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巫啸生左右掠阵的两位也动了,手上都亮出法器,左边那位是件银色的戟、右边那位是件青铜色的鞭,齐向施岑老儿攻击过去。

    双方厮杀的场面进入白热化,可真是难解难分。林遥留意了一下洛明非的身影,正跟一个小巫境后期修为者苦战,此人的面孔却不陌生,是当日见过的玉衡堂那位副堂主陆剀。转而,瞥见那些倒地不起的身影,双方已经是各有不少折损,而武夷宗的死伤更为惨重。

    林遥尽管有助阵之心,却是鞭长莫及,即便神念再强大,又哪能穿透从雁荡山到武夷山的距离。林遥顿时想:要不要去一趟武夷山,相助洛明非这大骗子一臂之力…

    “小少爷,进去吃饭。”茗香来到大门口。

    “……”林遥充耳不闻。

    “小少爷,天色那么黑了,你在看什么?”茗香循着林遥的目光望去。

    “……”林遥此刻看到,武夷山脉西边的方向,有阵妖风席卷而来,心头不禁暗暗为之捉急:如此情形下又来一群妖魔跟七星教团伙形成东西夹击之势,武夷宗休矣!

    “小少爷,你怎么了?”茗香左手提着灯笼,照见林遥双眼炯炯有神,默不作声的盯着一个方向,那呆萌的表情很古怪,非同寻常。于是,茗香伸出右手掌在林遥眼前晃动,“小少爷、小少爷、小少爷…”

    “别吵、别吵!”林遥不耐烦的凶声道。

    茗香顿时满脸错愕,哑然无语了。心里却愈加好奇,便即也在石阶上坐下来,安静地望向西边的夜空,想知道小少爷到底是瞧着什么情景,竟如此的全神贯注。

    接下来的情景,却让林遥有点傻眼,那些妖魔抵达武夷山头,没有攻击武夷宗的人,而是跟七星教战斗起来。

    “茗香。”方菲的声音传来。

    “二小…姐…”茗香回首连忙站起身来,期期艾艾的有些不自然。

    “你们怎么坐在这里?”方菲随口问了句,不等茗香回答,继而叫道:“遥儿…”

    “肚子饿了,吃饭!”林遥截住话头,起身迈步走进大门。

    “你坐在大门口做什么?”方菲随手拉着儿子问道。

    “看夕阳。”林遥随意回答。

    “夕阳?天都那么黑了。”方菲说着信步而行,茗香提着灯笼跟在后面。

    “夕阳落山后,晚霞最美丽了。”林遥说着信口开河,“晚霞昏暗下来的时候,有一颗很亮的星星出现,天就黑了。”

    “这颗很亮的星星名叫‘长庚’。”方菲笑道。

    “长庚?”林遥显然不相信。

    “是呀!”方菲十分确定的点头。

    “娘怎么知道它的名字?”林遥不禁问。

    “书籍里有记载,娘看过自然就知道了。”方菲微笑着回答。

    “我怎么没在书上看到呢?”

    “那是你读的书少。”

    “哪本书籍里有记载?”林遥本来心里还觉着自己读的书够多了,忽而想到在郢都那次逛“文瀚书坊”,家里的“书房”相形之下,确实显得书太少。

    “诗经里就记载了‘东有启明,西有长庚’。”方菲回答道。

    “这颗星星,为什么在天亮的时候叫‘启明’,在天黑的时候叫‘长庚’?”林遥自然清楚“书房”里有本诗经,只是平日胡乱的翻阅,不经意的必定就会错过许多细节。

    “这颗星星在东方破晓、黎明之际出现,因此叫‘启明’也叫‘晓星’;这颗星星黄昏时还在天空中,因此叫‘长庚’又叫‘昏星’。”

    “它的名字真多,清晨爬起来有两个,傍晚要躲起来时,也有两个。”

    “还有呢!”方菲微微笑道。

    “它还叫什么?”林遥抬着脑袋瓜子,双眼仿佛星星般眨巴眨巴。

    “它还有个响亮的称呼,叫作‘太白’,五行属‘金’,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太白金星’。”方菲生动明快的解释。

    “噢,我知道了!我也有许多称呼。”

    “什么呀?”

    “苏落、念伊以及家丁们叫我‘少爷’;茗香、陶爷爷叫我‘小少爷’;小黑他们叫我‘遥仔’;颖儿叫我‘遥哥哥’;爹、娘、姑姑、二舅、外公外婆都叫我‘遥儿’。”林遥随口列举起来真是蛮多的,还一发不可收拾了,“有个大骗子叫我‘坏小子’;有个摆摊卖拨浪鼓的叫我‘小朋友’;有个当官的叫我‘小公子’,他家那个小姐笨笨的叫我‘端木遥’;还有……我也有大名叫作‘林遥’,五行属‘木’。”

    “嘻嘻嘻……”

    方菲忍俊不禁,哪里想到儿子滔滔不绝的扯出那么多称呼来。连跟在后面掌灯的茗香,也忍不住抿嘴,差点笑出声来。

    转眼,走进了偏厅,桌上的饭菜自然是早已准备好了。

    晚饭过后,林遥半刻也不在偏厅里多呆,就回到自己的东厢房,旋即以“天眼”察看武夷山的状况,却见到一片静悄悄的情形。顿时,林遥心头不禁为之担忧:难道武夷宗覆灭了?

    忽而,林遥发现有些零散的岗哨人员,从装束上看来都是武夷宗弟子,便稍稍放宽心。

    继而,林遥发现武夷宗的大部分人,都聚集在一座大殿内。大殿门匾上的三个字是:天游宫。

    彭抗老儿、施岑老儿两位坐在上首,神色都不太好看。下方活着的徒子徒孙们,无一不挂彩的,更有满身血迹斑斑甚至缺胳膊少腿的,可见此番遭受七星教进攻,被重创的惨不忍睹。

    林遥虽然距离那么远,仍然深切感受到天游宫此刻的悲愤填膺。

    林遥没见到赶来助阵的那些妖修,而七星教团伙也不见踪影,心里微觉奇怪:难道这两方拼光了不成?

    当即,林遥收回“天眼”,以“预思法诀”去探个究竟。随着脑海里画面不停掠过,那些妖修以及七星教团伙相继出现,加上武夷宗,三方厮杀的景象真是天昏地暗。

    林遥发现,这帮妖修里居然有两位“凝神还虚境”的家伙,甚至有位也达到“凝神还虚境”后期,跟巫啸生斗了个旗鼓相当,是丝毫不落下风。林遥在“预思法诀”的画面印象中,一时之间也没瞧出此老妖为何物,只是估摸着起码有五千多年的修为。

    这帮妖修横插一脚,使得武夷山头的局势逆转。七星教团伙已然占不到上风,倒也没有乱了阵脚,巫啸生也不恋战,转攻为守迅速的撤退了。

    反倒是,武夷宗转守为攻冒然追击,又折损了一些弟子。

    七星教团伙进退自如,显得武夷宗虽然是修真大派,却门风松散,始终处于被动局面。

    武夷宗停止追击,林遥顿时心想:我何不以“预思法诀”侦察七星教这伙邪门歪道的下落,摸摸他们的巢穴到底在哪?

    一念至此,林遥都有些后悔,之前怎么就没想到用“预思法诀”探测七星教底细,好让姑姑他们,尽早消灭这伙无法无天的祸害。端木琪只不过“小巫境”初期修为,林遥何以如此肯定姑姑他们能够消灭七星教团伙,那是因为神殿,惟有经历过伏羲、女娲执掌规矩的治极之世,才会有的绝对信念。

    林遥脑海里的画面,一直锁定着巫啸生的行踪,夜色下的景象不停变换,七星教团伙一路东去,忽然间消失了。

    咦?怎么人影不见了……

    大年三十,留点印记。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