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琪慢步走向东厢房,同时也放出神识,随之感应到此妖精的修为与自己不相上下,心里揣摩着:莫非是菲儿姐姐方才说起过的那只海碗般大的螃蟹,还是遥儿从绿语湖捡回的那个螺蛳……

    来到东厢房门外,端木琪自然提高了警惕,略微犹豫之下,还是轻轻将门推开。

    目光落向那妖气散发之物,端木琪登时惊诧住了,真是没想到,此妖精原来是株水仙花。

    端木琪缓缓走进东厢房,望着这株俏丽的水仙花精是暗暗称奇不已。因为花类妖精非常难得见到,端木琪长这么大,各种各样的妖精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却还是首次见着花精。

    “姑姑,她叫‘雪雅’。”林遥跟上来,索性落落大方的说道。

    “噢?她叫‘雪雅’呀!”端木琪微微一笑。

    “是我给她取的名字!”林遥满脸孩子气。

    “好名字。”端木琪回应。

    “姑姑。”林遥搬着椅子放到水缸边,麻利的站上去,“它叫‘哨哨’,它叫……‘小可可’,名字也是我给取的。”

    端木琪转首瞧向水缸里,顿时见到一只海碗般大的螃蟹以及一个螺蛳,虽然它们的块头异乎寻常,却都并非妖物。瞧瞧遥儿此刻的神态,端木琪肚子里是啼笑皆非,反应出来的却是哑然无语,而心内不禁感慨万分:也不知遥儿怎的抓到那么大只螃蟹、捡到那么大个螺蛳,居然还采到株结成妖丹的水仙花精。

    端木琪发现是株水仙花精,心情也随之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其它种类的妖精,大多都很凶恶,善者是少数,甚至有些压根就并非善类的物种。而水仙花能够成精的太稀有,但凡成精却格外纯真、格外良善,本质决定心灵美。

    不过,花类虽说本质纯良的居多,却也有极其邪恶的异种,肉食性犹如凶兽般,会吃人。

    这种会吃人的花,端木琪也未曾见过,据说只生长于霁洲北部的幕川森林里,明年端木琪要到天阙殿执行任务,或许有机会一睹它的真容。

    “姑姑,怎么了?”林遥萌萌地问。

    “没什么呀!”端木琪的回答难免有点迟钝。

    因为端木琪此刻的心里尽管不那么沉重,却颇不平静。水仙花精的本质无论多么纯良,毕竟还是妖精,并且是结成了妖丹的妖精,而遥儿现在还只是一个才八岁的小孩子,即便资质再逆天修为也不过“开脉境”,叫端木琪如何放心得下?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只是这株结成妖丹的水仙花精没有化成人形,又没见它开口说话,让端木琪一时觉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这株水仙花精,究竟是因何缘故,而被遥儿采回到家里?难道是生长在山里天然结成妖丹,却不谙世事……

    慎重考虑之下,端木琪决定先不动声色,好好留意这株水仙花精几天,兴许能够觉察出点眉目,到时再行计较会妥当些。

    “遥儿,姑姑教你术法吧!”端木琪便即说道。

    “好!”林遥回应。

    见林遥回应的如此干脆,端木琪行动起来也非常利落,晏然自若转身走出东厢房。林遥快步跟随着姑姑,两人转眼走出宅院。

    来到绿语湖畔,端木琪望着眼前的山水相得益彰,心想单纯的看这番景象,倒也是绝妙之致,确实为林荫庄增色不少。

    “遥儿,姑姑今天要教你的这套术法名为‘云梦诀’,共分九式。”端木琪爽朗的说道,“姑姑现在施展一遍,看好咯!”

    “嗯!”林遥很起劲的点头。

    只见端木琪身姿轻盈,起手的动作曼妙之极;陡然间变得激烈,真元波及的范围生出泥沙,迅疾聚拢形成一股强劲的威势散发;陡然间威风赫赫指影忽忽;陡然间纤纤素手拈动、灵动、气贯长虹生出青花绿叶飘动、飞动形若龙卷风……

    望着姑姑变幻莫测的手法身影,林遥是如痴如醉,从未见识到如此美妙的招式,没想到攻击的姿态也可以如此潇洒,法力竟可以发挥得那么灵巧……

    端木琪宛若梦幻般收功了。

    林遥瞧呆了。

    无法感慨,林遥觉得真真是赏心悦目,还觉得姑姑实在太英姿飒爽了。

    “遥儿……”

    “姑姑,这‘云梦诀’施展完了么?”

    “施展完了呀!”端木琪微微笑道,“这‘云梦诀’的九式,分别为:行云流水、泥沙俱下、捕风捉影、飞花拈叶、重峦叠嶂、万象森罗、千仞凌波、翩若惊鸿、虚无缥缈。”

    “行云流水、泥沙俱下、捕风捉影、飞花拈叶、重峦叠嶂、万象森罗、千仞凌波、翩若惊鸿、虚无缥缈。”林遥随之,喃喃念叨。

    “对!”端木琪颔首,“遥儿,你来施展一遍,看看掌握了多少。”

    “嗯。”

    林遥清脆应着,旋即依样施展起来。

    当然是全凭巫力,只管淋漓尽致的表现,纵使招式达不到姑姑那样的完美,欠缺些威灵,能有几分神韵就好。

    看一遍,林遥就能够学着施展出几分神韵,在端木琪眼里那可是百分的满意了。如此悟性,全天下都找不出几人来。

    修习功法资质很关键,修习术法更需要的是悟性,术法之于外,功法之于内,两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端木琪对于传授林遥功法、术法,还是很审慎的,私心里当然全是爱护,“云梦诀”自然是极其高妙的术法,九式里函括的可说是分外精微全面。

    对于巫山“望霞峰”的弟子而言,即使是资质和悟性都出类拔萃者,也要起码达到“开脉境”后期,才可能被传授“云梦诀”,端木琪就是其中之一。

    在“开脉境”初期起始修习较简单的各项术法,结合功法修炼到“开脉境”中期、后期,打下扎实的基础,再修炼“云梦诀”方能掌握到些许奥妙。端木琪修炼“云梦诀”至今,已有将近五年,运用起来能够发挥出这套法诀的威灵,也顶多不过一成而已。

    由于林遥不肯上巫山,端木琪再传授林遥巫术自然就有所顾虑,倒也并非拘泥门户之见,而是让如此年幼的孩子独自修炼,需要考量可能会出现什么差池,心里也就难免担忧。因为担忧,又没有那么多空闲来一一传授林遥各项基础的巫术,所以端木琪在审慎的考虑下,所教的那肯定是非比寻常。

    即便在端木琪眼里,林遥的资质逆天、悟性超群,修炼“云梦诀”也绝不会一朝一夕就能够成功。

    “姑姑,我施展的对么?”

    “有模有样了。”

    “姑姑,你再施展一遍给我看看……”

    “起手式,行云流水,心法的要点是……”

    端木琪从头示范,为林遥详加讲解起来。林遥向来觉得人类博大精深的巫术,一套一套的很奇妙,也很有意义,在那么好的机会面前,自然是乐于虚心学习。

    而且林遥觉着,看姑姑施展这套“云梦诀”,真的格外赏心悦目。林遥又哪里晓得,这套“云梦诀”为“望霞峰”首座简微神君、也就是姑姑的师父独创的术法。巫山“望霞峰”有着“神女峰”之称,全都是女弟子,也就是说林遥如今是修炼“云梦诀”的、唯一的男儿。

    如此特殊的情况,端木琪并没有意识到,因为这不重要。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