出,明显的,剑胎被佛之怒火锤炼。“没有下次了,碧血葫芦剑,你再不听话,贫僧用东来塔收了你。等你什么时候知道错了,吾再放你出来。”

    “爷爷,我知道错了!”绿色的小葫芦里,忽地传出剑胎的道歉声,而且它装成很可怜的样子。

    可毕方佛的分身何等的聪明,怎能不知剑胎的那点心思,他当即道:“看来你真的不打算听话了。贫僧有了东来塔,又有山鬼楼,多一个碧血葫芦剑,少一个碧血葫芦剑,都不多重要了。”威胁,毕方佛的分身分明是在威胁小葫芦。

    “爷爷!”小葫芦里的剑胎这才慌了。飕的一下,小葫芦滚到了毕方佛分身的脚下,像是小狗似的,讨好他。“不要把我关到东来塔之中,我和那座塔不合,若是待在里面,我会疯掉的。”

    “你知道就好。”毕方佛的分身不悦道。他五指向下抓摄,将小葫芦取了过来。葫芦里的剑胎极是乖巧,藏起全部的剑气,不敢伤害毕方佛的分身一分一毫。

    “斗碧方有什么好的,还是河图子更合我意。”骤然间,焰灵霁的分身冷笑道,“是我看走眼了,如今放弃斗碧方也不晚。河图子,你还不到我身边来。”

    “哈哈哈。”高空,身高超过千丈的河图子大笑,“焰灵霁,你哪来的自信啊,我有大姬姬,又有身高,腿也很长,怎会看上你这样的丑女人。当我眼瞎了吗,你在画界是大神,去画界挑选你的挚爱。”

    飕!

    河图子当即挥动他那杆两千丈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向焰灵霁的分身当头劈下,登时,恶浪迸滚,灵气咆哮。

    “爷爷,让这个女人的分身与河图子斗上一斗,我们再受渔翁之利。”绿色小葫芦里的剑胎笑道,“焰灵霁不知好歹,见到别的汉子有大姬姬,眼睛都移不开了,简直该死。她怎么配得上爷爷。”

    “不错,你说的很对。这个女人确实有问题,可贫僧不愿再浪费多余的时间,就是她了。吾已经决定了,让她为吾诞下斗碧族的传人,然后吾再杀了她。”毕方佛的分身冷笑道,他打算利用完焰灵霁,再将其杀掉。

    因为占据天时地利,河图子极是嚣张。

    可焰灵霁的分身也不是吃土的,她长袖扬起,腾,腾,腾!一道道高墙,平地而起,拦在她前面。而河图子两千丈长的大姬姬,陡地扫在高墙之上,登时,数百道墙都塌陷了,不能挡下河图子的大消声巴。

    “愚蠢,愚蠢啊。”河图子叫嚣道,“焰灵霁,我记得你以前很聪明的,怎么,时间将你的智商都给拖走,然后喂狗了吗。”

    飕!

    河图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又一次扫了下去,咔嚓,咔嚓,咔嚓,又有千百道高墙应声倒下。

    “爷爷啊,山河基图的器灵还没发现问题吗,他是不是傻。”小葫芦里的剑胎困惑道,“我是旁观者,都能发现问题的端倪,他难道不知。”

    “旁观者清。”毕方佛的分身道,“看下去,不要提醒他。他若死了,那更好,你能吃掉山河基图。贫僧还会将污山论剑图取来,也让你吃掉,这样你就能提前出世了,而且能与东来塔争锋。”

    “东来塔不算什么。”绿色小葫芦里的剑胎哼道,“我的品质也比那座塔高多了,爷爷,你又不是不知道。”

    “嗯,你是有超越污族全部的法宝的可能,可那也只是可能。”毕方佛额分身再道,“所以,收起你的傲慢,等到你真正的到了那天,再与吾谈论天地之道。”

    “会有那一天的,而且不远了。”小葫芦之中,剑胎忽然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