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好睡觉吧!”方菲拿着湿衣裳,提着灯笼又顺手带上门,出去了。

    林遥双眼随之很清醒地睁开,旋即使用一招“御物诀”将房门闩好,连忙从被窝里抱出鲤鱼精,赶紧放进水缸。随手从包裹着的鲤鱼精身上,将自己的那件外衣褪下来,抛到一张椅子的靠背上晾着。

    就在这时,只见水缸里的小河螺精,方才紧急之下凝缩的身躯,也迫不及待的随即恢复如常。

    “我都快被你、和你娘在这里啰哩啰嗦的,急死了。”小河螺精张口就抱怨。

    “闭嘴!”林遥丝毫不客气。

    “你、你和你娘要是再说下去,鲤鱼姐姐可就…”

    “你给我闭嘴!”

    “我…”

    “我告诉你,不许你对我娘有任何意见,你要是再对我娘有半句怨言,那就别想我会救你的鲤鱼姐姐!”林遥说得异常凶狠,瞪视着小河螺精的凌厉目光,真可谓冷酷之极。

    这句话绝非吓唬眼前的小河螺精,虽然林遥自己也感觉,在如此紧急时刻还跟娘亲说东道西,确实显得有点话多,但是听见别的家伙对娘亲抱怨,林遥可就极其不乐意了。对于相救鲤鱼精,林遥已经尽心尽力也尽量的争取时间,因而很生气。

    小河螺精顿时就蒙了、感到恐惧了,畏畏缩缩的不敢再开口了。

    “还要不要我救你的鲤鱼姐姐?”林遥盯着它问道。

    “嗯!”小河螺精颤声回应。

    “我现在救她,你赶紧给我滚出水缸来……”

    “噢……”

    小河螺精虽然反应慢了点,却哪敢不听话,顿即挪动身躯爬出水缸,乖乖的滚到地面上。

    林遥闪身站到床榻上,从容自若的伸出小手掌,旋即运起功法,霎时一道幽蓝的光团从掌心放出,罩住水缸里气息奄奄的鲤鱼精。

    鲤鱼精的妖丹被鲶鱼怪掏出,伤势非同小可,差点就没命了。林遥抢夺到妖丹送回鲤鱼精体内,在当时已经施法给她缝合好伤口,然而受到如此重创的神魂,却绝非片刻之间,就能够治愈得了。

    偏厅,林毅坐在餐桌前,见妻子一个人走进来。

    “遥儿呢?”林毅随口问道。

    “他睡觉了。”方菲回答着。

    “先前听他说肚子饿了。”林毅有点奇怪道,“跑那么快回来,怎么还没吃饭,就睡觉了?”

    “可能是游水累了,吃了个红薯,也就犯睏了。”

    “说不定,遥儿是跟你耍心眼,此刻可能正躲在房里玩呢!”

    “或许,你猜得对吧!”方菲微微笑道,“也不知,琪儿究竟教了遥儿多少本领,居然连灶房那么大个水缸,都给他搬到房里去了。”

    “遥儿将灶房的水缸搬去、搬到东厢房去了?”林毅更是奇怪,“他这是要做什么?”

    “他说要养着那个螺蛳……”

    东厢房里,小河螺精默默地呆着,时而抬眼望望,此刻林遥正在施法给鲤鱼精疗伤,它倒也明白,不敢发出丝毫的声响。

    刚才遭到眼前这家伙那么凶狠的呵斥,小河螺精虽然很憋屈、很气闷、很难受,甚至惶恐不安,但见他出手相救鲤鱼姐姐,神情也就随之舒坦了。

    小河螺精无法瞧见水缸里的情景,在这样默默等待的时刻,特别想看到鲤鱼姐姐的身影。它想悄悄爬到水缸的口子上,却生怕防碍到这家伙给鲤鱼姐姐疗伤;它想悄悄爬到那床顶上,却也惟恐打搅到这家伙给鲤鱼姐姐疗伤;它想悄悄爬到那横梁上,还是当心影响到这家伙给鲤鱼姐姐疗伤。

    左思右想、瞻前顾后,小河螺精考虑的面面俱到,决定爬到那窗户边的桌子上。小河螺精蠕动身躯悄悄爬到桌子上,不过由于距离拉开、又不够高度,虽然目光能够落进水缸,却仍是无法瞧见鲤鱼姐姐的身影。

    琢磨了一下,小河螺精转身又蠕动起来,贴着墙壁继而往上爬去,爬到窗棂上,终于能够望见鲤鱼姐姐的身影了。

    于是,小河螺精稍稍的凝缩身形、轻轻的转动稳住躯体。然后,就这样默默地呆在窗棂上,远远地陪伴着、静静地守望着……

    林遥收功时,已经是三更半夜,窗外月光如银。

    施法给鲤鱼精疗伤两个时辰有余,总算使她脱离生命危险。林遥消耗不少真元,当即自己调息了片刻,也没去管那窗棂上的小河螺精,便抖开被褥,和衣睡下了。

    这七年多来养成每天睡觉的习惯,林遥觉得是件十分惬意的事情,睡好、精神自然就会更好。小河螺精在林遥睡着之后,从窗棂悄悄的爬下来,悄悄爬到水缸的口子上,就这样默默地趴在那口子上方,只要守望着鲤鱼姐姐,已然很安心。

    今夜的睡梦之中,可能是由于消耗不少真元、也消耗不少精力的缘故,林遥的地魂没有像往常那样修炼,也在休息。

    在天亮的时候,林遥梦见小河螺精从水缸口子上爬下来,没头没脑的在地面蠕动,偶然间触到一小片煨红薯皮,顿时愣怔住。

    半晌,小河螺精试着舔了两下煨红薯皮,而后居然吞进去吃掉了。接着,小河螺精又爬上了桌子,将林遥昨天剥下尚未扔掉的煨红薯皮,当成珍稀美味似的偷偷享用起来……

    不一会儿,一缕阳光闪现,日出了。

    林遥依旧要睡到太阳晒屁股,才悠然的伸了伸懒腰、睁开眼睛、起身下床。

    “我吃了你的这个”小河螺精很老实的主动交待。

    “倒是,省得我拿去扔了。”林遥莞尔而笑。

    “这个那么好吃,你为什么要扔掉呢?”

    “你需要慢慢的理解!”

    “慢慢的…”

    “好好的呆在这,陪着你的鲤鱼姐姐,可别爬到外面去……”

    林遥打断小河螺精的话,严肃的叮嘱了一句,便打开房门、走出去将房门关上,还顺手以“御物诀”从里面将房门闩好。

    接下来,林遥却像平日里一样,跟爹娘一起温馨的共进早餐,随意闲谈。

    吃饱后,林遥到书房里翻了翻,拿了一本诗经出来。又跑去灶房,掏了个热乎乎的煨红薯出来,如此一阵兜兜转转,才回到东厢房。

    “这个给你吃”

    林遥将煨红薯放在桌上,将诗经丢到床上。

    小河螺精闻着香味,望着眼前这个热乎乎的煨红薯,真有点受宠若惊的神色。它慢慢吞吞蠕动过去,很珍惜的用壳盖将整个煨红薯含住,非常舍不得地舔舐着,首先吃进嘴里的全是火灰。

    自然,对于吃泥浆长大的小河螺精而言,这个煨红薯表皮上的火灰,确实也别有风味。

    林遥瞅着小河螺精这副可怜的吃相,当然不会笑话于它,忽尔回想起自己曾经在刚刚开窍、还是小小妖精的那个时候,迷糊的程度只怕犹有过之。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