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已经答应了遥儿,就那么决定了,你也不用再纠结了。”林毅豁达的开解,继而又道:“只是这件事情,你看应该怎么跟琪儿说。”

    “跟琪儿还要怎么说?我直接告诉她就行了。”方菲向来很率性,然而在关乎儿子的人生前途上,因为太慎重才那么难以抉择,“此事到底该当如何,是否送遥儿去巫山,等琪儿回来听听她的意见再作定夺。”

    “这样也好。”林毅点点头回应。

    “怎么还不见琪儿回来……”

    方菲估摸着都快到三更天了,不禁向大门口翘望一眼,稍稍平复的心情,又隐隐有些捉急起来。

    这顿晚餐,林毅、方菲夫妇两人谈着事情,不知不觉已过了半个时辰,都还只吃了一碗饭,谁也没有再添。方颖坐在一边,时而瞧瞧小姑姑、时而瞅瞅小姑父,自个儿安安静静的也不插话,面前的饭还剩下有大半碗。

    “颖儿,怎么只吃这么一点点?”方菲望着侄女问道。

    “嗯。”方颖弱弱的回应。

    “小姑姑帮你夹菜,再吃点,别饿着肚子。”方菲拿起筷子给侄女夹了个鸡腿。

    “我吃饱了。”方颖摇摇头。

    方菲便也不勉强,虽然这段日子里见侄女每顿能吃两小碗,二哥都笑着说过颖儿在林荫庄饭量见长了,大人们心里自是明白并非林家伙食好,而是颖儿和遥儿两小无猜在一起吃饭很开心,味口才倍儿香。

    已经三更半夜,方菲让茗香、念伊两个丫鬟将餐桌上的碗筷收拾了,给她们先下去休息。

    “琪儿现在,也不知是什么情况?”林毅轻轻说道。

    “唉,遥儿狡猾起来,连琪儿也奈他不何。”方菲叹声道。

    “真让人捉急呀!”

    “毅哥哥,你也先去休息吧!”

    “你呢?”林毅随口问。

    “颖儿白天休息过,现在看样子还没有睏意,我到西厢房陪她。”方菲将侄女抱在怀里,站起身来。

    “好,那你们也早点歇息……”

    夜深人静,林荫庄里仍然有灯笼亮着,伴随着夜间的春风渺渺晃晃。

    夜凉如水,潺潺溪流在昏暗里东去。端木琪才是今夜最捉急的那个人,沿着溪流从上游到下游。又从下游到上游寻找来寻找去,茫然的没有一点头绪。

    夜色,逐渐的越加黑暗,又渐渐的亮了起来,旭日伴随着霞光,从东方升起。清新的晨风吹拂,天地间转眼变得五彩缤纷,山谷里鸟语花香,田野上也出现了人影。

    哞哞,溪边沿岸的田埂小路上传来水牛叫声。

    “荣祥哥,这么早来犁田呀!”

    “不早了。”

    “你这丘田就在潭溪边上,引水最为方便不过了。”

    “下了那么久的春雨,你还怕田里没水么?这么早跑上来…”

    “过来看看,也准备这两天犁呢!”

    “你倒是有胆子。”

    “怎么?”

    “前天,昌厚家的孩子就是在这里出事,我都不敢那么早过来,心头瘆得慌。”

    “昌厚家的孩子,是在这里淹死的?”

    “是啊!前天中午我来看田水,小点跟昌厚父子俩在这里犁完田,小点见出了太阳天气暖和,便要洗个澡再回去,跳下潭溪就没有再浮上来。”

    “小点都有二十好几了吧?”

    “刚满二十三岁,眼睁睁看着那么大一个人淹死,连尸首都打捞不到……”

    “唉!昌厚就这么一个独苗,小点都二十三岁了怎么也没给他娶亲,就这么突然的去了,昌厚老两口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小点二十好几没娶媳妇,昌厚老两口也是没办法啊!这些年托媒婆,给小点寻的亲事少说也有八九门,但都不成。”

    “怎么会这样?昌厚家在戴垟算是富裕的了,小点这孩子有容有貌、人又挺机灵的,说了八九门亲事为何都没成呢?”

    “女方对昌厚家的条件,都是没二话的,不同意亲事主要是由于一个原因。”

    “是何原因?”

    “亏你还是戴垟的人!”

    “平日,我大多的时候都呆在家里,确实孤陋寡闻。”

    “三少爷之事,你多少应该知晓些吧…”

    “噢,我想起来了,小点当年是三少爷的跟班…”

    “正因为如此,即便是十里外村庄的人家,也不肯让女儿嫁给小点。”

    “三少爷跟林家之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虽然过去那么多年,当年里正让人抬着三少爷的棺材摆在林家堂屋,将林氏一家三口逼迫到乱葬冈的事情早已风传在外,如今小点淹死了,还有人说是三少爷将小点勾去了。”

    “如此一说,倒让我想起里正的大儿子,大少爷淹死在潭溪,有二十几年了吧!”

    “有二十五年了,也是在这里……”

    这两人的对话,端木琪无意间听到,不禁心想:记得菲儿姐姐说起过,这三少爷戴有利当年猝死确曾牵累林家,这大少爷又是在此处淹死,若他们真的阴魂不散变成鬼了,遥儿可就凶多吉少了…

    呸!呸!呸呸呸!遥儿会没事的、遥儿一定会没事的,端木琪心里发慌,不知所措。

    瞥眼间,端木琪陡然察觉,潭溪里有妖气。

    端木琪凝神察探之下,发现确实是妖气,心头不禁感到奇怪:我从溪流下游到上游、又从上游到下游十余里,来回仔细的察探了几十遍,都未曾发觉妖气,怎么突然出现妖气呢?

    那妖气往上游遁走,端木琪来不及考虑那么多,迅即追踪过去。当今天下,大楚皇朝遵循的是伏羲、女娲立定的规矩,人类自然是本朝子民,异类只要守规矩也会相安无事,否则那就另当别论,神殿会让它知道什么是规矩,妖物吃人的话那还用说,人人得而诛之。

    “别跑,我有话问你……”

    端木琪疾呼道,不管如何,当然还是想先打听一下。

    “哗……”

    妖物浮现水面,乍看像是条怪蛇,其实是只二尺来长的泥鳅,嘴巴张合时露出很奇异的牙齿,在水波与阳光的辉映间锋芒闪烁,眼睛也闪闪的冒着幽光。

    “昨天傍晚,有个小孩跳进这溪里,你见到了么?”

    端木琪如此面对着这妖物,哪能感应不到对方凶恶的气息,明知这泥鳅精绝非善类,却还是不甘心的问了句,忐忑不安的静待对方回答。

    “吃了。”

    泥鳅精吐出两个音节,便沉入水中遁走。

    端木琪听见这两个音节,顿时差点昏厥过去,悲愤满腔瞬息间化为怒火,旋即剑诀念动,背上“斩魔剑”倏地出鞘向泥鳅精飞射而去。

    唰,“斩魔剑”钻入溪流中……

    哗,忽然间只见“斩魔剑”从溪流中钻出来,剑尖上穿住一条浑身颤动的家伙,正是那条泥鳅精。

    端木琪一个飞身,接住“斩魔剑”狠狠挥舞了三下,将泥鳅精大卸了八块。

    飘然落地,“斩魔剑”随手插进脚下的岩石。

    “啊……”

    端木琪双手握着剑柄,双腿跪倒在岩石上发出一声哀嚎,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悲痛,眼泪潸然滚落下来。

    “遥儿,是姑姑害了你,是姑姑害了你。”端木琪哀痛欲绝,恸哭出声。

    “姑姑……”

    恍恍惚惚间,端木琪隐隐然听到呼唤的声音,霎时不禁浑身一震,连忙站起身来四下里观望,山谷幽深又哪能见到林遥的人影。随即用神识察探,只感觉此刻四周出奇的静谧,心头顿时狐疑:方才莫非我幻听么?还是遥儿的鬼魂在叫我……

    端木琪当即静心凝神,以“预思法诀”寻找林遥的呼唤声,果真又听到了。

    循着声音,端木琪脑海里灰色的画面变换,终于出现林遥的人影:只见他又蹦又跳,扯着嗓子在大叫,姑姑、姑姑……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