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琪顿时愣怔住,显然是对林遥所回应的并非巫术,感到有些意外。

    半晌之后,端木琪忽然心念一动,随手往腰间的储物袋上一拍,便见一支横笛到了手上。林遥自然早就发现姑姑一袭劲装的纤腰间,系着三个神奇的袋子,其中两个的样式相同,不同的那个里面放的是鹫儿。

    “我吹奏一曲,遥儿若能听出姑姑吹奏的是什么,姑姑便教你吹笛子。”端木琪随意亮亮手上的横笛,笑盈盈地说道。

    “我现在还没学笛子,又不知道有什么曲子,如何听得出来呢?”林遥乌溜溜的双眼,也睁得大大的表示疑议。

    “姑姑知道你喜欢读书,听说你近来总是成天呆在自己房里闭门不出的读书……”端木琪那双明眸相望过来,说得意味深长,又轻巧自然的问道,“四书五经都已经读过吗?”

    “读过。”林遥在如此情形下,哪敢多想。

    “乐记应该有印象吧!”

    “礼记中的一篇。”

    “那就好,姑姑所要吹奏的曲子,不出四书五经的范畴。”端木琪给出似乎明确的提示,其实很笼统。至于四书五经,先秦时期孔夫子整理有易、诗、书、礼、乐、春秋六经,其中乐经于战国年代失传,因此秦皇朝以后只有五经,由于秦武皇扶苏推崇儒学而又使得论语以及孟子逐渐显赫起来,到大楚皇朝时儒家便将楚辞、论语、孟子、尔雅并列,与周易、诗经、尚书、礼记、春秋合称为四书五经。

    “若是我没能听出来呢?”林遥心里有底却仍然谦虚。

    “那便是你没有音乐天赋,或则是你并非真正想学,姑姑当然就不教你吹笛子了!”端木琪回答的相当骄傲。

    “那好吧!”林遥有些失落地说着,语气却陡然的转变,“我要是听出来,姑姑可不许骗人哟……”

    “骗人是小狗啦!”端木琪很有点无奈。

    “嗯。”林遥点头。

    寒冬明媚的阳光下,端木琪在绿语湖畔迎风而立,轻按横笛吹奏起来。笛声飘响,林遥闭上双眼用心感受,这首乐曲悠悠,婉转、苍茫、凄苦……

    忽而音调婉转地变化,苍茫的意境仿佛从春到夏,凄苦的韵律带着热烈气息……

    忽而音调又婉转地变化,苍茫的意境仿佛从夏到秋,凄苦的韵律透着肃杀……

    甚至有杀伐之象,音调变得激昂而豪迈,豪迈和悲凉交织,林遥脑海里的印象也清晰了……

    笛声仍然在飘响,那缠绵中的眷念,让林遥不禁随着音调轻轻地吟和: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曲终,寂静了。

    端木琪方才听到林遥的吟和之词,此刻也不用问,因为曲子的题目已被解开。就是诗经里的采薇,端木琪今晨听方菲说起曾经以采薇歌咏的是什么考较林遥之事,在听得林遥想学吹笛子后,便一时兴起以采薇篇为曲,也来考较林遥一番。

    林遥听出是诗经里的采薇,这当儿想到姑姑先前所问的:“乐记应该有印象吧!”忽然明白此提示的意味,因为乐记里阐述音乐的合宜,有对诗经颂、大雅、小雅、风的解析。如此回想起来,林遥才恍然洞悉诗经可阅读、可吟咏、也是可以用乐器来演奏的。

    “好了,被你听出来了。”端木琪轻颦浅笑,爽然说道,“姑姑不骗人,现在便开始教你‘气功’。”

    “气功?”林遥茫然相望。

    “气、指、唇、舌,是笛子的四项基本功法。”

    “噢。”

    “认真看!”

    端木琪说着,上身放松深呼吸,双肩下沉轻按横笛,平稳地吹出一个音,良久良久才停息。

    如此示范一遍,然后将横笛递给林遥习练。林遥双手接过横笛,用心地试着吹奏,有模有样的吹响,只是音色飘忽,实在拿不准怎么用气。

    “气”对于修真者而言应该是再熟悉不过了,人类修真者便有“炼气士”之称,更何况林遥作为有着万余年修炼历程的老妖。然而林遥吹响笛子的时刻,的确是拿不准如何用气,人类有成语“触类旁通”,人类也有俗语“隔行如隔山”。

    “姑姑…”林遥抬首相望的目光中,流露出虚心求教之色。

    “你自己习练习练,找找感觉。”端木琪骄傲、微笑、英姿依然那么的飒爽。

    隔行如隔山,端木琪又岂会不知,因此并未奢望林遥学笛子也有修巫那么高的天赋,但也绝非凡人那般起步,只要找准用气的感觉,自然就能触类旁通。

    吹奏笛子在控制气息上,相比巫术的运用,微妙性可以说是不遑多让。

    一个音,林遥就这么习练了一个上午,终于找准微妙的感觉,达到姑姑对音色要求的“平稳”状态。

    晌午后,林遥继续习练这一个音,姑姑对音色要求的是,达到“干净”状态。林遥花了七刻钟,吹奏出音色的“干净”状态。

    接下来的习练,姑姑对音色要求达到的是“嘹亮”状态,林遥花了五刻钟。

    进而姑姑对音色要求达到的是“持久”状态,林遥只花了两刻钟。

    因为林遥以嘹亮、干净、平稳的状态吹奏这一个音色,轻松的一口气便吹奏了近两刻钟头。要不是姑姑的“好了好了”之声将之叫停,恐怕林遥会如此一直吹奏下去,吹到什么时候谁知道呢?

    “看来你学笛子的天赋,也挺高啊!”端木琪啼笑皆非的赞道。

    “我是真正的想学吹笛子。”林遥昂首回应。

    “晓得了。”端木琪不禁暗自感慨这奇葩的侄儿,吹奏出那么大气的音色却也有小心眼,“今天就学到这里了,我们回去吧?”

    “天色尚早,我今日初学笛子,想在这里多习练习练。”林遥有板有眼地说着,有形有式的上身放松深呼吸,有模有样的双肩下沉轻按横笛,又平稳、干净、嘹亮、持久的吹响起来。

    一个音伴随着时光流逝,两刻钟悄然过去了……

    “好了、好了、好了!”端木琪望着林遥那副格外认真的神态,无奈何地叫道。

    “姑姑,要学好吹奏笛子,真难呀!”林遥停息下来,满脸无辜地感叹道。

    “难?”端木琪顿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这一个音,我就差不多练了整整一天,才勉强的找准感觉。”林遥一本正经地说道,“恐怕明天会忘记这种感觉,我得多加熟练熟练。”

    “你还要…”

    端木琪话未说下去,便听见平稳、干净、嘹亮的笛声又响起来了。

    一刻钟悠然过去,两刻钟又过去,三刻钟也快过去了……

    “好了、好了、好了、好了…”

    “……”林遥没有停息。

    “停!停!”端木琪如此不停的听着这个音,都感觉有些晕了。黄昏时刻,冬日的霞光闪耀,与碧波相辉映。

    “……”林遥持久的将这一个音节吹奏得有声有色,四刻钟过去了。绿语湖畔,姑侄二人的身影被落日拉得很长很长,眼前的波光潋滟,随着平稳、干净、嘹亮的笛声节奏单调律动,却格外的精彩绚烂。

    “你要吹到天荒地老么?”端木琪实在感到没办法,也感到有些无语。因为在此刻,端木琪的脑海被这一个音色弥漫,竟然想不出一个拉林遥回家的理由。即便很简易的理由,比如今日已是腊月二十三,送灶君应该早点回家。

    “我吹到天黑就可以了。”林遥稍稍停息了一下,痴痴地回应了一句。

    夕阳余晖下,端木琪望着林遥那副很起劲、很带感、很过瘾吹奏的神色,只有哭笑不得。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