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是在林荫庄的大门前,端木琪便以为林遥的鬼魂回去了,忽而发现:门口的家丁瞧着林遥直笑,就在这时方颖跑出庄子来追向林遥,林遥随即奔跑开去,仍然扯着嗓子不停地呼唤姑姑……

    端木琪收起功法,抬首望着阳光灿烂,霎时破涕为笑,满眼都是泪花在闪耀。端木琪自是恍然醒悟过来了,遥儿在大白天的阳光下蹦蹦跳跳叫叫闹闹,哪里是鬼魂呢?

    嘻嘻,遥儿活蹦乱跳的。端木琪忽然笑出了眼泪,一下子便浑身轻松了,旋即长啸一声,召唤鹫儿捉急的要赶着回林荫庄去。

    奇怪的是,鹫儿竟然不听使唤,趴在一处草丛里没有动。

    端木琪还以为鹫儿懒洋洋的要在这里晒太阳,走过去一看,只见它趴在草丛里眼睁睁望着一块泥鳅精的肉,才明白它为什么舍不得离开了。

    “吃吧!”端木琪顿时说道。

    鹫儿慵懒的状态,立马就精神抖擞起来,勾嘴一张便将眼前的这块泥鳅肉含住了。端木琪先前愤怒的斩杀泥鳅精,原本就又累又饿的鹫儿望见,兴奋的直流口水,但没听到主人的指示,就是想吃也不敢贪嘴。

    这当儿,端木琪自然放出神识,找着另外七块泥鳅肉的下落,招手之间全都飞到跟前来。

    随即,端木琪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瓶子,然后伸手向眼下的七块泥鳅肉一拂,精气便从七块泥鳅肉里渗出,飘落进白色瓶子。

    端木琪没见到有“魄”,心里暗忖道:原来这家伙都没有开窍,难怪问它话胡乱回答,却害我被惊吓得方寸大乱。

    妖类成精阶段的能量是气态,开窍阶段的能量是液态,化形阶段的能量是超固态。端木琪将白色瓶子盖好,心里又想:没有及时收取这条泥鳅的精气,看来已经流失不少。

    将白色瓶子放进储物袋,端木琪转眼望见鹫儿,还是一副没有吃饱的样子。这条泥鳅精约摸有五六斤,被端木琪横一剑、竖一剑、再拦腰斩断成八块,每块大概有个七八两,若是平日里足够鹫儿吃一顿的量了。

    “好吧!今天就让你大饱口福。”端木琪说着,将“斩魔剑”招到手中,随手挥了两下。七块泥鳅肉的头、尾便被切开,端木琪用剑尖一挑,一小块尾肉向鹫儿飞去。

    鹫儿张嘴就吞进肚里了,如此这般连续将泥鳅精的四小块尾肉、三小块头肉吃掉,起码也有个七八两的份量,都撑的打饱嗝。

    端木琪将“斩魔剑”归鞘,就近扯了根藤条,把无头无尾的七块泥鳅肉穿起来,拎着骑上鹫儿,飞往林荫庄而去。

    一会儿工夫,鹫儿降落在林荫庄大门前,却又不见林遥的人影。

    端木琪径自走进林荫庄,神识已然发现林遥躲在东厢房里。

    “琪儿,你可回来了。”方菲见之,欣喜的招呼道。

    “遥儿何时回家的?”端木琪随口而问。

    “昨晚、大概在亥时一刻,突然间就跑了回来。”方菲想想道。

    “好。”端木琪淡淡的笑容里,有些无奈之色。

    “早餐已经准备好,先吃饭。”方菲引着端木琪走向正厅。

    “这有几块肉,趁新鲜让人拿到灶房做一下。”端木琪将手里的一扎泥鳅肉递过去。

    “你在哪里买的?这是什么肉呀?”方菲便即接住,不禁问道。

    “哪能买到。”端木琪微微一笑,“泥鳅肉,头尾都让我的鹫儿吃了,留着中间的好部位,是大补之物。”

    “泥鳅?”方菲顿时诧然。

    “泥鳅,这该是多大的一条呀!”林毅闻声从正厅里走出来,感叹道。

    “大约有六斤的样子,这几块肉大概有四斤多。”端木琪估摸着回应。

    “你在哪弄来的?”林毅随口问。

    “就在那条……潭溪里捉到的。”端木琪忽然想起,听见那两个农夫说过名称。

    “潭溪是有大鱼。”林毅反倒不奇怪了,“七年前,也就是遥儿半岁开荤那次,我在潭溪便捕到过一条八九斤重的大鲤鱼。”

    “八九斤重的鲤鱼?”端木琪顿时疑问。

    “是啊!菲儿应该也记得那条红鲤鱼。”林毅望向妻子。

    “嗯。”方菲幽幽的点点头,那次林毅差点被人吓死,哪会不记得。

    “你怎么捕到的?”端木琪又问,心里自然是怀疑那么大的一条鲤鱼可能也是妖物。虽然鲤鱼有八、九斤,甚至八、九十斤都不会成精的,但那么大没有成精的毕竟稀少。

    “就用鱼叉。”林毅回答道。

    “鱼叉?那把鱼叉如今还在么?”端木琪问。

    “在!”林毅点头回应。

    “拿来给我看看。”端木琪便即道。

    “好的。”林毅应着,当即向仓房而去。

    “念伊,拿到灶房让周妈快些煮出来,我们早餐就要吃。”方菲将手里的一扎泥鳅肉交给侍立一旁的婢女,吩咐道。

    “是!”念伊应声,拎着泥鳅肉走向灶房。

    “就是这把。”林毅从仓房拿来鱼叉。此刻,躲在东厢房里的林遥暗暗捏了一把汗,生怕姑姑从这把鱼叉上觉察出什么来。

    “果然是件法器!”端木琪一眼便瞧出来,接过鱼叉仔细的查看。

    “这鱼叉,是件法器?”林毅不敢相信。

    “是呀!可以肯定的说,这把鱼叉挥动起来,小妖小鬼便莫敢近身。”端木琪感觉着鱼叉的灵力。这把鱼叉现在的灵力,当然并非七年前捕获红鲤鱼精时的程度,林遥在修为逐渐恢复的期间,早已将这把鱼叉的灵力淬炼得非常精纯,斩杀尚未结丹的妖物完全没问题。

    “怪不得,这把鱼叉我使用那么多年,都没有生一点锈。”林毅回想着感慨,“而且我使用的时候感觉,是一年比一年锋利。”

    “这把鱼叉,你是怎么得来的?”端木琪随即问。

    “就在铁匠铺子买的,花了六十几文钱吧!”林毅顿即回答。

    “才不到一钱银子,就买到了一件法器,真是捡到宝了。”端木琪笑道,“那位铁匠也太不识货了,像这样灵力精纯的法器,没有上千两银子,谁会卖呢?”

    “这把鱼叉值千两银子?”林毅惊住了,建起一座林荫庄也要不到二百两银子,这把鱼叉居然比自己的庄子还值钱。方菲也惊讶不已,只是没有林毅反应那么大。

    “最低估价,至少值千两银子。”端木琪将鱼叉递还给林毅,十分确定的说道。

    “没想到它如此贵重。”林毅惊得有些愕然,接过鱼叉莞尔而笑道:“还好现在我不去捕鱼了,否则拿着把价值千两银子的鱼叉,恐怕不是当心捕不到鱼,而是当心鱼叉会掉进水里去。”

    “书呆子气来了。”方菲不禁埋汰道。

    “不去捕鱼了,也好。”端木琪微笑说着,继而问道:“你当年捕到那条八九斤重的红鲤鱼,还有没有别的异常情况?”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