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即,洛明非抓紧时间传授法诀,十几天来已然心里有底,知道这坏小子听一遍就能够记住。很快就要天亮,林遥也不去想那么多,只管记下了。

    洛明非传授完,眼望东方露出鱼肚白,已是黎明时分,正想要说句关怀的话,却见林遥已经开溜。洛明非只得摇摇头,哑然无语的目送这坏小子离去。

    林遥在洛明非的眼皮底下,就是溜得再快也有限度,脱离洛明非的视野,几个闪身便回到林荫庄,进入东厢房。

    床榻上,林遥放松地仰躺着,长吐一口气,旋即盘膝而坐,要试试刚记下的这套法诀。

    清晨宁静,天色逐渐大亮。

    林遥行完一遍功,恍然有所悟,却又陷入沉思之中。

    今日这套法诀,有些不同于“培元诀”,倒是跟“妖法”有点相似了。因此,林遥反复揣摩之下,不由得沉默,以自己上万年的妖修经验,印证出这套法诀十分的高明。

    依照这套法诀修炼,林遥顺理成章就推想到人类修真者的结丹,快者可能只需要十余年时光,哪会像妖修傻乎乎的修炼几百年。

    这些年里,林遥见到人类修真者结丹的疑惑,也就释然了。

    七年前灭杀掉的那只虎魔,还有在潮州遇到的那只龟精黄初平,甚至在郢都遇见的那只蝙蝠老妖张果,它们超常的修为在当时让林遥觉得惊奇,此刻都不足为怪了。

    林遥仍然想不明白的是,人类为何放着巫法不修,而要舍本逐末呢?在林遥眼里,这套道修法门尽管比妖法高明,但跟巫法比较起来,还是相形见绌。

    在伏羲、女娲之前,人类还是龙族的时候,其实也结丹。那时人类尚未定型,结丹后所化形体除了人首龙身,也不乏化成人首鸟身、人首鱼身等各式各样,与妖类还没有明显的区分开来,万物生灵自然的成精、开窍、化形,因此在结丹后,所化形体也是千奇百怪。

    巫修法门乃伏羲、女娲两位大神开创,所以他们原本修炼的还是妖法,直到伏羲、女娲的子孙以巫法纵横天下,妖法便被后代们逐渐的遗弃。

    况且,人类用两只脚走路逐渐定型之后,得天独厚拥有完整的灵魂,寿元却在不断地缩减。从神农炎帝世纪的八百岁不算寿,到轩辕黄帝时期能够活上千岁的已经很稀有,如今的人类并非没有天劫,而是已经没有那么长的寿元历经天劫。

    因此,林遥对于人类这套结丹的道法,有点想不通。

    林遥在洞天里宅居了七千年,又哪里清楚巫修历经的沉浮,从炎帝世纪末天下大乱,各部落互相攻伐诸神混战,五百年间多少大巫殒落,那是巫修空前绝后的浩劫。

    人祸未平,接着又是天灾,直到大禹治水开启夏王朝后,天下总算复归安定。然而幸存下来的巫修,哪里还有前辈们的雄风,真的是江河日下,一代不如一代。

    历史的车轮滚滚,从夏王朝进入商王朝,又从商王朝进入周王朝,巫修彻底衰落,直至在世人眼里成了装神弄鬼的恶棍。

    当然,越是这样的时期,越是有许多的奸妄之徒出现,混水摸鱼者更是如过江之鲫,最后连所有巫修所言之事都成了无中生有,“诬”字就是在这般情形下被创造出来了,巫修的正面形象从此荡然无存。呜呼!巫修居然沦落到如此境地,修真者尽管仍是偷偷修习巫术,却纷纷跟巫划清界限,渐渐便没有多少人知晓巫修昔日的荣光。

    到周王朝春秋时代,沉寂已久的修真界却应运出现了一位旷世奇人,也就是震古烁今、承先启后、开创道修法门的大宗师老聃!

    在老聃看来,自古有巫妖两种修真法门,既然巫修法门穷途末路,何不从妖修法门寻找突破呢?“正复为奇,善复为妖。”老聃参悟到,任何事物均具有正反两面,事物相对立的两个方面可以互相转化,相对立的两个事物也可以互相转化。自古以来巫妖相对立,巫修法门与妖修法门相对立,由对立的巫妖法门互相转化,必将是玄妙之境。“反者道之动”、“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何必分巫妖呢?道修法门,悄然问世了!

    所以,道法在凡人眼里,跟巫法区别不开;但在修真者眼里,却跟妖法类似。

    难怪,林遥会误认为人类的这些道修,所修的是妖法。前朝道修兴起时造反,便被官府视为“妖贼”而镇压,就是在民间,称呼他们为“妖道”的也大有人在。

    “遥哥哥。”方颖推门进来了。

    “哼。”林遥坐着没动,心道:小丫头片子,天天如此。

    “你在练功么?”方颖来到床榻前。

    “我在思索。”林遥如实回答。

    “遥哥哥,我爹爹说明天要回去了。”方颖有些依依不舍的神色。

    “好。”林遥没心没肺的回应。

    “回到京城,我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跟遥哥哥再次相见。”方颖幽幽的说道。

    “很快就会吧!”林遥不禁有点怜惜了。

    “遥哥哥,你会到京城来看我么?”方颖满脸认真地问。

    “会的。”林遥随口应着。

    “记得一定要来哟!”方颖郑重说道。

    “嗯!”林遥点头应道。

    “我们拉勾。”方颖伸出粉嫩的右手,小指微微弯曲。林遥莞尔,无奈地伸出小手,与她拉了拉勾,霎时见她露出开心的笑靥……

    白天转眼过去,夜晚三更,林遥来到小山头上。

    只见洛明非拿着宝剑正在削木头,前面横放着一棵不知从哪里砍伐来的梧桐树。

    “大骗子,你在干什么?”林遥问道。

    “制作傀儡兽!”洛明非微笑着回答。

    “哦。”林遥恍然的神情。从修炼那套“培元诀”十余天来,洛明非都没有再提傀儡术,林遥也懒得问,没想到今夜这家伙兴致盎然,忽然鼓捣起傀儡兽来。

    “坏小子,制作傀儡兽到时候再教你。”洛明非见林遥饶有兴趣地站立在那儿,“你先修炼我今晨传授你的法诀。”

    “这套法诀叫什么?”林遥顿时问。

    “道法。”洛明非透着神秘兮兮,心里想:我武夷宗的“净明玄功”让你这坏小子修炼,今后尾巴可以翘得再高点。

    “大骗子!”林遥自然要干脆的回敬,心里暗笑道:不就是你武夷宗的“净明玄功”么,小爷就修炼着玩玩。

    林遥坐在每天修炼的山石上,修炼起这套“净明玄功”来。依照这套法诀吸收天地灵气归于丹田膻中宫,其目的是要结丹,但对于林遥而言,简直就是多此一举了。

    然而,林遥通过这套“净明玄功”的奇妙,却对自己的妖法有许多感悟,有意外的收获就难免增强好奇心了。既然洛明非那么乐意传授,林遥又哪会介意接收,多多益善再顺便学学“傀儡术”也无妨,天天不睡觉都无所谓,还怕没有闲工夫么?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