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林遥觉得有点冤,又不好意思推卸责任,只好转移注意力了,于是跑过去捡起念伊留下的锄头,“我来挖竹笋。”

    “小少爷…”茗香见之,还生怕眼前那么点点大的林遥拿不起来。

    “遥哥哥,我也要挖竹笋。”方颖顿时跑过去掺合。

    “呐,给你。”林遥索性就将锄头让给她。

    方颖抓住锄头把子,使了好大的劲,才勉勉强强拿起,却又如何能够挖竹笋呢?方菲见儿子狡猾的逃避问题,而侄女也浑然没将满身的泥水当回事,颇感无奈的不知该怎么说这俩孩子。

    “遥哥哥,你来挖。”方颖感到实在太吃力,讪讪地放手。

    “你不逞能了?”林遥略带捉狭的神色。

    “遥哥哥挖,我就来捡。”方颖兴致依然很高。

    “好吧!”林遥说着随手抓起锄头。

    茗香忙里偷闲望着两位小主人,只见林遥轻轻的一锄头,一棵竹笋便从土里出来了,接着又是一锄头一锄头,转眼间就挖出十来棵竹笋。茗香不禁目瞪口呆,没想到小少爷那么点点大的人儿,挖起竹笋来竟是如此麻利。

    忽而,茗香愣愣的笑了,心里想到:小少爷可是要被送上巫山去的,哪里是凡人了。

    “好了好了,够了。”方菲见儿子片刻挖了这么多,“收拾了,准备回去吧!”

    “颖儿,怎么了?”林遥见小丫头片子捡了几棵竹笋,就皱着眉头站在那儿,左手挠挠右手,右手又挠挠左手。

    “痒。”方颖伸出两只小手掌,全是红团。林遥顿时哑然,心里叹道:小丫头片子还真是娇气,连竹笋上的一点点毛都受不了…

    “哎唷……”方菲瞥见侄女这副样子,“来,小姑姑带你到泉水池去洗洗。”

    方颖耷拉着脸走过去,让小姑姑拉着走向泉水池。林遥本还想,要帮她在小手掌上吹吹就好了,眼见娘亲急不可待的关心此事,便忍住了没吱声。

    出了一天的太阳,路面虽然没有完全干,方楠还是决定次日起程回京,在春天时节,再耽搁保不准什么时候又会下雨。方菲也不好再挽留,毕竟在京城的父亲,可是等着二哥回去禀告情况。

    到了次日,天色也很好。林毅准备好马车,吩咐识路的阿忆、以及熟谙驾术的阿炳两人,将方楠、方颖沿原路送到鄱阳湖口的小镇。

    “咳、咳、咳…”

    方颖突然咳嗽起来,就在方楠跟小妹道别,方菲相送二哥、侄女出门的当儿。

    相随的林遥刚才吃饭时就发现,小丫头片子的气色有些不对劲,大人们见她没有平常那么爱说爱笑,都以为是离别在即,难免有点依依不舍的情绪。林遥自然看出来了,小丫头片子估计是生病了,难怪今天能够安稳的睡到太阳晒屁股。

    “颖儿,莫不是着凉了?”方菲想到她昨天踩得满身泥水,裤脚全湿。

    “难受么?”方楠伸手摸摸女儿的额头。

    方颖摇摇头,却难掩苦痛之色,谁都瞧得明白。

    方菲见到如此情形,自是觉得应当赶紧找大夫看下,侄女的身子娇弱,如此拖着病上路恐怕经受不了。

    “我们带颖儿先到谷梁坡去看大夫。”方菲说着,旋即叫唤道:“毅哥哥,你过来。”

    林荫庄离谷梁坡近,家仆们偶尔有个什么病痛,就都是到谷梁坡看大夫,因此方菲也知道谷梁坡有位医术还可以的大夫,却不清楚具体住哪儿,林毅当然清楚了。

    林毅、方楠、方菲带着方颖、林遥,正要去谷梁坡给方颖看大夫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一个声音。

    “菲儿姐姐。”端木琪从鹫儿背上飘落下来。

    “琪儿!”方菲不禁流露出惊喜之色,端木琪在此刻恰巧出现,那就无需到谷梁坡去了。

    “你们这是要去哪儿?”端木琪走近,随即问了声。

    “颖儿可能着凉了,正要去谷梁坡给她看大夫。”方菲说道。

    “咳、咳。”方颖忍不住又咳嗽了两声。

    “是着凉了。”端木琪抱起方颖瞧着她脸上的气色。

    “今天难得好天气。”方楠有点无奈的说道,“我们正准备起程回京城,没想到颖儿却着凉了。”

    “方二哥,要不这样吧!”端木琪顿时道,“你先行回京城,颖儿由我帮你带回去,到时也就好了。”

    “不会给你添麻烦?”方楠随口问。

    “不会,我此行没有公务。”端木琪回应。

    “那好。”方楠顿即,很轻松的微微一笑道。

    方家与端木家是世交,自然是没有过多的客气话。女儿由端木琪带着,方楠就没必要走陆路到鄱阳湖口,便由阿炳一个人驾马车相送到杭州乘船回去。

    目送马车消逝在前路的尽头,方菲拉着林遥、端木琪抱着方颖走进林荫庄。

    西厢房内,端木琪用真气给方颖调理过后,便让她好好睡觉休息。端木琪坐在床沿,望着方颖三魂七魄的光影,心里忽然觉着有点奇异:颖儿和遥儿同年同月同日生,遥儿的命魂那么浑厚,颖儿的命魂却是那么脆弱……

    林遥趁她们不注意之时,悄悄溜出西厢房,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道:我现在七个脉轮里的真元没了,怎么面对姑姑呢?

    即便本领再高,一时之间也很难将丹田膻中宫的真元,重新修回到七个脉轮里。就是以元神消化掉丹田膻中宫的真元,再用“顺逆真元诀”重新修炼,最快也总得需要个把月的时间,才能恢复七个脉轮先前的状态。

    “菲儿姐姐,遥儿呢?”端木琪轻声问道。

    “嗯?刚才还一直跟在我身边,晃眼就不见了。”方菲环顾左右,房间里就三个人。方颖睡着了,端木琪站起身来,跟方菲走出房间。

    “我此次是专程来带遥儿走的。”端木琪与方菲并行,十分郑重的说道。

    “姐姐虽然心有不舍,但也盼望着今日,毕竟关乎遥儿的前程。”方菲对于这件关于儿子人生的大事情,当然是时刻都放在心上。

    “遥儿一直不肯上巫山,也不知此次能否说服他……”

    林遥溜进书房里躲着,听到姑姑跟娘亲的对话,寻思道:姑姑老是骗我,说过自己来教我巫术的,怎么又要带我上巫山呀!

    在此之前,林遥只怕姑姑发现他的七个脉轮里的真元没了,眼下却愁着用个什么理由可以更好的应付姑姑,在椅子上是坐立不定,活脱脱像只找不到方向的蚂蚱。

    转念间,林遥心头豁然开朗:我如今七个脉轮里的真元没了,都被归纳到丹田膻中宫变成武夷宗的道法,姑姑还怎么送我到巫山去呢?

    端木琪跟方菲说定之后,没见林遥出现,便动用“预思法诀”寻找,已然发现他躲在书房里,不禁有些奇怪:遥儿见到我时向来都是很高兴的叫“姑姑”,今天是怎么了?不仅没有听到他叫我“姑姑”,居然还跑进书房里躲起来。

    如此想着,端木琪信步来到书房前,随手推开门。

    “姑姑。”林遥脆生生的叫了声,笑容依然是那么让人舒心。

    “来,让姑姑看看。”端木琪也笑逐颜开。

    “嗯。”林遥点头应着,大大方方走到姑姑面前。

    “怎么……”端木琪感应之下,便发现不对劲,旋即用神识仔细察探林遥体内的状况,又是惊诧、又是纳闷的喃喃:“怎么会这样?七个脉轮里的真元怎么汇聚到了丹田里呢?”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