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前辈…”

    赫通努力的开口想求饶,却哆嗦畏惧的竟然说不下去。

    林遥盯着它的丹田,之所以没有出杀招,是因为存在疑问。

    “你是何时结丹的?”

    “我是何时结丹?”赫通愕然了一下,随即回答:“三年前、我是三年前结成的丹!”

    “三年前?”林遥根据眼前它的妖丹大小判断,觉得难以置信。

    “赫通兄初次结丹,其实是在四百年前。”狼怪甘亮忽然插话道。

    “四百年前结丹失败了?”林遥便即问。

    “对对,我四百年前初次结丹失败了。”赫通连忙抢先回应。

    “那我八年前,也就没有看走眼。”林遥喃喃说道,“可是,都结丹失败成为一只妖怪了,怎么还能够再结丹成功?”

    “老前辈,你在洞府深居简出,是不晓得我们妖界出了位惊才绝艳的大圣吧!”那狼怪甘亮壮着胆子道。

    “惊才绝艳的大圣?叫什么名号?”林遥饶有兴趣。

    “这位大圣名叫‘穷奇’。”甘亮迅即回答。

    “穷奇?”林遥愣怔了一下,忽而笑道,“那你说说看,这位‘穷奇’大圣是怎么个惊才绝艳,居然能够让妖怪再次结丹成功。”

    “穷奇大圣可了不得,在两千多年前,曾经率领我们妖类逆袭人类,控制过整个宛洲。”甘亮很积极的表现,也是为争取活命的机会,“即使是穷奇大圣归西之后,宛洲也一直受‘穷奇门’牢牢控制,生活在宛洲的人类只有被我们妖类蹂躏的份儿。”

    “有这等事?”林遥登时讶然。在林遥读过的书籍中,虽然有关于凶兽“穷奇”的记载,但近两千多年里人类与许多妖兽发生过激烈的战争,却没见它的事迹。

    “确然,老前辈有所不知,两千多年来不仅宛洲,就连阖洲、魇洲、逐洲都已经被我们妖类攻占,只要再将人类的老巢神洲拿下,那么人类就永远不可能翻身了。”甘亮非常卖劲地述说着,“在三百多年前,‘土缕族’从阖洲攻入神洲北部,我们便在‘穷奇门’麾下准备大举进占神洲南部。很可惜的是,由于那‘土缕族’从雁门关挺进神洲腹地后,却仍旧死性不改,视人类为‘双脚羊’明目张胆的煮食,因而惹出人类仇恨的怒火,从此对我们妖类掀起天昏地暗的报复行动。”

    狼怪甘亮的脸色带有遗憾,神情异常的激动。林遥听得是震惊不已,实在无法想象伏羲、女娲留给子孙后代的天下九洲,沦陷于妖兽会是什么局面?当然了,身上流着伏羲、女娲血脉的人类,哪会任由宰割。

    林遥忽而又想,“土缕兽族”以嗜好吃人而扬名,本性如此哪里改得了,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就难怪了。

    只是这“土缕”还有“钦原”那样凶残的物种,于七千多年前都被“帝俊”收服,幽禁在一个叫“平圃”的地方,由神兽“英招”看管,怎么跑了出来作恶?既然土缕兽族都跑出来祸乱人间,那钦原兽族估计也不会老实呆着,它们所到之处必定生灵涂炭。

    “这些土缕真是目光短浅愚蠢透顶,以为神洲的人类还像阖洲的人类那般都是小国寡民,以为神洲的人类也是各邦国各部落各自为政,还像它们在阖洲那样每攻下一座城池,便可肆无忌惮的享用美餐。”甘亮埋怨起来口若悬河,“给它们这样一胡来,人类同仇敌忾不再是一盘散沙,神洲几十年混战的结果,就是打出了一个比夏、商、周、秦更强盛的大楚皇朝。”

    “嘿嘿。”林遥阴阳怪气地笑了声,心里想:天下若是真被毫无人性的妖兽掌控,那将是个什么世道呀!

    “形势转变,我们妖类已经无法阻挡大楚皇朝引领人类的再次中兴,也意味着我们妖类的灾难来临。”甘亮如此用心地倾诉往事,自然是想博得眼前这位老妖的同情,以同为妖类来套近乎,可算相当聪明之举,“大楚皇朝廓清神洲的妖兽之后,首当其冲便是大举征伐阖洲北部土缕族的残余势力。土缕族被彻底消灭后,紧接着就是阖洲南部至魇洲的钦原族被全歼,人类继而回过头来对付盘踞宛洲的‘穷奇门’,最后连西北的逐洲都不能幸免于难。”

    钦原兽族果然没有闲着,林遥听得钦原兽族从阖洲都跑到魇洲去了,这种披着绿皮的凶兽虽然外表平和,却流着天下至毒的血液,估计它们到过的地方都变成荒漠了吧!

    还好的是,钦原、土缕这些大凶之兽终归被铲除,林遥心中不由得大松了口气,觉着当前世界还是非常美好的。顿时之间,林遥心里却又不禁大叹,真没料到人类居然沦陷过半壁河山,只能无语了。

    “老前辈法力无边,何不出山带领我们妖类干大事?”甘亮见机试问。

    “干大事?哪比得上逍遥自在的好。”林遥淡淡一笑,忽而反问道:“穷奇门被剿,你们怎么还活着?又为何来到这雁荡山?”

    “穷奇门没了,宛洲还有命的各种精怪走投无路,在人类威猛的追杀下只得四散逃窜。”甘亮带有几分悲情的回答道,“我和孟荼兄、赫通兄、沙辛兄在死里逃生的道路上患难与共,觉得如此东躲西藏终非长久之计,就在这样的处境下想起人类有句话叫:‘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因此我们没有逃往海外荒岛,反而把心一横遁迹于人类的老巢神洲,也就来到这雁荡山了。”

    “你们倒也不傻。”林遥深沉的目光从狼怪、豺怪、豹怪脸上扫过。

    “若非土缕族干的那些傻事,我们妖类也不至于流落如此境地。”甘亮意犹未尽的又叙说起来,“对付人类,哪能操之过急?还是穷奇门高明,逐步渗透逐步浸蚀逐步冰消瓦解他们,就像温水煮青蛙那样……”

    “够了!”林遥盯着狼怪不由得怒从心起,却按捺住没有发作,“我听你说了这么多,这些事情好像跟妖怪的结丹没有什么关系吧?”

    “有关系、有关系的。”甘亮连忙道,“我们结丹失败的妖怪,还能再次结丹成功,就是因为穷奇大圣创了一套‘天煞融晶凝丹妙法’,若非穷奇大圣传下结丹秘法,使我们妖类的实力成倍增长,两千多年来就不可能将人类杀得落花流水,宛洲、阖洲、魇洲、逐洲的那些巫修几乎被斩杀殆尽。”

    “老前辈,请看。”豺怪沙辛此时双手捧着张兽皮珍而重之的呈上来。

    “此乃何物?”林遥懒得伸手去接,只是随口而问。

    “这便是‘天煞融晶凝丹妙法’。”沙辛、甘亮、赫通异口同声的回答。

    “天煞融晶凝丹妙法?”林遥从豺怪手里拿起兽皮,见上面都是些弯弯曲曲的符号,根本没有文字。

    “对!”甘亮、沙辛、赫通同时点头道。林遥疑惑的目光扫向它们,怵悸的三怪即便想察颜观色,也都不敢明目张胆。

    “我怎么看不懂。”林遥皱眉。

    “这种文字也是穷奇大圣所创,难怪老前辈不识得。”甘亮大着胆子接腔。

    “你说这些是文字?”林遥翻着白眼,瞅瞅这些弯弯曲曲的符号、又瞧瞧狼怪。

    “是!”狼怪甘亮脸上流露出些许得色,“以前只是人类有文字,自从穷奇大圣创造出这种文字后,我们妖类便也有文字了,还不止这一种呢!”

    “以我看,这些符号就像茅坑里的虫子,进化蜕变后不是苍蝇就是喜欢吸血的蚊子,居然也堂而皇之称为文字。”林遥扬扬手上的兽皮哂笑道,“如果这样也配称为文字的话,那么阿狗阿猫都能创造文字了。”

    “老前辈,你可以小瞧我们,但你不能小瞧穷奇大圣。”甘亮实在是无法忍受如此被奚落,脸色霎时变得有些难看。

    “穷奇在你们眼里是大圣,在我眼里不过就是一只臭气熏天的凶兽而已,我并非小瞧它,因为我压根就瞧不起它!”林遥回应得相当干脆。

    “老前辈…”甘亮欲言又止。

    “怎么?我就是瞧不起它,你能奈我何?”林遥吹胡子,瞪眼。

    狼怪甘亮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在心底暗骂:老不死的目中无妖,若穷奇大圣还活在世上有你好瞧的,真希望叫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天外有天、妖外有妖、一山还比一山高。

    唉!甘亮心里又叹息不已,面对眼前这老不死的确实无可奈何,如今只有盼望它被雷劈、盼望它早点被老天爷收拾了。

    赫通和沙辛两个哆哆嗦嗦的,心下却在计较甘亮在这样的时刻说些不该说的,真是不知轻重。

    “可惜穷奇死早了,否则我还真要会会这臭名昭著的败类,看它的本事到底有多高,凭什么扯大旗。”林遥看穿狼怪的心思,那是不在话下,“如今这世道呀!还真让我感觉有点陌生,什么狗屁不通的家伙都被尊为大圣。”

    “穷奇这狗屁不通的家伙,即便再有本事,又哪里及得上老前辈分毫,压根儿就不值一晒。”赫通见势不妙,赶紧改弦易辙奉承道。

    “对对,穷奇这狗屁家伙不是东西,不值一晒。”沙辛随声附和,有点语无伦次。

    沙辛跟随赫通如此截然不同的表明态度,也是甘亮刚才的刻意表现过于出格,不仅惹得眼前这位老前辈发怒,甚至使得同伙的它们反感。

    再则就是,狼怪甘亮跟穷奇同出于犬族,不同宗也同祖。穷奇当年有“神狗”的称号,林遥声称穷奇为“狗屁不通”的家伙,便是由此而来。实则不知所谓的豺怪沙辛,其先祖也是出自犬族,然而它却跟豹族赫通更为要好,因此就没有狼怪甘亮对穷奇这般的亲近感,自然也就没那么崇敬了。

    “不过话说回来,穷奇创出这么一套功法,使结丹失败的妖怪还能再次成功结丹,倒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林遥神色自若道。

    “老前辈,穷奇的这套‘天煞融晶凝丹妙法’,虽然能够让我们结丹失败的妖怪再次成功结丹,结成的也是煞丹,跟真正的妖丹相比终究有差别。”赫通很老实的抖露隐情。

    “噢?结成的是煞丹并非真正的妖丹?”林遥猎奇的目光瞄向赫通,落到它的丹田部位。

    “凭借天煞之气融化晶核凝结而成,又哪是真正的妖丹。”赫通铁了心的要坦白,“尽管缺陷不像晶核那么明显,煞丹的气息有些像似魔化的妖丹,却比魔丹更为凶险,我如今结成煞丹每天都要饱受煞气的煎熬,真是苦不堪言。”

    “如此看来,八年前死在我手上的那位孟荼兄,它的那颗也是煞丹而并非妖丹了。”林遥忽然想到,便说道。就在这当儿,甘亮瞟了赫通一眼,嗤之以鼻:你是以‘天煞融晶凝丹妙法’才结丹成功,法力得以突飞猛进,却在这里大放厥词,肆意诋毁穷奇大圣。

    “是的。”赫通回应道。

    “既然,结成煞丹后的煎熬令你难以承受,我倒是能够相助于你脱离这般痛苦。”林遥说得和颜悦色,让赫通如沐秋风。

    “老前辈…多谢老前辈。”赫通忙不迭顿首,太激动了。

    “举手之劳而已,我想仔细瞧瞧煞丹的样子。”林遥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已从眼下赫通的心窝旁掏出煞丹。赫通双眼睁得大大的,却是压根反应不过来,没有丝毫痛苦,生命就此结束了。

    老不死的好狠毒呀!那狼怪甘亮见此一幕顿时惊骇,愣愣的眼望着赫通毙命,转瞬间回过神来却暗忖道:活该,叫你对穷奇大圣不敬。

    那豺怪沙辛眼见此幕,心惊胆战地想:就是再怎么卑躬屈膝,老妖怪终究还是不放过我们,怎么办?

    曾经,林遥尽管跟妖魔大战过,但在没有开天眼的情况下,又哪里能够真正见识魔化的妖丹到底什么样子,所谓印象都是想当然耳。因而八年前见那虎妖的气息诡异,便误以为是魔化的现象,哪想到是结成煞丹的缘故。

    此刻,林遥端详着手上这颗煞丹,感觉这煞气跟魔气还是有所不同,煞气不及魔气凝重,却比魔气更为影响心性。

    就在这当儿,狼怪甘亮铆足了劲,扑向林遥身后的水仙花儿。眨眼之间,林遥手上的煞丹脱手而去,狼怪尚未扑到水仙花儿,已然脑袋开花了。那穿过狼怪脑袋瓜的煞丹,打个弯儿转眼又回到林遥手上。

    也就在这当儿,豺怪沙辛不知哪来的劲,拔腿、转身、狂奔起来,拼命的跑了几步却又不禁回头望了一眼,恰好见到甘亮被爆头的一幕。沙辛在刹那间心胆俱碎,想来怎么逃也活不了,索性一头冲向岩壁,骤然撞得自己也是脑袋开花,霎时一命呜呼了。

    “唉!”

    林遥颇有点无奈地摇头,发出一声叹息。

    小说妖魅记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