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时节,荫冈显得有些冷清,冬眠中的青蛙还未苏醒,蝴蝶、蜻蜓无踪影,勤劳如蜜蜂也全都窝在巢孔里。

    稍微热闹点的地方,就是咕咕咯占据的梨树底下了,而今年的小鸡仔尚未孵出来,蚂蚱又不会那么早出现,那些长大了的公鸡、母鸡只能四处去扒泥土,寻找着蚂蚁磨嘴取乐,否则就只有没精打采的晒太阳了。

    枇杷刚刚结出嫩果子,正逢花期的青梅,却是去年才种下。

    青梅果树处于萌芽中,然而这块地里头,却出现了一匹漂亮的小黄马。

    “遥哥哥,那有匹马儿”

    方颖望见,清脆的声音又响起,兴冲冲地跑了过去。在活泼的方颖面前,林遥调皮不起来,向来低调行事的老妖哪会在人家小女孩面前随意显摆,因而显得有点点木讷。

    林遥望着眼前的小黄马,心里暗忖道:这洛明非赖在那个山头上三天了,不仅丝毫没有要走的迹象,居然还重施故伎……

    小黄马没有多高,身躯跟狗狗差不多大,悠然地吃着嫩草新芽。

    此时,林遥仔细观察之下,发现小黄马也有内脏结构,虽然只是竹条编织而成,却是心、脾、肺、肾、肝五脏俱全,舌头可以伸缩,肠胃能够存货,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真马身躯有的器官,这匹竹马样样都不缺。它吃草的情景,用逼真来形容已经不准确,因为它切切实实是真的在吃草,使得林遥都有点怀疑自己的天眼所见,这真的是匹竹马么?

    此刻,方颖绕着小黄马走了两圈,满脸喜悦的神情,又有些紧张之色,想去摸摸它却不敢靠近。只见,小黄马温和地摇了摇尾巴,然后从容自若蹲下身躯,缓缓在草地上躺倒,竟是在这里沐起日光浴来。

    方颖见此情形,大着胆子走近小黄马,小心翼翼在它的颈项上触碰了一下,感觉它没有要生气的样子,便也蹲了下来十分好奇地瞧着它。忽而,小黄马的尾巴轻轻甩到方颖的脸庞上,惹得她是咯咯直笑。

    小黄马不仅身姿漂亮,背脊上居然还配了一副漂亮的马鞍。对于小孩子的好奇心理,无疑是特别的有吸引力,方颖瞧着瞧着便不自禁地,骑到了小黄马背上。

    “咴咴……”

    蓦地里,小黄马喘息着站立起来,又长嘶一声,迈步奔逸。

    “啊”

    方颖被这陡然间的状况,惊吓得呼喊。显得木讷的林遥注意到,顿时便放出神念去控制小黄马,可是……竟丝毫不起作用。

    “颖儿莫怕……”

    霎时,林遥飞跑着追上去,抓住了小黄马的尾巴,用巫力使劲拽。那小黄马往前奔窜不了,左后腿旋即向后踢去,林遥哪能让它踢到,随手便将这只马蹄一把抄起,然而小黄马的另三只马蹄子仍是踏个不停。

    “遥哥哥……”

    方颖惊魂未定,眼泪都流出来了。一时之间,林遥没想好怎么收拾这匹竹马的办法,于是闪身迅速地从小黄马背上将方颖抱了下来。

    “好了,颖儿不哭。”

    林遥随口安慰了一句,望着方颖眼泪汪汪,便伸出小手帮她擦了擦眼角。两人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目前一般高,方颖受到惊吓之余,有点站立不稳,右手搂在林遥的脖子上,紧紧的没有放开。

    “嗯。”

    方颖轻轻颔首,慢慢放松。林遥眼望着,那匹竹马并没有远去,而是仿佛什么都未发生过一样,又悠然地吃着草。

    林遥此时,自然明白过来了,竹马似马非马没有灵魂,用神念确实不易控制,如若直接粗暴的给它一巴掌,就是将它拍得稀烂也不费吹灰之力。当然,对付这匹以假乱真的竹马,林遥没有理由如此简单地就将它消灭,反倒引起了要研究它的兴趣。

    转念间,林遥揣摩到了关键点,心里冷笑道:小爷将你的心脏卸下来,看你还怎么动弹!

    旋即,林遥运起“御物诀”,只见小黄马的“心脏”被拆分开,刹那间便定住身形,成了竹条编织物。

    “遥哥哥,那匹马儿变样了……”

    方颖泪痕未干,忽然望见这一幕,顿时惊奇不已的开口道。林遥莞尔而笑,暗忖道:果不其然,你没有灵魂可以行动,但是没有了心,终归还是动弹不得。

    “噢,我们过去瞧瞧……”

    林遥说着,暗暗又以“御物诀”将那颗拆分开的“心脏”,给它原位安装上去,随之见到竹马恢复成了小黄马,活生生的开始吃起草来。

    “好奇怪呀!”

    方颖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却哪里能够看得透。林遥掌控着竹马,也觉得有点意思,不禁又动了动“御物诀”,将它的“脾脏”拆卸下来,却是见它还在活动,没有现出本来面目。

    林遥觉得奇怪了,仔细观察之下,发现小黄马的“脾脏”被卸掉前后,状态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它此时面色不太好仿佛吃撑了,很艰难的遛着弯儿。情况到底如何,验证下就知晓了,于是林遥以“御物诀”将它的“脾脏”安装到原位上,果然见它仿佛立即饿了似的开始啃草。

    接着,林遥便继续将它的一对“肺脏”拆卸掉,随后注意它的行为,好像没有什么变化。林遥绕着小黄马,仔细观察了好半晌都未瞧出所以然来,心里十分疑惑:拆卸掉肺脏,怎么可能一点影响也没有呢?

    左右琢磨不透,林遥只好将“肺脏”给它复归原位,就在这时听到一声马嘶。林遥微微愣了一下,恍然间心领神会地笑了:原来如此呀!

    随即,林遥继续将它的那一对“肾脏”拆卸掉,只见小黄马仍然啃着草,还有咴咴的声音从嘴里发出,却是又瞧不出异样来。林遥观察来观察去,终于发现了一点,那就是此时的小黄马显得没精打采。

    于是,林遥走过去,抓着小黄马的尾巴往后拽,小黄马被拽着一直往后退,别说像之前那样用后腿踢人,就是连反抗的劲都没有多少。

    “折腾呀!看你还怎么嚣张,看你还怎么欺负人。”林遥神气十足,说着还在小黄马的臀上推了一下,推得它是东倒西歪,又在它的后腿上踹了几脚,踹得它是左摇右晃。仍觉得不过瘾,还呼唤道:“颖儿,过来踹它!”

    “遥哥哥,不要踹它了。”方颖说道。

    “为什么?它刚才那么的凶。”

    “它现在的样子好可怜……”

    洛明非花了三天工夫制作出这只竹马傀儡兽,想以此来吸引林遥前去拜师,却哪里料想到此刻这只傀儡兽正在被拆解,被以如此野蛮的方式修理,甚至被虐待、被整治、被狠狠的痛扁!

    林遥捉弄得够了,才将小黄马的“肾脏”归位,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它。紧接着,卸掉了它的“肝脏”,小黄马嘴里吐着咴咴的声音,依然如故的吃着草。

    照样,林遥又仔细观察起来,竟始终没能发现端倪,找不到任何眉目。于是,林遥依旧走过去抓住小黄马的尾巴往后拽,小黄马的后腿又会向后面踢人了,还一个劲地反抗着向前冲,马蹄力道已经踏出了四个泥坑。惹得林遥越发来了劲头,心里道:我就不信了,你没有肝脏还能跑到天上去!

    旋即,林遥纵跃到了小黄马背上,小黄马却是刹时飞奔起来,速度好快。

    须臾便窜进了梨树林底下,林遥已经发现不对劲,跨下这家伙一直就是在向前冲,与两棵梨树擦身而过,眼看就要向前方的一棵梨树,一头撞过去……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