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如常。当然只是表面的,林遥早饭后带给小河螺精的煨红薯,它就吃一半、悄悄藏一半。林遥又哪会不明白,小河螺精悄悄的藏起这一半,敢情是要留给它的鲤鱼姐姐。

    林遥也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晚饭后也依旧运功给鲤鱼精疗伤两个时辰。

    等到林遥睡着,两只小妖精就又有动静了。

    “鲤鱼姐姐……”

    “河螺妹妹,救我的怎么是个小孩?”

    “就是这个家伙,鲤鱼姐姐看出他是什么妖精么?”

    “没有,应该是个人吧!”

    “是人?”

    “我听哥哥说过,妖精修炼近千年结丹化成的人形,通常都是人类十五六岁的样子,然后只有慢慢长大、渐渐老去,怎么可能是个小孩模样呢?”

    “我记得鲤鱼哥哥好像说过,有一种妖精化形是小孩的模样。”

    “什么妖精?”

    “好像叫……山精…”

    “噢,你说的是‘魈’啊!”

    “就是、就是叫作‘魈’、又叫‘山魈’。”

    “这种山魈,可算不得妖精。”

    “算不得妖精?那、救鲤鱼姐姐的这个家伙,会不会是山魈呀?”

    “不会吧!”

    “怎么就不会……”

    “在这个家伙给我疗伤时,我感觉到他的真元是暖和的,而‘山魈’是阴灵鬼物,肯定不会是这样的感觉。山魈的模样虽然像小孩,但也有非常特异之处,那就是仅有一只脚,我见不到这家伙的脚,你看到他有几只脚?”

    “哦!他有两只脚。”

    两只小妖精在水缸里嘀咕的话传进林遥耳朵,还真是让他没法睡好。

    山林间的这种独脚“阴灵鬼物”,林遥这七年没见过,七千年前却是见过的,当然它的名字“魈”还是首次听闻。对于这种山魈,林遥以前虽有印象但说不上了解,此刻被唤起了记忆,脑海里便浮现了那独脚鬼物的身影,以及许多相关的情形。

    如此想想,林遥非常莫名其妙的,居然念头通达:原来“山魈”是毒蘑菇所化,怪不得只有一只脚。

    林遥双手枕着脑袋瓜子,眼睁睁的不禁莞尔。

    忽而斜躺着,右手支着脑袋瓜子望向窗外,感受着夜风轻拂,在当前时节的夜里,蛙儿已然消停不叫、蝈蝈儿和蛐蛐儿却热闹了。

    炎炎夏日,林荫庄的夜晚倒很凉爽,白天很火热。许多的瓜果都是在这个时节成熟,而且各种果树还在逐渐的长高长大,结出的果子自然一年比一年丰硕,白天林荫庄上下忙得是热火朝天。

    方菲带着两个丫鬟,在果树林间随意逛了一圈,走到西瓜地头的时候,想起儿子那天说的等西瓜熟了,摘来放到泉水井里浸上半天,味道会更加的好。

    “念伊,你去摘个瓜。”方菲顿时吩咐道。

    “是,夫人!”念伊很高兴的应声,旋即踏进西瓜地里。

    方菲却心不在焉,想着儿子自从那天捡回个螺蛳拿水缸养起来,这段日子就只有在三餐吃饭的时候出现,平时躲在房里不知玩什么名堂。

    等念伊从地里头抱了个大西瓜出来,方菲便当先迈步向那口泉水井走去。

    不一会儿,三人在泉水井旁停下脚步,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凉爽。

    “念伊,把西瓜放到井里。”方菲立即吩咐。

    “嗯!”念伊应声而去。

    “二小姐,把西瓜放到井里做什么?”茗香不解地问道。

    “等午饭后再拿出来吃。”方菲淡淡微笑着回答,顿即迈步回家。茗香跟着,却还是有点云里雾里的神情,转首瞧向追上来的念伊,目光中有询问之色。

    “西瓜,在这么大的太阳底下,若是摘来就吃,容易拉肚子。”念伊轻轻地说道,“放在清凉的泉水里浸着,等西瓜冷了再吃,也会更加的有滋味。”

    “噢。”茗香总算明白了。

    方菲听见念伊这番话,间接证明那天儿子说的有道理,只是如此讲究的吃西瓜,还真的没想到。方菲也不吱声,径直向宅院走去。

    回到宅院,方菲径直来到东厢房门前,随即伸手推了推门,里面是闩着。

    里面的林遥发现娘亲过来,感觉有点头大,此刻鲤鱼精已经苏醒,应该怎么办呢?

    “嗵、嗵、嗵!”方菲毫不犹豫的敲门。

    林遥面临这样的突发情况,无奈地想:管不了那么多了,只得用老办法先将鲤鱼精藏起来,再见机行事。

    霎时,鲤鱼精被林遥从水缸中抱起,陡然感觉到,此人身上的气息,真的好像哥哥,正想好好看看。眨眼间,鲤鱼精已然被送进被窝,看见的只是黑糊糊一片。在被窝里,鲤鱼精当然还是可以探出头来的,但是她没有任何动静。

    至于小河螺精,并非首次面临这种情形,此时无需林遥指示,也知道怎么做了。

    “娘。”林遥笑眯眯的打开门。

    “遥儿,你现在怎么老是闩着房门?”方菲劈头盖脸就问。

    “我正在闭门读书。”林遥满脸认真地回答。

    “闭门读书?我看你是闭门造车!”方菲板着脸。

    “没有造车,真的在读书。”

    “将自己关在房里,天天对着一个螺蛳,恐怕只会发呆,哪还会读书?”

    “我这些天一直在读诗经,都能倒背如流了。”林遥拿起床头那本诗经递到娘亲面前,扬着脑袋瓜子说道,“娘,你若是不信的话,可以考考我。”

    “那好,我就考考你。”方菲接过儿子手里的诗经,“要是你背不出来呢?”

    “要是,我背错一个字就任凭娘亲处置!”林遥想想却说得自信满满。

    “说话要算数,你若是背不出来,就把这个水缸送回到灶房去!”方菲随口说道。至于儿子养在水缸里的那个螺蛳,很自然的忽略掉了。

    “好。”林遥很爽快的点头。

    “国风里的……螽斯。”方菲随手翻开诗经,选择了一篇。之所以首先想到此篇,是因为现在这个时节,每到夜晚就能听见许多蝈蝈的鸣叫,还有就是螽斯篇幅只有三十九字,却并不简单。而且,方菲也是在最近跟林毅聊起夜晚那些聒聒个不停的家伙,才知道原来那些家伙就叫“蝈蝈”,也就是诗经里记载的“螽斯”。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林遥背诵起来,是摇头晃脑,瞬间完了。

    “唐风无衣。”方菲望着儿子这副神态,忍住笑。侍立在方菲身后的茗香、念伊两个丫鬟,望见林遥这副神气活现的模样却是忍不住,都在抿嘴偷笑。

    “岂曰无衣?七兮。不如子之衣,安且吉兮?岂曰无衣?六兮。不如子之衣,安且燠兮?”林遥摇头晃脑,转眼又背诵完了。

    “秦风无衣,不要背那么快!”方菲提了点要求。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林遥想要尽快的蒙混过关,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魏风园有桃……”

    方菲从容不迫的继续出题,随后的举动却是吓得林遥心里一跳,只见她晏然自若的坐到了床榻上。

    林遥赶紧背诵这篇园有桃,真的是声情并茂、抑扬顿挫、跌宕起伏、余音缭绕。林遥那么生动的背诵,自然是要将娘亲、茗香、念伊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住,免得她们注意别的地方。若给她们发现被窝里,藏着那么大的一条红鲤鱼,那结果可就无法想象了。

    见到书友“吹岩师客”打赏、又满赞了本书,有点小小的激动,却是大大的惭愧。通宵码字,非常想多码些,但真的码不快,加上开始感觉不好,删掉一千多字,好不容易得到二千多字,都早上九点多了,还是先传上来,再接再厉。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