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更时分,林遥回到房间,心里想:颖儿和二舅今天要回京城了,今后可以睡懒觉了。

    林遥舒服地躺进被窝,准备做个好梦。

    可是,在好梦里头,林遥却梦见小丫头片子,始终都是她的欢声笑语。

    “遥哥哥,梨花开得真漂亮,我们去看。”方颖出现在阳春……

    “遥哥哥,我要吃西瓜。”方颖出现在盛夏……

    “遥哥哥,那儿有只蝴蝶,你帮我捉。”方颖出现在金秋……

    “遥哥哥,你背我。”方颖出现在寒冬……

    “遥哥哥,我们拉勾了,你答应了要来京城看我的,不许骗人。”小丫头片子终于要走了,清脆的声音还在回荡,“不许骗人,不许骗人……”

    在梦里,林遥没有法术,看梨花时被蜜蜂蜇了;捧着大西瓜,却怎么也捶不烂;向蝴蝶追去,却怎么也捉不到;最后背着方颖,还结实的摔了一跤。但是,林遥在梦中尽管非常的窘迫无奈,却那么的开心,乐得大笑、急得大叫、紧张起来很莫名其妙……

    林遥醒着时,元神的主意识支配着言行,即便天魂、地魂的潜意识会有影响,终归还是受元神主宰。如今睡着了,梦里的景象都是潜意识,天魂、地魂只有七岁半,那可是真正的童年期,小孩子的本性自然就是好玩儿。

    “遥哥哥……”

    方颖清脆的声音,仍然在林遥的梦中,听得那么真切。

    接着,推开房门的声音,加上细碎的脚步声,都那么熟悉。

    “遥哥哥、遥哥哥…”

    方颖呼唤着,显得很高兴。林遥明知已经不是梦,却不想醒来。

    然后,林遥的鼻子就被捏住了。

    “颖儿,不要抓我鼻子。”林遥咕哝道。

    “嘻嘻,遥哥哥。”方颖笑着放开手,又叫了声。

    “什么事那么开心?”林遥睁开眼睛望着她。

    “天,下雨了,小姑姑不让我们走。”方颖笑容满面。

    林遥神色一动,不用看也知道了外面确实下着润物细无声的小雨,心里大叹道:老天爷呀!你怎么就不让我安稳睡觉呢?

    春风化雨,绵绵的从早下到晚,仍然没有停息。

    洛明非用宝剑就在小山半腰上开了个洞府,好避雨,也好继续制作傀儡兽。洞府太幽暗,洛明非生起火堆,打坐了两个时辰,眼看快到三更天,心想:这下雨的,恐怕坏小子是不会来了……

    “大骗子。”林遥还是来了。

    “衣裳都湿了,快来烤烤。”洛明非见这坏小子冒雨前来,那是非常的高兴,又是关心不已。

    “你制作的是什么傀儡兽啊?”林遥目光落到那堆木块上,大大小小的都不成模样。

    “慢慢你就知道了。”洛明非淡淡的笑容,依然透着点神秘。

    “你这是要制作很多傀儡兽么?”林遥又问。

    “你以为,制作傀儡兽很容易么?”洛明非反问。

    “我怎么知道!”林遥撇了撇嘴。

    “我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洛明非得意的笑了。望着林遥湿漉漉的站在那儿,摇了摇头走到他面前,伸出右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旋即运起功法,片刻将他的衣裳烘干了。

    林遥抬头望着洛明非是满脸的神奇,心里却道:有什么了不起。

    洛明非瞅见这坏小子的神态,心里感觉有点飘飘然。

    今夜,林遥继续修炼“净明玄功”,而洛明非并没有继续制作傀儡兽,却是特地给这坏小子编织了一顶斗笠。

    雨一直下,二十多天都没有止歇,林遥就每天戴着斗笠回去,又戴着斗笠过来。

    “大骗子,这是什么鸟儿?”林遥目光落在那只傀儡兽上。

    “麻雀。”洛明非望向还是半成品的傀儡兽,淡然回应。

    “哪有这么大的麻雀呀?”林遥惊叹。因为眼前的这只木头鸟儿,张开翅膀的轮廓,比林遥的身子大多了。

    “这不是有了!”洛明非哂笑道。

    “就是一坨破木头,怎么算活物?”林遥当即讥诮道。

    “等制作成功后,它就会跟活物一样,还会飞呢!”

    “那,还要制作多久,才能变成会飞的麻雀?”

    “估计,只需四、五天便能完成了。”

    “你制作这么一只木头鸟儿,要花上将近一个月的工夫,又是何苦呢?”林遥毫不含糊的嘲讽,“我看你呀!比那匹竹马傀儡兽还要笨。”

    “做什么事情不花工夫的?”洛明非苦笑道,“我看你这坏小子,才笨呢!”

    “你是不知道这里叫什么地方吧?”

    “这里?叫雁荡山脉呀!”

    “既然知道,那你还笨乎乎的费什么劲,制作什么木头鸟儿?”

    “这?这有何关系?”

    “怎么没关系?那么多南归的大雁栖宿于此,如今春天到了,它们就会出来了。”林遥说得有板有眼,“你却呆在这里制作木头鸟儿,岂不是很笨么?”

    “我制作的是傀儡兽,大雁是大雁!”洛明非哭笑不得。

    “你的这只傀儡兽不也是鸟儿么?”

    “不一样。”

    “嗯,是有差别,大雁是活的,你的大麻雀是死木头。”

    “大雁虽然是活的,却未必比得过我的大麻雀。”

    “你的大麻雀就那么厉害?”

    “说不上厉害,但总有强过大雁之处。”

    “捉只活的大鸟来养,难道不强过你用木头制作大麻雀么?”

    “坏小子,说得倒轻巧。”

    “捉只大鸟很难么?”

    “若是捉只大鸟来烤着吃,那当然很容易。”洛明非实在无奈了,“你以为大鸟是那么好养的?”

    “你自己不会养,却说不好养!”林遥一点都不客气。

    “你是见过谁养了?”洛明非瞧出来。

    “我姑姑就养着一只,已经十……有十一岁了,叫鹫儿。”林遥满脸的骄傲。

    “你姑姑……她是神殿的司命?”洛明非便即问。

    “是呀!”林遥点头道。

    “好啦,去修炼吧!”洛明非莞尔而笑。

    饲养灵兽,对于神殿的司命而言,自然另当别论;对于其他修真者来说,饲养灵兽却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并非想养就能够养得起。比如韦善俊的那只乌尨,那可是十足用灵药喂出来的,若非自己懂得炼药,根本就是糟蹋珍禽异兽。

    所以,即便像武夷宗、罗浮宗这样的修真大派,都是宁愿接收妖修,也鲜有饲养灵兽。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