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情况?”林毅寻思道,“对了,当年我捕那条红鲤鱼时,记得只有七八两的样子,是回到家里才发现它好大,变成八九斤重了。”

    “呵呵。”端木琪哂笑之。

    “那天,回家路上遭遇的意外情况,使我稀里糊涂的。”林毅道,“我也弄不明白,是不是我捕到它时天色已晚,因而记错了。”

    “琪儿是觉得这条红鲤鱼,成精了?”方菲揣测道。

    “已经可以断定,林毅哥哥捕到的是一条鲤鱼精。”端木琪回应。

    “鲤鱼精?”林毅吃惊不小。

    “是呀!你没有记错,你捕到它时跟普通的鲤鱼一般大小,那是它凝缩而成的样子。”端木琪解释道,“等你将它带回家时,它已然死了,自然就现出原形了。”

    “现在想想,当时我拿着鱼叉追踪这条红鲤鱼,它逃窜起来确实异常的灵活。”林毅沉吟道,“却未曾料想这家伙原来成精了,怎么就被我捕到了呢?”

    “估计就是误打误撞吧!这条红鲤鱼精想来也是没有开窍,被你手里的这件鱼叉法器刺中,那是足以致命的。”端木琪说道。东厢房里的林遥听见姑姑如此推断,心里颇不以为然,那条红鲤鱼精可是快要结丹将近九百年的修为,而当年这把鱼叉的灵力远远不及现在,这么轻易的被刺中必定另有缘故。

    “当日,这把鱼叉若非法器,林毅岂不是很危险。”方菲道。

    “的确非常的危险。”端木琪道,“若是普通的鱼叉,即便刺中这条红鲤鱼精也不能让它毙命,那时它必然会暴起伤人。”

    “如此说来,遥儿开荤吃的居然是条妖精。”林毅慨然道。

    “琪儿,那条鲤鱼精让我们吃了,不会有什么事吧?”方菲随之问道。

    “你们现在不是好好的么?”端木琪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继而道:“成精的鲤鱼比普通的鲤鱼营养要丰富的多,虽然如此大补之物对小孩而言不宜多吃,但遥儿开荤那时只有半岁,点点大的人儿牙齿都没长齐能吃多少?没什么关系啦!”

    “这倒是,大部分都让我和林毅吃了。”方菲笑道。

    “琪儿,你今天在潭溪捉到的这条泥鳅,不会也是妖精吧?”林毅忽而问道。

    “是条泥鳅精。”端木琪回答,顿时瞅见林毅、方菲两人怔在那儿满脸吃惊的神色,随即笑道:“都吃过一条鲤鱼精了,还怕什么呀?多少人就是想吃,都难得吃上呢!”

    “如今回味起来,当年那条鲤鱼精确实格外的好吃。”林毅不自禁说句壮胆的话。

    “小姑姑……”方颖忽然间出现,跑到方菲跟前说道:“遥哥哥又躲进房间里了,不肯出来吃饭。”

    “遥哥哥真不乖,让他饿肚子,我们吃饭。”方菲拉着侄女的小手,回过头来说道:“琪儿,快进去坐,关于遥儿的事情,我们好好商量一下看怎么办。”

    “好。”端木琪应道。

    “遥哥哥昨天晚饭没有吃,今天早饭又不吃,饿着肚子会很难受的。”方颖娇小俏丽的脸蛋上,满是挂念之色。

    “遥儿昨天回来后,到现在都没吃饭呀?”端木琪随口问了句。

    “方才还在庄子前大声叫着姑姑……”

    方菲说着,端木琪、林毅、方颖相继入席落座,念伊端着一大盘菜摆上餐桌,正是那条泥鳅精的肉出锅了。

    东厢房里的林遥虽然躲着,却是始终留意着姑姑跟爹娘的交谈,见姑姑从那把鱼叉上得出的结论,以及关于当年那条红鲤鱼精的看法,都是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表面现象。林遥原本紧绷的神经顿时便放松了,心想姑姑尽管修得“预思法诀”,却并非什么事都能看透。

    当然,今后在姑姑面前行事,也不可掉以轻心。

    此刻,林遥孤零零的眼见正厅里爹娘、姑姑、颖儿美餐着,不禁食指大动,肚中的馋虫又不安分了。

    林遥眼珠子一转,旋即开门而出,悄悄的向灶房溜去。

    “少爷……”

    灶房里的周妈望见林遥走进来,微微愣了一下。

    林遥的鼻子已经嗅到别样的香味,目光霎时落在一个小孩手上,那是一个煨红薯。小孩坐在灶台前的一张板凳上,有五岁左右,长得胖嘟嘟的,是周妈的儿子。

    “给我。”

    林遥伸出手直接问小孩要,很有少爷的派头。

    小孩眼睛睁得大大的、愣愣的望着林遥,拿着煨红薯的右手却不禁向后缩了缩,显然是不情愿。

    “立仔,给少爷。”周妈连忙发话了。

    “给”

    小孩立仔顿即乖乖的,将煨红薯递到林遥面前,虽然神色间还是有些不舍得。

    林遥毫不客气的接过来,随手掰开两半,将立仔已经啃过的那半还给他。立仔便即接住,望着林遥呵呵地笑,双眼都眯成了一条线,脸上沾着有火灰,非常像只猫。

    林遥自顾咬上一口,尚未吞下去又咬一口,心道:滋味真不错,比蒸的、煮的、生的都要好吃。

    转眼间,林遥手上的半个煨红薯,便被咬得差不多了,才得空瞅了眼立仔。立仔本来坐在那儿笑望着林遥的吃相,被林遥瞅了这么一下,赶紧把手上的半个煨红薯放进嘴里啃。

    林遥手上只剩下焦皮了,却不打算扔掉,而是慢慢地剥去外面的一层带灰的薄皮,因为内面这层略微有点焦味,反倒特别好吃。周妈整理着灶房,偶尔瞥眼少爷的吃相,微笑不语。

    林遥吃光了,觉得不过瘾,便四下里张望着。

    灶房里,能吃的东西当然多的是,只不过没能引起林遥的食欲。

    吃了个煨红薯,林遥自然便注意到灶里的火灰。果不其然,林遥真的发现火灰里,还煨着……咦?却并非红薯,而是……奇怪……怎么煨的是鸡蛋?

    林遥随手拿起铁夹,从火灰里将一个鸡蛋扒了出来,只见鸡蛋的外壳上,还有一层东西包裹着,依稀可以辨认出是红薯叶子。剥开煨焦了的红薯叶子,林遥见里面的蛋壳已经破裂,香味扑鼻而来。

    林遥咽了口涎沫,迅速将蛋壳剥落,旋即咬上一小口,惹得肚子里的馋虫涌动起来了,也不怕手里的鸡蛋太过烫手,顿即一口咬掉了半个,心里大赞道:没想到煨鸡蛋如此的别具风味,比蒸的、煮的、煎的、炒的口感更爽,简直太好吃了。

    周妈望见少爷,居然在火灰里找到鸡蛋,这可就有点吃惊了。鸡蛋当然是周妈煨在火灰里的,却哪是准备给少爷享用的呢?而是假公济私给自己儿子开的小灶。

    霎时间,周妈的脸上有些羞惭之色,感到不知所措。

    林荫庄的鸡蛋虽然多得数不过来,别说鸡笼子里,就是草丛里都能随时捡到鸡蛋,然而再多也是主人家的,周妈这样煨鸡蛋毕竟是出于私心。

    立仔啃完手里的煨红薯,发现林遥在吃煨鸡蛋,那可是他每天吃的开味早餐,顿时有点急眼了,伸手就要去抢夺。周妈察觉,赶紧抢先一步,将儿子拉住。

    林遥吃完一个鸡蛋,随即又从火灰里扒了一个出来,麻利的剥开包裹在外面的红薯叶子。林遥也已然明白了这层红薯叶子的作用,若没有这层红薯叶子,光是将鸡蛋煨在火灰里,蛋壳破裂开来,那鸡蛋可就变成火灰蛋了。

    林遥安然享用着美味,不禁暗忖道:人类的花花肠子真不少,连做吃的都跟术法似的一套一套的,食材丰富的可以做成一道道色香味俱全,让人瞧着就流口水的大餐;即便食材简单也有如此别致的吃法,让人恨不得连舌头都吞下。

    林遥吃完,明明很清楚火灰里已经没有煨鸡蛋了,却还意犹未尽的拿着铁夹,将灶里的火灰扒、挖、捣、戳、翻了个烟尘弥漫。

    “真的没有了。”林遥扔下铁夹站起身来。

    “没有了。”周妈满脸尴尬的笑容,“少爷,只煨了两个。”

    “那以后,每天多煨几个。”林遥晃悠着迈出灶房。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