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玉衡堂,怎么如此猖狂?”方楠带着好奇之心,掀开车帘探出头,要见识一下传闻中的邪魔外道。

    “二哥…”方菲神色有点焦急,但方楠没有回应,瞧着外头竟是心无旁骛。方菲惟有暗自叹息,二哥的性子一点都没变,还是如此的坦荡,洒脱不羁。

    “娘,我们不怕。”林遥感觉到娘亲的手心发汗。

    “嗯。”方菲转首望向儿子,心下稍定。抬眼,见到对面茫然呆坐着的侄女,神情楚楚可怜,便说道:“颖儿,到小姑姑这边来。”

    “嗯!”方颖立即点头,父亲此刻关注着外面却没顾上她,于是坐到方菲的右边,抬着头相望道:“小姑姑,我们不怕。”说完望向坐在方菲左边的林遥,露出清新的笑容。

    林遥愣愣的,暗忖道:小丫头怎么老学我说话?

    外面,剑气霍霍焰光烈烈,洛明非与邓堂主的较量,还难以分出胜负。两人势均力敌,愈斗愈形成僵持状态,邓堂主有些不耐烦,却顾着脸面没有以众凌寡;洛明非久战不下,神色虽然镇定自若,却是暗暗心焦。

    “武夷宗好大的名头,而今看来,天游剑典也不过如此。”观战的七星教一方,那位小巫境后期修为者突然发声。

    “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大多名不符实。”有附和声随之响应。

    “洛明非败象已显,估计也支撑不了多久。”又有人发言,紧接着七星教这些人仿佛都闲得慌,七嘴八舌的纷纷议论起来。

    “慢慢看好戏!”

    “嘿嘿,且看他能够挣扎到几时。”

    “拼死顽抗,倒也值得钦佩。”

    “死撑,撑到底还是个死,若不是堂主有心要完整见识下天游剑典,这洛明非哪有顽抗的机会……”

    “胜负未分,你们这些歪门邪道,在那胡吹什么大气呢!”宁佩英实在听不过去,愤怒呛声道。

    “嘿!这姑娘居然不服,我们站在这里还有九人,任你挑战谁,看是你在吹大气还是我们在吹大气。”七星教一方,立即有人接腔道。

    “我会怕你不成!”宁佩英见对方发话之人,也不过是小巫境初期修为就如此嚣张,顿时手捏剑诀便要挺身而出。

    “师妹!”唐浒迅速伸出手,将宁佩英背上出鞘的长剑按下,“稍安勿躁,他们的用意是要扰乱师叔的心神,你这样一搅和,不是正中他们的奸计么?”

    “哼!”宁佩英恍然醒悟,只得生闷气。

    “怎么了,临阵退缩了呀!”对方顿时反唇相讥。宁佩英被气得咬牙切齿,狠狠瞪着眼愣是没吱声。

    “啧啧,这姑娘生气时的那模样儿,真是我见犹怜。”对方猥琐的目光不怀好意瞄了两下,发出轻浮的感慨。

    “潘兄弟,又动心了啊!”

    “动了,心痒难耐,连我的神魂都在荡漾……”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堂主将洛明非收拾了,我们就将那两个男的收拾掉,至于这位姑娘嘛,就留给你做小…”

    “不要脸的混帐东西!”宁佩英俏丽的容颜都被气绿了,终于按捺不住心头怒火,娇叱之下旋即念动剑诀,背上长剑脱鞘而出。

    “呵,她比我还要心急哟!那我就只好上了。”七星教姓潘的嬉皮笑脸了一句,扬手间光芒四射。

    刹那间,钉钉钉!

    啪!

    宁佩英祭出的飞剑,竟然被对方的三支星形飞镖打落了,而对方的这三支星形飞镖只是稍微迟滞,紧接着还有四支同样的星形飞镖,正迎面更迅疾地飞射而来。宁佩英惊得花容失色,慌忙纵身后跃,唐浒、曹子齐见状同时祭出了长剑,迎将上去阻击飞镖。

    钉!钉!钉钉钉钉钉!

    镖剑碰撞,激出点点炫光,飞镖的汹汹来势被飞剑掩盖,姓潘的微笑着手一招,七支星形飞镖调头而回。虽然阻击成功,唐浒、曹子齐两位却着实感到惊骇,毕竟眼下此人在对方阵容里,那可是修为最低的几个小巫境初期之一,这如何能够了局?

    就在这当儿,惊奇的一幕发生了,那调头而回的七支星形飞镖,骤然间全部在姓潘的身上穿胸而过……

    曹子齐、唐浒顿时傻了眼,因为明白地望见姓潘的身上出现七个窟窿,鲜血顷刻喷射而出。这急转之下的变化,真是太过诡谲,即使姓潘的收回法器的方式再独特,也绝没可能异乎寻常到如此境地……

    叭!姓潘的软倒了下去,便没有声息。

    “哈…”宁佩英喜不自禁,笑出了半声却生怕看到的是幻象,硬生生顿了半晌,不敢相信地向两位师兄求证:“你们有没有瞧见?那人被他自己的法器射穿了……”

    “当然。”唐浒点头道。

    “师妹,你没事吧!”曹子齐更关心的是她。

    “他倒下去了,是死了么?”宁佩英接着询问。

    “估计,是死了。”唐浒虽然想不通,但能确定自己亲眼目睹的情景。

    “哈哈哈哈哈哈……”

    宁佩英狐疑的神色舒展开来,顿时放声大笑,唐浒莞尔,曹子齐惟有无奈地摇头。

    七星教一方,与此同时也有人摇头,有人叹息,低声议论。

    “潘兄弟向来颇受灵王的赏识,没料到竟如此丧命。”

    “唉!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真是玄之又玄。”

    “当日,灵王赐予潘兄弟这套‘七星连环镖’时,曾嘱咐过他,这套法器威力强大却十分难以驾驭,在没有修炼到收发自如之境,不要轻易祭出来对敌。”

    “可惜了,潘兄弟得到灵王器重,却无福消受。”

    “这套‘七星连环镖’虽然不简单,但还称不上法宝,达到小巫境也应该完全能够驾驭得了。”那位小巫境后期修为者再开口,自然不跟其他教众一般见识。说着,只见他随手捏个法诀,散落在众人身后这套刚喋血过的‘七星连环镖’纷纷飞起,随着他运转自如的手法盘旋几圈,然后在他招手间,这套‘七星连环镖’便随之向他手上飞去。

    临近之时,惊奇的事情再次发生,‘七星连环镖’的去势骤然变得猛烈起来,并且自动变更轨迹。旁人没有瞧明白,这位小巫境后期修为者却霎时惊觉,‘七星连环镖’已经莫明其妙的脱离了掌控,说时迟、那时快,迅即使出‘风遁术’躲闪开,才幸而逃过此劫。

    “没想到,这套‘七星连环镖’竟是如此的诡异!”这位小巫境后期修为者眼望落空在地的七支星形飞镖,不由得发出感叹。其他的教众不禁面面相觑,全都感到诧然,均想:这套‘七星连环镖’竟连副堂主如此修为,都没能够完全驾驭住……

    此刻,老实坐在马车里的林遥心想:这人有小巫境后期修为,果然相对机警狡猾,竟没有中招。

    谁又能料想到,这套“七星连环镖”之所以如此诡异,是因为有人在暗中操控,而且使用的手法居然是“御物诀”,很寻常的巫术而已。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