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正厅里,方菲已将林遥昨夜回来的情景,向端木琪描述了一遍,请她拿主意。

    端木琪顿时犹豫起来,昨天决定的不管遥儿是否点头都要将他送上巫山去,确实没有料想到情况突变。端木琪经过彻夜焦头烂额的寻找,已然是深深的触动心灵,此刻不由得反省,硬要将遥儿送去巫山,遥儿今后的路就会像设想中那般坦荡么?

    若林遥这次没有逃跑,端木琪当然没有这样的疑惑。

    “遥儿。”端木琪来到东厢房门外。

    “姑姑,我不要去巫山。”林遥紧紧靠在门后面。

    “你告诉姑姑,为什么不愿去巫山?”端木琪并未推房门。

    “我就是不要去!”林遥执拗的回应道。心里明白言多必失,特别是在姑姑面前,即便是隔着一扇门,都有可能被猜透。

    “好啦!姑姑不勉强你了。”端木琪只有妥协,半晌没听见林遥回话,便又道:“姑姑走了。”

    端木琪此行,是特意来接林遥去巫山,面对这样的情形,心里难免失落。既然林遥去不成巫山,端木琪自然想到那武夷宗的洛明非前辈,必定会继续传授林遥道法,如此情形若不让林遥修炼道法,那就显得心胸狭隘了。

    林遥天眼望见,姑姑带着颖儿,真的骑着鹫儿回京城去了。

    忽然之间,林遥心里也有些空落落的感觉。

    晌午吃饭的时候,林遥自行开门走出房间,腼腆的来到偏厅餐桌前。本来心里准备好了,以为娘亲定然会训斥他一顿,结果却是跟平日里一样,仿佛什么事都未发生过,使得林遥反而有那么点不自在。

    晚饭时,林遥的心绪平复,跟爹娘像往常一样共餐,觉得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深夜,被窝里的林遥虽然想起那个小山头,却懒得动身。林遥安安静静的睡着了,黑夜过去了、天亮了、太阳晒到屁股了,也没有谁来打搅他的清梦,还有什么比一觉睡到自然醒更美妙的事情?

    林遥醒来后,感觉春风是那么的清爽,心境自然舒畅。

    两天之后的傍晚,林遥发现洛明非在那小山头上,正指引着大麻雀飞翔。林遥心里不禁一动:这只木头做的大麻雀,终于可以飞了。

    顿时,林遥溜出庄子,兴冲冲的向小山丘跑去。

    “大骗子……”

    林遥爬上小山头,望着大麻雀胡乱叫道。

    洛明非望着林遥那副欢呼雀跃的神情,很有种莫名其妙的受用感。

    “坏小子,你姑姑不是要接你去巫山么?”洛明非此刻的心情格外畅快,随意问道。

    “我没跟姑姑去。”林遥随口而答。

    “你要骑大麻雀试试么?”洛明非云淡风轻地笑道。

    “要!”林遥回应的很爽脆。

    洛明非旋即,指引着大麻雀降落下来。林遥便纵身一跃,骑到大麻雀背上,大麻雀翅膀展动,随即起飞了。

    林遥骑着大麻雀在半空中盘旋,感觉比骑着鹫儿翱翔还有意思,心里不禁暗忖道:若不是亲眼目睹洛明非这家伙的制作过程,哪里想的到如此会飞、并且可以载人的一只大麻雀,竟然是用木头做成的,真奇怪没有灵魂之物,却也能这般的活灵活现……

    大麻雀在小山头顶空绕圈子,林遥已然瞧得明白,是洛明非在操控着大麻雀的动向,当然没有自己操控来的有意思。

    顿即,林遥双手抓住大麻雀的脑袋瓜子,强硬的让它往东、让它往西。

    不料,此刻座下这只大麻雀的情况,跟之前那匹竹马全然不同,不仅仅是这只能飞、那匹能跑的问题。顿时,大麻雀在林遥如此使劲之下,浑身晃晃荡荡起来,眼看就要从半空中掉落……

    “坏小子,骑在上面别乱动!”洛明非赶紧出言提醒,连忙捏个法诀稳住大麻雀,随后指引着让它慢慢降落下来。

    “大骗子,你的大麻雀是怎么回事?”林遥双脚踏到山头便即问道。

    “我还没问你怎么回事呢!”洛明非当即应对道。

    “我怎么了?”林遥抬头挺胸。

    “你骑着大麻雀飞得好好的,胡乱瞎动什么?”洛明非气定神闲反问道,“一点都不怕栽下来呀!”

    “骑在大麻雀上面,若是连动都不能动,那还有什么意思啊?”林遥立即质疑道。

    “并非骑在上面不能动,而是不能像你这样胡乱的瞎操控。”洛明非又哪会瞧不出来,“估计之前那匹竹马,就是被你这样胡乱使劲修理过,现在还想用老办法摆弄大麻雀?”

    “说到那匹竹马,我都修理它服服帖帖的。”林遥坦然自若承认道。

    “胡乱的费那么大劲,才让一只简易的低阶傀儡兽服帖,算什么本事?”洛明非抢白道,“无论低阶、还是高阶傀儡兽,都能轻易的操控于股掌之上,那才算真正的本领。”

    “这只大麻雀是高阶傀儡兽么?”林遥问道。

    “这只梧桐木做的大麻雀,也就是普通的低阶傀儡兽而已。”洛明非回答。

    “还是低阶傀儡兽呀!”林遥慨然道。

    “高阶傀儡兽哪是那么容易制作的?”洛明非不禁莞尔,顿即又道:“如果常见的梧桐木就能制作出高阶傀儡兽,那高阶傀儡兽还不随处可见,你想想这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肯定满天空飞的、满地跑的都是傀儡兽。”

    “如果傀儡兽满天空的飞、满地的跑,那就太有趣了。”林遥满脸神往之色。

    “好啦!”洛明非摇头苦笑不已,继而道:“我现在便跟你说说傀儡兽的操控之法,窍门就在于‘机关’设置上,这是可以根据个人风格决定的,你可以设置为用‘神识’操控,可以设置为用‘符箓’操控,甚至可以设置为用‘声音’操控。直接设置为用‘法力’操控当然也可以,但‘法力’绝非‘蛮力’,得讲究技巧。”

    “可以用‘声音’操控,傀儡兽能够像灵兽一样,听得懂人说话么?”林遥确实感到蛮疑惑。

    “傀儡兽跟灵兽当然不一样,灵兽听得懂人类的语言,但是无法保证绝对的听话,甚至还会反叛噬主;傀儡兽听不懂人说话,却可以让它做到绝对的听话。”洛明非十分耐心的解释道,“傀儡兽并非生灵而是一具机关器械,跟法器相比较的话,就是高强的敌人可以轻易操纵你的法器,却难以掌控你的傀儡兽。”

    “试试看,让大麻雀听话。”林遥兴致盎然。

    “设置用‘声音’操控傀儡兽,也分为许多形式,像简单的口令、复杂的咒语、甚至奇妙的乐曲。”洛明非一本正经的解析,又列举道:“比如琴声、箫声、笛声、筝声、二胡、琵琶、铃铛、笙簧等等等,你想要怎么个试法?”

    “那就用……”林遥七千多年前听过人类弹琴、吹笙,出洞天的这些年来只听过姑姑吹笛子,还有那只名叫张果的蝙蝠老妖敲渔鼓,还有拨浪鼓……但自己什么乐器也不会,“就设置叫它往东就往东、叫它往西就往西、叫它飞就飞、叫它停就停。”

    “呵呵。”洛明非瞧着林遥迟钝的神情忍俊不禁。

    就在这时,天穹中闪现一道剑光。瞬息间,只见洛明非随意捏了个法诀,手上便出现了一张符箓。

    这是武夷宗的“剑符传书”,洛明非瞄了两眼,已是神色大变。

    旋即,一口灵气喷向大麻雀,随之伸手一招,大麻雀形成折纸霎时飘落到洛明非手上。

    “你拿着大麻雀回家去,我以后再教你……”

    洛明非将折纸往林遥手里一塞,匆匆的交待一句话,同时手上又捏了个法诀,背上的长剑豁然出鞘。洛明非纵身腾跃,踏在长剑之上迅疾的御剑而去。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