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闷不吭声的解下蓑衣、摘下斗笠挂到墙上,随后望了眼左手。

    “你这是怎么了?”方菲随之瞅见林毅左手上也有血迹,顿时满脸关切的追问。

    “我自己咬的。”林毅低沉的说道。

    “自己咬的?你、你何故如此作践自己?”方菲迷惑不解。

    林毅脑子里混乱之极,方才所见的诡异景象翻滚着,虽然以往经历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但也没有今日的这么非同寻常。事出反常必有妖,林毅不由得如此认定,心底是十分的担忧,恐怕还会发生什么更加离奇的状况,该怎么说呢?

    “怎么了,你倒是说呀!”方菲神情捉急起来。

    林毅在妻子的催问之下,犹犹豫豫的把方才所见说出来。

    “你是做了个梦吧?”方菲反应。

    “我方才也是以为身在梦中,因此搧了自己两巴掌。”林毅有妻子的分忧,紧绷着的神经稍稍缓和,“又在自己的左掌上,狠狠的咬上一口,痛彻心扉的哪里是在做梦呢?”

    “真有这么怪异的事?”方菲将信将疑。

    “嗯。”林毅点点头。

    “我去看看……”

    方菲嘴里嘀咕,顿时迈步走出偏厅。外面的雨还很大,林毅见妻子说去就去,只得随手拿上把油纸伞,跟在她后面。

    方菲没有走向前面的大门口,而是往后走,转眼来到后门这里。打开后门,方菲便从风雨迷蒙中,模糊地望见若干的山峰,似乎确如毅哥哥所言。

    “真的,怎么会这样?”方菲在后门口呆呆站着,不自禁喃喃而语。

    “我哪里知道呢!”林毅打着伞站在后面回应。

    然后,夫妇两人都沉默了,就这样静静的望着雨景。

    听着雨滴,良久、良久,雨渐渐地小了。

    “我们走过去看看吧!”方菲忽而道。

    “嗯。”林毅只得应着,撑好伞。

    小雨点点,夫妇俩亲密的穿过果树林,来到了山脚湖畔。

    方菲顿时感觉,眼前的山峰可真高,触摸着岩石真真切切,确实假不了;转眼感觉,这个湖可真宽,低首瞅着水波涟漪,有些混浊不知有多深。

    “如果琪儿在就好了!”林毅叹道。

    “是呀!真应该留她多住几天。”方菲也叹声道,“琪儿要是还在我们家的话,自然会清楚如此奇异的现象是怎么回事,现如今却不知她什么时候才会再来了。”

    天色逐渐明亮起来,眼前的景致变得格外清晰,忽然间湖面水波闪耀……

    方菲抬首仰望,只见炫目的太阳当空映照,竟然雨过天晴了。林毅随即收起油纸伞,深深长的舒了一口气,天气放晴了,心情自然也就开朗多了。

    “哟!”林毅忽而满脸惊诧之色。

    “怎么了?”方菲顿时问。

    “你看,湖水从那边溢出去了。”林毅伸手向南指道,“都快要溢流到茅庐那儿,若是流进地窖就糟糕了,里面存放着的红薯那可就全毁了。”

    “那,怎么办呢?”

    “看情形,只能挖条沟渠将湖水引到荫沟里,我立即去叫人……”

    林毅想到疏通的办法,便把手里的伞递给妻子,毫不耽搁地赶紧回庄召集家丁。方菲此刻不只奇怪这山、这湖怎么来的,更奇怪这满湖的洪水怎么来的,于是沿着湖边向北走去。

    不大一会儿,林毅就带领家丁们,拿着铁锹、锄头等家伙匆匆忙忙,都打着赤脚从茅庐前面来到湖边。

    众家丁们乍然见到此湖、此山,神情也都有点蒙。林毅当心着湖水漫溢会淹没地窖里的红薯,头脑反倒相当清楚,利落的安排家丁们赶快忙活,自己也紧急的动起手来。

    林遥在东厢房里,以天眼瞧见这番情景,不禁诧然:湖水怎么会如此满?还溢出来了。

    顿时,林遥以天眼察探湖底的状况,循着那些喷涌地下水的渠道,随即发现附近有条很大的阴溪。这条阴溪在地底之下四通八达,还连到赵家一窟鬼所在的那个泉水洞,林遥便恍然了:原来如此,难怪只是半天工夫,地下水就添满整个湖。

    江南水乡,地底之下有阴溪不足为奇,就是林遥昔年宅居的那个洞天里,都有条溪流在幽暗的地底深处,通往六七里外的山脚下。林遥伸了个懒腰,也就不管父亲怎么挖沟渠、排放湖水了,心道:且让他们忙碌,昨夜折腾了一宿没合眼,我要好好睡个大觉。

    林毅六年前,独自开那口泉水池的时候,挖有一条小沟渠连通着荫沟,就在茅庐右前方。眼下要尽快的疏通湖水,带着家丁们正在开挖的这条沟渠便打算连通在以前挖的那条小沟渠上,如此适当的利用可以节省不少工夫。

    家丁们都很卖力,以最快的速度挖通沟渠,湖水虽然已经将荫冈西南角变成沼泽地,却是不再随处漫溢了。

    地窖位于茅庐的左侧,地势较西南角略高一些,沟渠挖通总算是避免了被淹之险。继续挖深、挖宽就无须那么焦急,可以放松的处理了。

    三天后的黄昏,林毅、方菲带着儿子相伴站在湖边,望着水面碧波涟漪,思绪万千。三天都很晴朗,新挖的沟渠连带从前那条小沟渠的中下游已经挖深挖宽,使这个湖里的水更活络,原来混浊的湖水逐渐就变得清澈了。

    如此清澈的湖水却深不见底,倒映着周边景色,真是绿意嫣然,在傍晚的春风吹拂之下,有种如泣如诉的感觉。

    “毅哥哥,你说这是天意么?”方菲幽幽而问。

    “昨儿,封大哥跟我聊起,那夜狂风暴雨,他们村前的一棵老榕树,被雷劈倒了。”林毅幽幽地回应,“说不定,真是老天爷的造化之力……”

    “爹爹,那棵被雷劈倒的榕树有多老?”林遥忽而萌萌地问道。

    “没有一千岁也有好几百岁吧!”林毅微笑着回答,“听封伯伯说,他们那里的老人家都不清楚,这棵榕树到底是什么时候种的,形容起来是高到云霄、大到需要十几人手拉手合围才能环抱住。”

    “那么大呀!”林遥表示很震惊,心里却暗忖道:这棵小榕树精不知干了什么坏事,第一个天劫就被雷劈了。

    “世事多么的神奇!”方菲感叹道,“毅哥哥,你说此湖应该叫个什么名字?”

    “此湖……”林毅顿即眼望湖光山色寻思,难得有用文之地,“此湖可名‘绿语’,而此山便可名‘聆然’,菲儿你看怎么样?”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