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给出的答案,虽然并未让方菲完全释怀,却是让她当场无语。

    林遥洒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自然都吸引着大家的目光。

    好多人在看我,这应该就是人间了?水仙花儿悄悄观察着周遭的一切,暗暗听着少爷跟他们说话,内心里委实兴奋不已。

    走起,林遥可不关心那么多,带着水仙花儿迈步便跨上台阶,径自进屋去了。

    “你在发什么愣呢?”林毅走到妻子身边,微微笑了笑,“回去吧!”

    “没有什么。”方菲轻轻舒了一口气,边步入大门边跟丈夫说道,“就是觉得遥儿现在,越来越稀奇古怪。”

    “怎么稀奇古怪?”

    “遥儿在房里用水缸养着个螺蛳,如今又不知从哪采回朵水仙花来,还抓了一只那么大的螃蟹回来,你就不觉得蹊跷么?”

    “你是很少到田野间走动,所以才会觉得蹊跷。”林毅从容的分辩道,“遥儿成长的环境,可并非城里,不能以我们的小时候作比照。在戴垟这山野地方,像遥儿这般大的孩子,抓螃蟹、摸螺蛳、挖泥鳅、甚至玩泥巴、打陀螺、捉萤火虫、钓青蛙那都是他们平常的乐趣,采朵野花、采个野果什么的也都很寻常,可不算什么新鲜事,遥儿顶多是贪玩了点。”

    “还采蘑菇呢!”方菲似笑非笑的应和道。

    “是呀……”

    门闩被撞断的东厢房,鲤鱼精、小河螺精仍然还在水缸里。方菲、林毅只知道儿子房里的水缸养着个螺蛳,却并未发现还有条红鲤鱼。

    林遥不清楚鲤鱼精是以什么方式躲过众人的耳目,但想她如今伤势已痊愈,修为恢复能够化形,要隐匿起来其实很容易。

    走到东厢房门口,林遥并没有急着进去跟那两个小妖精照面,而是径直来到书房。在这种情形下,林遥到书房当然并非要看书,而是想到书房里的书桌上,有个比海碗还大的“紫砂笔筒”,将之拿来安置手里这朵水仙花最为合适不过了。

    书房里头,林遥站上书桌前的椅子,先将左右手里的水仙花儿以及那只螃蟹放在书桌上,再用双手捧起那个“紫砂笔筒”将里面装着的毛笔全都倒在书桌上,然后将那只螃蟹跟水仙花儿放进“紫砂笔筒”中,旋即捧着“紫砂笔筒”轻敏的跳下椅子,毫不停留便走出书房。

    “你捧着这个笔筒去做什么?”方菲在走廊上,望见从书房出来的儿子。

    “当然是养花了。”林遥坦然自若地回应。

    “又养花又养螺蛳,是不是还要将这只螃蟹也养起来?”方菲激问。

    “是呀!”林遥脸上微笑着、脚下也没歇着爽快的答道。

    “屁大个人,名堂却多,连饭都顾不上吃了。”方菲咕哝两声,正要阻拦儿子。

    “让他去。”林毅却在这个时候,伸手拉住妻子。

    “遥儿刚才那个样子,跟你一个德行……”

    方菲讥诮的神情,虽然很生气,却是没去跟儿子较真了。

    林遥快步的溜进东厢房,就这样捧着“紫砂笔筒”从水缸里舀了些水,想了想将那只螃蟹从“紫砂笔筒”掏出来留在水缸里,而水仙花儿搭着笔筒旋即被放在窗前的桌子上。

    小螃蟹……

    那里面还有两只妖精,水仙花儿留意到……

    林遥转身,随手使一招“御物诀”关上房门,望着地上的那根断裂的门闩,心里想:不知爹娘什么时候会找人?把我的门闩修好呀!

    “死开、死开、死开啦!”小河螺精的声音从水缸传出来。

    随之,林遥见到那只螃蟹仓遑的逃离水缸,爬上口子时由于翻身太急促,直接掉下地来。

    发现小螃蟹被那只河螺精欺负,水仙花儿顿时急眼,然而不敢擅自开口说话,惟有以求助的神情望向少爷。

    “小河螺,干嘛那么凶?”林遥望了眼房间里的隔音结界,旋即说道。

    “我就讨厌它们!”小河螺精凛然回应。

    “它们什么时候得罪你了?”林遥望望水仙花儿、又望望那只摔在地上十脚朝天的螃蟹,忽而想到缘故,“这只小螃蟹,可跟那只大闸蟹精没关系啦!”

    小河螺精顿然默不作声,但还是流露出极其固执的神色。

    林遥瞧在眼里,颇有点无奈,于是俯身抓起地上那只可怜兮兮的螃蟹,放到“紫砂笔筒”里。

    随即发现,此刻“紫砂笔筒”里的水仙花儿,却相应的散发着怨怼之气。也就在这个时候,林遥察觉到,娘亲正往东厢房走来。

    “好了、别生气了,好好的呆在这里,我很快就回来。”林遥紧要的对水仙花儿说了句,便匆匆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娘,我肚子饿啦!”

    “你还知道饿呀?”方菲见到陡然窜出来的儿子。

    “吃饭咯……”

    林遥欢快而夸张的吆喝一声,便迈开脚步屁颠屁颠的奔向偏厅,心里却挂念着:希望房间里的三个小妖精,不要打起来才好。

    方菲望着儿子天真活泼的身影,无奈何地摇了摇头,也就没进东厢房,转而随着儿子走向偏厅。已经是晌午,方菲吩咐下去,马上开饭。

    “那个家伙不知从哪儿,捡来一只螃蟹精。”小河螺精在东厢房的水缸里咕哝道。

    “螃蟹精?刚才那只螃蟹哪里成精了?”鲤鱼精轻轻的回应。

    “刚才都听见他跟它说话呢!”

    “刚才,他并非在跟螃蟹说话,而是在跟那朵花说话。”

    “那朵花?那朵花是妖精?”

    “应该是的。”

    “我去瞧瞧……”

    “你可不要去惹她……”

    鲤鱼精见小河螺精轻率的往上爬行连忙提醒道。

    小河螺精爬到水缸口子边,就用触角紧紧的贴住,只以两颗眼珠子好奇的向外张望,方法相当娴熟。

    水仙花儿静静地呆在“紫砂笔筒”里,依然亭亭玉立,依然美丽绽放。小河螺精也觉得那朵花儿真漂亮,两颗眼珠子直勾勾的都看呆了。

    “喂,你从哪来的?”小河螺精忍不住轻轻地问道。

    没有回应,水仙花儿被少爷限制开口说话,方才因为小螃蟹的事情已经对这只河螺精失去好感,理所当然就懒得理会它了。

    东厢房里一时之间出奇的静,愣怔在那儿的小河螺精自觉无趣,便悻悻然的溜了下来。

    “她应该还没开窍吧!”小河螺精嘀咕,也算是自我宽慰。

    “她都结丹了,怎么会没有开窍?”鲤鱼精幽幽的声音,透露实情。

    “那朵花结丹了?”

    “是呀!我明显的感应到了。”

    “我刚才跟她说话,怎么没见她回答。”

    “可能是她不想回答你吧!”

    “先前,那个家伙跟她说话,也没听见她回答,为什么呀?”

    “我哪知道呢?”

    “哼……”

    小河螺精和鲤鱼精在水缸里说话的声音虽轻,以水仙花儿的修为还是能够听见。水仙花儿听得它们嘀嘀咕咕的议论自己,倒也并未觉得厌烦,只是有种难以言喻的孤单感,心底不由得慨然暗叹:可以说话真是好。

    林遥吃完午饭,也不多说话,抹抹嘴巴便走人了。

    “这孩子!”方菲眼望儿子的背影念叨。

    “菲儿,你慢慢吃。”林毅站起身来。

    “你又急着去做什么?”

    “趁晌午都在家,我去谷梁坡找木匠师傅,给遥儿把门修好。”

    “我看还是别给他修的好,免得他天天闩着房门、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里不见人影。”

    “这样不好吧……”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