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明非哪里料到,想用“傀儡术”来吸引小男孩却弄巧成拙,反而给人家留下如此坏的印象,真心的要收人家为徒,奈何结果被当成了驴肝肺。事到如今,看来只能改变策略,随机应变了。

    “坏小子,真是伶牙利齿呀!”洛明非飞身落在林遥前方的去路上。

    “遥哥哥,坏人来了。”方颖不禁有些害怕。

    “你要干什么?”林遥冲洛明非问道。

    “你说我是大骗子,我倒要跟你理论理论!”洛明非回应。

    “有什么好理论的?你不只是大骗子,还是大坏人!”林遥就是咬定了,“难道还想要骗我们么?我们可不会相信你。”

    “小小年纪,分不清是非好歹情有可原。”洛明非泰然自若,面不改色道,“但蛮不讲理那可就大大的坏了。”

    “那你说,你的理在何处?”林遥有点急躁的样子。

    “当日在路上,有坏人拦截要抢夺你,若非我以及三位师侄挺身拼杀,你可就落入坏人手里了。”洛明非心底清楚是暗中有高人相助,此刻迫于无奈之下权且装糊涂,占据其功劳便于强词夺理,“你不知感念也就罢了,却反过来说我们是更坏的坏人,这是何道理呀?”

    “那些坏人是盯上你们,而你们跟踪着我们,因此那些坏人才要抢夺我,全是你们惹来的祸事连累我们,你不感到歉疚也就罢了,还要花言巧语想蒙人?我说你是大坏人那是便宜你了!”林遥巧舌如簧丝毫无压力,心里都不禁要笑起来:好你个洛明非真是笨到家了,没有掂掂自己的斤两竟敢抖威风,居然在我面前卖乖。

    “你、你这坏小子,全是你对?”洛明非自讨没趣的窘迫了。

    “我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林遥洒脱的要人命。

    “好,算你对!”洛明非强自咽了一口气,“我是见你有很好的修行资质,才不禁跟着你们,这怎么就成了大坏人呢?你见过如此本领高强还跟你一个小孩子斗嘴的坏人么?”

    “我不要拜你为师,是你胡搅蛮缠还赖在这里,你蛮不讲理是大坏人!”林遥反驳的话干净利落,犀利无比。至于洛明非自称的如此本领高强,林遥忽然觉着他挺可怜,都懒得讥讽他了。

    “呃…”饶是如此都已经令洛明非理屈词穷,心内大叹:这哪里还是个小破孩呀?简直就是个人精!

    “理亏的没话说了吧!”林遥非常干脆,“让开,不要挡着我们回家的路。”

    “………”洛明非宛若木头愣在那儿,陡然间脑海里有个疑惑浮现,脱口便问道:“你是怎么让竹马现出原形的?”

    “就那只笨马,别说让它现出原形,便是将它拆得零碎又有何难呢?”林遥眼见天色已晚,耐着性子回答道。

    “那、你又是怎么让它恢复走动的?”洛明非愕然又问道。

    “会拆,难道还不会装么?”林遥反问,继而直斥道:“你怎的那么笨呀!你那些招摇撞骗的玩意儿,骗的了别人可骗不了我,我劝你……还是尽快离开…”

    林遥忍住没说出口的内容是:不要把我惹烦了,否则连你也拆卸了。

    洛明非如此受激之下,反而有所醒悟:原来小破孩这么点修为竟然已经开启法眼,能够看见竹马傀儡兽的内部结构,难怪乳臭未干就骄傲的目空一切,尾巴翘到天上去。

    通常而言,七岁小孩能够拥有最特异的眼力,那就是天生的“阴阳眼”,天赋异禀的“阴阳眼”虽然可以看见常人无法得见的阴灵鬼物,却也不可能识破法术。洛明非制作的傀儡兽尽管没有多复杂,若要将它的内部结构看得一清二楚,那也必需得有“法眼”才可。至于神通“天眼”,洛明非本人都不敢奢望能够修得,又哪会想到一个小破孩就有呢?

    “坏小子,原来你是半桶水呀!”洛明非微笑道。

    “什么半桶水?”林遥顿时理解不了。

    “懂点皮毛,就装成很懂的样子,不就是半桶水么?”洛明非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继而又说道:“竹马、还有那只草叶蜻蜓都是傀儡兽,你不认识‘傀儡术’就瞎说是‘骗’人的玩意儿,真是岂有此理!”

    “傀儡术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认识又怎么了?”林遥扬扬头,后脑勺稍稍碰到方颖的下巴颏儿。

    “坏小子尽说大话!”洛明非无奈,想解释“傀儡术”有多么的厉害,例如低阶“傀儡兽”可以当坐骑、而高阶“傀儡兽”甚至可以跟“神兽”比拼战斗力。然而,对于“傀儡术”之门道,洛明非自己也只是半桶水,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了。

    “我什么话,都不想跟你说。”林遥迈步从洛明非身侧绕过去。

    “坏小子,我教你傀儡术,怎么样呀?”洛明非旋即追问。

    “大骗子,我才不稀罕你的鬼术呢!”林遥脚下不停,头也不回。

    “傀儡术怎么成鬼术了?”洛明非哭笑不得,摇头暗叹这坏小子并非断章取义而是断字取义,赶紧尾随上去讨好,“不需要拜师,我也教你!”

    “……”林遥连话都懒得回了。

    “孔夫子都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我们难得相识一场,就当是朋友之间相互学艺,行吗?”洛明非把身姿放低、再放低。

    “……”林遥挺直腰板,奔跑起来。

    “你可否考虑一下?”

    “……”

    “你考虑好,就到那个山头找我……”

    山岭间,洛明非的声音空荡荡回响,林遥背着方颖的身影,消逝在夜色里。洛明非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个大骗子,可是如此低声下气地哄这坏小子,居然失败了。

    唉!洛明非不由得深深叹息,心里决定等待一天,若这坏小子实在不来,那就只好死心塌地回武夷山了。

    “颖儿。”林遥听不到背上的小丫头片子吱声,却也有些当心。

    “嗯。”方颖下巴颏儿贴在林遥的肩膀上,轻轻应着。

    “你怎么了?”林遥随口问。

    “遥哥哥,我有点点害怕。”方颖清脆的声音微微打颤。乌漆麻黑的夜晚,在如此山风凉飕飕的幽森荒野,又是眼前什么也瞧不见却听得两个稀奇古怪的家伙争执讥诮好半晌,难怪人家小女孩咬紧牙关都觉着恐慌。

    “不怕,马上就到家了。”林遥加快脚步宽慰道。

    “嗯!”方颖应道。

    方颖心境平缓,忽忽的风声从耳边拂过,也有了清爽的感觉。

    转眼间,黑咕隆咚的前方,出现点点亮光。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