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姑姑送你的香囊,给我看看。”林遥似乎找着关键所在了。

    “这个……叫香囊?”雪雅目光落向自己的纤腰间。

    “对!”林遥直接伸手取下。

    果不其然,此香囊离开雪雅的纤腰,便感应到她身上的水仙花香弥漫开来,妖气也明显在恢复。林遥判断玄机就在香囊里,却还是将香囊上的团锦结里嵌镶着的那颗拇指大小晶莹剔透的珍珠仔细地观察了一番,确实只是颗珍珠,并无特异之处。

    香囊里之物,林遥天眼尽管可以窥见,但一时半会也不能识别出来,因为是炼制过的细末。凑近鼻子林遥闻到细末的淡淡香气,很清新很微妙的香气让人很舒服又让人记不住,似乎就是不为吸引人。

    “少爷,香囊那么好看的样子,作用是什么?”雪雅瞅着又稀奇起来,忍不住便问道。

    “醒窍提神,辟秽恶之气。”林遥便以寻常香囊的作用回应。

    林遥还在沉吟着,要以怎样的方式探测其玄机,凝念间点点头。香囊托在小手掌心,林遥旋即运起法力将其药性封印住,立时就感应到雪雅身上的水仙花香飘溢四散,而妖气更是无形无拘无束的怒放。

    片刻平缓下来,雪雅身上的气息恢复以往。这是林遥再熟悉不过的感觉,仿佛一株水仙就呆在那紫砂笔筒里,自然地散发着花儿香味,也散发着妖精的味道。

    莞尔一笑,林遥小手收起法力,掌上香囊的封印,当然便不存在了。

    林遥将香囊还是给雪雅系在纤腰间,让她的气息跟常人相差无几,如此状态那确实再好不过了。

    “姑姑送你的这香囊,你喜欢吗?”林遥随口问道。

    “喜欢!”雪雅答。

    “那就好好带着片刻不离身。”

    “嗯。”

    雪雅点头应声,俏脸上还有些小小的兴奋。

    林遥现在整个身心放松,对于没能即时察觉雪雅今晨收下姑姑送的香囊后的气息变化,真是有种恍然之感。自从二十多天前,端木琪驾临林荫庄便使得林遥无时无刻不紧绷着神经,对于林遥而言斗智哪有斗力那么轻巧,所以就那么一直走到今晨的急切局面,急切之下也就一时没注意到气息的微妙变化。

    况且在当时,不仅雪难的气息有变化,端木琪的气息也有着变化,紧接着便是进到正厅吃早餐,美味飘香、也有美味飘着酸,还有增多好几人的气息。

    林遥没有多加注意,此香囊的玄机,当然最为关键。当时林遥的心头也有过一片疑云,只是不甚在意的正好想反了。

    绝非凡品没错,此香囊确实有超乎寻常的功效,可不是简单的醒窍提神、辟秽恶之气。

    凡人感觉不到妖气,寻常香囊勉强可以辟妖兽的腥膻浊气,却又哪里能够辟真正的妖气,更何况是结成妖丹的妖精身上的妖气,而此香囊却能够将之完全收敛起来。

    当然林遥也明白姑姑此香囊,并非特意准备好的要送给雪雅,而是她自己正用着的随身佩带之物。仓促间姑姑将此香囊以见面礼的形式相赠,功效没有明说却真的很尽心。

    对于妖修而言,从成精起始有妖气,随着修为的增长妖气逐渐加重,结丹成功的境界变化妖气会愈发强烈,而突破凝形化神后妖气却反倒变淡起来,也就是凝神还虚。总归说来,身怀妖丹阶段的妖精身上的妖气特别重,虽然妖气越强烈确实越显得有威势,但也格外的危险。

    回想七千多年前,林遥身怀妖丹云游天下期间便有过一生中最多的危险经历,因为身在弱肉强食的世道上,妖气越重也就越容易成为目标,能够保得性命活到如今真的很庆幸自己从小爱蹦跳脚力超好。

    姑姑目前的修为可以说,跟雪雅是处于同等不相上下的阶段,人类尽管没有妖气,但也会有相对的灵力强弱可感应。

    妖界、人间再怎么去分明,也都是在同一片天空之下。在这如此复杂的世道上行走,此香囊能够微妙隐匿自己的气息,当然可以避免一些危险。

    静静地望着此香囊,林遥又摸到系在自己腰带间的那个荷包,感触装在里面这张可传达千万里远的音讯符,已全然明白姑姑忧虑的用心良苦,反而有些心疼她的牵挂了。

    今日的阳光很明媚,渐渐地升起来。

    林荫庄的生活很简单,林遥的心情轻松下来,也就带着雪雅在鹅卵石小路上、果木树林间、绿语湖畔四处的遛弯儿。

    白天便这样云淡风轻的过去了。

    夜晚到休息时,方菲很自然的安置雪雅住西厢房,那是端木琪刚住过的客房,没想到林遥却不同意如此安置,执拗的要让雪雅住东厢右耳房。

    母子二人僵持不下,林遥提出征求雪雅自己的意见,方菲感到有些无奈只得点头,结果当然了……

    毫无悬念,雪雅选择住进东厢右耳房,虽然对于雪雅本心而言东厢右耳房也并非是理想的居所,若可以她宁愿每天夜晚回到那个紫砂笔筒里,静静地陪伴在少爷身边。

    端木琪将雪雅姑娘托付在此,那雪雅姑娘就是林荫庄的客人,而且不食人间烟火的她可并非凡客。眼见儿子将她当丫鬟安置,方菲总觉得欠妥当,然而事态已如此,尽管弄不明所以,也实在拿儿子没有办法。

    在去年的时候,方菲曾安排过茗香住进东厢房,好贴身照顾儿子的起居,儿子执拗的不同意,退而求其次的方菲就准备让茗香住东厢右耳房,可是儿子执拗起来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还真没谁能奈何得了。

    如今为了让雪雅住东厢右耳房,又见儿子那副谁都拗不过他的神色,方菲回想比照不禁啼笑皆非。

    其实此事,林遥本来要让雪雅住进东厢房,可是想到水仙花儿呆在紫砂笔筒里的这段日子,都没有做过梦,地魂看来也确实怕生,所以才改变了决定。

    林遥觉得已许久没做梦了。

    想做做梦了。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