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要去鲤鱼哥哥的洞府?”

    “是呀!赶快带路。”

    林遥神色自若落落大方,小河螺精垂头丧气闷闷不乐,却又莫敢违拗。

    小河螺精默然的从岩石上滑入水底,挪动身躯出了鲶鱼怪的洞府,但是没往阴溪宽阔的渠道行去,仿佛赌气似的尽往狭窄的通道钻,甚至爬进一条毫不起眼的石缝。

    在这条石缝中穿行,就是小河螺精也必须要凝缩身躯,对林遥而言当然不成问题。无需幻化,林遥轻松自如的身随意动,个子便跟前方小河螺精的块头一般高、那可苗条多了。

    石缝逐渐的宽大,林遥发现左侧有个修炼用的洞府,然而小河螺精却片刻都不停顿,径直向前行去。

    “喂!”林遥停下脚步冲小河螺精的背影叫道。

    “……”小河螺精只顾埋头向前,没有理会。

    “喂、喂、喂、喂!小河螺……”

    林遥如此叫唤它,都不见回应,无奈之下旋即伸手一招。刹那,小河螺精便无法向前挪动,顿时不由自主的倒退回来,漂落在林遥手掌上。

    “装聋作哑,叫都叫不住你!”林遥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这里不是鲤鱼哥哥的洞府!”小河螺精却好似理直气壮。

    “那、这里是谁的洞府?”林遥随即问。

    “是那个死蟹精的。”小河螺精有点泄气了。

    “既然路过死蟹精的洞府,那就先在这里看看吧!”林遥说得相当随和,却很霸道地将小河螺精的壳盖捏住,不给它发出抗议的声音。

    此时此刻,没法开口的小河螺精懊悔不已:真不该引着这家伙抄近路,在这死蟹精的洞府停留下来,不知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大闸蟹精的洞府水下部分,较之鲶鱼怪的洞府要小许多,但水上部分的空间却是宽阔些,而且更为通风透气不说,还能瞧见淡淡的月光照射。林遥旋即以天眼仰望,看穿外面是个山谷,大闸蟹精此洞府水面上方的岩石,有条尺许宽的裂缝形成洞口,无需天眼便可以望见洞口处葱茏的灌丛杂草。

    将此洞府的情形一览无余,林遥也就不在水下耽搁旋即浮出水面,随手将掌握着的小河螺精放置在一块岩石上,见它自由了仍然不吭声,也懒得管它了,径自运行起“预思法诀”,迅速探测这个空间里发生过的事。

    脑海里,画面不停地掠过,林遥发现大闸蟹精这个洞府的水上部分空间虽然比鲶鱼怪那儿宽阔,它却很少到这上面来。

    林遥没抱多少希望,飞快的便推测到七年之前,脑海里的画面忽然间出现鲶鱼怪,它和大闸蟹精讨论的事情,已经带有信息含量了。继续推测上去,鲶鱼怪隐没,却在忽然间出现一个关键性的家伙。没错!虽然这家伙在此顶着个鱼首而化成人身,林遥也能够准确无误的认得,正是当年被自己吸食掉精魄的那条红鲤鱼精。

    这些关于那条红鲤鱼精的画面,在林遥脑海里倒序呈现着,显得特别纷繁复杂。林遥以“预思法诀”获得这些信息,只好大致地阅览过去,先总体的了解一遍,再具体的分析细节。

    一幕幕的情景,在林遥脑海里回放下来。

    首先证明一点的就是,红鲤鱼精当年受大闸蟹精的邀请,在此处吃喝了一顿,然后出现异常痛苦的神情,最后状态甚至颠狂起来。

    尽管红鲤鱼精发疯般跳进水里之后的情形,林遥即使是以“预思法诀”也不得而知,但很显然的可以推断出,红鲤鱼精在如此颠颠狂狂的状态之下,乱冲乱窜的便出了阴溪,游荡到潭溪去了。

    碰巧,遇上林遥的父亲那天为给儿子开荤要捕条鲤鱼,结果就遭殃了。

    林遥却又觉得,红鲤鱼精如此神志大乱,化成的人身恢复鱼形那是自然,奇怪的是怎么还凝缩为寻常鲤鱼一般大小?如果红鲤鱼精出现在潭溪也是这副妖物模样的话,爹爹手里即便握有鱼叉也肯定不会冒然的追着去捕杀。

    转念又想到:诚然,照红鲤鱼精这般状况看,即使没有落在爹爹手里,恐怕也难逃此劫。

    若从这部分情景来看,红鲤鱼精失常的种种状态,明显是中毒现象。

    然而,接下来的情景却让此事,又变得迷雾重重。

    大闸蟹精眼见红鲤鱼精出现痛苦状态、眼睁睁地望着红鲤鱼精在片刻间变得颠狂,那神色就像前天猝然面对林遥的出现一样,是有点蒙了。

    “哼!”鲶鱼怪阴险的嘴脸浮出水面。

    “鲶鱼大哥,你取来的这些酒肉里,下毒了?”大闸蟹精见之,惊慌失措地问道,“快给我解药。”

    “哪里有下毒,你感觉自己中毒了吗?”鲶鱼怪狞笑着反问。

    “那、那它是怎么回事……”

    “呵呵……”

    鲶鱼怪没有给出答案,不仅大闸蟹精满是疑惑的神色,林遥对此也很疑惑。

    红鲤鱼精跟大闸蟹精喝的是一个酒壶倒出来的酒、几个菜都是不分彼此一起吃,大闸蟹精若非自己惊慌倒确实安然无恙,如此看来这些酒肉还真的没问题,那红鲤鱼精究竟怎么的就颠狂了呢?事到如今,鲶鱼怪已经被灭,此疑问可真不好解了。

    林遥收起功法,抬眼就望见小河螺精呆在岩石上的那副郁闷模样,顿时觉得没必要在此大伤脑筋的困惑,都已经是陈年旧事,这几只当事者也已经作古,就让它成为无解的过去也没什么不好。

    “走吧!”林遥对小河螺精说道。

    “嗯。”小河螺精可怜兮兮的滑落水底。

    “你是挂念你的鲤鱼姐姐么?”林遥跟在后面,边问、边以天眼扫向林荫庄,直接瞧到东厢房的水缸里去了。

    “嗯!”小河螺精轻轻地应声、匆匆地挪动。

    “她没事啦!”林遥说着,伸手便将小河螺精抓在手里。

    “你将我放开,我带你去鲤鱼哥哥的洞府就是。”小河螺精的神情很委屈,被这家伙抓在手里捉弄的感觉真难受,恨不得狠狠咬他一口。

    “你不是挂念你的鲤鱼姐姐么?”林遥没有放开它,人影已去得远了。

    “你不到鲤鱼哥哥的洞府了?”小河螺精瞬息间发现,已经被这家伙带到绿语湖,登时忍不住问了声。

    “我要赶紧回家,应该还来得及睡个好觉!”林遥窜出湖面而去。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