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朦胧,波光粼粼,那是在大海之滨。

    林遥奇怪之下,以“预思法诀”转而探察其他七星教众的去向,结果是全都无影无踪,显然七星教团伙去到海边便即潜水遁走。林遥以“预思法诀”几次探察巫啸生潜入海中的情形,结果脑海里的画面总是变成一团浆糊,如此几次探察下来,使得林遥都有种脑子进水的感觉,昏昏沉沉的非常不舒服。

    林遥只得收功休养元神,心如止水时幡然醒悟:若是“预思法诀”能够找到七星教的巢穴所在,又哪会等到今日由我来费心呢?即便姑姑运用“预思法诀”不如我,神殿还有“大巫境”的司命,比我高明的肯定大有人在……

    继而又想到:那个巫啸生跟姑姑的师门大有渊源,对“预思法诀”自然很清楚,必定是懂得破解之道。

    然而,林遥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始终不能释怀如此神妙的“预思法诀”,居然也会被破解。却又不得不承认事实:难怪,那天我逃跑潜入潭溪里,姑姑便无法追踪到我了。

    黑夜中,林遥望着窗外闪烁的星辰深深叹息,再神妙的法诀也并非无所不能,万事万物相生相克,无奇不有,无法不破。

    林遥尽管早就心里有底,知道七星教非常的不简单,但从今日的情况看来,之前还是低估了七星教的能耐。林遥忽而又觉着,出洞天以来没有遇到特别强大的敌手,也有点高估了自己的本领。

    林遥不禁想到若是自己碰上巫啸生,该怎么对付,必须得全力以赴,却仍然觉得没法战胜,惟有的把握是能够逃走。

    可林遥如今,并非从前那只浪迹天涯的虾蟆妖,而是拥有亲情的人。从前孑然一身,打不过的时候就逃之夭夭,也照样逍遥快活,如今怎能那样呢?林遥修炼万年才阴差阳错的获得灵魂完整,真正的体会到亲情温暖,心里当然会在乎,当然要珍惜。

    老天爷既然让我活着,我不会让人生有遗憾!林遥如此想着,心中有股豪气冲天,仿佛浑身的热血翻涌起来。

    深夜宁静,林遥人影晃了晃,闪身便从窗户出去了。

    林遥踏在鹅卵石小路上,感受着凉风拂面让脑海清晰,脚步无声无息如幽灵游荡般,穿过果树林来到空阔的草坪。

    林遥小小的身影迎风而立,傲然面对着黑暗笼罩的大地,脑海里浮现出武夷山大战的景象,巫啸生与那“凝神还虚境”后期修为老妖对战的情况,无疑成了林遥回顾的重点。林遥感受着、揣摩着、推敲着,犹如身临其境。

    只是,巫啸生与那老妖的交战不到三十回合,林遥领略到的高深法门非常有限。巫啸生跟彭抗老儿的交战倒是将近两百来回合,但彭抗老儿空手施展的道法剑诀,使林遥感到从未见识的高深莫测,云里雾里的只觉得惊奇不已。即便是彭抗老儿如此玄妙的神通,却也始终奈何巫啸生不得,反而渐渐落于下风,那老妖赶到武夷山头毫不客气的出手了。

    在巫啸生撤退之后,林遥从武夷山头那些老家伙们简单的交流中得知了一点信息,彭抗老儿称呼此老妖为“南离仙翁”,这帮妖修来自“罗霄宫”。林遥随之还发现,罗霄宫的这帮妖修并非全是妖类,也有些人类。

    林遥放松了片刻,深长的舒出一口气,随即摒除杂志,闭起双眼。

    顿时,林遥脑海里出现意境的画面,画面中那跟巫啸生对决之人,并非那些老家伙,而是林遥自己。

    “小爷站在那儿做什么?”梨树林里的一只鬼影悄声问。

    “不知道。”另一只鬼影悄声回应。

    “现在已经四更天,小爷站在那儿都有个把时辰了。”

    “是呀!小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好奇怪。”

    “要不,我们俩过去瞅瞅?”

    “我可没你那么的胆子大……”

    “其实,我也只是好奇而已,哪敢真的靠近小爷……”

    “原来你也这么胆小啊!”

    “什么胆大、胆小,我们连躯体都没有,哪来的胆子呢?”

    “我……我们……我们没有胆……”

    “不只是没有胆,心、脾、肺、肾、肝……血肉之躯全都没有了。”

    “呜呜呜…”

    “在这里鬼哭,你想吓唬谁?”

    “我知道自己死了,一切早就没有了,可每当想起来,还是很伤心……”

    “我们哪还有心?”

    “你怎么老是喜欢打击我,没心没肺的。”

    “你说对了。”

    “呜呜,我感到很难受、很难受…”

    “瞧你那可怜的小样!”

    “为什么,你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那是因为,虽然我们同样的失去命魂、天魂,但我却乐天知命。”

    “我真佩服你。”

    “这有什么好佩服的,我们用功修炼,等凝结鬼丹,便可以重塑血肉之躯了。”

    “凝结鬼丹成功,就真的不会害怕阳光么?”

    “那当然,重塑血肉之躯后,我们就有胆子了。”

    “希望能够早些凝结鬼丹……”

    “只要在有魂之年,能够凝结鬼丹就谢天谢地了……”

    两只鬼幽幽的抒发感慨,而不知不觉间,夜空已是乌云密布。

    愈加昏暗的夜色,使两只鬼留意到了。

    “起风了……”

    “天空黑压压的,星星都不见了。”

    “恐怕是要下雨了。”

    “看这个样子,只怕还会打雷。”

    “你怎么看得出会打…”

    这只鬼的一句话尚未说完,便见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刹那间晃得它那单薄的魂影,不禁若隐若现的颤栗。

    紧接着便听见,轰隆隆、轰隆轰隆……

    “赶快,回地窟去!”

    “你怎么看出来会打雷的?”

    “我猜的…”

    “你这个乌鸦嘴……”

    “什么乌鸦嘴,现在是春天时节,打雷下雨稀奇么?”

    “你看,小爷还站在那儿没动呢!是不是应该去叫下他?”

    “小爷神通广大,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狂风呼啸,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哗啦啦的落下来。

    林遥小小的身影仿佛僵化般,立定在狂风暴雨之中,犹如一尊木雕纹丝不动。而在林遥的意境里,自己跟巫啸生的激战正酣,那是比狂风暴雨来得更为猛烈,斗得难分难解。

    又过了半晌,林遥在意境里没能战胜巫啸生,但也没有败退。睁开双眼,望见天穹中那刺目的电光,听到那震耳欲聋的雷响,这可是林遥从前最为畏惧的现象,此刻面对着却无比坦荡。

    意境里的对决,林遥还意犹未尽,旋即就在狂风暴雨中挥洒起来,双手的劲道破雨而去、破风而动,随心所欲却凌厉之极。

    林遥凌空而起、腾跃,瞬间翻转直下,劲道落于地面,霎时出现一个深坑。

    随之,林遥注意到眼下深坑的底面,并非泥土而是岩石。以前,林遥看到草坪上那些嶙嶙峋峋的岩石也没有特别留心,在雁荡山脉地头见到如此状况也不足为怪。

    林遥并不奇怪这地底下有岩石,只是有点好奇心,想知道眼前地下的这块岩石到底有多大,具体是个什么模样。

    顿时,林遥随意运劲拔了下,居然没有令这块岩石松动丝毫。

    林遥的争胜之念,还从来没有像今日那么强烈,哪会甘心败在一块破岩石之下。旋即双手运起功法,使出全力施为,那是多大的劲道,九牛二虎压根比拟不了。

    泥土松了,岩石动了,水花四溅的缓缓冒出地面。确实是好大好大的一块岩石,林遥后退了一次又后退一次,才将这块岩石完完全全的弄出来。

    继而,这块巨大的岩石被林遥抛向空中,只手轻轻巧巧的托起。

    林遥望着眼前形成的巨坑,估计起码有四十余丈之深,地下之水正喷涌添入,伴随着天上降落的滂沱大雨逐渐升高。林遥心想:这块巨石既然拔出来了,再放进去就没意思了。

    林遥环顾四周,目光落于赵家一窟鬼所在的凹地,顿时暗忖道:将这块巨石放到那里,兴许不错……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