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明月还不太圆,银光依然洒在大地间,冷清清、亮灰灰、慢悠悠、又仿佛兴匆匆,就那么悄悄地遛下西山去。

    东边升起的晨曦,宛若乐坏了,闪耀着光芒万丈出来了。

    逐渐升高,久违地晒到林遥屁股啦!

    自然醒转的林遥伸伸懒腰,稍稍回顾梦里地魂又再开始的修炼,便即起床、洗漱、吃早餐。早餐吃完就带着雪雅出去遛弯,信步来到绿语湖畔。

    绿语湖碧波荡漾,似韵律动感,嶙峋美妙婉转,那是倒映的聆然山,林遥坐到一块三面临水的岩石上,拿出笛子试着吹奏蒹葭苍苍……

    雪雅也就安静坐在少爷身旁,聆听着瞅着他把指头轻轻按,笛声时而干颤时而悠扬,仿佛感觉到眼前绿语湖有音素回响,又仿佛是风儿在低吟浅唱,顿时兴味盎然……

    光影闪亮,风儿还在轻拂着脸庞,湖水还在微微晃,那金灿灿的太阳已升到头顶,意未尽,曲未央。

    笛声戛然而止息了。

    林遥站起身,挥挥长袖,抖抖直裾,当然是要回家吃午饭。

    下午哪儿都不去,就呆在书房。林遥悠然地翻着书,可惜雪雅不识字,有奇文都无法与之共赏。

    非常宁静,就让雪雅在这里打坐修炼,林遥看书也心安。沉浸书中的世界不知不觉间,外面只剩下红彤彤的余晖已不见夕阳……

    用过晚饭之后,愉悦的雪雅回耳房休息,而林遥回到东厢房里没有即时安歇,为探索自身七个脉轮的奥妙玄机,开始接着修炼起“顺逆真元诀”来,可算用心了。在心窝旁的丹田,目前“膻中宫”尚有不少能量储存着,下半夜就继续做做梦。

    走了月亮,迎来晨光,便是这样徜徉于修炼、徜徉于梦境、徜徉于笛声、徜徉于书香、徜徉于人间美味、徜徉于那些未知的奥妙玄机,成为现在林遥一天天的充实生活。

    如今白天形影不离相跟着的雪雅尽管不食人间烟火不识字,也陶陶然乐在其中,渐渐适应起少爷的步伐,见识着林荫庄里庄外的一点一滴一草一木,小小妖精之身心亦自徜徉欢快。

    如此有规律的日子,转眼五天过去。

    绿语湖畔,岩石上,林遥吹奏的蒹葭已然很动听了。

    静静陪伴在少爷身边,心灵单纯的雪雅慢慢习惯享受这般时光,而还有个小妖精也在聆听着林遥的笛声,她身在绿语湖里若隐若现,绛红色鳞片委实难以避免辉映,无疑就是云秀了。

    虽然时辰还早,但今日林遥吹奏已尽兴,便站起身走下岩石,悠闲自在地沿着绿语湖畔,信步回家去。

    不急的林遥步子小,岸上的雪雅相跟着,水里面的云秀却也相跟着在游弋。

    不经意间林遥感觉到云秀的妖气,有那么点点奇异,隐隐约约的似乎若有若无,跟雪雅带着超常功效的香囊状况很像,又仿佛并非如此简单。

    其实以林遥的修为,即便雪雅带着的香囊能将自身妖气完全收敛,也是很难避免不被发现,没有察觉那也是一时的疏忽大意。

    就因为,当今世上的妖修在林遥神通感应下,足够遁形的已极其少有,所以见到的状况多般都不入法眼,才那么微妙。

    简而言之,就是在大能面前,都显得渺小。

    林遥往绿语湖瞄了一眼,见到吊在云秀胸鳍下的那块双鱼环佩,心想应该是此物的玄妙,淡化掉她身上的妖气。玉乃天地灵气孕育而生,所蕴含的灵气自然精纯,在人类的文字里就明确记载有凝神静气之功效。

    此双鱼环佩,当然也并非寻常之玉。林遥在阴溪里初次见到,便瞧出此双鱼环佩很不简单,是块有着好几千个年头存在的古玉,似乎还隐藏着法阵,却没想要弄明白。转念间林遥想起姑姑突然驾临的那天,将云秀以及小河螺精可可送进绿语湖底后,回房看它们呆过的那水缸没感应到丝毫的气息留下,当时就很疑惑不解。

    只是当时的情况太紧急,没去想那么多,自然领会不到双鱼环佩之灵性。现在林遥念头通达的回顾起此事,应该没有疑惑了。

    “云秀”

    雪雅瞧向水里面,忽然间发现。

    绿语湖里,相跟着游弋的红鲤鱼精,停顿下来眨动眼睛,却是没有吱声回应。

    “云秀,你若有什么话,就说吧!”林遥停下脚步看着她。

    “很好听……”云秀开口,湖面冒起泡泡。

    “你喜欢听就好,我会经常在此吹笛子。”林遥微微一笑道。

    “这个叫笛子?”

    “是的。”

    “噢……”云秀的话真不多。

    “明天见!”林遥迈步,挥挥手上的笛子。

    “少爷,我还……想听你读书。”云秀追着游弋过来。

    “好。”林遥莞尔,脚步没有停随口吟咏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林遥每天有规律的日子,也就附加了一项,从此这绿语湖畔,是既有笛声袅袅又有读书声朗朗……

    韶光荏苒,星河璀璨,晃眼五年过去了。

    一千余株梨树都长得很高很高了,十来余株青梅树也都长高了,庭院里的四株榕树和两棵橘树长高了,林荫庄前方的九棵樟树长高了,后坡的那一大片茶子树终于长成一人多高了。

    柳树、桃树、枣树、杏树、橙树、柚子树、柿子树、枇杷树、栗树、李树、石榴树、皂荚树……大马路边的杉树、鹅卵石小路旁的桂树全都长高了,十三岁的林遥已是玉树临风当然长高了。

    万物生长,百花怒放,又是一个阳春三月里。

    林荫庄沐浴着春风,空气清新俊逸,和煦的阳光那是分外耀眼。吃过早点的方菲、林毅夫妇二人坐在正厅里,悠闲地饮茶,茗香侍立在一旁,看样子心情也很爽朗,鸟语花香时不时的飘进来,还有忽远忽近的袅袅笛声在绕梁。

    “遥儿今天吹奏的这一曲,又是诗经里的哪一篇?”方菲望着丈夫细声询问道。

    “是小雅鹤鸣。”林毅回应。

    “你现在都能听得出来,我却还是听不出来,就只感觉到遥儿吹奏的曲子是越来越好听了。”方菲轻轻地说着,竖耳倾听起来。

    “哪里,我其实也听不出来,在你每次问他的时候,他回答过是哪篇,我就记下了。”林毅微微笑着说道。

    “这笛子,琪儿只是教了他那么几天,五年里他居然将整部诗经三百余篇,都摸索吹奏出曲子来,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呀!”方菲满面笑容地摇摇头。

    “遥儿不是说过么?学得基本乐理,曲子便可以融会贯通。”

    “看着遥儿这个样子下去,我可是很当心呀!

    “你当心什么?”

    “你没有瞧见么?遥儿坐在绿语湖畔那块岩石上,天天这样顶着个太阳,就是一粒大米这样子暴晒,恐怕都会晒成小麦。”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