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即,林遥将手上托着的巨石转变方向甩出去,当然还得控制巨石落地之势,否则就这么砸到那里,赵家三十九只鬼可就要全都被埋葬在地窟,彻底呜呼哀哉了。

    岩石落入凹地,宽大差不多,稳稳当当的还确实挺合拍。赵家一窟鬼察觉到动静,却发现出口被堵死了,稀里糊涂的真是摸不着头脑,在地窟里惊慌起来,只能团团乱转。

    林遥顾不得管它们,仰首望着眼前这块屹立的巨石,其实就是一座山。如此孤零零的一座山,未免单调了点,草坪地底下像这般巨大的岩石应该还有不少,何不多来那么几块?

    于是,林遥又运起功法,从地底下拔出了一块二十多丈高的巨石,随手扔出去。此次都懒得控制这块巨石的落地之势,转眼便听得“砰”地一声巨响,就结结实实的屹立在先前那块巨石旁边,与之并列成两座山峰。

    接下来,林遥是精神抖擞,如法炮制。

    一块块巨大的岩石破土而出,被林遥接二连三的甩到那两座山峰旁边,“砰”“砰”“砰”“砰”的沉闷巨响声,使得赵家一窟鬼感受到强烈的震荡,却只以为是天雷轰击地面,缩在地窟里是不住的瑟瑟发抖。

    天雷般的巨响声停止了,狂风暴雨仍然猛烈!林遥静静望着眼前的巨石堆,错落有致的已然形成小山脉,姿态各异的十余座峰峦如聚,高低起伏占地约摸六七十亩。

    如此气派的杰作,在林遥眼里还是感觉单调了些,就在这当儿,脚下的土层猝然往巨坑深处坍塌。林遥顿即身子凌空,随手挥扫将这团坍塌的土层卷了起来,甩向巨石堆。

    这番下意识的动作,仿佛一道灵光在林遥脑海闪过,念头瞬间通达。

    继而,林遥毫不迟延的施展神通,任意挥扫起来,将那些容易坍塌的土层掀掉,全都甩到那堆巨石间。

    那么多巨石被林遥从地底下整出来,自然就出现了一个个的巨坑,周围松动的土层便很容易坍塌。林遥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这十多个巨坑之间相隔的土层,三下五除二的全给打通,通通的清理掉。这些土层里还有若干高于地平面的岩石块,此刻凸显出来,使得眼下巨大的深坑,异常宽广而险峻。

    林遥霎时感觉是豁然开朗,俯视着这个宽大的深坑里四处都有地下水在滚滚喷涌,可以想象坑里水位逐渐的满起来自然就会变成湖泊,以后就是别样壮丽的景观;转首仰望着这座巨石连绵合成的超大型假山,可以想象若是山间山脚的泥土上再种些树木花藤,将来该是多么的漂亮。

    林遥想到得意处,不禁嘴角上扬,露出异常邪魅的微笑。

    觉得大功告成之后,林遥总算没忘记赵家一窟鬼,顿时闪身来到巨石间,旋即凝化成穿山甲,钻入脚下的岩石里去了。

    须臾,几块碎石落到地窟里,惊动了赵家之鬼。

    “穿山甲……”

    “老爷你看穿山甲!”

    “赵添祥,你们没事吧?”林遥不管这些鬼的大惊小怪,就在刚开好的洞口现出本相,直接问道。

    “小爷,是您呀!”赵添祥欣喜不已。

    “你们没事就好。”林遥说着瞬间又凝化成穿山甲,钻到对面的泥土里去了。

    顷刻间,穿山甲从地窟的侧壁钻出来,倏地又从另一面钻进去,转眼却是从一个角落钻出,然后在地窟里现出本相。

    赵家一窟鬼全都愣怔在当儿,感觉莫名其妙。

    “小爷,这?”赵添祥也没有弄清状况。

    “我给你们钻好了五条出路,你们自己遛遛便熟悉了,就这样吧!”林遥利索的丢下一句话,人影即消失不见了。

    赵家一窟鬼左看、右看、前看、后看、上看,就是没看清小爷从哪个洞口离开的。

    呆了片刻,赵添祥鬼影晃动,便从上面的洞口遛了进去。

    随后,有些好奇好动的鬼魅幽灵,三三两两的分别从五个洞口遛进去探路了。

    “我今天才发现,小爷原来是个妖怪!”洞里半道上有只鬼慨然说道。

    “什么呀?”相随其后的一只鬼诧然。

    “你没看见么?小爷方才现出穿山甲的样子。”

    “你不懂,就别胡乱瞎说,若是被小爷听到你乱说,一根手指头就会让你永远消失。”

    “小爷都在我们面前现出妖怪模样来了,难道不是么?”

    “唉!只有像你这样傻乎乎的,看见的才是小爷现出穿山甲的样子。”

    “那你看见的是什么模样啊?”

    “我看见的是,小爷变成穿山甲的形状。”

    “小爷、穿山甲?穿山甲、小爷?”此鬼有点迷糊的喃喃道,“不是穿山甲妖怪变成小爷,而是小爷变成穿山甲?”

    “对呀!小爷变成穿山甲的形状,便于钻破岩石开出路来。”

    “噢……”此鬼恍然的感叹,“小爷还会变化,神通真是广大!”

    “这是当然,否则我们被埋在地窟里,哪有路出去……”

    地窟通往外面的这五条出路,短则十余丈、长则弯弯曲曲几百来丈,外头的出口有位于高处、有位于低处,有向南、有向北、有向东、有向西、还有个向巨石中间而去,都是不太显眼的地方。

    赵家一窟鬼遛到外头出口,望见暴风雨下已经大变样的景象,自然免不了惊奇。

    天蒙蒙亮了,大亮了,暴风雨还没有停……

    穿着蓑衣、戴着斗笠的林毅走出庄子,许多庄稼都是这两天刚刚种下,要去地里头瞧瞧情况。

    进入果树林的时候,林毅瞥见右边方向的山峰,起初还以为是风雨迷蒙,眼前的事物都没有那么清晰,因而感觉到远处的山峰如此之近。

    多瞟几下之后,林毅直感觉似真似幻,定眼望去又感觉似幻似真,心里不禁打起鼓来。

    过了茅庐,折而向北已到地里头,前方没有果树遮掩,便真切的看到那确确实实是座山,更令林毅震惊的是,衬托此山的那片水波荡漾。

    林毅用沾着雨水的双手抹抹脸,睁大了双眼,简直不敢相信所见的景象。

    林毅心头有点恐惧,在自己的左脸上狠狠搧了两巴掌,只见山还是山,湖还是湖。林毅非常的迷惑,壮着胆子走向这个湖,走向这座山。

    “怎么会这样?怎么变成这样呢?”林毅踏在湖边喃喃着。山峰就在眼前,湖水近在咫尺,林毅呆滞的注视着这湖这山,转头望向梨树林,望向宅院,望向那间茅庐……

    “我是在做梦么?”林毅感觉恍恍惚惚,左掌不由得伸向嘴边,张口咬下去。

    “啊!”林毅痛得大叫出声,嘴角跟手掌顿时是鲜血淋漓。

    风呼呼的吹,雨哗哗的下,林毅打了个哆嗦,顾不得地里头的事情,快步的只想回家去。

    对于一个凡人而言,如此状况实在太过诡异了,难怪林毅心里会如此发慌。

    “毅哥哥,你的嘴角怎么有血?”方菲在偏厅里,望见林毅回来。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