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越来越冷,九月、十月转眼过去。

    水仙花儿俏立在窗前,就这样从深秋被晾到了寒冬。

    在这段格外宁静的日子里,水仙花儿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倒是将少爷交待的话,深深的记在心上。已经不再回想往昔,甚至都快忘掉那个糟老头子的模样,现在的水仙花儿眼里便只有少爷了。

    这几天,林遥拿在手里翻阅的是礼记,仍然那么的用心。

    安安静静看书,林遥感觉特别快乐,也过得相当充实。

    今天更加的冷了。

    清晨,被窝里的林遥听得屋瓦上“嘀嘀呖呖”的声音,从熟睡中醒转过来,发现下雪了。那是宛若米粒般的霰雪,落在屋瓦上发出跟雨滴不同的清脆声响。林遥懒洋洋起床的时候,屋瓦上已经安静,霰雪骤然的落又骤然的停了,落在屋瓦上如米粒般的霰雪也很快就结成冰了。

    傍晚时分,鹅毛般的大雪,忽然间飘落……

    夜里大雪纷飞,整整下了一个晚上。

    次晨,林荫庄已是银装素裹,雁荡山那是分外妖娆。寒风吹进东厢房,窗前的水仙花儿直打冷颤,尽管将那条绸带恢复成皮叶把自己裹得非常严实,却还是感觉有点受不了。

    林遥在暖和的被窝里睁开眼睛,正好瞧见在寒风中簌簌发抖的水仙花儿。真的是楚楚可怜,林遥心下不禁感慨,想到水仙花儿从前一直生活在冬暖夏凉的洞天里,连洞天都没出过几回,也难怪还没适应此时此地的气候。

    即便再冷的天,林遥都是开着窗户,有时林遥见爹娘夜晚睡觉将门窗关得严丝合缝,古灵精怪的林遥就会暗地里使坏,偷偷将爹娘房间的窗户弄开,就是要让风儿吹进来。

    因为命魂的颐养最需要通风透气,即使是刺骨的寒风,多吹吹也有益身心。林遥望着寒风中的水仙花儿,算算这丫头在窗前的桌上已被晾了两个多月,忽然觉得确实太冷落她了。

    “丫头,我给你取个名字吧!”林遥说着起身坐到床沿。

    “…”水仙花儿仿佛冻僵了般没有丝毫反应。

    “你今天可以说话了。”林遥好整以暇。

    “少爷……”水仙花儿两个多月来那是憋着许多的话,然而这一张口结舌之下,想要说的却全都忘了,“我可以说、我该当说什么呢?”

    “你说,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林遥莞尔道。

    “名字、好不好?‘丫头’这名字好吖!”水仙花儿哆嗦着,有点语无伦次。

    “哎!”林遥叹息这丫头被冷糊涂了。

    “丫头不好么?”水仙花儿忽然说得十分顺溜。

    “丫头…”林遥一时之间还真难以跟她说清楚这个,便赶紧将那心血来潮的念头抛出来,“我给你取个新名字,叫‘雪雅’,你觉得怎么样?”

    “雪雅?”水仙花儿随之轻轻念了声。

    “如何?”林遥微微一笑。

    “好。”水仙花儿清脆地回答,虽然并不懂得“雪雅”此名怎么个好法,总之是少爷给取的就怎么都好。

    “雪雅。”林遥唤道。

    “嗯!”水仙花儿开心应道。

    “喂!”小河螺精趴在水缸口子上,突然叫了声。

    “小河螺,怎么啦?”林遥转身随口而问。

    “你也给我和鲤鱼姐姐都取个名字啊?”小河螺精面对林遥的目光顿时怯生生回话,浑然不像方才那样大剌剌。

    “少爷,它们两个是谁?”水仙花儿问。

    “两只小妖精。”林遥答得云淡风轻。

    “你又是谁呀?”小河螺精旋即望向水仙花儿,又变得大剌剌的口气。

    “你们都是妖精,都是没有名字的小妖精!”林遥望着小河螺精的神情感到好笑。

    “少爷,它们还没有名字,我有名字,叫‘雪雅’。”水仙花儿嫣然说道。林遥望见水仙花儿这副傲娇之色,只能无语了。

    “哼!”小河螺精无言以对,灰溜溜的缩进水缸里去了。

    林遥站立在床榻上,走到床尾,面向水缸,望了望水缸里的两只小妖精,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颏儿,寻思着。

    霎时,林遥的脑海里浮现画面:绿语湖碧波荡漾,映照着蓝天,鲤鱼精快乐的游弋其间,宛若一抹绚丽的红云,秀美之极……

    “云秀,鲤鱼精就叫‘云秀’!”林遥神采飞扬道。

    “云秀。”水缸里的鲤鱼精默念着这个名字。

    “鲤鱼精,给你取名叫‘云秀’,如何?”林遥顿即在床尾悠悠然的坐下来,扑在水缸口子上落落大方的征询。

    “好,谢谢少爷。”鲤鱼精首度在林遥面前开口,倒也礼貌,倒也自然。

    “我的名字呢?”小河螺精陡然的又爬上水缸口子,触角基部那双隆起的小眼睛直勾勾盯着林遥的大眼睛,大眼睛骨碌碌又瞪着小眼睛,两个家伙顿时就这样近距离的面面相觑。

    “你的名字?壳壳、可可。”林遥不紧不慢的伸出一根手指头,敲敲小河螺精背上那个圆锥形的壳,“嗯,‘可可’这名字不错,小河螺的‘河’去掉三点水,寓意不在水里也能行动自如,呵呵……”

    “可可。”小河螺精嘴里好生记着,撇开林遥满心欢喜的溜下水缸,“鲤鱼姐姐、鲤鱼姐姐,我也有名字了,叫‘可可’。”

    “那我以后就叫你‘可可’了。”鲤鱼精晏然回应道。

    “那我以后叫‘鲤鱼姐姐’,就叫‘云秀姐姐’了。”小河螺精真是高兴。

    林遥实在没想到,随意的取几个名字,就让三个小妖精如此开心。轻轻的跳下床榻来,林遥伸伸懒腰,舒展舒展腿脚,感觉很惬意。

    几缕晨曦,悄悄的从窗户洒进来,融融的暖意油然而生。林遥望向窗外,大雪过后的阳光格外明媚,寒风还在吹,竟是让人有种说不出的舒爽感受。

    水仙花儿沐浴在阳光下,那是俏丽之至。紫砂笔筒里,迎风而立的水仙花儿并非形单影只,与之相伴的是那只还没有成精,而不会说话的螃蟹。

    林遥站上椅子,眼前这个紫砂笔筒是比海碗大,可是眼前这只螃蟹也比海碗大,所以这只螃蟹呆在这个紫砂笔筒里,显得特别的局促。还好,水仙花儿足够苗条,让这只螃蟹在紫砂笔筒里,可以勉强的容身。

    螃蟹长着大大小小有十只脚,窝在紫砂笔筒里那是真委曲,要伸展起来可不容易了,惟有那双望哨般的眼睛,探进探出很便利。

    “有了,你的名字就叫‘哨哨’吧!”林遥将螃蟹抓在手里,也给它取了个名字,可见还在兴头上。

    “好哇,小螃蟹也有名字了。”水仙花儿欢喜不已。

    林遥眼望着腰枝轻颤的水仙花儿,皮叶上浮现出丝丝的琥珀色,有如此明显的妖异状态,那是以她目前的修为,还无法让祭炼过的绸带完全融合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之缘故。

    每个成精之物,身上各部分都是特殊的材质,大有妙用。林遥在当年,撷取水仙花儿身上的叶子作为材质,不惜耗费十年的心血淬炼出这条绸带,绝非只是将就那么简单。七百年吸收天地精华的水仙叶,虽然不能炼制成更强的法宝,但是对于这件法宝的本体水仙花儿而言,却没有比长在自己身上的叶子,作为炼制本命法宝更为合适的材质了。

    “法宝也要配个好名字,‘琥珀仙绫’就是你了!”林遥将手上的螃蟹放回紫砂笔筒里,双手叉腰神气活现,兴致淋漓的说道。

    “琥珀仙绫?”水仙花儿愣怔住。

    “没错!”林遥得瑟起来,“你的这条绸带就叫‘琥珀仙绫’,怎么样?”

    “我这条绸带…”水仙花儿忽然反应过来,旋即欢呼雀跃,“噢、噢、噢,琥珀仙绫、琥珀仙绫,我的法宝也有名字咯。”

    *********

    傲娇:傲然又娇美之态。

    本书里这个词,跟其它无关,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含义。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